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白毦手札 > 西极上军
第十章 再访弥勒寺
作者:八幡小明  |  字数:3472  |  更新时间:2019-09-04 11:48:14 全文阅读

接下来的几日,我们在老龙表姨的灵堂忙前忙后。我劝说老龙在南川的增援抵达之前,还是将精力放在自己姨妈的葬礼上。待到三天后,老龙的表姨下葬完毕,老龙的母亲也要返回南川。老龙借口留我们在太平镇乘凉,带着我们留了下来。看着老龙母亲转身离开的背影,我心里居然说不出的兴奋。老龙更是肆无忌惮地掏出手机,给南川的同伙打电话,让他们火速赶到太平镇。

  中午的太平镇如同蒸笼一般,屋内的电扇虽以调到最大,依旧显得自不量力。我们全躲在老龙表姨家里。我犯困便进里屋准备午睡。朝阳君非要拉着我讨论盗洞下面的情况,我只能倒在床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敷衍着。恍惚间,我听见有人敲门,便叫朝阳君去看看是不是南川的增援到了。不一会儿,朝阳君竟然领着张老头进了。我连忙起身,问他怎么到这里来了。张老头笑呵呵地展开那张三头神将的画像,屏退朝阳君对我说道:“你不是想晓得这画画的是谁么?”闻听此言,我哪里还有瞌睡,连忙翻身下床,请老人家指教。老人家寻不见座位便在床尾坐下,笑吟吟地看着我。我正欲给张老头敬烟,就觉得有人拽我裤腿,低头看却是一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黑狗正衔着我的裤脚……

 “老廖,老廖……”老龙突然从门外闯进来,着实把我吓一跳。再看时哪里有什么张老头,房间里剩下我一个人斜躺在床上——原来是南柯一梦。我揉揉眼睛,问老龙什么事。他特别兴奋的告诉我,南川的支援部队到了。

  我起身随老龙出门,两个人正靠在一辆轿车旁乘凉,见我们出门迎接,其中一人乐呵呵地对我说道:“小廖,看不出来耶!你崽儿平时一脸猪相,还尽干些大事情。”我微笑着不搭话,伸手作了一个“请”,将两人让进屋内,随即让老龙将大门关上。

  老龙叫来的援兵是老周和耗子。老周叫周志宏,是我和老龙的朋友,我们三人曾在重庆共同生活过一段时间,算是知根知底的朋友;耗子则是我的表亲,这小子本名程浩,算是我亲戚当中的坏小子。年少时犯过错被判了一年半。出狱之后改过自新,如今在一家大排档做厨师。对于老周的出现我并不感到意外,当我让老龙找人帮忙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他一定会叫来老周。而耗子的出现倒是让我又惊又喜,惊的是他的出现,不知道老龙是如何联系上的;喜的则是这小子从小就混迹社会,三教九流都有所接触,胆子大下手狠,关键时刻肯定能起大作用。

  几句寒暄之后,我先介绍大家再次熟悉,随后让朝阳君将盗洞的情况向大家做简要说明,我则接过老周递来的物品清单看是否准备完备。最后还是由我来强调纪律:“首先我们大家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今晚的行动大家一定要多加小心,一切行动听指挥,不要擅自行动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其次我们的目的是探险,所以大家不要随意搞破坏;最重要的是如果确定里面还有古董的话,我们可以挑选几件拿出来变现,剩下的我们还得上报文物局。”此刻的老龙坐在边上一言不发,反而弄得我是组织者一样。大家对我的话都表示无异议,那一切就只等黑夜的降临了。

  晚上九点,太平镇彻底安静下来,除去几户还传出窸窸窣窣的麻将声,大多数早已熄灯休息。老龙探头出去看了看外面的情况,说可以行动了。我还没发表意见,耗子便将老龙摁回座位,让他少安无躁,最早也得等到十一点在动身。利用中间的空当,我让老周将每人必备的物品分大家分了:一把小型折叠铲、两支狼眼电筒、一个打火机、一瓶水、一包烟,余下的物品全部打包由老龙负责管理。到了十一点,老龙便召集大家动身。耗子将屋内灯光熄灭,站在窗户边探望了一会儿,确定街上已经没有任何响动,便招呼我们出发。

  今夜的月躲在云后时隐时现,确实是月黑风高的好天气。我和耗子在前面开路不敢明目张胆地打开电筒,只能借着手机的微弱灯光在田埂上慢慢摸索。原本需要二十来分钟的路,我们走了近一个小时。到了山顶,大家坐下稍事休息。朝阳君从老龙的布袋里拎出活鸡和绳子,领着耗子先行去洞口查看情况。我倚在树下刚要点烟,老龙便凑过来,伸着手对我说:“马上就要行动了,廖总还是把你的玉溪给大家发上。”靠!我瞪了老龙一眼,还是递了一根给老龙。借着朦胧的月光,我看到老龙有些颤抖,不知是兴奋还是害怕。我随口对他说,现在反悔来来得及。谁知老龙毅然决然地说:“来都来了,你不下去一趟不合适撒。再说我TM背那么多装备上山,就这么下山,我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混。”

  一支烟的功夫,朝阳君和耗子还不见回来,我们便去洞口询问情况。看我们过来,朝阳君将鸡从洞里拉出来,还是活的,想来盗洞下面没有异样。见鸡活着,老龙顿时来了精神,嚷嚷着让我们退后,他要第一个下去。

 “算了哈,龙总。”我一把拉住跃跃欲试的老龙劝说道,“我不建议你打头阵。”

 “哪么的?老廖这次行动可是我发起的。自然是我第一个下去,为大家做个表率。”老龙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白了他一眼,心说你还知道是你发起的啊。我白天在那里大费口舌的时候也没见你说一句话。我忙向老龙解释道:“这个跟表率不表率的没有关系,你不用高举你身先士卒的旗帜。刚才在下面说过一切行动听我指挥,你也不能破例。你看哈你的体型,比我们都要宽一截,你第一个下去万一卡在中间了,恐怕我们就不用下去了,专门花一晚上时间救你。”我边说边比划着老龙的腰围。

 “廖总,咱们有事说事,不要人身攻击。”老龙显得很沮丧,转口问我道:“那你老人家说哪个先下去?”我环顾众人,觉得耗子是最合适的人选。耗子二话不说便要进洞,我拉住他,让他把绳子系上。他挥挥手说刚才进去看了下,里面不是很深。我不放心,执意让他做好安全措施。他拍了拍口袋,冲我笑了笑便钻进了盗洞。

  不多时,从盗洞里传出声音。我附耳一听,耗子已经安全到达。我让人将绳子一头绑在不远处的树上,自己则抓住绳索另一头率先进了洞。我打开电筒向深处爬去,盗洞如斜梯一直向下延伸,里面还算宽敞,某些地方有木板加固,我不用担心老龙会卡在当中。约莫爬了七八分钟,我来到洞口,里面有一束白光晃动,耗子正开着电筒接应我们。见我爬出洞口,他一把将我搀起来,说道:“你过去看哈吧,这里有你喜欢的东西。”

  初入地下,我的心砰砰直跳,想着自己第一次“盗墓”丝毫没有恐惧,反而是格外的激动。我打着电筒转了一圈,里面气温略低,还散发着淡淡的霉味,面积不大却极为方正,脚下的方砖整整齐齐足见修建者的用心。中间一座方台,上面空无一物;方台两侧有明显的破坏痕迹,想来原先此处放置的物品被人强制剥离带走了;四周墙壁上各自绘着一位天神,由于年代久远,壁画的部分已经脱落。能大致看出四位天神或手持宝剑、或怀抱琵琶,应该是佛教中的四大天王,唯一有所不同的是四位天王不似寺庙里常见的怒目呵斥,均是面目祥和,谦恭有礼的样子,右手合于胸前,像是在坛前听法,想来此处应是早先弥勒寺的佛堂地宫。壁画所绘栩栩如生,天王用慈祥的目光注视着我,嘴角微微扬起,仿佛已洞穿人心。壁画虽已破败却能想象到它曾经的光辉。

  我驻足在画前,醉心于历史带来的魅力。恍惚间画中仙雾缭绕,彩云翻动,天王移步将从画中踏出来,我哪里有退路,只能跪拜在他面前,祈求宽恕......忽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出:“老廖有啥子发现没得?”听这底气十足的声音,想来后来的人对于身处地下世界感到丝毫的不适。我拿电筒四下晃了晃,表示我们来晚了,人家连毛都没给我们剩下。老龙用手电光打在我的脚下,笑眯眯地说:“我们都不懂这些,你不要骗我们哈。发现好东西就要与大家分享,别过几天又跑回来吃独食。”

  格老子的!虽然知道老龙开玩笑,我还是想一个耳光往他脸上招呼。我看着像那种重利弃义的小人么?看着地上零星散落的陶片和垃圾,上一波访客扫荡得不可谓不干净,哪里还轮到我们捡漏。我蹲下身子,冲老龙道:“你也不要灰心,要说发现还是有那么一点的。”

 “什么发现?”大家异口同声地问道。

 “那就是上一波盗墓贼里面肯定有重庆人,他还跟某些人一样喜欢抽朝天门。”我捡起地上的一个烟头,煞有介事地说道。

  我们正说着,老周几步移到我身边,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根蜡烛,向我问道:“廖总,哪里是东南方?”

  我看了看老周手中的蜡烛,不知道他要演哪一出,忙问:“你要干啥子?”

  老周一脸严肃地对我说:“来之前不是做好功课的,我是看过《鬼吹灯》才下来的,书里都说了下墓都要在东南角点一支蜡烛。蜡烛灭了人就要撤退,规矩我都懂。”言语间透着自豪。

  ......

  你个背时娃儿!我们是在佛堂地宫,又不是在某位先人的大墓里,这里连口棺材都没有。况且你是摸金校尉么?你带摸金符了么?你入门了么?谁同意你入门的?你......你......你要高兴,你就随便找个角落点吧......

  既然已经没有漏可捡,我想着应该结束这次冒险,带着大家撤退回家了。不想远处朝阳君发出声音:“荆轲君,你快过来,这边还有一个盗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