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熟悉又陌生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19-10-23 06:49:58 全文阅读

“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

钟鸣笑了笑,看向面前的僵尸,手中酒杯摇晃着。

对面的僵尸神色恭敬,血红的双眼在扫视了周围环境后单膝跪在钟鸣面前,身上的铠甲发出震荡的声音,语气沉稳:

“参见先驱。”

“起来吧,辛苦了。”

钟鸣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将面前的僵尸扶了起来。

然后将自己面前桌上摆放好的酒杯倒满递一只给他,沉声道:“给我讲讲如今的亡灵界吧。”

“是。”

身旁铠甲的僵尸这才站起,端坐在钟鸣的对面,拿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沉声道:

“自您为了那一战放下一切走后,我本欲随您前往,只可惜无法打开位面之间的联系,多年来亡灵界并没有太大的动荡。

“古灵夫人半步踏入了鬼帅,麾下新招收了大概三十鬼将级别的骷髅,如今实力仍旧排在五大势力中第一。

“而老鬼那家伙,在一次围剿骨龙的战役中伤势未愈,如今只能勉强发挥出鬼王的实力,倒是麾下五大鬼将连击之术已经登峰造极,联合起来可以和鬼王一层的人过上几招。

“而我麾下的那一位死灵阵法师目前下落不明,至今仍没有消息,不知道是研究出了什么还是被人暗杀了。”

钟鸣这才诧异的看了面前的僵尸一眼,沉声道:

“连你都无法判断出他的去向吗?”

“请先驱赎罪。”

面前的僵尸瞬间跪下,沉声道。

钟鸣无奈的摆了摆手,苦笑道:“罢了。”

那一场战役中需要准备的人数过多,所以当时的钟鸣并没能一一清楚,只知道有人在缝隙中趁机跑到了亡灵界。

嗯,就是那个死灵阵法师,不过那人倒也是一个天才,没过多久就完全熟透了死灵阵法的构造,最后被老僵尸招收到麾下。

只是,这是个闲不住的人,虽然阵法天赋近乎无敌,但脑子里的思维极为混乱,和常人有些不同。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疯子和天才只在一念之间。

“而钱半斗这家伙,最近似乎藏起来了,拍卖会上看不见身影,但据我麾下的僵尸来报,应该实力不亚于鬼王七层。

“至于那个女人吗,如今真没什么消息。”

说到这里,老僵尸无奈的摆了摆手。

钟鸣拿起面前的酒杯喝上一口,然后点了点头,问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

“那,你可曾知道,最近是否发生了什么大事。”

老僵尸思索了片刻,然后动了动生硬的手腕道:

“若是大事,还真不算少,而目前最大的事,大概只有两件。

“一件是有人不知从何处落入这里,救出了囚牢中一个至关重要的实验品,那人似乎有什么特殊的能力,让无数亡灵前仆后继。

“这事情发生在老鬼的麾下,而第二件大事,就是亡灵界出现了有史以来第一个骨龙,这狭隘的位面中,瞬间提升了至少好几个档次。

“当然,这骨龙出现不久是老鬼第一个发掘的,那家伙想吃独食,接过,就和我刚刚跟您讲的那样了。”

钟鸣点了点头,然后拿着手中的酒壶晃动了片刻,沉声道:

“那你应该知道,那个人逃亡去了哪个方向吧。”

老僵尸思索了片刻,回复道:“应该还在老鬼麾下的那座城池,被称为鬼乐都的那座。”

钟鸣点了点头,沉声道:“辛苦你了。”

老僵尸通红的眼中没有情绪波动,毕竟不算什么高等的亡灵位面,所以这里的生物还有不少缺陷。

他对着钟鸣沉声道:“那个地方有不少我麾下的僵尸,若是大人需要,可以给它们亮出这个,那里还有镇箫那孩子守着,若是有需要,可以找它帮忙。”

然后双手呈上一块血色的令牌。

钟鸣伸手接过然后点了点头,镇箫是老僵尸麾下一大鬼将,实力大概在鬼将六层,听老僵尸自豪的语气,想必如今得到了不少的实力提升。

“辛苦你了。”

钟鸣点了点头道。

老僵尸识趣的站起来,朝着门外走去,临走前留下一句:

“若是先驱大人有任何号令,可随时告诉我,希望这一次,在最后的战役时能带上我。”

钟鸣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道:“你应该清楚,这样的战争中,纵然是鬼圣,也不过是炮灰而已。”

老僵尸脸上神色不变,声音不卑不亢:“属下必将竭尽全力,达到那个层次。”

钟鸣平静的看着它,良久后才叹了口气道:“罢了,若是你执意要去,我会带上你。”

“韩落定不负先驱信任。”

虽然僵尸想要表达情绪很是困难,但老僵尸身形颤抖着,到了他这个存在,竟然也难以掩盖内心的激动。

钟鸣端详着他离开的背影,这才回想起这位很久以前,就选择扎根在了亡灵界,放弃生还可能的这位部署,那日的他也是如此。

钟鸣拿着战旗,端详着远方,对着面前单膝跪着的他无奈道:

“那里,实在不适合活人久居。”

“韩落定不负先驱大人信任。”

“罢了。”

从此,这位天赋并不算优异的先驱部署就此扎根亡灵界,如今看来,放弃了生命后,倒也算混的风生水起。

钟鸣拿着手中喝了一半的酒杯,再次放在桌上,叹了口气。

然后从骨椅上坐起,他不是不想一切从简。

但这个老僵尸太过于的固执,若是连椅子都不按照这里特有的属性来,他会认为自己失去了钟鸣的信任,从而失魂落魄。

但若是古灵夫人来到这里,钟鸣只会没好气的端来两张竹椅,随意坐上。

因为,二人之间的关系算不得好,也算不得差,这些细节没人会在意。

“管野,整理一下,我们前往鬼乐都。”

“好。”

管野默默点头,他能看出此刻的钟鸣变了,但也说不出是哪变了,那眼神很是奇怪,就如若在看向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在那里,整个血液已经完全染上。

到处遍布着火光,许久的思索后管野回想起来,钟鸣的身体,在当初当兵的过程中,是被淘汰的,而这就意味着,他本不可能经历任何战役。

那么,这样的情况,也只有一种解释能说的清楚,那就是,先驱旗身上发生的剧情。

钟鸣收拾好行囊,拉着夜倾染的手,管野跟在身后,左顾右盼的,眼中充满着患得患失。

他曾听过父亲说过,先驱这种存在,往往是明知必死而前行的,但管野畏惧的不是这个,真正让他担心的是,钟鸣的心性似乎变了。

他无法想象,未来有一天,自己将如何面对这个一直以来来照顾自己都做不到的伙伴,当他彻底面目全非的时候。

钟鸣身旁的狼灵看了管野一眼,管野连忙跟上,然后一行人坐在了一个枯骨铸成的船上。

钟鸣抱着怀中的夜倾染,沉声道:“没事,不用害怕。”

但不仅仅是管野主意到了,就连此刻的夜倾染都感觉氛围有些不对劲,分明被钟鸣抱在怀中,却感觉这个自己认定的男人似乎随时可能倒下。

这是一种极为诡秘的直觉,而在这种直觉的感知下,不知不觉夜倾染已经打了个寒颤,美眸有些失神的看着钟鸣,似乎想要把面前人的形象刻印在脑海里。

“好叻大人。”

钟鸣买下船后,亡灵界的江河中时不时传来阵阵血腥味,几人都有些不适应,但钟鸣却站在船头上,骨船虽然很大,也能承受住河水的腐蚀,但此刻的钟鸣似乎过于的陌生。

二人对视一眼,但却不敢在此刻打扰到钟鸣。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钟鸣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才从船头上下来,管野顿时走到他的面前,虽然以前的钟鸣似乎回来了,但他却和夜倾染的动作入如出一辙,死死的盯着,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

直到钟鸣翻了翻白眼,无奈道:“到了。”

管野才从船上跳下跟上,而夜倾染也通红着粉脸,从钟鸣怀中跳下。

“我还是我,用不着害怕。”

直到此刻,管野才敢伸出手在钟鸣脸上捏了捏,看到钟鸣没有变化后才松了口气,沉声道:

“钟哥,你,还是你吧。”

管野虽然不清楚钟鸣身上存在前世的灵魂记忆,但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变化,而他刚刚开口,就误打误撞的问到了问题的核心。

钟鸣拿起手中不知何时买下的骨兵,笑着回复道:“你小子,在想什么呢,我自然是我啊。”

管野在心中默默松了口气,而夜倾染拉着钟鸣的手,感觉到那熟悉的温度,心中默默的平静了下来。

亡灵界也是有活人的,但人数稀少,而且显得格格不入,但也不会引起什么围观。

毕竟亡灵的记忆和行为都很是钝化,不会有多余的动作。

可总会有个别活人,或是因为被流放,或是因为误入,在这种真的可以说是鸟不拉屎的地方看到一个纵然在适合人类居住的环境中也算得上人间绝色的存在。

就如若久久没有看到饮水的旅人忽然看到一片绿洲,心中的兴奋,自然是难以用言语形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