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谢家
作者:霖季霖  |  字数:2538  |  更新时间:2019-10-22 15:06:06 全文阅读

六只酒碗啪的碰在一起,熏子伤感道:“这个年过的没以前有味道嘞,最近也就半年时间,咱堡里一百多口子人只剩咱几个了……”

杨云明道:“三狼哥在哪里呢?”

陶霖也想起了自己的心事,这一年大家生活的变化太大了,一年前陶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辈子会到这种地方来,自己唯一的血脉亲人,妹妹她过得怎么样?有时候陶霖会安慰自己,妹妹虽然是给人家做妾,好歹也是一个大户人家,风吹不到、雨淋不到,何苦这般与自己在血海中打滚,妹妹是否也牵挂着自己?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黑魁子黝黑的脸庞上在灯火下闪烁着晶莹的泪水,这铁打的汉子也会哭吗?黑魁子拿起一坛酒走到门外,他想要抑制自己的感情,胸中一口浊气吐在夜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天空飘起了小雪。

黑魁子仰头一坛酒倒在自己身上,硕大的热泪滚滚而落,哽咽变成了嚎啕大哭,熏子等人也从屋里出来,看见黑魁子蹲在地上哭的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熏子几人被他感染悲从中来,杨云明对着夜空大喊道:“三狼哥!马大人!你们在哪里啊!!”

菜芽子一样喊道:“老甲叔你们走好嘞……”

“老甲!你带着弟兄们好走嘞!”

铁血汉子们在的呼唤在夜空中萦绕久久不散,羊下堡战死战士的英灵仿佛听到了他们的呼唤,化作了大雪点点飘落……

熏子等人的叫喊使附近的不少难民听见,这样的悲哀让他们想起了自己伤心事,高州城在这样的悲声中迎来了,大聿文思十四年。文思十四年这会是一个好年份吗?所有人都在摸默默的祈祷上苍,可是雪却越来越大,这样的寒夜不知道会冻死多少人……

新年的第一天陶霖是被哭声吵醒的,痛彻心扉的嘶喊也挽回不了一条生命,哭声来自难民中中,哀悼昨日冻死的人,接下来几天气温还会再降,死人还会更多。初一、初二、初三都是这样的惨痛,过年的日子已经结束,高州城的百姓打开家门,厌恶的看着门前肮脏凄惨的难民,百姓们认为是难民搅了他们新年的好兴致,带来了不详的征兆。曾几何时,难民们也是用这样的眼光,看着从更接近边关的地方逃难而来的人群。

黑魁的小屋里陶霖对着一桶水收拾发髻、容貌、衣服,杨云明道:“陶霖哥,你今天就要去南头谢家吗?”

“嗯,时间不等人,谁知道苒人什么时候会来?想要在下一次战争中败得不那么惨就要早有准备。熏子哥你跟我一起去吧。”

“好。”

熏子没说二话,两人收拾停当就出发了,熏子道:“咱们就这样空着手去?要不要带东西?”

陶霖笑道:“咱们这样的穷光蛋带什么东西能让人家看上眼?”

“这倒也是。”

谢家,作为高州地界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城里城外都有宅子,陶霖要去他们的大本营,城外南边高高篱墙筑起,占地广阔,像是一个独立的小城市。来到篱墙门口,上面写着四个大字“谢家庄园”,熏子道:“听说这谢家家主是个大善人,好多难民投在他这里才活下一条性命。”

陶霖不屑笑道:“善不善的那可不见得,有钱倒是真的。”

门口有两个人,一个是普通家丁装扮,另外一个上了些年纪,学究打扮,坐在那里身前摆着一张桌子。陶霖抬脚就进,家丁上前拦住他,趾高气昂道:“哎哎,你先登记。”

陶霖客气问道:“要登记什么?”

老学究微闭着眼睛,从鼻子里哼出声音道:“打哪来,几口人?”

这老人说话声音小,又带着晦涩难懂的口音,好半天陶霖才猜出个大概:“高州城来的,两个人。”

学究好像生气的拍拍桌子:“问你的籍贯!从哪里逃来的!”

陶霖这才搞明白,他们是把自己当成逃难的了,陶霖看看自己的穿着,一件旧的发白的破袄子,还有几处跑出棉絮来。再看熏子,浑身的补丁,好不到哪里去。陶霖心中恼火,这两人是狗眼看人低。

陶霖按捺火气道:“两位误会了,我们是来找谢家主的。”

学究闭上眼睛不再讲话,家丁蛮横惯了,张嘴就骂道:“高州城里想见家主的人多了去了,你算是哪的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

陶霖气的脸上白一块红一块,同时心中晓得这样的话自己连大门都进不去,于是心一狠:“熏子!收拾他!”

熏子虽然一样气愤,但也知道人家背后势力大,听得陶霖此话不禁一愣,陶霖道:“出了事情我负责,大丈夫还能让一条狗欺负了!”

熏子哈哈大笑,身形一动,一脚踹在家丁的胸膛上,那家丁砰的飞了出去。这一下,少说也得断点肋骨。

“打人了!造反了!来人!来人!”

学究老头花白的胡子乱颤,唾沫星子飞的老远。不一会从大门里出来七八个家丁,个个手持水火棍,周边也聚集起一群围观的人,大多是谢家庄园的百姓。熏子稍稍后退问陶霖道:“咱们咋办?”

陶霖道:“熏子哥,让你辛苦了,能不能打过去?我心中已有计较,一会你再叫我叫公子。”

“知道了,公子!”

熏子的声音的带着兴奋,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农夫他早就憋坏了,想要施展拳脚今天终于有机会了。一共有八个家丁,举着棍子一拥而上,这些平时模惯了锄头的人就算换上一身衣服也不可能和千军万马里杀出来的军人相提并论。熏子闪过一人,抓住那人的棍子,那人不肯放手,熏子一用力竟将那人甩了出去,陶霖这才发现原来熏子力气不小。

熏子有了棍子后身上的杀气显露出来,剩下七个家丁将熏子围住不敢动,家丁们相互看看给自己打气,自己人多,对方就一个人,上!还没等家丁冲上来,熏子首先杀了过去,这是要讲究策略的,熏子再能打面对对方七个还是有点吃亏的,趁对方害怕先将其打乱再说!

熏子两棍子下去扫开两人,另有一棍横打在一个人腿上,这下怕是腿骨都断了,那人躺在地上悲惨的嚎叫着。熏子像狼一样扫视着剩下的几人,几人握棍的手不禁发软,手心里溢满手汗,脚下不由自主的后退。熏子冲了上去,家丁们纷纷后退,围观百姓纷纷跑开,学究老头佝偻着身子早早钻到人群中不见了。

百姓能跑家丁不能跑,只能硬着头皮接战,越是这样破绽越多,熏子不一会就将他们全部打到在地。门口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里面也该知晓了,一栋豪华庭院里一个穿着干练的男子正快步疾走,穿过两间屋子来到大堂,朝着堂上一人躬身行礼:“家主。”

家主手里拿着一杯茶水,轻轻的呷了一口,道:“外面何事吵闹?”

男子道:“有一个流浪汉正在闹事,打伤了七八个家丁。”

“什么流浪汉这样厉害,谢一你去把那人抓来。”

“是!”

这个叫谢一的男子再次行礼退下,很快来到大门前,几个家丁躺在地上站不起来。谢一面色阴沉喝问熏子:“你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熏子刚刚舒展了筋骨浑身舒坦,看见眼前这人不禁目光一凝,谢一此人眼睛中精光闪烁,太阳穴鼓起,走起路来犹如山中猛虎。熏子不敢大意,退到陶霖身边道:“一会事情不对你就赶紧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