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十五章 锒铛入狱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55  |  更新时间:2019-08-13 20:23:16 全文阅读

吕朋获悉校场打架事件,马上派人传讯萧昂和牛三指让他们过去,。陶霖虽然对萧昂有了一些芥蒂,但是患难大局当前,私下的那点小矛盾未到爆发的时候,也没到那个程度。陶霖跟着他们一起,也好在关键时刻有个照应。吕朋的居所以西北的水准来看,算不上有多好,只能算是中下等。一个院子,三间房子,打扫的比较干净,兵器武人用品随处可见。三人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只见吕朋端坐在堂上,像是很威严,却一点沉稳感都没有,只有轻浮易噪。牛三指、萧昂单膝跪地,陶霖双膝跪下,三人一同施礼:“参见大人。”吕朋用鼻孔对着他们,冷哼道:“你们干了什么自己不清楚吗!还有什么脸面来见我!”萧昂暗道:你以为我想见你吗?还不是你叫来的。牛三指老实,结结巴巴的只知道认错。陶霖伏地道:“大人!我们是冤枉的!”“闭嘴!”吕朋斥道:“你认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明明就是你们挑衅在先!殷罗全部都告诉我了!如果不是看着我的面子,你们现在脑袋都搬家了!还跟我撒谎吗!”猜测殷罗就是那个黑甲军官了,陶霖扣禀:“大人,我们是被迫出手的,我们报出大人的名号后,野沙堡的人不以为然,还……还出言不逊,侮辱您,我们怎么也不能坠了大人的名头,所以才……”吕朋加倍的恼怒:“我看这些人里面就你不是个东西!我知道你是谁!一个流徒子也敢跟我顶嘴!”吕朋第一次回金武关后就把陶霖的身世调查清楚了。陶霖心中惴惴,看着更加生气的吕朋,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话让他不喜,还是他佯装出来要诈自己的。萧昂为陶霖开脱:“不关他的事……”陶霖赶忙打断,生怕萧昂说错话坏事,道:“大人,小人所说千真万确!不敢欺瞒!”吕朋气呼呼的指着牛三指:“你来说!你们两个闭嘴!”陶霖紧张的看着牛三指,害怕他说出什么不利的话来。牛三指脸上通红,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却将所有的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大人……是俺……都怪俺……”吕朋看牛三指就是一块烂泥扶不上墙。吕朋对要怎么处置萧昂等人也没个主意,他们可以击败最嚣张跋扈、也是战斗力最强的的野沙堡人,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要是让吕朋放弃这样的一支力量,他是万万舍不得。吕朋原想是要敲打敲打萧昂,以便让他听话,没想到自己派去的牛三指都帮着萧昂说话,那还怎么敲打。陶霖似乎已经窥破了吕朋的心思,对症下药给吕朋一个台阶:“大人,我们知道错了,下次定然不敢了,但凡有事必先向大人禀报。”这是宣布效忠了,萧昂跟着表态:“全凭大人吩咐。”吕朋脸色缓和下来:“再有下次,不管是谁的面子,我绝不轻饶!”萧昂、陶霖、牛三指,一起高呼:“多谢大人……”一场风波算是过去了。虽然和陶霖最初的想法不一样,但总算是搭上吕朋这条线了。吕朋没好气的用鼻孔看着他们:“还等着干什么!等赏了?还不退下!”“是……”陶霖和牛三指开始后退,萧昂停留在原地:“大人,能否放了马庆余大人?”陶霖一听寒毛都竖起来了,人家正愁着没有把柄控制你呢,你还敢主动提你的致命弱点。果不其然吕朋冷笑道:“萧昂,你可真是不知死,我听闻你本事不小,但是在这金武关里,你就是一只蚂蚁,谁都能碾死你!”吕朋这番话把他的狂傲之态显示的淋漓尽致,萧昂终于向现实低下了他高昂的头颅,低声道是……跟随陶、牛二人退了出去。萧昂沉默了一路,回到住所,众人围上来问是什么情况,萧昂并不想在热闹萧昂沉默了一路,回到住所,众人围上来问是什么情况,萧昂并不想在热闹中纠缠,撇下众人,不知到哪个角落去了。杨云明问陶霖:“三狼哥是怎么了?是不是那个吕朋为难你们了!俺们一起去找他算账!”杨云明此话一出再次群情激愤,陶霖用嘲笑的眼神看着他们,一次打架胜利就能翻天覆地了?真是可笑,事实上他也是这么说的:“你们能打赢野沙堡就能改变现实了?现实还压在你们头上!大家侥幸逃过一场风波多亏的是吕朋的名头,你难道还要再去打吕朋不成?吕朋说的丝毫不错,他杀死我们和碾死蚂蚁一样……”众人错愕,忘记了愤怒,不知道陶霖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陶霖把身后的牛三指请到众人跟前:“大家脱险多亏了牛大人,多谢牛大人舍命相救!”牛三指不好意思,大家面面相觑,不过还是对牛三指行礼,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尊敬。从吕朋那里回来后,萧昂一直闷闷不乐,谁也不理。夜幕降临,又一天就要结束,陶霖看见萧昂正坐在屋顶上,看着深沉的夜空怔怔出神,就像他以前在羊下堡时一样。陶霖费劲的爬上屋顶,深吸一口气,惹得他直咳嗽。陶霖还是不习惯西北风土,夜晚的空气在微风之下很清新,在他感觉仍像是带着沙子,没有中州神都的空气甜。萧昂道:“还是不习惯吗?”陶霖苦笑道:“会习惯的,我现在不会再哭了,可以笑出来了。”萧昂道:“陶兄你见多识广,我们的出路到底在哪里。”“萧兄,你生于斯长于斯,故乡在此,就算有一天死在这里,也是安葬故土。”“其实我和你一样。父母双亡,马大人将我视如己出。”今晚的谈话明显有点消极,环绕两人的是一种悲凉的气氛,陶霖正是要改变的人,他说出自己的计划:“萧兄,你我二人联手,先在金武关谋得一官半职,带出自己的兄弟来,可以纵横大漠。而后入关,进中州,受封朝廷大将!”陶霖这也能叫计划?太过笼统了,简直就是空想,但还是给了萧昂一点振作。陶霖双眼闪着光芒:“入朝,我们有自己的军队,谁也不能再将我们怎么样了。”陶霖的思想不知是该说可怕还是前卫先进。在天下太平之时就能明白兵权的重要性,这是宗教礼法所绝对不容的!但是他们又只相信兄弟与实力。就在陶霖和萧昂畅想未来的时候,关城南面一栋栋平房里面在上演着白天如萧昂一般的故事。这里是金武关的大牢,环境是出了名的差,恶臭熏天苍蝇蚊虫将犯人占领。这里关押的什么人都有,西域的奸细、商人、生苒、熟苒、还有聿人。沙狼被单独关在一间昏黑的牢房里。一个身穿绸布衣服的青年人来到房前,面庞微黑,双目炯炯有神,看着要比吕朋大上一些。透过弯曲粗壮的木制栏杆,沙狼像是一头凶猛的野兽正在黑暗处潜伏,只要撤去枷锁就会扑出来杀人。青年人看沙狼的眼神和看一件物品别无二致,他很满意沙狼的状态,道:“你愿意到我手下来吗?”沙狼在喉咙低吼着:“你是谁?”“我?我姓丘。”“不知道。”青年人哦了一声:“那你也不必知道太多,晓得我可以让你出来救够了。”“出去?去哪里?”“我可以提供给你杀掉侮辱你的人机会,也可以给你前程,只要你对我忠心。”沙狼不是那么容易臣服的人,道:“你算是哪根的葱,配不配呢!”青年人不高兴了,语调微微硬起来:“那你就在这里待到死吧。”青年人转身就要离去,沙狼叫住他:“等等!俺兄弟们怎么办!”“他们和你一样,是在这牢里等死还是外面大好前程,你的选择决定他们的命运。”沙狼眼中露出嗜血的红光道:“我要杀光羊下堡的那帮杂碎!”“随你。”“俺还有一个条件。”“说。”“你能把我们兄弟打乱分开。”青年人回答的很干脆:“可以。”“好,俺跟你干了。”青年人随即吩咐狱卒头目:“把他放了吧。”狱卒头目有些犹豫:“丘大人,殷大人那里?”“殷罗还能管这事吗?放了,殷罗追究让他去找我。”“是。”狱卒打开牢门,放出浑身煞气沙狼,沙狼脸上的横疤愈加残忍。虽然不知这姓丘的是个什么官,但听他说话的口气倒是不小。青年人随口问道:“听说你打不过那个萧昂?”沙狼横疤蠕动:“那小子,一膀子的力气,下次交手俺定要斩了他!”青年人不置可否,换过下一个话题:“我将你的堡兵一起放出来,你们在一起编成一个单独的单位,直接归我管辖。”“知道嘞。”沙狼问出一直在心中的疑惑道:“这次召集俺们一起都过来是干嘛嘞,是不是要打仗嘞。”“你们哪一天不再打仗?”青年人陡然回头看向身后的沙狼,冷冷道:“还有,不该你问的不要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