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跪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131  |  更新时间:2019-10-24 14:11:01 全文阅读

听到此话,陶霖挺直了腰杆:“太爷尽可杀我,只是您的孙儿今日恐怕也难周全,谢家恐怕还要死伤一些人方可拿下我的头颅!”

谢家主眯起眼睛:“你敢威胁老夫?老夫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劫难没有见过,你小子还太嫩了。”

陶霖跪伏在地:“小子不敢威胁太爷,只是讲述了一个事实,谢家能渡过无数难关走到今天一定有一支不为人知的力量,既然不为人知那就不要展现在世人面前了,不要让刺史大人看见您的剑。”

谢家主冷笑一声:“呵,这你就错了,刺史大人每年吃我谢家上万贯的家财,岂能不站在谢家一方?”

陶霖心中明了,一定是说对了,不然谢家主会跟他说上这些废话。陶霖再接再厉道:“刺史大人代表的是朝廷,您代表的是地方,地方如此做大朝廷怎能愿意?太爷若能接纳我等,我等愿为太爷手中的一把利刃!”

“是双刃,伤人也伤己。”

陶霖对答道:“双刃一刃朝外,另一刃以金镀之,则伤人不伤己。”

“好伶俐的口齿,今日我谢家丢失的颜面你又该如何弥补?”

陶霖道:“我愿在谢家门前跪拜三日,以全谢家尊严!”

谢家主道:“好!把我孙儿放了,等你跪完三日再来见我。”

“请太爷将我的兄弟放出。”

“跪完三日再来,送客!”

“一言为定!”

谢克炎跟在陶霖屁股后面一起离开,来到外面陶霖将双方的协议相互告知,谢家二少爷谢宇被放归回到了谢家,谢克炎向陶霖遥遥的拱手,以示感谢。面对这样吃亏的协议黑魁子心中不服,在陶霖一力阻拦才没有闹出更大的乱子,黑魁这边三十来人推推搡搡的回去城中。

晚上大家一起聚集在黑魁的小屋擦药,白天打的一架黑魁子、柱梁子、杨云明三人没事,其他的人多多少少都受了伤,菜芽子脸都被打青了,还有几个人断了胳膊、断了腿。谢家那边受伤的情况就严重得多了,大多数人都断了点骨头,还有少数遭到了黑魁子这样下手重的,现在只剩下一口气了。

黑魁子一边给一个小弟上药一边抱怨陶霖道:“你进去怎么谈判的?咋就不叫他们把熏子放出来嘞?咋还三天后才放?还有咱们这么多兄弟受伤了,他们也不赔钱!”

“黑魁你还说,咱们这些人就你下手最重,只怕把人家打死了。”

黑魁子撇撇嘴道:“怕死就别来打架!”

陶霖对白天谈判的情景还有后怕,道:“谢家是个大户,不是咱们这些人能够撼动的,他们明面上和官府勾结,暗中势力还不知道有多大呢。他们最终是怕了咱们这些亡命徒,不愿意用他的金玉和咱们这些硬砖头碰,碰坏了人家不值当。”

菜芽子有点胆小,问道:“那官府会不会来抓咱们?”

陶霖皱着眉头道:“不得不防。”

杨云明奇怪道:“今天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官府咋没出来人嘞?”

陶霖也不知道,毕竟高州城的许多细节他们这些外来的人并不了解。黑魁子道:“怕个鸟的官府!咱当兵的时候不也是官府!”

陶霖道:“小心起见,这三日大家跟我一起在谢家庄园门口等着,一旦官府来人抓我们,我们先冲进谢家把他家端了!”

柱梁子问陶霖道:“为啥还要等个三天的?“

陶霖露出一个笑容,装作漫不经心道:“我去给谢家请罪,跪上三天,还他一个脸面。”

这件事当时陶霖没敢告诉众人,陶霖知道他们肯定会炸锅,果然黑魁子火爆脾气一蹦三丈高:“陶霖!你疯了!跪个球的!咱干嘛听你话打架啊!不就是要出人头地,咋的还要给人家做孙!”

柱梁子等人七嘴八舌道:“陶霖哥你不能去啊,大不了咱再去打上一架!”

陶霖脸上始终带着微笑,等他们说完了,才解释道:“你们是觉得屈辱吗?我也觉得,但是我必须这么做,我们什么都没有,只能忍辱负重,想要做成人上人,先得做成鬼中鬼!”

黑魁子一甩手:“要去你去!俺是不去,谁敢来动俺,俺就叫他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陶霖向众人抱拳:“诸位都是陶某手足兄弟,陶某一定要为大家博出一个未来!”

第二天一早陶霖便来到谢家庄园的大门前,只有杨云明跟在他身边。昨日的那个学究老头还坐在门前,见到陶霖一溜烟的跑的没影了,这速度比年轻人还要快。谢家的家丁们慌乱的如临大敌,拿起棍子紧张的对准陶霖和杨云明,心中暗暗叫苦:他们怎么又来了。

在众人的惊愕中陶霖缓缓的弯曲了双腿,双膝跪地:“在下陶霖向谢家请罪!谢不杀之恩!”

好半天谢家人才从震惊中醒过来,转而开始嘲笑。

“呦,这不是昨天很厉害的那个人嘛,今天这是怎么了?”

“咋到俺们这块跪着来嘞?”

“你看他那个样子,真像是个biao子养的。”

“……”

各种污言秽语纷至沓来,人就是这样,喜欢从弱者的身上寻找快感,尤其是这个弱者在昨天还凌驾在他们的头上。这样的场景陶霖心中虽是早有准备,但没想到现实是沉重,压得陶霖抬不起头来。杨云明听不下去了,抄起一根树枝就要上去干架,陶霖喝止他道:“不要动!让他们骂!”

那个学究老头从人群中挤出来,花白着胡子指指点点道:“年轻人,不要那么大的火气,你是下等人,这辈子都是下等人,不要以为会两下子就能翻了天去。”

众人哄堂大笑,还在一边起哄。这时人群中冒出一个人来,谢家二少爷,谢宇在十多个家丁的护卫下把跪着的陶霖和站着的杨云明围了起来。杨云明想要赶走他们却被陶霖拉住,谢宇见没有危险了,远远的吐了一个唾沫,正好落在陶霖的脸上。陶霖双手握拳,指甲深深的陷入了肉中,依旧是在忍着。

谢宇哈哈大笑:“来啊,过来啊,你不是很能打的吗?过来啊,跟我谢家作对,真是找死!你以为跪着赔罪就好了?来人给我打!”

杨云明一步踏出:“我看你们谁敢!”

杨云明身体瘦,不如黑魁子、柱梁子那样有威慑力。谢宇满不在乎道:“就你也想拦本公子?给我上!”

陶霖再次拦住准备动手的杨云明,陶霖已经做好挨打的准备了。就在这时传来一声“住手”。陶霖惊讶的抬头一看,来者不是别人,乃是谢克炎。谢宇疑惑问道:“爹你怎么帮着外人?”

谢克炎和声道:“宇儿你回去休息两日,不要在这里玩闹了。”

“爹!孩儿哪有玩闹,正要报仇呢。”

谢克炎道:“有些事情你不懂,不要胡闹了。”

谢宇哪里肯依:“昨天孩儿被贼人们抓住你不是没看见,您怎么还教训孩儿来了。”

谢克炎知道说服不了儿子,吩咐两边的家丁:“你们愣着干什么,把少爷送回去休息!”

“是……”

家丁们答应着,不顾谢宇的抗议把他拥了回去。谢克炎挥手让那些看热闹的人散掉,大家还是很听这位谢四爷的话,三三两两的散开。谢克炎拿出一块手帕将陶霖脸上的唾液擦掉:“小先生让您受委屈了,只是谢家家法森严,我也不能免去您的惩罚。”

陶霖脸色苍白:“四爷能够保的陶霖清净,陶霖便已十分感激。”

谢克炎叹了一口气道:“我家那个混小子不晓事,还望小先生不要与他计较,别人看不明白,我看的清楚,昨日如果不是你们一时善念放了小儿,小儿只怕难以周全。等先生过几日到了谢家,我再给小先生赔罪。”

陶霖顿时对谢克炎有了不少的好感,只是不知道这是故意装出来的还是此人本身如此。总之陶霖是感激他的,最起码没有污言秽语了。接下来两天陶霖跪的倒是坦然不少,只是每天晚上回去都是被背着走的,第一天是杨云明背的,第二天是柱梁子,晚上裤腿卷开一看膝盖全是黑紫的颜色,菜芽子等人忙去打热水给陶霖用毛巾敷上。

即使这样第三天的时候陶霖也已下不了床了,菜芽子一摸陶霖的额头,滚烫的,发烧了,还是是高烧。陶霖嘴唇干的开裂,一张一合的听不清在说什么。杨云明忙凑到陶霖嘴边,陶霖的声音含糊在喉咙里,杨云明猜出个大概:“你还要去?”

陶霖吃力的点头,昨天烧是昨天夜里起来的,半夜里感觉寒气无处不在的爬到身上来,所有的毛孔都闭紧了可还是冷的不行,好像肚子里有一块坚冰要把自己从里到外的冻结。身上的被子薄的像纸一样 想要多裹一点却怎么也裹不上。等天亮的时候意识已有一些不清楚,口中干涸,嘴巴都张不开,一句话也说不出,脑子里还在念着熏子。

杨云明道:“陶霖哥你这就是在谢家门前受了寒气,今天咱们兄弟替你去,你好好歇着,保证把熏子哥完好的接出来。”

黑魁子道:“他奶奶的,陶霖一会让人带着给你看病去,老子去找姓谢的要人,熏子要是破了一点皮老子把谢家房子一把火烧了给你烤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