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十九章 苒人来袭(二)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93  |  更新时间:2019-08-17 22:47:55 全文阅读

六月十二日,金武关镇守使传令大军原地休整。昨日里大军遭遇风暴物资损失严重,镇守使本打算加紧速度早点到达目的地金忠关,但是不曾想到苒人的力量已经升入到此处,相当是给了镇守使一耳光。同时也吓了他一跳,遂派人联系金忠关,要其带物资来支援。杨云明私藏的吃食派上了用场,羊下堡的人都可以拿到一点吃的,不至于像其他堡人一样饿肚子。陶霖老老实实的躺在一边休息,昨天一天两度在鬼门关前转悠,论谁也会害怕。私下里想着今天总会是太平的一天了吧。天空没有昨日的燥热了,偶尔还有凉风吹来。陶霖警觉的坐起来,找到老甲,老甲满脸忧色的看着一碧如洗的天。陶霖道:“老甲叔,这天咋了,不会又要来风吧?”陶霖多想老甲能给出否定的答案,但是陶霖没能如愿:“娃子,不行嘞,还要有刮子嘞。”陶霖大惊,就想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避,虽然有过一次经验了,但是那经验完全是糊里糊涂的,本想不会再碰到第二次风沙了,哪知隔天又来了。老甲以他丰富的经验给他喂了一颗定心丸:“娃子莫怕,今天的不会有昨天大。”老甲说中了,很快风就来了,飞沙走石,但是和昨日一比还是小巫见大巫的。可是老甲不会预料到的是今天却更加凶险。风沙起,使人看不清外面的模样,陶霖只能隐约的看见在飞起的黑色沙子里面有不一样的东西,黑乎乎的一团团的。这些东西的移动速度似乎很快,逐渐的可以看清形状了,和神话中的地狱恶鬼很相似,高大的、行动速度的,会索人性命,已经传来某些人的惨叫了。老甲大吼道:“娃子们!动起来嘞!苒瓜子来嘞!”类似的喊叫声陆续的响起,陶霖大概的看了明白,正是地狱的恶鬼——苒族骑兵索命来了!老甲嘶哑着喉咙高喊:“结阵!快结阵!”羊下堡的兵们手忙脚乱的拥簇成一团,陶霖被杨云明、菜芽子拉着塞到了人群的中央,人们推推搡搡的拿着长枪或者长矛对着远远的前方。不单是羊下堡,几乎是所有的堡子在和苒人斗争当中都处于防御状态,这是由于堡兵缺马所导致的结构上、战略上的缺陷。防御也都是依托着城堡进行的,说在荒郊野外,风沙中结阵作战,那就是扯淡。而苒族人是快马弯刀,来去如风,长期处于战略进攻地位,最擅长的就是野战。这场遭遇战刚刚开始,结局已经注定聿人兵马必然失败,只是败的程度而已。苒人二十多骑从远边的沙暴里冲出,个个的挺着长枪,向羊下堡的一团“战阵”冲杀而来。羊下堡人兵器还未出击,骑兵到了跟前,长枪横扫过来。攻击的第一波带走了五六人的性命。羊下堡人惊惶的又往“战阵”的中心挤。那二十多骑的苒兵冲过去后,没再回头,冲杀其他战团去了。拥挤在中心的陶霖一点力气都用不上,只能是被夹住,身不由己。刚刚的一波骑兵过去,远远的又冲过来十几骑,还是和刚才一样,长枪横挑,拿去羊下堡的几条人命。他们还不罢休,骑兵冲杀过后再次回转过来,进行第二波的冲击。杨云明拿起弓箭射击,但是距离远了,敌骑又是快速移动射空了。杨云明不甘心,连连几箭过去,全部落到空地上。敌骑注意到了杨云明,再冲过来的时候,目标对准了杨云明。杨云明虽有害怕,却无退路,心中一横,将手中长矛全力刺出去。还真将那骑吓退了,那骑拨开马头冲向一边。杨云明把长矛横勾出去,砍到了马腿,马吃疼摔倒,将骑士一起摔了下来。菜芽子胆气被激发出来,手中刀猛砍出去,准确的砍断了那骑士的喉咙!在其他的方位,苒人骑兵仍带走了羊下堡的四五条性命。只消再有几次冲锋,羊下堡的人就死光了。这时苒人骑兵却没有进行第三次冲击。风沙隐隐,只见前面不知闯入了一群什么人,也是没有马的人,却挡住了苒骑。依稀可以看见刀光剑影鲜血涟涟。陶霖伸长着手抓住杨云明:“咱们一起冲去!跟苒人杀!”老甲道:“杀啥,啥也看不见嘛。”陶霖急道:“那前面步兵一定是我们的人!跑是跑不了的,大家一起才能有一线生机!”陶霖是个书生,说别的老甲也许还会信他,战场上刀兵凶险,走错一步大家就全交代在这了杨云明跟着附和陶霖道:“老甲叔!咱打上去!别让人说咱羊下堡孬种!”老甲训斥道:“你懂个啥球嘞!”菜芽子人等一起道:“咱上嘞!咱一起嘞!”陶霖不知是那里来的勇气,可能真的是从战场上历练出来了,拿起一把剑高声大呼道:“大家听我的命令!跟我冲!”“杀!”杨云明带头响应,抓起长矛大吼着冲起来,那瘦弱的身躯里爆发出震撼人心的力量!陶霖和杨云明冲锋在前,其他的堡兵跟在后面,一起呐喊。像是一支庞大的军队。使前方的聿兵精神一振。陶霖发现风沙不仅给聿人造成了麻烦,苒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比如这拨苒人,本是骑兵,却全被拉下了马,拿着弯刀混战。谁也不知道对方有多少兵马,但是聿人却知道自己这边来了援军,好像是人数不少的样子,那还怕个啥,杀就是了。陶霖挥着长剑,见身边是有一人,看不清是哪一方的。陶霖心道:无毒不丈夫!这时候顾得上谁是谁。举起长剑照着那人的腰就捅了进去,那人惨叫一声,这是个聿人!杀错了!陶霖心如乱麻,短短的一瞬间无数的念头在脑海里划过,害怕、内疚、自责、不安……所有的过滤一边后,他选择冷酷。陶霖一脚踢在那人身上,将剑拔出来。鲜血顺着剑刃流淌,也溅在他的脸上,陶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的、涩的,这就是嗜血的味道。陶霖举起剑茫然的砍杀,这是丧失了自我的野兽。镇守使沈唐那里同样的遭受到苒人攻击,这边打的精彩多了,沈唐手下有三千骑兵,都是精锐力量,和堡兵的乌合之众天差地别。沈唐十分警觉,发现事情不对后,早早的就做出了反应。骑兵皆在马上,准备冲杀。苒人骑兵出现后,沈唐派出手下两员大将各率五百骑兵冲上去。双方两股力量杀做一团,不一会就在风沙中乱成一团,谁也看不清战况了。沈唐害怕己部吃亏,又投进五百兵力。这又像在浑浊的池塘里扔进了一块石头,只激起了一个波浪。沈唐眯着眼睛努力的想看清飞舞的沙子后面的情形,但是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见。终于从沙子里冲出来一个骑士,沈唐周边亲兵紧张起来,将沈唐护在中间。那是一个自己人奉命出来求援:“禀报使将!将军们请求增援,到处都是苒蛮子!”前面不能完,否则大家就都得被苒人杀败。沈唐下令再次投入一千骑兵进去。这下打得不一样了,但是沈唐身边只有五百人了。这时候苒人好像是算计好的一样,从一侧杀出一队长长的兵马。吕朋大喝一声不好,沈唐的命令紧跟着到了:“吕朋,带你部挡住此蛮!““得令!“吕朋策马而出,他那一哨百余兵马冲上去了,第一个又是萧昂,一杆大枪耍出了花来,他成为了这一哨人的矛头,戳进苒人队伍中杀倒三人。萧昂的名义长官小古不想被抢了风头,紧随其后同样杀倒一人。苒人有一壮士是个当官的模样,手持长柄大斧,照着小古脑袋砍了下去,小古连忙格挡。这一记后,那壮汉紧随着猛砍四下,小古处在了不可逆转的下风,在第四下的时候,手中的兵刃都被震飞了。第五下就要将其砍下,小古能否活命就看他旁边的萧昂会不会施以援手了。萧昂冷眼旁观,他记得那日小古过来将他们分开时的盛气凌人,他更明白小古是关押马庆余的吕朋的帮凶,这样的人活着对自己和羊下堡的存在百害而无一利。此时毙命敌手岂不是正好,没谁会怪到萧昂头上。不救有万般益处,但是萧昂伸出了掌中大枪,为小古当下这致命一击。不救需要万般理由,但是救,只要一个善念。萧昂大枪反击,枪尖直抵壮汉喉咙,壮汉大斧打开长枪。两不救有万般益处,但是萧昂伸出了掌中大枪,为小古当下这致命一击。不救需要万般理由,但是救,只要一个善念。萧昂大枪反击,枪尖直抵壮汉喉咙,壮汉大斧打开长枪。两人马匹交错,相互兵器交击四次,两人都是镔铁武器,都是罕见的大力士,长枪与大斧撞出了火花。两人的第一次交手也已平局结束。壮汉冲入萧昂身后的聿兵中,大开大合,四五人都制他不住,反被他砍掉两人。萧昂一样冲到苒兵中,一杆长枪在他手里变成蛟龙,凡是靠近的人都会被吸取鲜血,非死即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