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七十八章 九天身不见 桌旁怜人伴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202  |  更新时间:2019-08-17 18:00:01 全文阅读

碧泪呆呆的望着窗外的天空,望着那黑色的将月亮遮住的乌云,忽然间大声的高呼:“默泪,你在哪啊默泪!”

  她呼喊之间,忽然又穿出窗户,这一次,她竟朝着那天上的乌云飞了去,朝着极黑暗极幽深的天空飞去。

  她本来柔弱的身躯,此刻竟已变的像是一只饿极了的雄鹰,一条翻腾在高高的九天之上的不顾一切的飞龙,穿入那云层,穿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她想要飞到月亮上,飞到广寒宫里,找到那个抱着玉兔的嫦娥仙子,请她带着自己去找那位王母娘娘。

  她一定要当面质问一下那位所谓的西天的王母,到底把她的妹妹默泪藏到了哪里去,那绝望的凄惨的呼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默泪还活着,那她到底活在哪里,到底在经受些什么?因为碧泪听到的那几声断断续续凄凄惨惨的呼喊,实在让碧泪觉得,默泪现在即便是仍然活着,也不比死了好多少。

  天空低垂,然而即便是这低垂的天空,碧泪穷尽毕生功力也无法一跃而上。那低垂的天空对于碧泪这样一个凡人来说,仍然是不可企及的高高在上。

  天的边界,天堂的边界,仙境的边界,到底在哪里?乘风去,风往何去?

  那个玉柱上盘着巨龙,牌匾上闪着金光的南天门到底在哪里?

  碧泪不知道,她也看不到,她已经飞的累了,她已经将那层层的乌云拨开,可还是找不到那个所谓的月宫,还是到不了那天董奉带着他们到过的那个仙境,只有天上凄凉的月光,静静的洒到她的脸上。

  传说中有一种鸟一生都飞在云里,当她落地的时候,便是她死去的时候。

  那只鸟,是不是也有什么伤心事,她是不是也有亲人消失在风里,她是不是也在找自己的亲人?

  当她穷尽毕生心血都找不到那个自己失去的亲人的时候,她是不是只能落到地上,然后死去?

  心死!哀,莫大于心死!

  碧泪现在已经落到了地面上,她方才虽然一飞而起拨开云层看到了月亮,却没有找到那位抱着玉兔的仙子,没有找到王母娘娘,没有找到一丝一毫的关于自己的妹妹默泪的消息。

  默泪的心,现在也已经死去了,她已经彻底绝望,她方才已经施展出毕生所学飞到云层之上,当今世上能够如她这般施展出这样的轻功的人,绝没有第二个,能够比她飞的更高,飞的更远的人,也绝没有第二个。

  可是那又如何,那又有何用?她还是得不到默泪的一点消息。

  人和神,终究还是有差距的吧。神想让你见到他,你才会见到他,神若不见,你就是跪在地上磕头磕的头破血流,是不是也无济于事?

  桌上如豆的灯光,已经变得越来越暗了,又是四更天,天上却无星无月,只有漫天的乌云,将整个大地都照成一片黑暗。

  碧泪的心中,眼前,也都是黑暗的。

  那凄惨的绝望的渐渐哀弱的呼声,虽然已经随着那消散的月光一起消失了,四下里虽然已经寂然无声。

  可是碧泪的心中,眼里,为什么总是能够看到一个只披了一身素衣,嘴唇已经白的像是纸一样的女子轻轻地倚在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一个门框边上。

  那名女子的眼神里,满是凄凉和绝望,她的脚腕上不知被谁给箍上了沉重的铁链,使得她虽然只隔着一道门槛,却始终迈不出半步。

  她伸出手喊着:“姐姐……姐姐……救我…”

  她的双手,已经枯如白骨。

  那个女子难道就是默泪吗?可是她的青衣呢?她从前那好看的眼中的那一汪温婉的秋水呢?她那小巧的如樱桃般的红唇呢?

  长夜,漫漫长夜,一整个长夜当中,碧泪心中的这个可怜的女子如同鬼魅一般萦绕在她的心中,久久挥之不去。

  碧泪虽然觉得她就是默泪,而且碧泪仿佛看到她的的确确就微弱地轻轻地倚着那个门框,她好像离得她很近很近,好像碧泪伸一下手,就可以救她于水火之中。

  这种幻觉太过强烈,强烈到碧泪连她根本就不知道默泪到底在哪里的这个事实都已经忘记,连她根本就碰不到默泪甚至也见不到默泪的这个事实也被忘记。

  水中月,镜中花,近在眼前的东西,却偏偏最让人无可奈何。

  碧泪能干什么?碧泪什么都做不了。她只能痴痴的呆坐在桌旁,风呼呼的吹过,虽然没有吹走乌云,却吹走了夜晚。

  没有一丝光亮的夜晚被风吹散,迎来清晨。

  清晨是不是会有一点点一点点朝阳的光芒普照大地,慢慢的帮助万物苏醒,帮人们驱逐黑暗。

  可是今天的清晨,却什么也没有,没有一丝阳光,今天,见不到太阳,今天,是阴天。

  阴天,从一开始就是黑暗的。虽然不会像是布满乌云的黑夜那样伸手不见五指,可是那漫天的沉重的黑云还在,那沉沉的乌云,还是压的人心慌。

  但是活着的人们,他们的生活,还是要继续进行下去,血樱已经为大家做好了早饭,已经让弓怜人去叫碧泪起床吃饭。

  “姐姐,该吃饭了,血樱师叔已经做好了饭。”弓怜人蹦蹦跳跳的打开门跑进来,她还没进门来的时候,声音就已经传到了碧泪的耳朵里。

  可是碧泪仍然呆呆的坐在那里,动也不动。她已经呆呆的坐了一整夜。

  “姐姐,姐姐,你,你怎么了。”弓怜人看到碧泪脸上的表情,本来蹦蹦跳跳的高兴劲一下子变成了担心。

  谁知碧泪却还是没有回答,她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弓怜人紧紧的拉着碧泪的双手,再一次小声的问道:“姐姐,你,你还好吗?”

  弓怜人瞪着大大的眼睛,希望碧泪可以对她说些什么。

  你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时候,你看到你最要好的朋友闷闷不乐,甚至是魂不守舍,可是你却不知道她到底是为什么而如此难过,这个时候,你会不会非常的着急。

  弓怜人现在就非常的着急,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碧泪变成这样,而碧泪,偏偏又呆呆的望着远方,一个字也不对她讲。

  所以弓怜人等了半晌也没有回音之后,只好再次着急的问道:“姐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

  碧泪却仍然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仍然在那里呆呆的坐着。而一旁的弓怜人,已经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又过了半晌,碧泪的眼角流下两行清泪,她这才勉强的微笑道:“没事,姐姐只是沙子迷了眼,怜人先去吃饭吧,姐姐不饿。”

  “姐姐不饿,怜人也不饿,怜人陪着姐姐。”弓怜人轻轻地靠在碧泪的怀里,轻轻地抱着碧泪。

  沙子迷了眼这样的借口,太过拙劣,拙劣到即便是弓怜人这么小的孩子,也绝对一听就能够听得出来。

  “姐姐,自从那个吃人的老道来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我的爸爸妈妈。他们把我送上绝望山,说你可以保护我。后来,你给我吃,给我住,给我穿,带我玩,带我乐,教我学武功。姐姐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

  弓怜人说完这些,又轻声的温柔道:“可是姐姐,怜人不要只让姐姐保护怜人,怜人也要保护姐姐。”

  弓怜人的话,仿佛触动了碧泪心中最敏感最脆弱的那一根神经。碧泪眼中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如泉涌般夺眶而出,她忽然间抱着弓怜人大哭起来。

  “妹妹,好妹妹……”碧泪忽然间大声哭着道:“为什么我的妹妹总是比我懂事,为什么我的妹妹总是在保护我而我却保护不了我的妹妹?”

  弓怜人轻轻地抚着碧泪,轻轻为她擦干脸颊的泪水。这个冰雪聪明的小女孩,也许已经猜到了碧泪为了什么而伤心。

  “姐姐,你是不是又在想默泪姐姐了?王母娘娘不是说了吗,默泪姐姐仍然活着啊,她一定很好,她一定会回来的,姐姐不要哭了好不好。”弓怜人轻轻地安慰道。

  “不是,不是这样的。”碧泪哭诉道,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向弓怜人表达这件事,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她只是断断续续的说道:“碧泪是没有死,可是活着却比死了还痛苦,活着比死了还痛苦!”

  她反复的呢喃着这两句话,弓怜人听了不明就里,只是也像是血樱那日安慰碧泪一般温柔的安慰道:“怎么会,默泪姐姐既然在天堂里,一定会被照顾的好好的,怎么会痛苦,姐姐不要瞎担心了,姐姐乖。”

  弓怜人说完,紧紧的抱住碧泪,希望给她以温暖。可是碧泪却像是疯了一样把弓怜人摆开,紧紧的抓着弓怜人的肩膀一边摇一边吼道:“不是瞎担心,我没有瞎担心,我见到默泪了,她过的很不好。”

  碧泪紧紧抓着弓怜人肩膀的手慢慢的垂了下来,她恸哭道:“怜人,你相信我,怜人你要相信姐姐,姐姐真的见到了默泪,默泪就倚在那个门框边,她还不停的向姐姐招手,你默泪姐姐要姐姐救她,可是姐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姐姐好失败啊,连自己的妹妹也保护不了,连自己的妹妹也救不了。”

  碧泪一边恸哭,一边指向那个她说的默泪依着门框的地方。

  弓怜人在一旁听的已经骇的呆了,她随着碧泪所看的方向看去,仿佛也看到那里有一道门,那道门仿佛就是上古怪兽的血盆大口,将默泪禁锢在其中,永世难以挣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