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十六章 再次分别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12  |  更新时间:2019-08-14 21:42:38 全文阅读

距离校场事件三天后的清晨,一个新的年轻军官带着四个人来到萧昂的院子里。年轻军官叫嚷道:“老牛!老牛!快出来!”牛三指从里屋出来,身上还系着一个类似围裙的东西,脸上也有些烟熏火燎的痕迹,看到年轻人很热情:“咦,小古你咋过来嘞。”小古递给他一块布:“老牛,你干啥嘞,咋弄这样嘞。”牛三指接过胡乱的擦上两把:“俺熬点粥嘞,你也没吃嘞,一起吃点的嘞。”小古似是嘲讽道:“你这里条件不错嘞,一天吃三顿嘞。”牛三指捞捞头:“这不是有人受伤的嘞,多吃点好的快。”“老牛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嘞。”小古收起刚才的笑容严肃道:“吕朋大人有令!除萧昂等人,其他的闲杂人等全部赶出去,另外萧昂等另有安排!”一边收拾木柴的萧昂一惊,手里拿着一个木头就过来了:“我就是萧昂!吕朋有什么安排!”小古反感他对吕朋的不敬,也没给他好态度:“上面的安排用得着跟你说吗?”萧昂举起手中的木头就像揍他,牛三指插进来道:“小古,大人是什么打算的嘞?“小古斜上萧昂一眼道:“萧昂、黑魁子……五人归我管理,带走。剩下的熏子、柱梁子等人继续归你管辖。羊下堡的人赶回校场待命!至于陶霖,赶去校场!”众人听到命令大吃一惊,放下手中的活,呆呆的看着小古。小古高声道:“怎么的!没听清楚吗?听令即行!谁要抗命吗?”陶霖只觉大事不妙,萧昂把手中木头甩到一边,不能来硬的,硬也硬不过人家。抱拳道:“大人能否等等,我这就去见吕朋大人。”“吕朋大人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命令写的很清楚了!老牛还愣着干什么!”牛三指有些为难,小古再催他道:“老牛,你要抗命吗!”没办法,牛三指招招手:“萧昂,你们跟小古走吧。”陶霖挤到前面拱手:“大人,麻烦回禀一声……”“回禀什么!执行!”萧昂看着陶霖,他心中已没了主意,难道真的要听命,让吕朋把羊下堡打散吗?强权之下能挣扎的什么结果来,难道要在这里拼个粉身碎骨吗?陶霖一样看着萧昂,只能痛苦的摇头表示没有办法。短短几天里面,羊下堡的人分离、重逢、又再次分离。人们增长了痛苦的经验,显示的不那么的痛苦。一个上午,陶霖、杨云明、老甲再次回到校场。不管他们是什么原因回来的,校场上的其他堡人不敢再欺负他们,因为他们展现了自己的实力,不知内情的人还会觉得他们在金武光还有人在保护着。谁知道他们的势力更加的薄弱。金武关召集下属所有要塞边堡集结不是让他们过来吃干饭、惹是生非的,朝廷中书省的命令再次明确下达,这次是把命令下达到了西北每个人的手中,所有人都知道了,大聿将发大兵征讨生苒!大聿朝在西北设置安西都护府,整体管辖西北边关军务,都护府所拥有的军事力量主要是辖下的包括金武关在内的九大关隘。都护府最高长官大都护袁丹宇,奉旨集中所有力量,各关军队总数将达到十一万人!陶霖了解到,这次军事行动规模巨大,金武关不过是其中之一。在大军出发的前一天夜里,萧昂偷偷找到陶霖,两人分别三日,时间倒也不太长,一切还算平安,两人略略一叙,萧昂切入正题:“陶兄,明天就要走了,我想去见一见马大人。”陶霖犹疑道:“没有吕朋同意,我们恐怕很难见到大人。”“这我自然知道,所以这才来冒险找你,兄弟你也知道,咱们这是出去打仗,能不能活着回来,谁能说得准?活着当然是好,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也没有遗憾是不是嘞。”陶霖点头道:“好,我给你带路!”他们两人说话间,吵醒了其他人,大家黑亮亮的眼睛看着萧昂,杨云明道:“三狼哥,带俺一起去吧。”“是啊,我们也想去……”萧昂压低声音道:“我知道大家心情,你我都一样,但是人多了不仅会误了事,还会害了大人。你们等着,好好的活着回来,立下军功推翻吕朋,救出大人!”陶霖劝道:“萧昂说的不错,大家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了。”老甲表态:“你们去吧,注意安全,三狼子,保重嘞。”“三狼哥……保重……”“都要保重,我们再重逢!”在此分别不知多少人此生再也无法重逢。萧昂和陶霖奔跑在夜晚的街道上,街上静悄悄的连巡夜的兵丁都没有,只有他们两人和月光下的影子。吕朋的府邸灯火通明,府邸各处都有士兵举着火把站岗,显得庄严肃穆,吕朋的官职其实和马庆余一样,只是一个管着百十来人的哨官,但他是镇守使的哨官,比一个一个手下有五百兵的营尉还要大。他手下的兵其实都是镇守使的直属力量。吕朋此时正在和手下的几个什长开会,牛三指、小古都在。这正是萧、陶见马庆余的好机会。马庆余被关在西边的一间屋子,两人翻过墙头,躲过巡查士兵。在窗户纸上通开一个小洞,打开然后打开窗户,趁着没人注意爬进屋子。马庆余靠在床头上, 忽见两个人影闯进来吓了一跳,前面的那个行动迅速,已经捂住了马庆余的嘴巴,马庆余当下以为是吕朋派来杀他的。人影说话让马庆余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回到肚子里:“大人,是俺。”“三狼子?”“是嘞。”萧昂放开马庆余,借着月光仔细的察看久别的马大人,马庆余变得更加苍老,眼皮好像都抬不起来了。这监禁的日子虽然什么都不用干,按时就会有人送上饭食,但是他失去他仅有的自由和他的家。马庆余对外面发生的一切都不知道,上一次接触外人还是刚来的第二天陶霖来的。马庆余声音里带着难以抚平的激动:“你们怎么来了?大家还好吗?”萧昂不想把外面的糟心事让马庆余心烦,挤出笑容来:“好,都好!俺们堡子的人都在一块,要不了多久吕朋就会放了您,您不要心急。”这样的谎话瞒不了马庆余,他很快就发现破绽,外面过的怕是不怎么好,萧昂这孩子一片孝心故意不说的。孩子长大了,但是他为人处世还不够老道,他的肩膀还不能够支撑起风雨。马庆余决定挖出真相:“你有啥子的话就直说嘞,不要骗我。”萧昂还要争辩:“大人您说的哪里话,怎么会骗你嘞。”陶霖道出了部分的实话:“大人,我们明天,也就几个时辰后,我们就要出发了。”“要走?去哪里?”萧昂抢在陶霖前头道:“我们回堡子,回羊下堡。”马庆余把萧昂推到一边去:“你当我是老糊涂嘞,陶霖你说!”“明天就要去打仗嘞。”马庆余表现得平静得不正常,坐在榻上不说话,那双昏沉得老眼失去睁开得力量,沉重的闭上。萧昂责怪的扯了一下陶霖,然后他跪倒在马庆余腿边,试图宽慰道:“大人您放心嘞,这次跟俺们一起行动的人好多的嘞,不止咱金武大关,是整个都护府的嘞,好几十万人一起嘞。”马庆余摸着萧昂的脑袋:“傻小子嘞,人越多,仗打的越大,死人越多嘞。”陶霖跟着叹息,还是马庆余活得长懂得世故多。马庆余轻轻的摆手,仿佛累到了极点,他不舍得。却还是道:“去嘞,去嘞,你……你去嘞……照顾好自己。”话一出口浑浊的眼泪从紧闭的双目中流出,萧昂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逐渐的隐在黑暗中,陶霖想要跟着一起走,马庆余叫住他:“陶霖,你等一下。”当屋子里只留下马、陶两人时,马庆余从榻上下来,给陶霖跪下了:“陶霖,我对不住你,你父亲的死跟我没有关系,当时他已经是救不活了。我向你道歉的原因是我之前拿刀杀你,我求你原谅,或者你不原谅也没关系,只想你不要记恨三狼子他们。最起码三狼子还救过你的命。”陶霖自嘲道:“大人,你也太抬举我了,你一个书生,能干什么来?我的喉咙就在这里,您就是现在要杀我,我难以逃脱。”马庆余看着陶霖,自认在现在这个距离上要杀陶霖,陶霖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但是不能杀他,马庆余道:“你读书多,俺老马这辈子没什么本事,自认看人不会错,你比这里的所有人都厉害。”马庆余把每个人都看得很清楚,尤其是萧昂,他很有天赋,只有他一个人的话无法成事,必须有一个人来帮他。这个人马庆余物色了很久,看来看去只有一个不是那么合适的陶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