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四十二章 两小儿谈心 老和尚探秘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280  |  更新时间:2019-07-29 16:03:15 全文阅读

“我练的是十二怪经,可是不闻师父说了,不让我告诉别人。”吴铭道。

  “那你还告诉我?”弓怜人听着吴铭前后矛盾的回答,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吴铭反问道。

  “你又不是别人。你是我的……”吴铭想了想说:“你是我的好朋友。”

  吴铭说罢,乐呵呵的笑了起来。小孩子眼里的好朋友,就是好朋友。如果你觉得这里的好朋友还应该指了一些什么别的关系,那你就一定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你已经有了大人的思维。

  “傻小子。”弓怜人也被吴铭逗乐了,可能女孩的思维,往往要比男孩提前成熟一点。所以弓怜人,也多少有了些大人的思维。

  好朋友这个回答,让弓怜人感觉有点满意,也有点不满意。

  弓怜人继续道:“你练的十二怪经,就是烧遍天之前练的走火入魔的那部经书吗?”

  “是啊,你怎么知道?”吴铭惊讶道。吴铭觉得,女孩子本来不应该知道这么多的。可能天底下所有的男孩都一样,觉得女孩子应该会柔弱一点,知道的也因该比男孩少一点。

  可是结果偏偏相反,有时候,女孩子不但也很刚强,而且知道的,也一点都不比男孩子少。

  “我当然知道。”弓怜人觉得知道这个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有一次碧泪姐姐和我说过,那个烧遍天就是练了这个经书才走火入魔的。所以他才从好人变成了一个坏人。”弓怜人继续讲到。

  “对呀,他要是不变坏多好呀。那样,他就是一个好人了。”吴铭也点头说道。

  小孩子的世界里,可能很简单,可能只有好与坏,对与错。可是世事纷繁,又岂是简单的对错两个字能够判定的?

  等到若干年后,小吴铭才总算是发现。人生在世,最难避免的就是诱惑,最不能控制的就是人心,想要做到不变坏,有时候简直比登天还要难上几分。

  但是这个,好像并不是弓怜人想要和吴铭讨论的话题。

  “哎呀,都被你把话题带偏了。我是想问,既然练了那武功就会变坏,你为什么还要练啊。你想变成坏人吗?”弓怜人问道,问出了她所关心的话。

  “嘿嘿,我已经开始学着吃人了……哇呜……”吴铭假装阴险的笑着,张牙舞爪的向弓怜人扑过去。

但是他装的显然并不太像。弓怜人一抬手就打掉了吴铭那两只挥舞的爪子,本着脸道:“严肃点,说正经的呢。”

弓怜人严肃起来的样子,俨然像是个小大人一样。

  “你就不能让我骗你一会。”吴铭撅着小嘴,显然很气馁。

  “不能,你骗的又不像。”弓怜人直截了当的回绝了他。

  “好吧,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师父会让我练这个武功。但是师父说,这个武功我练了基本上不会走入魔,而且世上如果还有一个人适合练这个武功,那就是我。”

  吴铭自豪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仰头对弓怜人讲道。

  “臭美。”弓怜人笑着骂了一句,但显然也为吴铭感觉到自豪。

  “哎,对了,你知道吗,碧泪姐姐的妹妹,默泪姐姐,竟然死了!”弓怜人突然到,眼瞪得大大的,悄悄对吴铭说道。

  “死了,怎么会死了?”吴铭也感觉很惊讶。

  “我也不知道,我们到那个地方以后,就只发现了默泪姐姐的尸体。”弓怜人接着讲道。然后详细的向吴铭讲了那天在烧遍天魔窟当中的所见所闻。

  讲的人和听的人,一会儿瞪大眼睛,一会抱着胳膊瑟瑟发抖,一会儿又发出一阵惊呼。两人像是又到了那魔窟当中一次一样。

两个人讲了一会,又都安静了下来。

对于默泪,吴铭和弓怜人实际上都不能够算得上是熟识。但是既然是碧泪的妹妹,在他们的心中,默泪当然也是善良和美丽的。

默泪死了,他们当然不会开心,所以他们沉默。

  “碧泪姐姐现在还在方丈室吗?我们去看看她吧。”吴铭沉默半晌,讲道。吴铭觉得应该去安慰安慰碧泪姐姐,尽管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走。”弓怜人道。

弓怜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但是她相信吴铭,所以她二话不说就跟着吴铭到了方丈室。

  吱呀,方丈室的门缓缓打开,禅室当中青烟袅袅,佛像庄严。但是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不闻,默泪,铁桐三人都已不见。

  自窗户打进的几束阳光仍然照亮了正在跳跃的灰尘,在阳光的照耀之下,光明和黑暗都无所遁形。但是如果没有阳光呢,没有阳光会怎样?

  没有阳光是不是就只剩下黑暗?不闻等人已经走上了通往黑暗的道路,他们正在往烧遍天的魔窟的方向走去。

  想要探寻问题的究竟,当然不能够只是坐在那里空想,没有人能够只用想的就可以解决问题。要想解决问题,还要去看,去找,去动手。

所以不闻他们决定去烧遍天的魔窟当中一探究竟,去看看那七口棺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鬼?

所以他们去了,由碧泪带路。

  春日尚好,山色青青,郊外的花开的正艳。烧遍天的那个魔窟,就在艳丽的花丛之外。不闻他们已经快要走到了目的地。

  铁桐大步飞扬,像是巨灵神一样踩的大地都咚咚作响,速度偏又飞快;碧泪衣袖飘飘,轻轻地飘行在花丛之上,像极了美丽的仙子,竟然也和铁桐并肩而行,一点都没有落下。

  而不闻却明明就是在不急不缓的一步一步往前走,但是铁桐和碧泪却又偏偏甩不掉不闻。不闻轻轻地捻着佛珠,紧紧的跟在他二人身后,一点都不费力。

  “等一下。”铁桐突然停下脚步,大地不再震动。铁桐警觉的看着前方,低声道:“有人。”

  碧泪和不闻当然也已经发现。碧泪已经找了一处较大的花丛藏在后面,娇小的女子,本来就干什么都是会方便一点的。

  不闻已经盘膝坐在地上,气息若有若无,早就已经和周围的山水融为一体。肩上竟然还落了一只蝴蝶,那蝴蝶像是已经把不闻当成了一朵花。

  铁桐扭头看了看,发现只有自己还傻傻的站在那里,也一下反应了过来。突地一下子往前一倒,趴在地上。四肢张开,咋看之下,就像是几块丑陋的石头拼在了一起。

  要不是那两双乌黑的眼睛滴溜溜的转,还真的发现不了那里藏着的是个大活人。碧泪在花丛后见了,忍不住抿嘴一笑。随即又紧紧的盯着前面。

  优美的山谷,却偏偏有烧遍天的魔窟,不是暗夜,却偏偏有神秘的行者。明明是晴天,几个人的心中却有说不出的阴影。

最不正常的事情莫过于,在看似正常的情况当中处处都显示着不正常。那不正常的人,轻功竟然极好,而且行程匆忙。

那人显然并没有发现不闻他们,他匆匆的离开,片刻间就有消失不见。

  但是不闻等人却已经发现了他。突然出现的神秘人,已经消失。不闻当人当然已经走了出来。

  “老哥,这人的身影,倒是熟悉的紧,像是熟人啊。”铁桐站起来,大大咧咧的拍了拍自己的布衫,向不闻讲道。

  “对呀,我也觉得很熟悉,但是还是有些太远了,看不清楚,又想不起来。”碧泪揉揉头,也说道。

  “那人,是昆仑派的掌门人刘氏风。”不闻看着远处,缓缓说道。

  “刘氏风?他来这里干什么?”铁桐和碧泪同时惊呼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看清了他的脸。”不闻说的是实话,但是实话更加让人吃惊。碧泪那么年轻,眼力本来应当是最好的。然而碧泪还是嫌太远,看不清那人的面容。

而不闻,就这样看到了?老眼昏花这个词,好像在他的身上并不奏效。

惊讶的是铁桐和碧泪,不闻当然不吃惊。

  不闻已经大步往前走去,道:“那人是谁人,谁人又是那人?罢了罢了,我们且去干我们的事罢。”

  这老和尚,好端端的竟然打起机锋来。铁桐听了,似懂非懂,碧泪听了,是一点也不懂。

懂就是不懂,不懂就是懂。

他们三人果然不再讨论方才神秘匆忙的刘氏风,径直向烧遍天的魔窟走去。

  魔窟内花香依然,房屋中豪华依旧。如果不是那几口棺材,如果不是不闻等人都知道这里曾经的住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样的地方,还真的不应该叫做魔窟。

  这里,简直就是个世外桃源,这里真的是个世外桃源吗?不知道,谁也不知道。但是目前来看,对不闻等人来说,这里,是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地方。

  暗室当中的棺木仍然只有七口,仍然像是火一样的琉璃。不闻等人盯着那些棺木,那口名为苦泉的棺材里,已经没有了默泪的尸体,和其他的棺木一样,干净的像是皇宫大内后厨当中的碗。

  碧泪看着那口棺木,又想到了默泪,又开始独自的抽泣了起来。这具棺木,不仅夺走了默泪的生命,也夺走了默泪的身体,什么也没有留下。

  不闻和铁桐默默的围着那几具棺木转了好几圈,铁桐竟突然说了句十分奇怪的话。铁桐说:“现在我已经一百个相信,不闻老哥你说的都是真的。”

  不闻默默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啊……打死你……”

不闻铁桐两人还在沉思间,忽然有一声歇斯底里的声音拍打着他们二人的耳膜。

是碧泪!碧泪嘴里愤怒的喊着打死你的时候,已经冲向了那具名为苦泉的棺木,已经挥拳砸了上去。

  几日来的悲愤和委屈,终于都爆发了出来,化成一个拳头,打到了这具棺木上。这一拳的力量,大的足够打碎坚硬的山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