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十七章 风沙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46  |  更新时间:2019-08-15 20:15:19 全文阅读

大聿文思十三年六月十一日,金武关除少数人进行留守外,一支万人大军整装待发。听说昨天镇守使大人召开了誓师大会,但是陶霖不够资格没有参加,也没见到那位被传成了神一样的沈使将是个什么模样。昨晚和马庆余的一番对话,马庆余的真诚的近乎乞求的态度带给陶霖什么样的触动,谁也不知道,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只有日后从陶霖的行动中可以看出些许端倪。微晨的太阳是红彤彤的,是那样的拥有活力,充满生机,没有炙热、,没有寒冷,温和着照耀他的万物生灵。它不知道为数几十万的他的生灵就要互相厮杀,鲜血将在大地上流淌,滋生躲在黑暗中的邪恶。不知道在哪里的前方传来镇守使大人的命令:大军开拔!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金忠关,这是安西都护府的九大关隘之一,在金忠关会聚集三关兵力,组成伐苒的三路大军之一。金武关军有骑兵三千,在最前面率先出发,另有七千步兵包括陶霖在内则被骑兵远远的落在后面。萧昂等人跟着吕朋作为镇守使的直属亲兵力量。金忠关在哪里?这个问题绝大多数人不知道,西北太大了,很多人一辈子都没将自己生活的那片地方走个周全,更不要说其他关塞了。金武关军蜿蜒的长长的队伍在沙漠中没烟尘覆盖,就算是一万人在沙漠中和一个人也差不了多少,一样是非常小的一截,就像是一大群的蚂蚁。陶霖在懵懂的要走的意识里上路了。身边的杨云明、老甲等人都没心思说话。羊下堡被编成了一个新的军事单位,老甲顶替了马庆余作为新的哨官。行至中午,太阳开始变得那样的凶狠,毒辣的阳光蒸烤着大地,要把这群人的每一滴血液都要烘烤干净。陶霖拿起腰上的袋子,仰头喝了咕噜大喝了一口水,半天没有吃东西了,肚子里一点也感受不到饿意。翻出干粮,干巴巴的、皱成一团的一点食欲都没有了,甚至怀疑自己会被这东西噎死。陶霖不由得又喝上一大口水。老甲提醒陶霖不要喝的太快了,沙漠里水是最重要的。这样浅显的道理陶霖还用不着别人来教,陶霖肚子里只感觉吞下了一个火炭,仿佛不喝水火炭就会把他烧成灰烬。陶霖已经他身上的皮甲脱掉拿在手里,上身赤裸着。几乎是所有的兵都是这样的,不同的是他们光着膀子穿着甲。那样铁甲粘在肉上好像要把皮肤都烤熟一样。陶霖裤子上都是黏黏的汗水,他想把这碍事的裤子一起脱掉。他原本白皙的皮肤被蒸烤成古铜色,听上去还不错,那是他没有强健的肌肉,反而显得更加的难看。原来细皮嫩肉的脸庞变得粗糙,他不仅从精神上变得像西北人,身体也已改变。再不是那个中州少年。又走了大半日,太阳不高兴了,不知从哪招来了一团黑灰色云雾。凉风习习,终于吹灭陶霖肚子里的火炭。陶霖大感畅快,老甲等人脸上满是忧色,杨云明对陶霖道:“陶霖哥,快把衣服穿上嘞,大刮子要来了。”陶霖还没搞明白大刮子是什么,只见前面命令传来,就地扎营。士兵们马上就忙碌开了,一队骑兵从前方奔来,到了这里开始下马。就这么一会的工夫,风已经大的让人睁不开眼了。陶霖才理解了啥叫大刮子,恐怕就是大风暴!光秃秃的沙漠上哪有什么东西扎营呢,只能用马匹、骆驼组成一道圆墙来,人躲在中间以躲避风沙。风来的太快,卷起的沙子飞上天空,彻底的遮蔽了天上的每一丝的光芒。像是进入了没有星光的夜晚,陶霖只能感觉到身边是人影憧憧,他的衣服皮甲不知道扔到哪里啊去了。慌乱中陶霖抓住身边的一个人影,也不知道这是个谁。那人同样很惊慌,使劲的摆动着手臂,要把陶霖甩到一边去,陶霖抓的更加的紧。突然陶霖只觉肚子上一痛然后一屁股坐到地上去了。是那人踢了陶霖一脚。陶霖慌忙的站起身来,他眼睛紧闭着,一点都睁不开,陶霖慌忙的站起身来,他眼睛紧闭着,一点都睁不开,就算是强行睁开马上就会被沙子刺瞎了双眼。混乱中陶霖准备一双手抓住,又觉得有几只手伸过来将他紧紧抓住,他也就势抓住对方。想必这是一大群人在一起,不至于被风吹走了。陶霖不自觉的学起了鸵鸟,将头不知道埋在什么里面,只等着沙暴过去……不知道是过了多久的时间,陶霖觉得眼前似乎是有了一丝光亮。他试着睁开眼睛,只觉得似乎是换了一个世界,一轮巨大的太阳在西边的地平线上,天空是一尘不染的干净,那是一个美丽的天堂,怕是天庭了吧。视线下移,看向地面就是另一幅的景象了,把陶霖拉回了现实,这是一个重灾区。黄沙漫卷,改变了来时的地貌,刚才的道路变成了沙丘。人马稀稀落落的被埋在沙子里,辎重物品洒落的到处都是,陶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半个身子也被埋在沙子里。陶霖将身边的沙子扒开,跌跌倒到的脚踩实在地上,震撼的、吃惊的看着这周边三五成群的士兵收拾东西,还有的抬着死尸。有的年纪大一点的跪在地上朝天祈祷。老甲就是其中一个,他完成祈祷后正看见陶霖呆站在那里,走过去道:“陶霖,把身体清理一下吧。”陶霖的魂魄还在外面飘着呢,呆滞的问道:“清理什么。”老甲看他被吓坏了,便替他清理,一边道:“你啊别怕嘞,俺也好多年没见过这么大的风沙嘞,出发的第一天就碰上这种事嘞,不是好兆头嘞,老天保佑嘞。”陶霖身上全是沙粒,搞得就跟沙子捏出来的人一样。老甲这一清理,陶霖感觉出疼痛来了嘶嘶的倒吸凉气。老甲惊讶道:“你刚才没穿衣服吧,这身上都是沙子磨出来得血血痕得嘞。”陶霖真是运气好的了,就刚才那一阵不知道多少人被沙子掩埋,又或是被高速飞来的石头击中,不死也残,哪像陶霖第一次经历沙暴就受了一个轻伤。军队这下暂时是走不了,原本排好的各个单位彻底乱了,可能得花上一天的时间来整顿队伍。羊下堡的人们聚到了一起,事实上所有堡子的人都在找自己的堡人。杨云明背着一大堆东西过来,擦擦头上的汗,长舒一口气:“总算还弄到一点的嘞。”老甲脸上也放出苦涩的笑容道:“不错嘞,今明两天是够嘞。赶紧埋起来。”陶霖不解:“这不是军中的东西嘛,怎么还要抢着,还要藏起来?”“陶霖哥这你就不懂了吧。”杨云明略带一丝显摆道:“马上咱们不会走嘞,大刮子卷跑不少的东西嘞,镇守使大人会去调吃的嘞。”老甲接过话头道:“调是要时间的,马上物资就不够嘞,得收着点,不能饿到自己人。这次枯老鼠做的不错嘞。”杨云明很高兴的听到夸奖,还有些卖乖道:“俺叫杨云明嘞,三狼哥不让别人叫我枯老鼠嘞。”老甲笑着拍打杨云明,杨云明跟着憨笑。陶霖不禁的有点羡慕,生死刚过,他们就像没事人一样欢笑着,这是经历过多少危机才养成的良好心态。陶霖不知道是想变的如他们一般的豁达,还是要拒绝那样的悲哀。晚些时候,熏子过来了,怀里偷偷的揣了一些干粮和水。陶霖接过同样的干巴巴的食物开始吃了起来,这会他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熏子道:“看到你们都在,俺就放心嘞,那俺回去嘞。”杨云明忙拉住他:“俺们还不知道你干啥来了嘞。”“噢噢,这不是俺们那边担心你们嘞,俺碰见三狼子,三狼子给俺打掩护,俺偷偷跑来的。顺便给你们带点吃喝。”老甲关切道:“你们还好嘞?你们有没有吃喝嘞,俺这里还藏着嘞。”熏子忙摆手:“俺们好着,吕朋直接跟着镇守使嘞,吃喝俺们有的是嘞。”“那就好,那就好。”吃的喝的还有装备等东西萧昂他们确实有很多,他们是镇守使相当于司令部的警备部队,那还不是什么好东西优先补给他们。但是同样的风沙不会给他们多少的照顾了。萧昂等原来十多人的有一个被石头砸碎了脑袋,还有一个下落不明,不知死活。熏子报喜不报忧,尽量的不要给老甲、杨云明添加伤感与烦恼。熏子见陶霖光着个身子,还沾染着血迹,便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陶霖披上:“你穿着嘞,晚上天凉的紧嘞。”陶霖鼻子一酸,真是感动了。他没有推辞,紧紧的抓住衣服:“多谢……多谢熏子兄弟……”“不碍事嘞。”老甲问道:“熏子,那你穿什么?”熏子拍拍身上套着的铁甲:“俺有,那边衣服多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