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曜日之主 > 第二卷 猫头鹰博弈
第四十七章 没有硝烟的较量
作者:浪子明  |  字数:4047  |  更新时间:2020-03-31 23:39:08 全文阅读

带头司机将时速表指针提到几乎与交通规则的线重叠的速度,蓝红两色灯闪烁不停刺耳笛声急鸣,一班人马急匆匆地包围了一家偏僻位置的小店。

“站住,不许动!举起双手!”

街头巷尾当中专项调查队的队员们手持的制式霰弹枪,和他们丰富的作战经验能够制服大多数暴徒,他们分小组围堵在窗口,前门和后门,封死里面的人所有出入途径。

这家小店同样承接快递包裹的服务,根据游蛇赠予的情报上,今天会有一批“包裹”被送到这里,然后会有人接应。

稀疏的人流往来使得较为方便管控,拉起的警戒线令人望而却步,专项调查队队员们头盔与防弹衣穿戴整齐,神色严肃地堵在这里。

小店里筛出三个人,其中一位是普通的顾客,一位是穿着快递公司制服的快递员,一位是店长。

“发生了什么,我只是一名快递员,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一脸不知所措地面对着外面严阵以待的专项调查队,立刻有队员上去将他们制服,随后就进店开始拆包查验那些包裹。

其中一个貌相普通的包裹拆开是四个普通的盒子,一名队员撕开盒盖处的胶布打开盖子,里面是二十支装有介于蓝绿色之间半透明液体试剂的玻璃管。

“带走!”

专项调查队队员声色俱厉压下三人,无论他们当中是谁主导这一事件都需要押回部门当中仔细审问,切不能漏掉任何一个有问题的家伙。

“明明都是过了安检的快递,没有问题的啊。”

快递员脸色惨白,事到如今他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现在专项调查队队员没有时间听他解释,只有回到部门当中才能展开对话。

——过安全检查的时候的确没有问题,但经由他手之前就已经被人掉了包。

“动手。”

另一处汽车加油站,腕表分针走到指定刻度之后乔下令,专项调查队的队员迅速出击将加油站里所有的汽车都拦截住。

片刻之后,部下上报信息时,乔拧紧了眉头,随后电话另一头的科莱德娜也传回了不好的消息。

一无所获

“让他们溜掉了。”

科莱德娜望着地面上散落的半袋短枪,颇为失望地说着。那张情报上的时间地点都没有出错,起初他们在这边也没有被发现,可不知为何迟迟没有交易人到来,科莱德娜判断不知因为什么缘故走漏了风声,让那群家伙提前有了预警,才没有抓到人。

“收队吧,至少不是一无所获。”

乔拧紧了眉头,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缓缓开口下令。

此时卢勒也从一处厅室离开,他的脸色同样不太妙。

他们已经尽可能地选择了不那么容易被地下势力察觉出整个逻辑上有漏洞的七处交易地点,但最终得手的地方少的可怜,确切有查获货物的有三处,抓到犯事人员的更加稀少,只有两处而且都不是核心人员。

额外的一些蛛丝马迹收获完全不能与那份情报的重要性相比。

有人发觉了他们的意图,提前将这一片的交易点和黑市尽数撤离了。

袅袅灰烟从淡紫熏香升起,隐隐模糊了视线。

远方的一幢楼房视野开阔,将今日于道路上穿梭的蓝红两色灯的轨迹尽收眼底。

“「死神」。”

房间的主人面对身前裹着斗篷下是复古全身铠的家伙说着。

“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机,上面告诉我们需要保持克制,而那边传回的消息是危机将至。”

裹着斗篷的人影发出沙哑僵硬的男声,他就是E组织里被称为「死神」的家伙,与他的称呼相仿地时常穿着灰色长袍,看起来就像是守墓的骑士一样。他对外的身份是一个着甲格斗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喜爱着他斗篷下的那身铠甲。

顺带介绍一下E组织——大概是地兰岛上最为神秘的一个组织,即使它并非无迹可寻。以精英的字母“E”为名,只有二十几位成员的E组织内部以某种特殊序列进行排名和称呼,而更令外界匪夷所思的是他们其实并不互相知晓姓名和身份,有的时候仅凭借着组织的暗号进行单线联络,或是完全随机的联络。

当然,也有比较熟的,比如面前二位。

E组织的首领将他们埋伏在社会各处,有的是肮脏偏僻的角落,有的则是灯光汇聚的舞台。

“「塔」那边?信息应该是比较可靠的,不过我一直很好奇,「塔」到底是谁?”

站在「死神」对面的是一个约摸快三十岁的前赛车手,现在在一家汽车公司担任比较轻松的工作。他的样貌比起死气沉沉的死神就有生气的多,浓密眉毛配上总是神采奕奕的双眼,浑身肌肉也颇为发达,一身健身服将他的好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

“你若好奇,自己去问便是。”

死神淡淡的说。

E组织之间的规矩非常的松散,而且没有任何写在纸面的处罚机制,是否清除组织内某个不安定因素完全由首领决定。

不过E组织里的不安定因素太多太多,比如他们对话当中提到的这位「塔」。

之前负责与塔联络的那位两年前已经死去了,至此之后塔从未与组织里的任何一名成员见过一面,或是留下姓名,地点,从未。

只有通过神秘途径寄到首领或是其他人处的信件,才能证明塔还活着。

无法确保塔是否发生变节,但首领也从未下过调查的命令,E组织联系的纽带,就是没有利益纠纷的,自己也不清楚的极高隐秘性。

“哈,我宁可把时间花在歌厅里,也不愿意去调查那家伙。话说回来,你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情么,听说你上次出的任务不太顺利,不会是要我帮忙吧?”

职业是赛车手的男人以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说着,他的话总是鲜艳明快,朝气蓬勃,听了之后充满了力量。

并非两耳不闻窗外事,近期地兰岛地下局势风起云涌,他也略有了解。

“不至于。他们的下一阶段目标点包涵北一区的十五节点。”

死神淡淡地说。这一系列看上去就让人感觉颓丧的家伙们似乎说话只有一种语气,比机器人还要让人感觉无趣。

“十五——志川那家伙!真是,这里距离节点还有六十公里,现在如果不立刻赶过去就来不及了,为什么不提前通知他撤离?”

那个穿着健身服的男人静静听完整句话,突然反应过来死神口中的那个地点当中有谁,脸色陡变,说到。

“我出过一次迟到,不好再出面。这次就拜托你了,「战车」。”

死神望着不等他话音落地就转身去拿车钥匙的「战车」,眼中似闪过一点光泽。「战车」办事总是认真且效率,值得放心。

有些事即使亲口说还是没有办法解释清楚,事实上死神并非没有尝试过通风报信,但刚巧那一片区域同样也在专项调查队的堵截当中,他拜托的那位现在卡在十字路口 实在是没有办法逾越那道警戒线,一来一回就会浪费大量时间。

在与专项调查队时间线上的赛跑当中,容不得慢下半拍。

很快,一辆造型普通的轿车就从地下车库中驶出。出任务如果用另一辆造型时髦拉风的家伙,战车担心有意外问题,所以选择了这辆经过改装,马力和稳定性都还趁手的不那么显眼的家伙。

就此开上城市边缘开阔空旷的公路,抢先朝那个节点去。

卢勒站在距离立交桥不远的人行道上,如果手头有烟这时他很想点上一根,但事实是并没有。比起宝贵的情报,收获的显然太少。

世间事总是不能如愿。

事实是那天猫头鹰去过庄园之后,虽然没有寻找的那份已经交给珊瑚的情报,伊文黛尔小姐也很小心的没有备案,但猫头鹰仍然是从庄园里剩余海量文件的缺失部分当中逆推出伊文黛尔小姐究竟交给了珊瑚什么。

整个过程当中没有变节者,猫头鹰只是从无数个有大量空白的九宫格当中如同数独一般,假设加上推理,将大部分到珊瑚的情报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这种堪称人间智慧女神的恐怖思维,除了天姿,还需要无时无刻不浸泡在情报网当中淬炼。

一次又一次不可思议的止损,近乎于奇迹或是天眼的戒心,是北一区运营到现在不可或缺的条件。

乔也很快跟了上来,他孔武有力的脸上也没有好气色,连带着雄壮的身姿和黝黑皮肤在太阳照射下好像都不那么积极了,不富有运动性了。

“第一批的最后一个地方也没有人,应该是计划被察觉了。”

乔眼皮有些疲惫的垂下少许,这是他与姚静一行人经过很激烈的讨论得到比较稳妥的几个目标,居然也没有什么收获。

卢勒也很疲惫,因为他们如此精准的快速定点打击更是让地下势力们猜忌了。

——如果珊瑚没有劫走伊文黛尔小姐,又何来如此精确的情报?

自然不可能有人相信是游蛇主动送出,卢勒也不可能把这一点说出来。

至少现在还是潜在的盟友。

坦白来说如果与地下势力开战,以一己之力对抗全部势力,可以说珊瑚没有半点胜算,可现在能留给他用手段的机会着实少的可怜。

这一招的卖血止损,必定是北一区有一个统一的声音才能执行,卢勒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猫头鹰。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继续下去?”

乔说着。这一轮他们的突击检查大致不会有更多收获,但现在放弃又浪费了先前的努力,所以一贯思路清晰的他也有些迷茫。

“继续吧,那些考察总不能白做了,只是看一眼有什么痕迹也好,办完第二批就回去,不继续浪费时间了。”

卢勒苦笑一下,对手的恐怖之处使得游蛇突然的变节也没有给他们带来真正意义上的重创。

他可不想打一场拉锯战,但对手对于一切可能出现的意外,防备都有点过于充分,有些滴水不漏的感觉。

这一切都像是没有硝烟的较量,一场利用手中的信息和权限,展示布局和拆局能力,反应速度的情报战。

一处阁楼里藏着几个人,为首的那位深深吸了一口烟,旺盛的焚火一瞬间吞没了将近四分之一。

阁楼角落满着的玻璃烟灰缸边缘溢出些许灰色碎屑。

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避开这一轮搜查都与上面给出的情报示意有关,也有这种恰好没有被抓住的家伙。

这群缩在阁楼里的家伙刚刚目睹闪烁蓝红两色灯的车辆呼啸过眼前的道路,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觉得有些侥幸。

这群人是「黯之屋」培养的余孽,随着萨缪罗的死亡而失去了首领,像是无头苍蝇般的在暗流涌动的亚斯路德城东躲西藏,他们当然害怕专项调查队——一旦碰面就会直接被抓走。

但他们也同样害怕同行——对于同行来说,只会想打开他们的口袋看看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萨缪罗的死亡使得他们的交易为了保命而全部取消掉,而不知为何专项调查队至今还没公布萨缪罗的死讯,使得他们至少能够好过一点。

笃笃笃。

一阵敲门声突兀响起,敲的这几个人心底发慌,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人会敲响这扇门,但本能的感觉到恐惧。

笃笃笃。

外面的那人似乎很笃定阁楼里藏着人,而且是他需要找的人。

巨大的恐惧感徘徊在狭小的阁楼当中,几个人面面相觑,终于有一个人承受不住心理压力一骨碌爬过去为来客开了门。

“不要害怕。”

门外的女人低低笑着,甜美声音听在这群人耳里让人不寒而栗,就像是灰老鼠见了光。

“你们可以叫我「花岗石」,我知道你们这副样子继续在亚斯路德城逃亡下去也逃不过死亡,不过如果你们想活命的话。”

女人的容貌装束在黑暗里看不清晰,唯有她鲜艳的红唇如炽烈的火一般夺目。

她的颈后爬有蛇鳞,似是彰显着威压。

“帮我做一件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