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谢家(二)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19-10-23 15:08:01 全文阅读

黑魁子大嗓门喝骂道:“姓谢的,把俺兄弟交出来!不然今天让你们这里都变成稀巴烂!”

谢家人如临大敌,一个青年骂骂咧咧的带着一帮家丁出来:“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跑到太岁爷头上动土!”

柱梁子张嘴就骂:“妈了个巴子的!把老子们的人放出来!”

“本公子是谢家二少爷!你是个什么东西!”

陶霖打定主意把事情闹得大一点,让谢家知道自己这帮人的厉害,火上浇油:“二少爷?我们你是大老爷!”

谢二少爷气的脸色发青,一挥手:“给我打!”

他身后的家丁足有上百人,黑魁子的小弟们有些害怕,但主力是羊下堡的这几个人,黑魁子舞起手中的大粗木头横扫过去,一下打倒五六个人,柱梁子、杨云明、菜芽子也不赖,不一会家丁就有十多个人被打倒了。黑小弟们见老大如此神勇,纷纷来了精气,一起冲了上去。

谢二少爷心里有点发慌,这和自己以前遭遇过的事情不一样啊,自己英勇无敌的家丁怎么变得像纸糊的一样了。不一会谢家就有四五十人被打趴下了,谢二少爷抓住身边一个哆嗦的家丁:“去叫人!快点!去叫谢一过来!”

黑魁子这边大木头砸来砸去,砰的一声砸在篱墙上,篱墙哗啦哗啦的倒下。黑魁子大喝道:“姓谢的!今天你们要是不把人交出来我就把你们老窝拆了!”

谢二少爷心中害怕,返身想要退到里面去,突然面前冒出来一个人,杨云明不知道从哪里钻过来,一下勒住了他的脖子,高声喊道:“姓谢的都不要动!”

谢家庄园大堂内谢一恭敬的向家主汇报着门外战况:“禀家主,门外闹事的是最近几个月在城里兴起的一伙小混混,事情起因也搞清楚了,早上其中的两个人想要见家主您,被阻拦在门外,因此心生怨念。”

谢家主头发花白,脸上还有几点老人斑,听得汇报平淡道:“老夫岂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的, 将之打出去便是了。”

谢一难以启齿道:“家主……”

“嗯?”

“侄二少爷……侄二少爷……被抓了……”

“他带了多少人?”

“一百多人……”

家主神色动容:“这个废物!把我们谢家的脸都丢尽了!他们是个什么人,那么多人都拿不下?”

“他们当中领头的好像是当兵的,那身手绝对是久经沙场的。”

家主来了兴趣:“噢?有点意思,哪里跑来的这帮人,全部抓来,我要问话。”

“是!是否要出动府卫?”

谢家主严厉道:“这么几个人叫府卫干什么!”

“是!”

谢一不敢怠慢,又在府上叫来五十多个家丁,庄园家丁这下基本都叫空了。谢一来到大门口,谢家少爷正被黑魁子像拧小鸡一样拧在手里,双方成两边对峙。谢少爷见到谢一大喊道:“谢一!快救我!叫爷爷救我!”

谢一脸色阴沉如水:“侄少爷莫要心急,对面那厮报上名来。”

“老子是你黑魁黑爷爷!把俺兄弟放出来,不然老子把你们统统宰了!”

谢一冷声道:“好大的杀气!”

陶霖见自己手中已有筹码,不能再闹下去了,站出来好言道:“我等久闻谢家大名!今日特来拜会,想不到你们不仅恶言相向,并且拳脚相加,迫不得已方做出此等失礼之事,望谢家见谅,请谢家太爷出面一叙。”

谢一道:“我家家主岂是你说见就见的!还不把人放了!”

“你先把俺兄弟放了!”

双方就这样僵持起来,谢一担心伤到谢家少爷,陶霖、黑魁怕再斗下去吃亏,双方只能大打口水仗。此时庄园里面跑出来一对中年夫妇,女的当即大声哭号:“我的儿啊!谢一!快救救我的儿啊!”

谢家少爷一样哭喊道:“爹!娘!快救我!”

柱梁子听的发烦,一脚踢在谢家少爷的屁股上:“真是草包!闭嘴!”

那中年男子忙拱手作揖:“在下谢克炎,谢家排行老四,不知各位壮士怎样才肯放了我儿子。”

谢克炎娶过十几房的小妾,可就这么一个孩子,从小就是心头肉,娇生惯养长了这么大还没人对他动过粗,这下被劫持了谢克炎怎能不急。

陶霖向他还礼:“是谢四爷,多有得罪处还望海涵,我等请见老太爷。”

谢克炎道:“各位壮士请见太爷何事,我代为转告。”

陶霖摇摇头:“兹事体大,不可转告之。”

谢克炎的正房夫人李氏扑打着谢克炎:“叫太爷出来一见就是了,咱们儿子在他们手上呢!”

谢克炎推开李氏,低声嘶吼道:“事关咱家尊严,你不怕太爷扒了你的皮!”

李氏没有办法一个劲的哭哭啼啼。陶霖提出一个解决方案道:“既然谢四爷为难,为保全谢家颜面,我愿孤身进入,求见太爷。”

谢克炎一听当即同意道:“好好好!如此便委屈小先生了。”

黑魁子担心陶霖有危险:“不行!熏子还没出来咋能再搭进去一个。”

陶霖道:“再闹下去今日的事就无法解决了,你们拿好谢家少爷就能保我无事。”

“行,等到天黑,你还不出来俺们就冲进去救你。”

陶霖点点头,独自走出,来到谢克炎面前拱手道:“劳烦谢四爷。”

“不敢不敢。”

谢克炎带着陶霖穿过庭院向大堂走去,一路上陶霖的心脏怦怦猛跳,对于从未蒙面的谢家主他一点说服的把握都没有,陶霖在赌,就像打仗一样,拿出身家性命在赌。走过几进院落后,谢克炎停下脚步道:“我去请见太爷,你在此稍候。”

陶霖礼貌回道:“劳烦。”

谢克炎进去后从大堂里走出一个黑衣男子:“家主请你过堂。”

陶霖深吸一口气,跟随黑衣人进去。大堂之上谢家主端坐上首,谢克炎站立一旁,另有四个黑衣人侍立两边。陶霖长揖到地:“在下中州奉宜陶氏霖,见过谢老太爷。“

陶霖把最大的身世搬了出来,不管谢家主知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陶家,先用中州的名头把他唬住再说。谢家主年岁虽大,双目仍旧炯炯有神,不为所动道:“中州与我谢家相隔千万里,与我何干,为什么非要见老夫?”

陶霖看看两边之人道:“霖所言干系重大,只能出霖之嘴入太爷之耳。”

谢家主并不买账:“那你就回去吧。“

陶霖一愣,这和心中排过的戏码不一样啊,不仅微微紧张,再次拱手道:“太爷宽宥,霖有拙见,请太爷赏鉴。”

谢家主冷眼旁观,陶霖悄悄咽下唾沫,起身开始侃侃而谈:“今日之西北已非旧时太平西北,诸君当知大都护所率十万兵马于北羊坡与苒蛮大战,其战役结果大都护惨败,十万大军顷刻化作了风沙消散,自那一日起苒蛮铁蹄随时可能南下,众家富贵岂不知是否如同过眼云烟?”

谢克炎神色骇然大变:“小先生你不要信口开河,满嘴胡言。”

陶霖道:“霖并非胡言,君岂不闻宏口、平川之惨祸?”

谢克炎道:“不要说了,这种话说出来是要杀头的。”

谢家主用一点没有色彩的声音道:“老四,你让他说,等他说完把他送给刺史大人杀头。”

谢克炎不敢多言,陶霖听得这话心里直打鼓,硬着头皮继续道:“家主是明事理的大人,当为子孙富贵、谢家前程考虑。”

“你费尽周折就要与老夫说这个?”

陶霖一摆衣袖故作大方道:“谢家灭门惨祸就在眼前,霖特来告知。”

谢家主霍然而起,满脸怒容:“今日我就先拿了你的脑袋!来人!”

这也不怪人家生气,这才大年初四,你先是上来把人家的大门拆了,还打伤那么多人,现在又跑来咒人家满门灭绝,任谁都得怒火中烧。就在谢家主将要拿下陶霖的时候,谢克炎再次阻止道:“太爷三思啊,小宇还在他们手上,况且小先生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小宇全名谢宇,就是那个谢家二少爷。

谢家主眼睛一瞪,谢克炎心中畏惧便低下的脑袋,那边两个黑衣人抓住陶霖,陶霖心中慌乱,身躯挣扎,顾不上其他了猛然喊道:“难道谢太爷没有暗中准备吗?就要坐等灭门吗?我等不才愿为家主驱使!”

“放开他。”

谢家主神色冷淡道:“你们是哪里的兵?”

陶霖这次跪在地上:“原来太爷早已知晓,当真慧眼如炬,小子在此班门弄斧。我等是金武关镇守使沈唐大人亲兵卫队。”

“沈唐?就是丢了关城的那个镇守使?”

陶霖神色尴尬:“是……”

谢家主起身来到陶霖面前:“你可知晓打伤了我多少人?”

陶霖头贴地上请罪道:“小生知道有错,家主威严,小子为了见到太爷只能出此下策。”

“你打伤我的家丁五六十人,还挟持我的孙儿,使我谢家颜面大失,老夫不杀你难泄心头之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