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白毦手札 > 西极上军
第十三章 一直向下
作者:八幡小明  |  字数:3456  |  更新时间:2019-09-05 13:35:56 全文阅读

“荆轲君,是你们不?”神像后面飘来一股浓郁的河南口音。说着话,朝阳君已经从神像背后钻出来。此刻的朝阳君头发散乱,眼镜破了,满身尘埃,衣服被划开好几道口子,像是刚从1942逃荒过来的。

 “是我啊!你个背时娃儿,老子们几个为了找你差点遭除脱了!”我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险些倾泻而出。嘴上虽不饶人,心里的大石头已然落地。我引朝阳君坐下,问他去了哪里。朝阳君疲惫地倚在神像边,接过耗子递过的水一饮而尽。缓了好一阵才将遭遇娓娓道来。原来在我提议唱歌时,朝阳君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听着我们唱歌起哄,他想着起身往我们这边靠近。谁料刚一起身就感觉后背空荡荡的,没等他发出声响,早已掉进黑暗的通道中,最后落到下方的一间密室中。

 “那密室在哪里耶?”没等朝阳君说完,老龙已经抢先提问。朝阳君很不情愿地往边上挪了挪,在他身后出现了一个黑黢黢的洞口,足够一个成年男子直立通过。朝阳君说密室应该就在地宫的下方,根据他的判断,密室是控制地宫机关的所在。

 “你娃是咋个晓得的?”我心中已经泛起一丝不安,但还是嘴欠地问朝阳君。朝阳君的回答果然与我的猜测没有丝毫偏差——密室里面有一些杠杆或铜环之类的,朝阳君断定那些是开启通道的机关,便逐个实验了下,终于让他打开了密室的门。果不其然,刚才我们在地宫的遭遇都出自朝阳君的手笔。我攥紧拳头听完朝阳君的描述,着实难以压制胸中的怒火,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算了,还是多谢朝阳君不杀之恩!

  来时的盗洞已经沉没在地宫以下,现在朝阳君行动也不太方便,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去密室看看能否将地宫恢复原状。只要盗洞能恢复,我们就能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计较停当,我让老龙扶着朝阳君从神像背后的通道下到密室之中。

  密室约莫十来平,一下挤进四个人略显局促。一面墙上斜插着几根铜制的杠杆和拉环,给人感觉是身处在某个车间的控制室内。老龙见此啧啧称奇,直言不相信古代能造就如此机关。我笑老龙没了见识,华夏先贤不乏能工巧匠和淫奇巧技。想那木匠的祖师爷鲁班就擅造各类机械,墨家巨子墨翟也是攻守器械的行家里手。翻翻历史课本不难发现华夏先民们在机械方面的造诣不仅在当时领先世界,即便是身处21世纪的我们都难以望其项背。看着眼前的控制器,再联想地宫里运作的机关,当真是要对老祖先们顶礼膜拜。

  有了前车之鉴,我们尽量不去触碰墙上的机关,只是四下里寻找线索——这控制室总得有说明书或操作手册之类的吧。寻摸了半天,说明书肯定是没找着,可还是有所发现——地上散落着许多烟头烟头,身后的墙角又发现一个盗洞。老龙嘬着烟,没好气地说:“这个是啥子意思?你们确定前面那些贼娃儿是下来盗墓的?一晚上啥子都没看见,就看见那帮崽儿挖洞了。”

  什么意思?我都替老龙的智商感到着急,盗墓贼能在此打盗洞,说明他们了解此处的情况,能顺利找到合适的位置打下盗洞。他们接连三个盗洞,只是为了去大山更深处——他们知道那里有他们需要的东西。可我不打算再继续下去,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恢复地宫。我问朝阳君哪个机关可以恢复地宫,朝阳君说自己当时很紧张,怎么打开控制室大门都不知道,哪里还清楚这些机关分别控制哪些装置。

  有道理!看样子我们只能挨个试验了。我顺手拉了左边的杠杆,就听到上层一声闷响。耗子连忙上去查看,回来告诉我说上面神像的武器全都砸到地面上——这个不是。我随后拉下几根,都不见地宫移动,我已经累得汗流浃背。老龙趾高气昂地走到我身边,拍拍自己不怎么结实的胸脯,示意我走开。既然有人愿意出力,我很乐意欣赏老龙的表演。老龙一边扶着杠杆,一边嘲笑我道:“廖总就你这个身体还玩锤子的盗墓游戏。”说着便颇为自豪地将手中的杠杆用力向下搬动。

 “轰!”这一声听得格外真切,整个控制室为之颤动。循声看时,一道厚厚的铁门已经闸断了密室的通道,只留下无能为力的四人在室内目瞪口呆......尼玛!你不带脑子还玩锤子个盗墓游戏!

  见此场景,老龙近乎带着哭腔对我说道:“怎么......怎么会......会这这这样啊!”

“怎么会这样?让你TM的别乱来,这样我们都得玩完!”我怒从心头起,一把薅住老龙的衣领。可看到老龙一脸无辜的表情,我怎么也下不了手,只能仰天长叹:“我们等着老周叫人来给我们收尸吧,如果他们能找到我们的话。”听得此言,老龙万分不甘用力地拉扯着杠杆,期盼能打开闸门,可无论他如何摆弄那道铁门依旧微丝不动。

 “哗啦......”随着老龙用力地将杠杆拉起,控制室内所有的机关统统从墙壁脱落掉到地方,看样子老龙触发了自毁装置——你说这古人也是够绝的了,好端端的机械搞什么自毁系统——看着一地的零碎,惊得耗子手中的烟也掉到地上,沉默一阵才从嘴里挤出一句话:“黄果树的干枝桠......”

 “此话怎讲?”

 “栽得深!”耗子有气无力地解释道。

 “荆轲君,这下我们该怎么办?现在你可不能不说话啊!”朝阳君是真急了,全然不顾自己的疲惫,用尽力气向我吼道。我还能说什么,只能默默地看着他,脑海里浮现着我们饿死在密室内的场景。

 “我说荆轲你不能这个样子,你可是我们的中流砥柱,你要打起精神想想办法啊!”耗子急的都开始说成语了。我勉强着点燃一支烟,让老龙不要在做无用功,现在这种局面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的危机,只能先努力让自己平复心情。

  思来想去,我们除了等死也只剩下墙角的盗洞可以利用了。我提议穿过盗洞去下面看看有无出路。毕竟这白云滩距离黎香溪很近,指不定有地下河联通外界。朝阳君立马突出异议:“荆轲君,我们不能再往下走了!我们只能离地面越来越远,分明就是南辕北辙。”

 “人挪死树挪活,现在我们除了向下走就是在这里等死。”我故意提高嗓门,希望能提振下大家的士气,“再说小说上都说了,一般墓穴下面都会有泉眼,指不定能通到地下暗河,我们就可以通过暗河出去。”我现在也只能用地下暗河来安慰自己了。

 “可你说的都是小说上的,当不得真啊!”朝阳君还是不同意。

 “现在你还有别的办法么?我说过小说虽然是艺术加工,但总有真实的地方。”说完我便带头钻进了盗洞。

  这截盗洞依旧斜着向下,只能供人匍匐通过。爬行一段之后,我竟然来到了一处石屋。我站起身,很是惊讶的观察着四周,石屋搭建得异常粗糙,地上除了散落着陶罐就是一些凌乱的脚印。最重要的是石屋另一头有人用石梯铺设了一条向下的通道。

 “这里是哪儿?”朝阳君已经钻出了盗洞,看着满地的陶罐不禁问。

  我没有理会朝阳君,继续观察着石屋内的环境。在右侧的墙壁上我终于有了发现——墙上画着一些画,因为年代久远已经不能清晰辨认。凑近前一看墙上的画排列整齐,更像是一个个字。我招呼朝阳君过来一同辨认:“朝阳君,你来看看这是什么?”

  朝阳君凑过来也看不出所以然:“应该是象形字吧,你看它一个个的还比较整齐。只是跟我们在历史书上看到的不一样耶。”诚如斯言,墙上的象形字有别于教科书上的象形字,显得更加饱满和形象,远远看去更像是一幅幅生动的小画。

 “朝阳君我坚信在这大山深处有一个远古的国家。”我笃定地对朝阳君说。此刻我竟然忘记了大家已深陷困境,满脑子尽是探寻神秘国度的冲动。

 “嗨呀!你两幅颜色还有心情考古哟!”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在狭小的空间内震得人脑瓜疼。扭头一看,果然是老龙。他一脸焦急地盯着我俩,我才意识到我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办。掏出手机,现在已过凌晨4点。我们身上携带的水已然不多,大家又困又乏,再不抓紧我们只能是死路一条。

  我让耗子打头阵,沿着石阶向下走。道路虽说昏暗也能感觉到石阶的平稳。约莫走了十来分钟,我们下到石阶的尽头——我们到底了。在这里手电的光线照出五六米便被黑暗所吞噬,未知的黑暗中隐约传来悠悠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哭,纵然是耗子这般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也不禁害怕起来,他刻意向后退了几步与我们保持一致,怯生生地问道:”荆轲,这里应该是最底下了,不会再有向下的路了吧?“声音不算太大也能听到回声。我用手电四下照射,除了身后能看见类似城门一样的门洞,余下均看不到边。我心中暗想,这里是TM得有多大啊!

  我们四人并排着一点点地在黑暗中摸索前进,越向前黑暗中悠悠的哭声越发明显。老龙止住脚步,小心地说道:”咱们还是别往前走了吧,怪TM吓人的。“我也有心不再向前,但就此返回我们就剩下坐以待毙了。正踌躇间,就听着朝阳君大叫有人,我们吓得连忙向后退了几步,然后顺着朝阳君指的方向发现一尊石像立在那儿。

  原来是虚惊一场,兴许是朝阳君视力不好,错将石像当做了真人。我正想安慰他两句,耗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用手指点着石像旁边。顺着耗子的手看去,一个人身着灰色冲锋衣,盘腿坐在地上,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们看,最重要的是这人......

  七窍流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