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七十九章 吴铭入房中 怜人叙怪事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94  |  更新时间:2019-08-19 19:11:43 全文阅读

可是弓怜人却明明知道,她们所看的地方,不过是那张方桌和窗户之间的一块空地而已,这块空地上,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

  但是碧泪的眼睛,却偏偏像是着了魔一样,呆呆的盯着那片空地,将那个门框,那个一身素衣而且瘦如枯木的女子描述的活灵活现。

  这时已然被骇的不轻的弓怜人忍不住紧紧的抱住碧泪,颤抖道:“姐姐,你,你不要再看了,也不要再说了,那只是一片空地而已,什么都没有的。”

  而碧泪却还是呆呆的望着她们面前的那块空地,一动也不动,仿佛她的灵魂已经被抽走,已经进入那个魔鬼一般的幻境中去了,已经在和束缚默泪的上古怪兽进行着生死决斗。

  弓怜人颤颤巍巍的伸出小手,想要去掩住碧泪的眼睛,不让她再看哪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一边掩一边说道:“姐姐,你不要再看了,不要再想了,这样下去,会想出病来的。”

  可是弓怜人虽然捂住了碧泪的双眼,虽然在不断的安慰着碧泪,但碧泪却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弓怜人说的话一样。

  而那些她方才呆呆的看着的东西,像是早就已经进入了她的心中,即便是她闭着眼,方才的景象,也在脑海中显示的真真切切,明明白白。

  一个可怜的小女孩,一个失魂落魄的女子,两人在屋中紧紧的抱着。桌上的灯已经灭了,窗外夜晚时就已经在刮的阴冷的风并没有因为到了白天而消散些许。

  而这个所谓的白天,在那巨大的乌云的遮掩下,却显得比黑夜更黑。

  天公怒发不垂首,不怜人间好妆容。即便是那法力无边的天神,是不是也已经无情到了极致,是不是也不会再理会这两个的可怜的女子。

  那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够让这个哭哭凄凄,魂不守舍的女子,重新变回那个杀伐果断,叱咤江湖的碧海血泪碧泪帮主呢?或许,没有人。

  “怜人,碧泪,你们两个怎么现在也不出来吃饭,饭菜都凉了。”远处的声音似这乌云漫天的阴天里的一道春光,带来一丝光亮和抚慰。

  “怜人,是不是在碧泪姐姐这里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玩的开心的连饭也顾不上吃了?”这声音,却像是春光里的一阵俏皮的风。

  弓怜人听到这两个声音,简直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的救命的稻草,急急忙忙的跑过去把门打开。

  “吱呀……”开门的声音在弓怜人的耳中,从未如此悦耳过。

  门打开,就见到了那张春光般温和的笑脸,还有那个俏皮的灵动如风般的小孩。

  “怜人,你怎么哭了呀?”吴铭一打开门看到的就是弓怜人那张满是泪痕的眼,他方才脸上的顽浮已经全然不见,只剩下焦急。

  “你们,你们快些进来,碧泪姐姐她……”

  弓怜人哭哭啼啼说话的功夫,血樱已经夺门而入,血樱的心中,当然是万分焦急的。而吴铭缠着弓怜人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

  “碧泪,碧泪?你怎么了?”血樱焦急的问道,她一边问的时候,也已经一边把右手搭上碧泪的脉搏。

  可是碧泪的脉搏稳定正常,毫无异象。

  一旁的吴铭见了,竟也踮起脚,摸摸碧泪的额头,像是怕她受了风寒感冒了一样。可同样,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

  “血樱师叔,碧泪姐姐明明好好的啊,可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吴铭不解的问道。

  “我暂时也不知道,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好好的啊。”血樱回答道,但却紧皱着眉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血樱思虑良久,转过头看向弓怜人,双手轻轻地抚着她的肩膀,温柔的问道:“好孩子,先不要哭,你进来的时候,碧泪姐姐就是这样的了吗?”

  弓怜人在血樱和吴铭进来之后,方才强忍着的恐惧和伤心就再也控制不住,早就已经在一旁哭成了个泪人儿。

  此刻听到血樱问她话,才边抽泣边哭道:“不是的,我进来的时候,只是见到碧泪姐姐在桌旁坐着。血樱师叔今早做的千层糖糕碧泪姐姐平日里最爱吃了,所以我就高高兴兴的跑过来喊她,心想她一定会非常开心。可是我告诉她早上的饭有千层糖糕的时候,她却仍然坐在桌子旁动也不动。我就又跑到她跟前去叫她。”

  弓怜人一边哭泣一边说话,鼻涕也不禁流了出来。血樱掏出随身的手帕,为弓怜人轻轻地擦了擦脸。温柔轻轻抱住了她,道:“好孩子,接着说。”

  弓怜人继续道:“我跑到碧泪姐姐跟前准备再喊她时,才发现她方才根本没有看我也没有听我,她只是呆呆的看着前面。”

  吴铭此刻插嘴解释道:“她方才可能是没有听到你来吧。”

  可是他还没解释完就忽然又闭嘴了,因为碧泪平时耳目最为聪敏,哪怕是院中有树叶落地,她也会听得真真的,怎么可能听不到。

  此刻吴铭会忽然不过大脑就脱口而出,实在是因为他也着急万分,但吴铭随即就反应了过来,于是吴铭挠挠头道:“不对不对,我猜的不对,怜人你继续说。”

  弓怜人不由瞪了吴铭一眼,边流泪边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插科打诨。”

  吴铭讪讪一笑,严肃道:“我,我错了,我也是太着急碧泪姐姐,所以也心慌意乱起来,怜人继续说吧。”

  弓怜人又赶忙继续道:“我看到碧泪姐姐的眼神呆呆的,以为她在想什么事入了神,于是在她跟前晃了晃,还摇了摇她的胳膊。”

  吴铭忍不住又问道:“难道碧泪姐姐还是没有理你。”

  弓怜人点头道:“嗯,直到这时,我才着急起来,我连着问了三次,碧泪姐姐才应了我一声。”

  吴铭赶忙问道:“碧泪姐姐说什么?”

  弓怜人道:“碧泪姐姐说她只是沙子迷了眼,并不碍事,只是不想去吃饭了,让我先去吃。”

  吴铭此刻听了不忍自言自语道:“沙子?虽然今天风大的很,可是这房中哪里来的沙子。碧泪姐姐这应当只是找了个借口吧。”

  借口,当然是借口,拙劣的借口。

  碧泪点头道:“嗯,我当时也是这样想,所以我并没有走,就留在房间中陪着碧泪姐姐,我希望她能够把她伤心的理由说出来,我即便帮不了她,也能够陪她一会。”

  如果你真的关心一个人,你不会只听她讲开心的事,你也不会让她讲些伤心事来让你开心一下。

  你会希望能够知道她为何悲伤,然后尽量帮她赶走悲伤,即便赶不走,也想陪她一起悲伤。

  吴铭问道:“那碧泪姐姐有没有说为了什么啊。”

  弓怜人道:“我当然问过了碧泪姐姐,可是她还是不理我,后来我和她说了好大一会儿话,她突然间就一下子抱着我大哭起来,她开口后,我才知道,这件事和默泪姐姐也有关系。”

  吴铭急忙问道:“难道她是想默泪姐姐了吗?”

  弓怜人道:“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于是我就问碧泪姐姐是不是想默泪姐姐了。可是她却说她见到了默泪姐姐,而且还救不了她,还抱着我大哭了一阵。”

  听到这里,血樱才不由惊讶道:“什么,碧泪已经见过了默泪,可她为什么要救默泪呢?难道默泪过的不好?”

  弓怜人点头道:“恩,碧泪姐姐说默泪姐姐被囚禁了起来,还说她瘦了好多,就在那个门框那边。”

  吴铭望着他们方才进来的那扇门的门框,不由疑惑道:“那里哪有默泪姐姐啊。”

  弓怜人此刻忽然哭的更凶了,她边哭边道:“不是那扇,是那扇。”

  她一边说一边慢慢的伸出自己的手指指向前面那片什么也没有的空地,语气中竟也有了些不可名状的恐惧。仿佛前面真的有那么一扇门,真的有那个张着血盆大口的上古怪兽。

  血樱和吴铭顺着弓怜人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却同样只是看到一片空地而已,二人不禁心生疑惑。这片空地在他们二人看来,确确实实只是一片空地。

  而吴铭更是胆大,竟迈步往弓怜人手指所指的方向走去。

  待吴铭走到弓怜人所指的前面的那片空地上,用手指指着脚下的空地,不解的问弓怜人:“你说的那个门框,就在这里?”

  “别进去!”弓怜人还没有来的点头确定,就忽然听到一声尖锐而清澈的呼声,这呼声,竟是方才一直痴痴呆呆的望着前面的碧泪发出的。

  “吴铭回来,危险!”碧泪大声呼喊到,她和吴铭明明只隔着不足三尺的距离,可以从她的呼声中听去,却像是两人隔着五六丈远一样。

  本就已经被碧泪方才的那声惊呼吓了一大跳的吴铭、弓怜人和血樱三人,这会儿,又被下了一大跳。

  而站在那片空地上的吴铭更是将方才指着那片空地的手指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盯着碧泪问道:“我?我这里有危险?”

  吴铭方说罢,竟然还在原地扭了扭要,摆了摆手,接着又道:“我这里……”

  ‘我这里哪里有危险?’这句话还没有完全说出口,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方才本来呆若木鸡的碧泪,此刻竟然如离弦之箭一样飞向吴铭。明明只有两三尺的距离,她却像是用了很大劲一样。

  血樱和弓怜人连眼都没有来的及眨一下,碧泪就已经完成了飞过去抱起吴铭,又抱着吴铭退回到桌旁这些动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