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十八章 苒人来袭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19-08-16 20:23:13 全文阅读

金武关大军在沙漠中遭遇到了沙暴,物资损失严重,通过初步统计各部一起大约有一百多人失踪不明,找到尸体的也在百余具。再有受到重伤的再有三百多人。也就是说还未开始正式的作战,就已经损失了将近五个堡左右的人员。如此损耗不可谓不大。官兵还没有休息好,上面传来了新的命令:继续前进!不得停歇!

这是一道比较严厉的命令,士卒们只敢在口中抱怨,身体上仍要劳累跋涉。陶霖手中拿着一根长矛做拐杖一样杵地使用,一个羊下堡的小战士菜芽子在另一边搀扶着。这是老甲给陶霖的特殊照顾。菜芽子才只有十五岁,个头比陶霖还小一截,力气却他还要大些。这些少年人都渴望着外面的世界,对打成了一片的外来人陶霖有着一种亲切感,想着从陶霖那里听到不一样的故事。

菜芽子在刚才的沙暴中也受到了惊吓,这会又已忘却,缠着陶霖说话,探听着新鲜事:“陶霖哥,都说皇帝老爷是最大的,那皇帝老爷长得是什么样嘞?”

陶霖在想着自己的心思,对于菜芽子的问题随口答道:“和你们一样,两个眼睛一个嘴巴。”

菜芽子不懂了,问出一个惊世骇俗的问题:“一样的为啥他是最大的嘞?”

陶霖正想着镇守使仓促下令启程的原因是什么:吃喝粮食不够了?还是苒人的兵马要来了?又或是他们内部各关之间的正治斗争什么的。突然听到菜芽子的问题,他像是触电了一样,双手闪电般的挥起捂住菜芽子的嘴巴。菜芽子只露出一双惊恐的眼睛在外面。陶霖因为用力过猛,颤抖的说道:“因为皇帝是天子,是上天的儿子,所以他是最大的,以后这样的话无论对谁都不要再说起!明白吗!”

菜芽子连连点头,陶霖再狠狠瞪他一眼,又一次的警告,这才放开他。两人都陷入了尴尬的沉默。陶霖则想起了那句著名的、来自千百年前的喉咙里的呐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陶霖心中似是在翻天覆地,至尊宝座不敢想象,但那王侯之位未尝不可!况且如果要报仇,必须要成王封侯!

那是遥远的未来,远的就像脚下的路,长的看不到头,也走不到边。气温开始下降,士兵们开始困意绵绵,可上面仍没有命令休息。一直走到月上中天,午夜时分,镇守使才让大家小憩片刻。陶霖的腿都走软了,坐下来身子一歪就睡着了。老甲吩咐菜芽子照看着点,菜芽子不一会也跟着睡着了。

陶霖在梦中隐约的听见呼喊声,陶霖正要翻个身子,想要把那些该死的噪音都扔的远远的。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拖动。陶霖恼怒的醒了,睁开眼睛正要发火,迎面而来的却是一把雪亮的弯刀。陶霖吓得一哆嗦,下意识的扭头就跑,等他跑出去三四丈的距离后,才发现自己后边还有个菜芽子被那弯刀缠住了。那弯刀的主人赤裸着强壮的上身,强健的肌肉和体型赶得上两个菜芽子。

陶霖混沌的大脑清醒过来。刚才睡梦中就是菜芽子拖拽他的,是他躲过了一劫,菜芽子自己却被苒人大汉盯上了。陶霖环视四周,是苒族人偷袭来了。不过貌似没有多少的人。所见之处只有乱嘈嘈的聿人大兵。陶霖从地上拾起一杆长矛,远远的冲刺朝苒人大汉捅过去。苒人大汉轻易躲过,但是菜芽子那里就被迫放弃逼近。菜芽子趁机退开几步。

菜芽子拿的是一杆大戟,与陶霖一样都是远远的对阵苒人大汉,大汉虽然勇猛,比陶、菜更强,奈何手中兵刃不及人家的长,倒还真的一时成了对峙状态。大汉没有多少的时间可以拖延了,聿人兵马正在整顿,即将整合兵力把苒人的突击力量全部扑灭。大汉端详着二人,仔细的寻找着弱点。

陶霖和菜芽子几乎全身都是弱点,都是破绽。大汉认定陶霖是最弱的,大汉将弯刀在腰上一别,两步猛扑上前,一把抓住他的长矛,臂膀用力。陶霖只觉手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自己的手完全抓不住矛杆,手上一松长矛就被夺走了。菜芽子在一旁干着急,大戟对着汉子,还没进行攻击呢,人家手上也有长兵器了。

苒人大汉古怪的像夜枭一样发出叫吼,他在展示他的强壮,强壮的人活下去。他的同伴已经开始撤退,他决定先干掉当面的两个瘦小子再走,那也是不迟的。大汉撇下长矛拿起弯刀,像是一只凶猛的猎豹朝着陶霖扑过来。陶霖大喊一声:“跑!”而后他迈开两条腿狂奔。直朝自己人多的地方去了。

听着风声在耳边呼呼,两条腿的频率跑到了最大,使着全身的力气在奔跑。回头看下,那汉子速度比自己更快,弯刀仿佛已经可以戳到自己的背了。在另一边密集的马蹄声哒哒哒响起,为首的是吕朋的骑兵,萧昂也在其中,关心心切,跑在了第一个,正在朝陶霖救援。在另一个方向同样是一匹大马急速袭来,马上同样的是个苒族大兵,那人掌中弯刀尚在滴血。

危机直抵性命,陶霖的心的慌了,不知道到底是要怎么办了,索性什么都不管了,继续跑吧。马上的苒人吹出口哨,陶霖身后的汉子以口哨回应。两人用这种方式沟通,达成一致,先拿到这个触手可得的战利品。那快马朝陶霖急速而来,滴血弯刀已经伸出,下一秒就要砍破陶霖的动脉,陶霖却浑然不知,持续紧张的危险让他丧失基本的警觉能力。

一场春秋大梦还未开始就要结束了,所有人都可以预见这个还在狂奔的人变成一具失去头颅的躯体,那颈上鲜血一定会喷的很高。和陶霖一样,马上的苒人同样不知道危险也在朝他迅速袭来。萧昂那边已经拉开硬弓,射出箭矢,瞄准了马上苒人喉咙。飞驰的箭矢、飞奔的陶霖、滴血的弯刀、奔腾的骏马。交织在一起上演着一场生死时速,到底是谁快上一秒?谁能够活下来?

时间在分秒之间给出了答案,利箭贯穿了马上苒人的喉咙,他从马上跌下来,掌中弯刀失去动力跌进黄沙,他用捂着喉咙,即使是最勇敢的勇士在死亡降临的那一刻也会害怕。陶霖又在一场刀剑碰撞中捡下一条性命来。那追击的苒人大汉结局也已确定,萧昂纵马飞驰,掌中大枪捅去将那个胜券在握的汉子戳了一个透心凉。

危机解除,陶霖一屁股瘫坐在沙子上,大口的喘息,心脏剧烈跳动好像要跳出来了,眼睛前面发黑,心里更有恶心,想要吐出来。陶霖自己也不懂,只是强压着肚子里上涌的东西,不能吐出来。萧昂下马将他从地上拽起来:“不能坐着,站起来走走!”

陶霖看见的都是昏天黑地,头晕目眩,任萧昂摆布着。吕朋在后面的马上道:“苒贼·蛮子还没铲除干净!走!”

萧昂拍拍陶霖,对老甲道:“老甲叔,麻烦好好照顾他。”

“娃子,这还用你说嘞。”

杨云明凑过来,萧昂没有时间跟他说话了:“小子,保护好自己和大家。”

说完萧昂调转马头回到队列之中。大军遭到苒人的攻击,镇守使沈大人一开始搞不清苒人袭击的规模有多大,官兵们本就疲惫,尤其是各个堡的堡兵们,三五成群处在一块歇息。苒人攻击而来也真就乱了起来。一阵骚乱之后,指挥部镇守使发现来的不过是小股的苒人游击队,遂派出部队出击。吕朋带着所部主动出击,誓要找苒人报仇!

很快军队前面那块的苒人就被杀退了,吕朋带兵继续向后扫荡。后面堡兵的情势糟糕的就差溃败了,经常可以看见三四个苒人追着一群的聿兵跑。不是堡兵不能打,如果单挑出来各个都是英雄好汉,问题就在于仓促之间把大家都召集到一起,就算有了新的作战单位,但还是处于各堡各自为战。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今晚来的苒人不多,不然等不到正式开战,金武关大军就要被击溃了。

今晚的行动中,吕朋好好的在镇守使面前出了威风,他所部兵马斩杀的苒人多达两百多人,要知道来袭的苒人被砍下的所有人头只有四百多个。他一部就占了一半,果然镇守使好好的夸奖了他一番。吕朋自然得以,但在高兴之余,却有一丝的担忧挥之不去。

在这两百多个人头中,萧昂、黑魁子、熏子等十余人贡献了五十多个,尤其是萧昂最是勇不可挡!萧昂等人始终冲杀在前,吕朋的人倒像是他们的附庸一般。吕朋虽然尚未在意,但是有很重要的一点是,萧昂等人之所以能够为他效力,完全是因为他拿下了马庆余。况且吕朋还摧毁了羊下堡,萧昂众人的家,他们焉能不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