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老僵尸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96  |  更新时间:2019-10-22 08:17:20 全文阅读

裁判皱了皱眉头,虽然不知道钟鸣给出了什么,但这显然是违反游戏规则的。

但五位上位者似乎都熟视无睹,作为裁判的鬼兵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沉声道:

“那么,比赛继续。”

一个拿着骨头棒子的人朝着擂台走去,伤痕密布的骷髅脸上神色很是稳固,就如若一个久经沙场的将领,虽然明白自己将要面对什么,却仍旧毫不动容。

“我会全力以赴。”

那骷髅扛着自己的骨头棒子,钟鸣看了看,他的实力在鬼兵巅峰,但与寻常鬼兵巅峰不同的是,这个骷髅显然身经百战,想必战场经验十分丰富。

而古舍不过一鬼兵都未曾踏入的人族少年,这一战基本可以断定结局,所以之前那个鬼兵连赌局都没开。

钟鸣拿着手中的酒杯,眼中神色极为平静,看不出一丝波澜,但底下的骷髅却个个颤颤栗栗,能离钟鸣多远就有多远。

就连裁判都在思索着,是不是应该救下这个人族少年,因为他担心自己承受不住少年死去后钟鸣的怒火。

“照常进行比试便可。”

钟鸣沉声道,语气很是平稳,但在这只能听到骨棒砸在擂台上声音的擂台上却传递的格外清晰,裁判暗暗松了口气,心中明白,这等人物不会在乎一个蚂蚁的死活。

或许是看不惯双方近乎绝对的实力悬殊,所以才给他一些物件,但到底还是玩物,不会投入多少在乎,裁判在心中松了口气,然后沉声道:

“比赛开始。”

钟鸣摸了摸身旁已经化作狼形的狼灵的头,询问道:

“我说狼啊,没必要搞得这么风声鹤唳,这硕大的亡灵界,可不是没有全盛时期的我所能面面俱到的。”

狼灵似乎听懂了,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钟鸣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抱着怀中的夜倾染安抚道:

“没必要从指缝间偷看,我在这,台上的余波不会溅下来的。”

夜倾染这才红着脸从钟鸣身上爬起来,然后瞪大了美眸看向擂台。

古舍眼中闪过片刻的惊艳,但很快,他意识到了什么,咬了咬牙,然后从怀中掏出钟鸣刚刚给予他的两张卡牌。

他首先激活了那张武器卡,硕大的方天画戟砸落到擂台上,他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才勉强将那杆武器拿起,台下的骷髅和僵尸亡灵们个个忍俊不禁,想笑又不敢笑,似乎在顾及着钟鸣。

“杀。”

但当古舍将手中的杀字卡牌注入到台上的武器后,擂台以方天画戟为中心开始切割出道道裂痕,而方天画戟的戟刃上传来阵阵空间波动,紧接着,空间的裂缝开始从戟刃处产出。

“这,到底是什么兵器。”

台下不妨有识货的亡灵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若不是此物为钟鸣给予,已经会有骷髅按捺不住心中的躁动上台抢夺了。

“哼。”

台上传来古舍有气无力的哼声,台下一阵压抑的嘘声,但古舍终于还是把方天画戟拿了起来,但只是移动了不到半尺的距离,杀字卡牌就消耗殆尽。

“碰。”

但还是砸到了面前骷髅的骨棒上,或许是因为这个骷髅的骄傲,不屑于闪避古舍的攻击,但当方天画戟砸下的瞬间。

整个擂台中心开始出现了裂缝,空间的裂痕很快展开,而他手中的骨棒被砸成了碎末。

这个骷髅愕然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兵器,无奈了叹了口气道:

“是我输了。”

的确,整个擂台已经被毁了,虽然古舍拿起兵器的手臂微微发颤,但只要那武器被他拿在手中,骷髅明白自己若是在此刻失去武器后上前一战,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这。”

裁判的骷髅脸上满是苦色,虽然没有和活人一样冷汗直冒,但也相差无几了。

手中一张卡牌就毁掉了整个擂台,在裁判眼中,这是钟鸣赤裸裸的报复。

但这等大人物的心里,他作为一个鬼兵级别的骷髅,自然不敢妄自揣摩,只能把视线投入了阁楼上的五位上位者,等候他们的命令。

古灵夫人笑了笑,传来银铃般悦耳的声音:“既然擂台毁了,那今天的擂台赛,就到这吧,轻大家稍作休整,明日再战。”

裁判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宣布了今天的比试结束。

钟鸣晃动着手中的酒杯,暗道一声:有趣,夜倾染和管野一左一右的跟在他的身后,台上余下的骷髅纷纷注视了钟鸣一眼,然后面色发寒的让出了一条路。

“你,还真是不给我面子。”

古灵夫人笑着道,玉手中拿着酒杯,把杯中果酒放在唇边饮下一口,不失诱惑的对着钟鸣苦笑道。

钟鸣翻了翻眼皮,没好气道:

“夫人的款待钟鸣记下了,日后必然有所回报。”

古灵夫人好看的眉毛皱了皱,然后开口道:“明日的比试还会继续,没了你的庇护,这个叫古舍的少年,必然会死在乱战之中,而你给他的卡牌武器,也会落入他人之手。”

钟鸣笑了笑,似乎明白了古灵夫人在打什么主意,原来不过是清楚了这种武器的价值,所以才想和钟鸣和好,从而达成目的。

钟鸣翻了翻眼皮,然后把手中的酒杯放在唇边饮下一口然后玩味道:“不妨说说看。”

古灵夫人见钟鸣没拒绝,暗暗松了口气,然后开口道:

“我想出钱,从你手中买下一张类似的武器卡牌。”

“这张你看如何。”

钟鸣也不墨迹,直接从怀中掏出一张丈八蛇矛,然后激活后丢给古灵夫人。

古灵夫人拿着手中的长矛,抚摸了片刻后叹了口气道:“兵器不错,不知价钱如何。”

“十万紫色幽兰币。”

钟鸣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然后给出了价格。

古灵夫人眉头皱了皱,然后开口道:

“这个价格似乎有点高。”

“十二万,十万是刚才的价格,不二价。”

“你...”

古灵夫人没好气的白了钟鸣一眼,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妩媚开口道:

“好,十二万就十二万。”

然后从怀中掏出三张卡递给钟鸣,沉声道:

“这是一张十万紫色幽兰币的兰花灰卡和两张一万的兰花金卡,至于怎么用,应该不用我说了吧。”

钟鸣点了点头,然后接过古灵夫人递过来的卡片,看都不看就放入了包裹中,带着管野和夜倾染走了。

“走吧,带你们见识见识亡灵界的特色。”

钟鸣拿着手中的卡笑道,管野点了点头接过钟鸣递过来的一张金卡。

然后夜倾染接过钟鸣的灰卡疑惑道:

“钟哥哥,为什么你不自己拿着数额最大的卡。”

钟鸣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

“这张灰卡可以承载特殊的印记,这样我才能凭借狼灵的感知找到你。”

夜倾染笑着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粉脸通红。

狼灵打了个响鼻,不置可否。

钟鸣视角看向一间古灵城池,走上前和城主谈论一番,然后花了五千紫色幽兰币买了下来,然后又到集市花了几个紫色幽兰币买了几百鬼兵级别的奴隶骷髅。

这才带着管野走到城堡的中央,拿起中心的水晶球看向四周的环境。

管野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钟哥,我们又不在这久居,为何要购入这些东西。”

钟鸣笑了笑,然后水晶球投影出了一出画面,那是古舍的身影,而投射出的影像正是今天的战斗。

“这是?”

管野不懂的看向钟鸣。

钟鸣拿起水晶球,然后幽幽解释道:

“亡灵界没有出租屋之说,以实力强弱分配房屋,而城堡这个级别,只要鬼将巅峰才能持有,或是得到一方鬼王的赏赐。

“而那些流浪在外的鬼兵,不仅仅修行的鬼法缺陷巨大,而且很难活到一场场战争之后。

“所以,他们只能遵循那无大鬼王的游戏规则,前往擂台,然后选择加入一方势力。

“而之前被我击杀的那个鬼将初期,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属于古灵夫人的势力。”

管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一个鬼兵奴隶走上前对钟鸣道:

“大人,一方鬼王求见。”

钟鸣点了点头道:

“让他进来。”

然后一个红眼睛的僵尸拿着拐杖朝着钟鸣刚刚买下的不大城堡走了进来,钟鸣坐在枯骨制成的座位上,示意面前的人也坐下。

僵尸也不在乎钟鸣的傲慢,坐在钟鸣对面的枯骨座位上。

倒不是这里没有正常的木制座位,而是在亡灵界,座位之间有讲究。

若是你身为鬼将却在面见客人时坐着普通的木制椅子,会被视为对来者的蔑视,那么来者有权利要求和你在擂台上一决高下,这得到五大势力的共同认可,所以不得拒绝。

而最为常见的待客椅,自然便是由鬼将级别的骷髅骸骨制作而成的。

这样的椅子既不显得怠慢,也不显得慎重。

而更高层次的鬼王骨骼做出的椅子,常常是无价之宝,不仅仅有提升亡灵修行的能力,也会让往来的客人感觉自己得到了尊重,从而让彼此之间的感情进一步升温。

钟鸣坐着的椅子正是鬼将级骷髅的骸骨,而接待的也是如此,所以倒是恰到好处。

而管野和夜倾染早已知趣的离开了大厅,在钟鸣的介绍中,他们已经明白,这个客人,并不一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