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七十七章 心心念念久 姐姐妹妹情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70  |  更新时间:2019-08-17 12:00:01 全文阅读

无论怎样,他们已经离开,又是一天过去,月亮又上梢头。黄昏后的绝望山,仿佛已经和这昏暗的月色融为一体。

  吴铭和弓怜人已经早早的睡了,小孩子精神起来调皮的要死,但困起来,倒也睡的很快。

  而碧泪,却坐到吴铭他们昨天坐的那几阶台阶上。月亮仍然是昨天的月亮,风也刚刚好就是昨天一样的西北风。

  但是人却不同了,心情也不同了。昨天两个小孩子久别又重逢,心中的欢喜,重聚的温馨,仿佛就连那橘色的月光,也是温暖的。

  而今天碧泪却一个人坐在这里,在想着那个女孩,那个和自己着了同样一身青衣的温婉女子。那橘色的月光,却不知何时也已经变了,变的让人顿觉凄凉。

  绝望山上明明花不生,草不长,鸟飞绝,可是碧泪为什么偏偏听着像是有寒鸦凄鸣,反复哀歌。

  难道那本来结伴而飞的寒鸦,此刻也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一只。和它一起结伴而飞的,是不是也是它的好姐妹。

  它的好姐妹,是不是也曾经以彩色的枝叶为羽,为它披上漂亮的七彩外衣?

  想到这里,碧泪心中的思念不由得像是这月夜当中迷蒙的雾一样,越发的弥漫和惆怅了起来。

  她口中已经不停的在喃喃低语,“默泪……妹妹……妹妹……默泪…”声音虽然低哑,却不知为何,让人觉得撕心裂肺的尖锐。

  她多么想大声呼喊,可是又该喊向谁去?难道要对着天喊?可是天明明已经给了她答案。

  默泪没有死,但是你也不必找。这就是上天,就是那位王母娘娘给她的答案。

  这样的答案,是不是更加残忍。想到这里,碧泪不由开始低声的啜泣起来,她虽在啜泣,但是口中仍然不忘喊着妹妹的名字。

  “默泪……默泪…”

  风渐渐的大了,风对伤心的人,好像往往要格外照顾一些。你越伤心,就觉得风越刺骨,愈加扎心的疼和冷。

  抱着双膝轻轻地把头埋下哭泣的碧泪,像极了一个孩子,一个极需要一个拥抱,或者一张轻薄但又温暖的轻毯披到她的身上,帮助她抵御这无情的风,驱逐内心的寒冷的孩子。

  耳边的风更加肆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碧泪却忽然觉得没有那么冷了。原来,竟真的有人在她的身上披了一张轻柔的却温暖的轻毯。

  我的天!是不是默泪听到了碧泪低声的呼唤,是不是默泪回到了碧泪的身边?

  “傻丫头,不要一个人在外面了,外面冷。”为碧泪披毯这人的声音,格外的温柔和熟悉,只是却不是默泪,而是血樱。

  “师叔,我想默泪了。”碧泪仍然在轻轻地啜泣,她的双肩,甚至在轻微的抖动,她轻轻地靠在了她的师叔的肩膀上。

  “好孩子,师叔是看着你们两个长大的,师叔又何尝不想默泪呢?可是王母娘娘不是也说了吗,默泪没有死,只是我们暂时还见不到她而已。”血樱安慰道。

  “可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默泪啊,她这些日子吃的怎么样,过的好不好,我还是好想知道啊。”碧泪问道,言语里的呜咽仍然让人听着心碎。

  “好孩子,默泪既然是被天上的人救走了,那定然是吃的好穿的好了,不要瞎想了好不好。”

  血樱虽然柔声回答着碧泪的话,虽然拍了拍碧泪的肩膀去安慰她,可是为什么血樱自己的语声中,竟然也有了一丝哽咽。

  是不是血樱在安慰碧泪的时候,其实自己也在担心,在担心默泪的安慰。

  毕竟他们讨论了整整一个晚上,都没能讨论出,那个所谓的弥罗宫,到底是是不是仙境,那个王母娘娘,到底是不是传说中至高无上的神。

  所以血樱她们,又怎么能够将希望寄托在这些虚无缥缈之上,所以血樱自己的心中,其实也在担心默泪的安慰。

  但是血樱毕竟是长辈,毕竟是带着碧泪和默泪长大的,所以她只能在碧泪面前故作坚强。

  既然未来不可聊,不能聊,不敢聊,那就只好聊聊过往。血樱本来是出来喊碧泪回去的,现在却在台阶边靠着碧泪坐了下来,和她聊起了那些小时候的事,那些过去的快乐。

  “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太淘气,把你师傅的衣服偷了居然去兜马蜂窝,小西瓜大的一个马蜂窝,居然真的被你兜在了师父的那件轻纱里。”血樱说道。

  碧泪听了不禁破涕为笑道:“那可能是我干的最蠢的一件事了。轻纱虽然兜住了一窝的马蜂,但是却兜不住马蜂的刺,我刚刚兜住没过多久,我的右手就被马蜂蛰的跟个猪蹄子一样了。”

  碧泪顿了顿又讲道:“谁知道后来不仅毁了师父最爱的那件轻纱,还跑了一窝的马蜂。赔了夫人又折兵,哎,真的是……”

  碧泪想到这里,不由又停了下来,半晌,她终于说到:“要不是那时默泪一手拿一把着冒烟的稻草,一手从我的手中抢过了那个轻纱包着的马蜂窝,说不定我当下就已经被马蜂蛰成一个猪头了。”

  血樱笑道:“你啊,从小就鬼点子多,调皮捣蛋的紧。”

  碧泪说到这里忽然道:“只是后来我虽然把罪责全担了下来,也挨了师父的打。可是为什么好长一段时间都没见到默泪呢?”

  血樱道:“傻孩子,你那日早就被那轻纱里疯狂的马蜂给吓怕了,你手里的轻纱脱手给默泪之后,就连滚带爬的跑回院子找你师父去了。哪知道默泪手中虽然拿着冒烟的稻草,但还是禁不住那些马蜂没头没脑的一顿狂蛰。”

  血樱继续道:“你的手虽然肿成了个猪蹄子,但默泪却全身都被蛰了个遍,光是嘴唇,就被蛰的跟两个大馒头似的。她怕你见了伤心,便天天躲着你,直到好了才又开始和你欢天喜地的玩了起来。”

  碧泪此时听了,才知道当年那件事是如此这般。其实这样的事在她两一起生活的这些年里,不知道有多少。

  碧泪不禁愧疚的低声道:“我只当我跑进去找师父认了个错,挨了几下板子,就已经是代她受了过,就已经有了一个大姐姐的样子,哪里知道,她代我受的罪,却是我怎么也还不完的。”

  血樱顿了顿,微微笑道:“倒也不是,你想啊,她虽然替你挡了蜇人的马蜂,你也为她挡了吓人的师父不是?”

  碧泪这时吐吐舌头道:“师父她老人家在的时候,还真的是吓人。”

  接着,碧泪又撇撇嘴道:“只是师父当时好像只对我一个人严厉,但对默泪却总是笑嘻嘻的。”

  血樱笑笑道:“你小时候那么鬼马精灵,你师父虽然日日都对你板着脸,你却还是时不时的闯祸。而默泪当时本来就安静,什么事都是你拉着她做的,而且她又懂事,你师父对待你们俩的态度,当然就不同了。”

  碧泪吐吐舌头笑道:“默泪向来胆子小,什么事都得我鼓动着她她才去干,还总是怕这怕那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她总是比我受的伤重,受的伤多。”

  血樱轻轻叱道:“傻孩子,其实默泪只是顾虑的比较多,她的勇气其实已经可以用无畏来形容了。”

  血樱说到这里,碧泪忽然想起,默泪帮她去悬崖边摘花,去深水里摸鱼。这些她当初兴致勃勃的想去做却又彳亍着不敢去做的事情,原来都是默泪去帮她做的。

  血樱又温柔的说道:“所以啊孩子,其实默泪看似柔弱,实则刚强。她只要活着,就一定可以照顾自己,我们不必多为她担心了,先回去罢,天色这么晚了,该睡觉了。”

  碧泪慢慢的点了点头,随着血樱一起进入了庭院之中。

  天上的月亮已经被乌云遮住了,今晚的圆月若不被乌云遮挡,是不是会更加明亮。

  不知道,只是桌上的灯亮如豆,仿佛就连那如豆的灯,也想尽量的燃烧自己,为这间漂亮秀气的房子点缀上明亮的光。

  桌前坐着的那名女子,一袭青衣及地,俊秀的脸上没了往日的杀伐果断,反倒是涌现出一丝迷茫,一丝担忧,一丝痛苦。

  这位坐在桌边的女子,赫然竟还是碧泪。碧泪难道没有回屋睡觉?

  当然不是,这个精致秀气的房子,就是碧泪的闺房,碧泪本来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本来已经将一颗思念的心放入胸腔。

  当时的月亮还未被乌云遮掩,当时月光洒进窗户如银霜。

  就是在那个时候,在碧泪半睡半醒的时候。窗外忽然传来了断断续续的熟悉的声音。

  “姐…姐……姐姐……救救我……救救我…”

  这声音,好熟悉,默泪!是默泪!

  半睡半醒的碧泪忽然间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她睡觉的时候,竟然仍然穿着那件青衣。

  那声音断断续续从窗子外面传来,竟有种说不出的凄惨和恐怖。

  而这声音传到碧泪的耳朵里,却让碧泪感觉到心疼。

  她的好妹妹,她的那个看似柔弱,实则刚强,在马蜂面前都没有退缩的妹妹,此刻为何会发出如此惨烈的呼救声。

  碧泪从床上方弹起来,就挑最近的一扇窗户破窗而出,寻着那声音而去。

  乌云渐渐多了起来,月光越来越少,那声音随着越来越少的月光,竟然也变得越来越弱了。

  而当乌云完全将月亮遮挡,碧泪竟然再也听不到一点点默泪的声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