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四十章 假包公求助 小丫头上山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244  |  更新时间:2019-07-26 15:32:16 全文阅读

“不闻大师,此事当真蹊跷的紧。咱们即便有了这么一点头绪,但也不敢妄动。皇上那里,已经大发雷霆了。您看……”

  少林寺当中,一名横眉竖眼,黑脸皮,厚嘴唇的官差坐在客座上。手中的茶碗氤氲着香气,他却无暇去喝上一口,只是紧皱着眉头。

  而那人身后,还站着两名官兵,那两名官兵昂首挺胸,好不威风,显是那官差手底下最为得意的亲信。而坐着的这名官差,就是当今皇宫当中最有名气,最有威望的御前带刀侍卫假包公。

  假包公的真名当然不叫假包公,假包公的真名叫张四牛。张四牛的意思就是,他先天生下来的一股神力,活生生的可以抵得过四头牛。

  张四牛不仅神力过人,而且神经敏锐,自从十八岁进入皇宫,到现在已经有整整二十年,一直负责保卫皇宫国库的安全,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次意外。

  又因为他当真长得像是包公一样,于是下面的人都给他起了一个好听的绰号叫当代包公。

  但是张四牛却怎么也不肯接受,非说包公只有一个,而他,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个假的而已,非要让大家叫他假包公。于是假包公的名号就这样被叫了出来。

  但是假包公在当朝的名声,却比北宋的那个还要响亮一点。史书上记载的再好,那个真的包大人也不会帮到他们一点半点。而这个假包公,反倒是实实在在的为当今朝廷做了不少大事。

  但是现在这件事情,却实在是让这个假包公犯了难。国库当中的三千万两黄金,就在前天夜里,竟然不翼而飞了!

  国库当中的存银,当然不只这三千万两。但是这三千万两,却是用来建造摘星楼的专项款额。摘星楼是皇上为自己最喜爱的妃子玫妃建造的行宫。

  皇上不是那种荒淫无度,沉迷酒色的皇上,玫妃当然也不是那种妖精一样的妃子。

  相反,自皇上登基十二年来,玫妃一直陪伴皇上左右,帮助皇上一起料理朝政,确确实实是难得一见的帮手。

  更何况玫妃长得并不是属于传统的妖艳,反而是那种接近人间烟火的美。就像是寒冬的一碗热酒,看到这样的女人,就会让你不由自主的温暖的心醉。

  玫妃跟随皇上已有一十二年,从未提过任何无理的要求,甚至从未提过要求。她的确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女人,就是因为她从来不向皇上索求什么。

  也正因如此,反倒让皇上越来越觉得欠她的太多,皇上的心,也因为这样的原因一直都在玫妃那里。在皇上的心里,哪怕是后宫佳丽无数,都无一人能够比得上玫妃的毫发。

  这些年来皇上内心的愧疚越来越深,越来越觉得欠了玫妃太多。终于忍不住,决定一定要为玫妃做一件最浪漫的事情,就是这摘星楼。

  摘星楼是由当代技术最高,构思最为奇妙的鲁班鲁大师的传人鲁修设计的。据说等这摘星楼建好之后,站在摘星楼上,一伸手就能够摸到天上的星辰。

  鲁修当时是这样和皇上说的:“启禀皇上,这摘星楼造成之时,您就可以携着玫妃娘娘在摘星楼上与日月星辰为伍,共彩云朝霞而歌了。只是经费……可能要多一点。”

  “银两的事情,你不必担心,无论多少,尽管向国库去提便是。”皇上大手一挥,就取消了鲁修的顾虑。

  为了能够为玫妃摘到天上的星星,钱又算的了什么呢?皇上心想,皇上对玫妃的爱,已经超过了他自己。钱对于皇上来说,更不是什么问题。于是,就有了这三千万两专用的款额。

  但是就在一切准备就绪,准备动工建造摘星楼的时候,那三千万两金灿灿,实打实的黄金,竟然不翼而飞了。

  黄金突然失窃,皇上怎么能够不生气,“你给我听好了,要是找不到这三千万两黄金,你以后就不要回来了!”皇上愤怒的一拍龙椅,对假包公说道。

  但皇上终究还是给了这个两朝的元老一点颜面,并没有限定时间。因为皇上也知道,这定然是件极其棘手的事情。

  假包公当然也知道这件事情是多么棘手。国库的防御,已经可以说是无懈可击了。十道纯铁铸成的围墙,七十二道神秘莫测的机关陷阱,还有三十六道皇宫大内中一等一的高手组成的防御。

  不要说是飞进去一只苍蝇,就是唯一一个知道所有机关的皇上本人,每次进去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深怕一个大意,就葬身其中。

  但是这三千万两黄金,却丢的悄无声息。甚至如果不是前天鲁修禀明皇上要用到银两,大家到现在都还发现不了一点异样。

  这样没头没脑的事情,又叫人从何查起。假包公无奈,只好来到少林。皇上的银子丢了,为什么要到少林,难道是少林偷了他的不成?

  铁桐一听到假包公来了少林,第一反应就是这样的。所以假包公第一次到少林拜访,连门都没进去。

  第二次假包公总算是学聪明了一点。随行来的三百御林卫已经被遣回。假包公只带了两个最亲信的官兵,好声好气的和铁桐解释了半天。

  假包公说,他来少林,只是想请不闻大师帮忙,同江湖上的同道一起,寻得这三千万两黄金的下落。并没有任何其他别的想法。铁桐这才给他打开了门,带他见到了不闻。

  “张施主讲的事情,确实是十分蹊跷。少林早时便有护国寺之称,国库失窃,少林自当尽自己的一份力。只是这黄金失窃之后,难道就一点线索也没有吗?”

  不闻方才还在后山同吴铭修习十二怪经,却被自己这个火急火燎的铁桐师弟火急火燎的叫了来。听完这档子事后,不闻轻轻地捻着佛珠问道。

  “在下当时也是想要找寻一点蛛丝马迹。但是国库之中,除了三千万两黄金凭空消失了,甚至连一根铁丝都没有断。”

  假包公苦着脸讲道,沉吟半晌,突然又冒出一句:“对了,国库当中,还多了一柄铁尺。”

  “哦,铁尺?什么样的铁尺。”不闻问道。

  “就是一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铁尺。据摘星楼的鲁修大师说,这样的铁尺,任何一家商铺都能够买的到。而且,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家,都可能用得到这样一根铁尺。”

  假包公回道,显然他也曾经想要从这铁尺上找到一点线索,但是却同样无从下手。因为能够用到一根铁尺的人,太多了。

  裁缝量体裁衣,是不是需要一根铁尺?木匠制作木工,是不是需要一根铁尺?像鲁修这样,修建建筑,更离不开铁尺。而这柄铁尺,偏偏又是最普通不过的那一根。

  就是这样的一根铁尺,凭空出现在了国库当中,但是偏偏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进来的,就像是没有人知道那三千万两黄金到底怎么失窃的一样。

  你说奇怪不奇怪,你说烦人不烦人。偏偏这样的事情,就被我们的假包公的碰到了。假包公能有什么办法,假包公只能去找帮手,帮助他破案。

  于是他就找到了不闻,不闻显然也没有一点头绪。不闻也许在江湖上,是一位修为高深的老者,也许有很多人都已经将他当作了唯一的依靠,甚至惊动了朝廷。

  但是不闻不是神,他的本领,还并不能够通天彻地。所以不闻现在也一时半会想不出好的办法。不闻只能眯着眼睛沉思,但是假包公呢?假包公怎么办?

  “张施主,此事非同小可,待老衲思虑后再做答复,若无别的事,张施主先请回吧。”不闻觉的假包公呆在这里已经无益。

  该讲的已经讲完,该出现的已经出现,即便有十个假包公呆在少林,也破不了案。倒不如让假包公先回去,兴许还能够找到一些其他的线索。

  假包公当然也已经明白了不闻的意思。实际上假包公也并没有希望以来问不闻就能够得到答案,假包公只是希望不闻能够出手帮忙,现在不闻已经答应了他。

  “不闻大师,那么在下就告辞了。这件事,还请您多费心。”假包公站起来抱拳道,这个假包公长得方方正正,面皮黝黑,本来看上去,定然是刚正到不会拐弯的人。

  但是他还是说了这么一两句客气的话,或许在朝廷呆的久了,在皇帝身边呆的久了,总要变得学会那么一点拐弯抹角。

  要不,假包公怎么能够在皇宫当中一呆就是二十年,假包公怎么能够成为皇上最为其中的两朝元老。伴君如伴虎,是不是只有狐狸才能够借一借老虎的威风?

  假包公呢?他到底是狐狸,还是包公。兴许是狐狸,兴许是包公。无论他是什么,他讲的事情的的确确是真的,他讲完事情的的确确已经走了。

  所以不闻不再想,因为他不能够再去想这件事情,因为他又碰到了新的事情。碧泪已经到了少林寺,就在假包公刚刚离开的时候,碧泪就来了。

  “碧泪妹子,你也是来找不闻老哥的?”不知道铁桐最近发了什么疯,竟然不四处乱跑了,反而做起了少林门前的扫地僧。

  铁桐刚刚把假包公送走,碧泪就来了。对于碧泪,铁桐当然是一万个欢迎。还没等碧泪答话,就已经把门打开了。碧泪也不客气,铁桐一开门,就冲向了不闻的禅室。

  “这小丫头,越来越疯了。”铁桐还没完全打开门,就看到这丫头已经冲了进去,他只有瞪大眼睛怔怔的看着。七大派之一碧海血泪的掌门人,在他的眼里,不过是个小丫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