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擂台赛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43  |  更新时间:2019-10-21 10:22:30 全文阅读

“下面有请我们的新人王枯骨统领登场。”

“野生的鬼将么,有趣。”

钟鸣拿着手中的酒壶,到底是第一排,视野很是清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旁铠甲的巨大骷髅。

骷髅身上伤痕密布,而手腕上握着三尺骨兵,钟鸣仔细端详了这个亡灵片刻在看到那局枯骨上的破裂纹路后收回了视角。

钟鸣摇了摇头,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到底是野生的鬼将,虽然勉强达到了鬼将级,但从古灵夫人手下拿出一个鬼兵巅峰,都能轻易将其击杀。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这个鬼将没有价值,若是能招募到手下,缺陷什么的,都不难修复。

果不其然,钟鸣很快注意到了,阁楼上投射出五道视线,各自面带狂热,显然是很喜好这个新人王,都有招收到麾下的打算。

“这位大人,需要果酒么?”

亡灵界的果酒,来自一种奇怪的植物,这种植物被称为朽木,朽木的树枝上生长着奇形怪状的果实,这些果实,便是酿酒的上好材料。

钟鸣笑着摇了摇头,前世的记忆清晰了许多,他很是清楚,亡灵界中的货币,是一种类似鬼火燃料般的东西,被称为幽兰币。

由颜色划分,一枚紫色幽兰币可以兑换一百枚橙色幽兰币,一枚橙色幽兰币又能兑换一百枚棕色幽兰币,目前最为通用的货币就这三种。

而更高一级类似骨块之内的原材料,就不是幽兰币所能买到的了。

鬼兵递上来的果酒自然不是免费的,需要一枚橙色和一枚棕色幽兰币,而钟鸣现在显然没有什么货币,当然,他包裹中的卡牌和兵器,对于这个世界来说近乎是无价之宝。

“而他的对手则是,亡骨战士。”

“来来来,押注了,枯骨统领十赔一,亡骨战士一赔十。”

一个鬼兵拿起手中的托盘吆喝道。

“我压枯骨统领,一万橙幽兰币。”一个鬼兵从怀中掏出一万枚鬼火燃起的橙色硬币,压在赌桌上。

“枯骨统领,三千幽兰币。”又一个鬼兵上前,递上赌资。

很快观众席上不少人被吸引,前去压下赌注。

钟鸣倒是无动于衷,视线再次望向台上那个铠甲整齐的牛头骷髅,这骷髅虽然身上没有什么伤痕,但两腿发颤,而手中的骨棒也有些发抖。

到底是野生鬼兵巅峰,和鬼将有着质的差距,让他不敢上前一战,但却没有什么选择,所以才会出现此刻的颤栗。

“狂骨裂。”

枯骨统领眼中精光一闪,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异,在砸向亡骨战士的同时溅起擂台上的骨头碎片和尘土,而大部分,都射向了钟鸣的方向。

亡骨战士虽然颤抖,但到底还是鬼兵巅峰,再加上枯骨统领将部分力溅射到观众席上,手中骨兵用尽了大部分力,还是艰难阻挡了下来。

钟鸣眼中神色冰冷,一张武将牌出现在手中。

武将牌:贾诩

完杀——锁定技,你的回合内,只有你和处于濒死状态的角色才能使用【桃】。

乱武——限定技,出牌阶段,你可以令所有其他角色除非对各自距离最小的另一名角色使用一张【杀】,否则失去1点体力。

帷幕——锁定技,你不能成为黑色锦囊牌的目标。

“帷幕,发动。”

瞬间漆黑的帷幕笼罩在了三人的身体上空,同时遮住了三人的身形。

古灵夫人朝着钟鸣看了一眼,美眸中似笑非笑,最后却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自作主张的蠢货。”

她当然知道,这被称为枯骨统领的鬼将级骷髅似乎有意加入到古灵城,也看出来了古灵夫人对钟鸣的敌意。

只可惜,他却不知道,他得罪的,是一个就连古灵夫人都深为忌惮的存在。

看着钟鸣身前的帷幕挣开,枯骨将领眼中灵魂之火猛然烧灼起来,这是一种愤怒,对于钟鸣毫发无损的愤怒。

对面的亡骨战士见状,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只等枯骨统领耗尽体力,好浑水摸鱼。

“啪。”

“殇骨破天杀。”

枯骨统领的手中兵刃直接撕开了帷幕,劈砍在钟鸣身上,钟鸣手中的酒杯似乎承受不了如此猛烈的气流,猛然掉落在地,然后惊起一阵水雾。

但枯骨统领的眼色很快变了,因为无论是钟鸣还是管野和夜倾染都毫发无损,而钟鸣不不急不缓的朝着他走过来,身旁还出现了一个狼形的虚影,狼眸阴冷的看着他。

“可惜了一个好苗子,就是脑子不太灵感。”

古灵夫人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哐当。”

而钟鸣似乎连防御都懒得动,任由那把骨兵砍在自己身上。

钟鸣墨蓝色的铠甲上出现一缕刀痕,但脚步并未因此而放缓,所以他没走一步,枯骨统领就后退了一步。

“你,到底是何人。”

枯骨统领这才发现,自己面对钟鸣时的压力,远胜于之前对那些鬼王巅峰的五大统治者。

这是亡灵对生者特有的畏惧,当生者拥有远胜亡灵的实力时,只需要露出身上的血气,就能压制的亡灵动弹不得,当然,这样的强者也无需多余的动作和手法,就能轻易将阻碍自己的亡灵击杀。

这时的枯骨统领才清楚,自己惹怒的,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滋滋滋。”

但已经太迟了,钟鸣手中一张火杀不知何时出现,然后被他抛下,枯骨统领眼中带着绝望,但看到那卡牌落下的速度即为缓慢,他咬了咬牙,试图避开。

但他很快愣住了,因为他的身体很快虚化了起来,先是腿骨,然后是胸骨,最后是手骨和头骨。

没人看得清钟鸣那一张火杀切割了多少刀,只知道在钟鸣转过身的一霎那间,身后的骷髅已经化为一地碎骨片,碎骨片上很快燃起火光,紧接着,火光熄灭,骨灰被一阵风吹过,散了开来。

“亡骨战士获胜。”

整个观众席鸦雀无声,也没人去追问自己的赌资,而那个拿着托盘的鬼兵长大的嘴边,久久没能合上。

“到底是先驱啊。”

老僵尸摸了摸自己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须,叹了口气道。

作为裁判的鬼兵沉默了片刻,将视角在五大包间中停留了许久,最后收了回来,宣布亡古战士获胜。

“第二场对决,亡骨战士对抗毒尸老者。”

走上擂台的是一个双眼泛白的僵尸,夜倾染似乎有些害怕,扑在钟鸣怀中,钟鸣眼中闪烁出片刻寒芒,周围的人颤颤栗栗,最后没敢继续议论。

僵尸刚刚上台,就晃动着手中的骨头权杖,瞬间召唤出五个骨兵巅峰的骷髅。

钟鸣端详了片刻,然后从怀中新拿出一壶美酒,倒在自己的杯中,小小喝上一口,然后闭目养神了起来。

“万骨之力。”

亡骨战士似乎催动了什么秘法,艰难的击杀了五个没有了意识的骷髅,毒尸老者咬了咬牙,然后打算举手认输。

但不知是有意无意,裁判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手势,然后他的身体就被对面那个鬼兵巅峰的亡骨战士撕成了碎片。

“第二场,亡骨战士获胜。”

钟鸣晃动着手中的酒杯,整个台上瞬间鸦雀无声,若非裁判是个骷髅,肯定知道此刻的氛围简直是汗不敢出。

直到钟鸣放下手中的酒杯,闭目养神之时,裁判才张张嘴,开口道:

“下一战,人族少年古舍对战亡骨战士。”

钟鸣手中酒杯滑落,还在擂台上的亡古战士眼疾手快瞬间接住,然后单膝跪下递给钟鸣,骷髅脸上满是媚献,虽然很是难看,但钟鸣还是点了点头,伸手接过。

亡骨战士如释重负。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古舍是一个修仙界的少年,因为一次意外,被放逐在了亡灵界,修习鬼法的他不过鬼魂初期,若不意外,他的存在意义就是送死的,用死亡来让亡灵界的上位者得到短暂的欢愉。

若是没有意外,他的死亡几乎是必然的,他咬了咬牙,运转起自己晦涩的鬼法,不想坐以待毙。

但很快,他的脸色呆住了,因为对面的那个鬼兵巅峰的亡骨战士在比赛开始的瞬间跪下,然后举起双手道:

“我认输。”

这次裁判可不敢当作没看到,做出手势示意他下去。

“过来。”

钟鸣的语气并不狂傲,很是平稳,但整个台上台下瞬间一片静寂,落针可闻。

而古舍犹豫了片刻,朝着台下走去,然后站在钟鸣的身旁,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钟鸣用下巴指了指管野身旁的位置,沉声道:

“坐下吧。”

古舍战战栗栗的坐在管野的身旁,台上的裁判欲言又止,视线投向五间阁楼,发现没有反应后咬了咬牙宣布道:

“比赛继续。”

钟鸣看向古舍:

“你叫什么名字。”

古舍似乎清楚自己面前是个很可怕的人物,颤颤栗栗道:

“古,古舍,来自低等修仙位面。”

钟鸣点了点头,然后递给他一张卡牌,那是一张方天画戟,与此同时还有一张杀。

然后双手合十道:“我给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证明自己,值得活下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