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白毦手札 > 西极上军
第十一章 地下二层
作者:八幡小明  |  字数:3762  |  更新时间:2019-09-04 12:32:44 全文阅读

朝阳君发现的盗洞在持国天王画壁下。方才我自顾欣赏墙上的壁画,没发现在墙角阴暗处还有这么一处所在。洞口很低,围边还有些浮土。朝阳君用电筒向里面探照,盗洞仍旧是呈斜坡状,洞内搭设木板,应该同上一个盗洞一样系同一伙人所为,只是不知道这条盗洞又通向哪里。刺骨的凉风从洞内渗出,伴着若隐若现的响动,让人背脊骨发凉。

  面对新的盗洞,大家有些不知所措。老龙看看我和朝阳君,想听听我俩的意见。我告诉大家目前我们身处的地方并非墓室,应该是原先弥勒寺的地宫。佛寺地宫普遍为单层建筑,多用来供奉舍利子或者贵重法器的……我话还没说完,老龙便插话道:“廖总,咱们不要在这里普及历史知识了。你直接说主题要得不。”

 “你急个铲铲!”对于这种猴急的人我向来是鄙视的。我指着脚下的盗洞继续说,“从目前我掌握的情况来看,那帮贼娃子只是从这里路过,他们真正的目标在这个下面。”说着我捡起地上的陶片丢进洞了,听着陶片叮叮当当地通过盗洞,对众人说道:“有人下去,起码说明下面是安全的。”

 “刚才你也说了,这个地宫只有一层,那这个下面是什么地方?”刚才还猴急的老龙突然谨慎起来。瞧你这问题问得,我又没下去过哪里知道下面是怎样光景。我白了一眼老龙,没好气地说:“要不你先下去看下情况,看好了回来跟我们报告。”老龙看看洞口,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说到下面是何等去处,我倒是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这下面应该与白云滩传说中的古国有莫大的关系。朝阳君则提出异议:“不管是三头六臂的国王还是神将,都明显是鬼神传说。跟后面屈财主的故事一样,表达的是善恶终有报的传统思想。这样的传说也只能当故事听听而已。”朝阳君一番唯物的发言,让我怀疑他是不是在学习会计的时不小心拿错了教材。

  朝阳君的一番话点燃了我辩论的热情,现在哪里还管得了我们身处什么环境,先把他驳倒才是当务之急:“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你忽略了一个问题:传说有人为的杜撰,比如刘邦凡人出生,非要给他说成是龙和人爱情活动的产物;也可能是人们口口相传中出现了偏差,比如夔本来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最后却被说成是只有一只脚的牛。如果把那些违反自然常识的部分剔除,太平镇曾经有一个未能载入史册的王国存在是不是一个合理的推断。”

  我俩正辩论着呢,耗子拍拍我肩膀,将我和朝阳君从辩论台上拉下来,说下面没有危险,可以下去了。原来在我们谈论的时候,他们用带下来的活鸡测试了下一层的安全。我说是不是应该就此打住,打道回府。老龙摸出手机看了看,对我说:“现在才不到两点。既然来都来了,肯定要多走走多看看,古人说得好:贼不走空嘛。”

  哎,这性让你定得啊……

  这次还是由耗子开路,这次算轻车熟路。这条盗洞比上一条长了许多。没用多久我们便抵达下一层。这一层比上面的地宫宽敞了很多,距离我们不远处立着一块石碑,上面赫然四个大字:永镇邪祟!石碑四角各有一根铁索延伸四方。灯光顺着铁索移动,尽头竟然是一支鲜红的大手......

  我去!

 “啪!”不知谁的手电掉在地上,在沉默的环境里显得格外清脆。仔细用手电一照——墙上是一尊神像。神像右手抓着铁索,左手捏着不知道是什么,蓝面红须,怒发冲冠似要喝破人间邪祟,脚下踏着的恶鬼双目突出,长舌垂地,神情痛苦。见是雕塑众人不由得长舒一口气,只听得老龙在旁窃窃自喃道:“TMD,差点把老子尿吓出来。”灯光往四处打去,墙壁上各立着一尊神像,均是右手拽着铁索,左手捏着一个玩意,面目狰狞瞪着石碑。

 “荆轲,这里是个啥子地方?”耗子开口问道。我摇摇头,本以为这下面应该是古墓之类的,这尼玛又是铁索又是石碑的,谁知道是什么地方。

  这时觉得有人在后面拽我,回头一看是老周。我问他有什么事情,谁知他拿着蜡烛问我:“这里可以点蜡烛了吧?”没想到这孙子还挺执着,我拿着电筒四下晃了晃,对老周说道:“你TM看看,这里比你的脸还干净,你点锤子个蜡......”我的手电光停留在墙角,光圈中赫然立着一块小石碑。

  我让大家分散开,看看这一层还能发现什么,自己带着朝阳君去看石碑。石碑被擦拭得干净,前一波人也应该到此看过石碑。碑上密密麻麻地刻着字,右首明白刻录着碑文标题——《圣历付妖永镇记》。碑文记录了武则天圣历元年太平镇有妖魔作祟,弥勒佛祖现世降服妖魔的经过和太平百姓建立弥勒寺镇压妖魔。内容大致与本地流传的弥勒佛现世的传说一致,只是弥勒佛的出现并非点化世人而是降妖捉怪。碑文里面特别提到了妖怪身如夜叉七窍流血,以刀兵伤人喜生啖人肉——七窍流血?难不成这下面的东西就是传说中提到的恶鬼?

  正看着碑文,老龙叫我赶紧过去。我赶紧跑过去,老龙用手电照着神将的左右,对我说道:“看一看,是不是很熟悉。”我顺着灯光看上去,神将手中捏着的是一个人,那人双眼和口中淌出鲜血,表情异常痛苦。我点点头,告诉老龙这里是当年镇压妖魔的地方。老龙听了却不以为然,用手拨弄着铁索,对我说:“廖总你好歹是社会主义新青年,咋个还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妖魔鬼怪。你别告诉我,把中间的石碑弄开,从里面要冲出来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嗬,你没事也翻翻《水浒传》什么的。我只是跟你说这里的基本情况,又没跟你探讨世界上是不是有妖魔鬼怪。

  我正想反驳老龙,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响动,紧接着一连串响动,像是什么机器在运转。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得某种物品划破空气,撞击到石碑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我来不及反应,就听老龙叫了一声妈呀,我已经被人死死地按到在地,只感觉有东西从自己的头顶飞过,撞上旁边的石碑发出叮当的声响。

  “咋个回事!是不是你们哪个傻X碰了不该碰的。”我被压着无法起身,感觉背包被什么东西打中,只能大声叫嚷道。众人都在躲避暗器的攻击,只有老周从角落里大声地回应:不是我!声音之凄惨堪比杀猪。

  过了一会声音停止了,我才被人扶起,赶紧询问有没有人出事。众人向我围过来,除了耗子手臂被划伤,其他人都安然无事。我赶忙问有没有带医疗用品下来,耗子摇摇头。我登时想给自己一耳光,思谋良多怎么就没有想到让他们采办一点医疗用品。没办法,只能先用清水为耗子清洗下伤口。老周被吓得不轻,要求赶紧回到地上。我一边安抚老周,一边环顾四周,发现有一尊神像与刚才观察的有所不同——原先紧握着铁索的右手竟然翻了180度,呈现出一个怪异的姿态,而那根铁索正是方才老龙拨弄的那根。

  我气不打一处来,冲着老龙大声呵斥道:“让你TM别乱碰东西,这哈安逸了撒,差点把老子们都放翻在这里。”老龙一脸委屈说自己不知道会这样的事情。耗子劝我消消气,接着从地上捡起了暗器,我一看竟然是锈迹斑斑的箭头。

 “怎么只有箭头?”朝阳君问道。我接过箭头看了看,应该是常年埋设在地下,箭簇已经腐朽,所以刚才打出来的只有箭头,否则我们早被射成了刺猬。看来此地不宜久留,我招呼众人赶紧离开,必须结束这场该死的冒险了。我趔趄着走回洞口,眼前的一切让我下巴直接掉地上——来时的洞口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哦豁!这哈安逸了......

  我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我相信此刻大家的心理除了恐惧已经找不出第二个词形容。盗洞平白无故地消失完全违背自然常识;取而代之的墙壁无疑闩死了我们唯一的退路。此刻的地宫死水一般寂静,我甚至嗅到了死亡蔓延的味道。耗子率先打破沉默,操起折叠铲在墙上打洞,打了几下才刮掉一点皮毛,气得耗子一把将折叠铲丢在了地上。我叹了口气,这古人的施工质量才真正算得上中国制造啊!。老周一屁股坐到地上,带着哭腔说:“早晓得就不该答应你们,东西没捞着,还把我陷进来了。”此言一出,悲观的情绪便蔓延开来。老龙想上去跟老周理论,被我一把拉了回来。

  我心里是百爪挠心,想着是否是老龙触发了什么机关,可目下这种情况还是不要轻举妄动。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别的办法,索性也盘腿坐下,安慰老周:“你慌个啥子,肯定有办法出去的。”老龙连忙问有什么办法,我摊开手说:“目前没办法。”老龙垂头丧气直接靠着我坐下了。我用手电晃了晃周边,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出路。看了一圈也没有什么发现,只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见众人死气沉沉的,我提议唱唱歌,活跃活跃气氛。老龙耷拉着脑袋,沮丧地说:“你老人家也是心情好,现在哪个还有精神唱歌。”  “不要被眼前的困难所吓倒,我们应该保持我们战斗的热情和无往不胜的信心。”说完这话连我自己都觉得可以去机关作报告了。不过越是在困难关口越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坚定的信心才能化险为夷。如果我们失掉这些,那当真要被困死在这里了。我鼓励老龙先为大家高歌一曲:“要不老龙你先起个头?”

  老龙坳不过,扯着嗓子几乎是用吼地唱了起来:“死了都要爱......”

 “哎,爬爬爬爬爬。你唱得跟嚎丧一样的,别吓着未成年人。”我尽量挤出笑脸对老龙说道。

  一听这话老龙还不乐意了,立即反驳道:“你喊老子唱,老子就抒发下内心情感。你又说老子嚎丧,你咋个那么难伺候。要不让老周唱一个,他唱得好。”

 “啊?我啊?”老周还没有从恐慌中挣脱出来,张口便唱:“你也说聊斋,我也说聊斋......”

 “滚!”我们异口同声地叫道。我们现在什么情况自己心里没点数么?你还跟我们在这里《聊斋》!你就不能来一点欢快的?

 “朝阳君,你给大家唱一个呗,最好用河南话唱。”我寻思着现在需要点快乐让大家把精神提振起来。“朝阳君?朝阳君……”我扭头一看,哪里有什么人,只有一瓶矿泉水孤零零地立在原地......

  背时娃儿!这个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