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四十一章 碧泪上少林 怜人到后山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77  |  更新时间:2019-07-27 21:42:16 全文阅读

这个被铁桐看成是小丫头的碧泪实在不能算是小丫头了,但她现在却偏偏就真的像是个小丫头一样。碧泪坐在那里嘟着嘴,在不闻的方丈室当中已经呜咽了半晌。

  “好孩子,不要哭了。有什么事便讲出来,兴许老衲可以为你解决一点。”不闻说道。不闻幼时出家,几十年来,什么棘手的事情他都见过一点。

  偏偏女孩子的哭,他是真的不知道到该怎么解决。实际上女孩子难过起来,就算是最有能力的情场老手都会头大。何况不闻,不闻只是个和尚。

  但是偏偏眼前的这个女孩,不闻又不能不管。因为碧泪,不仅仅是碧海血泪的掌门,而且是不闻最好的朋友碧水的女儿。

  碧水不是和尚,碧水也不是碧海血泪的这个门派里的人。碧水是个浪子,浪子没有家,但是浪子却有情,有情就会留情,留情就有了女儿,这个女儿就是碧泪。

  当年碧水被一个极厉害的仇家追杀,自知难逃一死,就把碧泪托付到了碧海血泪当中。不是因为碧水不信任不闻,而是因为少林不收女僧。

  偏偏也正因为这样,碧泪自幼时起,就得到两大门派的宠爱。而不闻,也一直将碧泪看作是一个小丫头,正因如此,铁桐当然也把碧泪看作是一个小丫头。

  只是后来事情发生了变化,碧泪冰雪聪明,一下子成了碧海血泪的掌门。不闻当然不能够再小丫头,好孩子的喊碧泪,一切就都以同辈而论。

  因而江湖上很少有人知道这一段过往,也很少有人知道碧海血泪和少林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实际上如果不是碧泪这样哭哭啼啼的来找不闻,只怕连不闻都已经忘了那个已然能够独当一面,叱咤风云的女掌门实际上还是十几年的那个小丫头。

  一个丫头本来就已经够让和尚头大的了,更何况不止一个。弓怜人也是小丫头,而且真的是个小丫头。弓怜人也是和碧泪一起来的。碧泪在呜咽,弓怜人却没有,因为弓怜人已经没有主意。

  弓怜人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碧泪姐姐这么伤心,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她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够让碧泪姐姐不哭。所以她也只有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不闻。

  “怜人,吴铭就在后山,你去找吴铭玩一会儿吗?”不闻当然也看到了弓怜人,不闻笑眯眯的问道。小丫头还是交给小和尚解决的好,不闻心想。

  让两个小孩子先去玩,这个大丫头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事情,也才好静下心来去帮他解决。于是弓怜人就被送到了后山,就去找正在练功的小吴铭去了。

  方丈室当中,只剩下了碧泪,不闻,铁桐三人。

  “丫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总得告诉咱们呀,这样,我和不闻老哥才好帮你拿主意。”铁桐也问道,铁桐喝酒,打狼,杀生,但铁桐终究也是和尚。

  铁桐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个女孩子,所以他只有去用最直接最简单的方法去问。两个和尚,一个捻着佛珠,一个瞪着大眼,看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孩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半晌,碧泪终于开口了:“默泪死了。”

  “什么?死了?”铁桐问道,几乎是尖叫的问道,他不能不惊讶。

  “就是那个和你一同进入碧海血泪,只比你小了一个多月的女孩?”不闻问道。看来对于默泪,不闻和铁桐显然也是知道的。

  “嗯,就是她,她是我最好的妹妹,可是,可是她却死了,呜呜……”没说两句话,碧泪又开始哽咽起来。

  “别着急,好孩子,你先别着急。是谁杀死她的,听说这个小娃娃这些年的武功已经练得不低,谁有这么大的能耐?”铁桐急忙问道。

  “默泪的武功,本就不低。实际上她修的皇天清歌决,比我还要精湛一些。”默泪回答道,但还是没有回答到重点。

  “那到底是谁杀了她,难道是碧海血泪惹上了什么强劲的对头?”不闻沉吟道,默泪讲了半天没有讲到重点,不闻已经开始猜。

  “没人杀死她,是她自己,是她自己……”碧泪的哭腔更重了,好像已经连话都不能够接着讲下去。

  “她自己?难道她练了什么奇怪的武功,走火入魔而死?”不闻问道,碧泪仍然讲不出话,不闻就只能继续猜。幸运的是,这一次他总算是猜对了。

  “嗯,她练了上古上蛊,但是毒气过甚,自己毒死了自己。”碧泪终于把事情的原委讲出来了,用最简单的语言。不闻和铁桐当然也已经听懂,但还是很惊讶。

  “上古上蛊,你说的是那门碧海血泪当中失传已久的邪功?”铁桐想也没想,出口便问道。实际上像是碧海血泪这样的名门正派是很忌讳“邪功”这样的词的。

  但是一来铁桐生性心直口快,二来大家都没有把彼此当外人,所以碧泪倒也没有在乎什么。

  “嗯,上古上蛊,这门功夫我门中弟子已经四十余年都没人练过了。但是最近,我却见到了两次。”碧泪终于止住了哭声,眼神里还是有说不出的伤心和难过,但面庞上已经恢复了一个大派掌门的淡定和从容。

  “你已见过两次?”铁桐惊讶的问道。

  “一次是在烧遍天大战后那一天,一次想必就是见到默泪的时候。”回答问题的不是碧泪,是不闻。不闻还记得那次烧遍天一役的事情。

  实际上,任何一个参与过那场大战的江湖人士,都不会忘记那场战争的任何一个细节。尤其是最后大家发现烧遍天的部下,竟然有很多本来就已经是死人的时候。

  也就是那个时候,大家才知道还有上古上蛊这么一门奇怪可怕的武功。那也就是碧泪第一次见到上古上蛊的时候。

  而第二次,就是碧泪讲到默泪的尸体的那一天。那一天碧泪见到了默泪的尸体,也终于确认了默泪确确实实是修习了上古上蛊。尽管碧泪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她不能不相信。

  烧遍天的魔窟,邪异的上古上蛊,默泪的尸体,这些,到底有什么关系?不闻在想,铁桐和碧泪也在想。安静的方丈室当中,只有几束阳光照亮了正在跃动的灰尘。

  “吴铭,你在干什么呢?”弓怜人盯着吴铭看已经有半柱香的功夫,吴铭却还是像是根本没有看到她一样。从弓怜人被送到后山到现在,吴铭还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吴铭盘膝而坐,双掌合十,好像是一块石头,一根枯木。但是一双眼睛却又偏偏瞪得大大的,弓怜人盯着吴铭的时候,吴铭也在盯着弓怜人。

  弓怜人就这样被他盯了好久好久,一开始弓怜人的脸已经被盯的红了,但是后来,弓怜人的脸简直已经发紫。因为她发现,吴铭只是盯着她,却一定没有想着她。

  因为当弓怜人盯着吴铭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吴铭的眼里竟然像是有整个世界。当然,这并不是弓怜人最惊讶的,最让弓怜人惊讶和气愤的是,吴铭的眼里,竟然不是只有她!

  所以弓怜人生气,所以弓怜人大声的问道:“吴铭,你在干什么呢?”这一声,无疑就是警告。如果吴铭再不理她,弓怜人的小拳头就要砸在吴铭的肩上,就算打不死,也一定很疼。

  警告当然是有效的,弓怜人刚刚喊完,吴铭就赶紧一边捂住了耳朵,一边抱住了头。吴铭方才那静如枯木的气势,一下子不见了,他眼里的世界,也一下子不见了。

  吴铭又变成了那个活蹦乱跳的小吴铭,吴铭的眼里,只剩下了弓怜人一个人。或许,在吴铭的眼里,弓怜人就是整个世界。

  “唉。”尽管如此,吴铭还是低着头,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并没有去理会弓怜人。

  “怎么了?”弓怜人一听吴铭终于说话,赶忙问道。方才的怒气也突然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好奇,好奇也许就是这女孩最大的缺点了罢。当然,也可能是优点。

  “我刚刚练功练得好好的,被你这么一喊,就打断了。”吴铭嘟着嘴,扭过头去,也不再看弓怜人。吴铭像是已经生了弓怜人的气。

  “我,我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弓怜人看到吴铭像是真的生气了,一下子软了下来。更奇妙的是,弓怜人竟然也嘟起了小嘴。

  明明是道歉,但那意思却好像是说,我就是故意喊你的你又怎么样?人家来了这么久,你连理都不理人家,这是不是你的错。一旁的吴铭,见到弓怜人突然像是快哭了,当然也慌了。

  “没事的没事的,实际上你刚刚上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练完功了,刚刚只是逗你玩的。”吴铭赶忙扶着弓怜人的肩膀安慰道,脸上堆满了笑意。

  吴铭看到弓怜人楚楚可怜的样子,当然不敢再装着蛮横。可是吴铭却不知道,他这一说实话,却招来了弓怜人杀人般的眼神。

  “好呀,你竟然骗我!”弓怜人突然也瞪起了眼,却瞪得又圆又漂亮。弓怜人的拳头,当然也真的砸到了吴铭的肩膀上。男孩骗女孩,当然是不可饶恕的。

  吴铭只有呲牙咧嘴的跑跑窜窜。女孩,谁能猜的透女孩?反正小吴铭是猜不透。二人闹够了笑够了,才终于在温暖柔软的草地上坐了下来,喘了口气,好好的开始聊天。

  “吴铭,你刚刚练得是什么武功呀?”弓怜人问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