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名为刹影的奴隶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5131  |  更新时间:2019-08-19 19:50:51 全文阅读

“嗷——”塔库仰天怒吼,身上的肌肉应声暴涨,竟又比刚才更粗壮结实了一分。

“这兽人有古怪,本来就这么强了还能增长肌肉,要是让他手段尽出还得了?黑刀,去!”李炎当即指挥黑刀向变身的塔库冲了过去。

塔库愤怒的目光锁定了飞来的黑刀,手中的巨斧化作道道残影笼罩向黑刀。黑刀同样抽出长刀对着挥来的斧影击去。

刀斧交击,短短几个呼吸长刀对巨斧就交击不下数十次,塔库攻击虽猛但奈何体型太大被身形娇小的黑刀抓到空隙连砍了数刀。李炎看到黑刀得手正欣喜,下一秒钟他欣喜的心刚起来就被压下去了。因为黑刀的攻击落在塔库的肌肉上根本没给他造成严重的伤害,攻击在塔库身上连皮都没划破只是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

“不是吧,这兽人防御这么变态!”李炎被吓住了。怎么说黑刀的实力可是能比气聚境九重啊,一刀下去连对方的皮都砍不进?

“不要停!继续攻击!”李炎又下令。怎么说黑刀都是气聚境九重实力,怎么也不应该怕一个塔库。李炎就不信这个塔库的变身状态能一直持续下去。

可知道黑刀是人偶,人偶是不知道累的。而塔库终究会累。战斗继续,塔库奋力拼搏但黑刀实力明显胜他一筹,虽然他靠着强悍的肉体硬抗伤害,但时间一长气势就弱了下来,身上的伤痕也增加到上百道。

观众席上的观众全都站了起来,看着塔库从凶猛转为被动挨打再也坐不住了。半柱香后塔库暴涨的肌肉陡然萎缩了回去,他悲吼一声,终于因为体力透支轰!的一声倒了下去,地面都震了震。

全场鸦雀无声,无数观众身体僵住了。

李炎叫回了黑刀,他赢了。用人偶硬生生耗赢了对方。

“可以结束了吗?”李炎问场外的士兵。

“是是的。”士兵吞了口口水,有些结巴地道。本来他也不看好李炎,认为他只是个没有灵力的废人,没想到竟然是一名拥有强大人偶的控偶师。这样一尊人偶放在肃三门哪里都极其厉害了,只要不招惹其他势力的高手,那李炎凭这尊人偶也能很吃香。

李炎当即不再停留,这里的气氛怪怪的,他觉得自己应该尽早离开。临走前他还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塔库,塔库没有死只是因为力竭昏了过去。李炎就这样放下他不管了,他只是要赢比赛而已没必要杀死他的对手。

回到地下广场,所有坐在地上的奴隶们奇怪地看了李炎一眼,因为他们在李炎身上没有看到一丝伤痕,这是很不正常的。接着让他们更惊讶的是塔库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了下来,从他身上大家只看到很多条浅浅的刀痕,连血都没流一滴。这一切太诡异了,还有人结束比赛不流血就回到这里的?

连出来点名的老者都觉得奇怪。李炎倒是没有任何表示,他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又坐了下来。按照华夫人的吩咐他每天要打上十场,现在才只打了一场,剩下还有九场,时间还长得很。

李炎盘坐下来,平复一下心情,他刚才一直在黑刀身后观战,现在回想起这些战斗细节,或许能帮他找到一些体悟。

李炎和塔库带来的异常也只是持续了一阵子,很快这里又恢复了常态。老者继续出来宣读了两个奴隶的名字让他们上场,大概半柱香后两名奴隶回来了,结果是一死一重伤。

重复一般,接下来老者又接连宣读了两场比赛。“刹影,华焰。”

李炎的名字再一次被念到了。李炎收拾心态重新回到赛场。观众大抵还是那些人,只是他的对手变了。他的对手是一个小个子人类,身穿着麻布披风,手握着一把短匕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专业猎手。

看台上观众们又开始下注了,在下注的这段时间内李炎只能等待,但他明显感觉到观众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异样。

“又是刚才那个人偶师,不过他这次的对手是刹影,你们怎么看?”

“刹影是长胜选手,他的特殊技法加上灵力攻击,只要被他近身那个人偶师绝对会被秒杀,买刹影吧!”

观众们又开始讨论。

“对,一个没有灵力的人,面对刹影的突击绝对逃不掉的,有人偶也没用。这次他没有运气可走了,刹影可不是刚才那个大块头兽人。”

哗啦啦……

无数金币丢进了美女们的瓮里,几乎无一例外的所有观众都选择了买刹影赢。这次他们同样不看好李炎,而且这次他们有更加充足的理由。虽然上一把输了,但这把他们有自信把钱赢回来,连那些连输两把的人都下注买了刹影,经常在斗兽场混迹他们对各种常出场选手太了解了,这个刹影就是其中一个,他们对刹影很有信心。

下注时间一过,第一排的士兵挥舞旗帜喊道:“开始!”

士兵话音一落,刹影动了,身影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向李炎的位置冲来。

“糟糕!”李炎在刹影身影消失那一刻就感觉到不对了,因为他的速度比之前的塔库还快,快到李炎只看到眼前什么东西一闪就已经来到了他跟前。

“黑刀!”情急下李炎把黑刀唤了出来,但还是晚了一步,刹影的匕首已经到了李炎脖子上,下一秒就要将他的喉咙贯穿。

“快闪!”李炎惊骇心底大喝,身子极速扭转让刹影的匕首贴着他的皮肤险之又险刺空了出去。

“嗯?”刹影一击刺空后退几步和李炎拉开距离对望。他对自己这一手很有信心,刚才比赛刚宣布开始李炎连武器都还没拿出来,刹影有信心只要近身了能将李炎一击必杀,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没刺中,或者说被躲开了。

“躲开,可能么?”刹影疑惑地动了,下一刻他的身形又消失在原地。李炎看见刹影一下子消失,心里咯噔一下。刚才刹影消失就杀了他个措手不及,这次如果不打醒十二分精神说不定真就会被干掉了。

“出来!”李炎不作任何保留了,把他在应天院造的那两句气聚境人偶也召了出来。两尊人偶围绕在李炎两侧,黑刀警戒地注视着四周。

砰!

刹影现身了,他的匕首插进了李炎身边一尊气聚境人偶身上。

“我去,好快的速度啊!”李炎心惊,如果不是他果断放出两尊人偶,说不定会中招。

“怎么这么倒霉,连续两场遇到难缠的对手,才第一天参加比赛就遭殃了吗!”李炎想不通,他连续遇到两场的对手都实力高强,刹影这种身手就算放在应天院的学员中都是佼佼者了,他不明白像这种人怎么会成为奴隶出现在这里。但一想到自己作为南陵国第一学府的学员也被抓来了这里,作为罕见的练偶师也被迫进斗兽场比赛,那这一切也就不奇怪了。无法地带的势力繁杂和恐怖远远超过李炎的想象。

刹影同样吃惊,他没想到李炎的人偶不止一具,连续两次失手恐怕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刹影眼神一寒瞬间他的身形又消失了。

“又不见了!在哪里?”李炎的心提到极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将精神凝聚到极点。“这边!”

砰!

又是一声闷响,刹影唐突出现,刺向李炎的匕首却又被李炎身旁的人偶挡了过去。刹影偷袭失败又瞬间消失在原地,像鬼魅一样每一次出现都在李炎身边的人偶身上留下一道伤口,这还是李炎极力操控人偶护身加上自己也积极闪避的结果,不然他早不知道身中多少刀了。

场上观众看得呆济了。

刹影无语,他的攻击自认无限可击,击击必中,可是那些人偶面对他的匕首直接不闪不避,是硬用身躯硬抗的。如果李炎的护卫是血肉之躯的普通人也就罢了,这些人偶根本不怕砍,强攻凭他的匕首也打不死他们。

刹影的身子再次出现在场中时只见一尊黑色,面容凶煞的人偶朝他疾速冲来。刹影双手持着匕首同那尊人偶战起来。刀光剑影看得人们眼花缭乱,黑刀实力强横站在原地不断朝四面八方挥刀攻击,刹影就像一个鬼魅每次都能在危及时刻躲开黑刀的长刀并在黑刀身上留下一道痕迹。

李炎捏了一把汗,好在他还有两具气聚境人偶护在身边,不然刹影这种诡异的攻击真可能把他毙了。看到刹影和黑刀缠斗在一起却不落下风,李炎虽然惊叹对手的强大但也庆幸,只要自己不被击中,由黑刀牵制刹影那只要等到刹影灵力耗尽他就能赢。

不管怎么说李炎都是一个经脉受损的人,没有灵力只是靠肉体强度勉强可比气聚境五重修行者。面对像鬼一样忽隐忽现的对手,就算自己很会躲也不敢冒险。而且这里凡是能进斗兽场的人大都心狠手辣,说杀就真会把他杀了,根本不会留情给他。所以李炎不敢赌。

当李炎决定一直耗到比赛结束时,正在和黑刀交手的刹影突然丢掉了一把匕首,他手掌光华乍现,一道灵力波动打在了黑刀胸膛把黑刀炸飞了出去十几米远。他自己趁这个空隙直线朝李炎奔来,手上剩余的一把匕首直指李炎而来。

“灵力攻击!”李炎慌了,气聚境人偶虽然防御强悍,但缺点也很明显就是无法调动天地灵力,如果遇到一名强大的修行者完全可以远距离将人偶风筝至死。如今刹影没了黑刀的牵制冲了过来,剩下那两尊人偶实力远不如黑刀绝对不是刹影的对手。

“去!”李炎情急之下双手一推,两尊人偶飞着迎上了刹影。李炎放手一搏了,先用两具人偶去抵挡刹影,只要他们能挡住一小会黑刀就能杀回来。但是如果挡不住,或者黑刀回来晚了,李炎也做了好了打算,他只能自己上了。

在两尊人偶拼死冲向刹影,眼看就要撞上去的时候,突然刹影的身子就消失了,那两尊人偶扑了个空。

“妈的,真是妖孽!”李炎全身紧张起来,肌肉绷紧汗毛耸立。这个刹影身法太诡异,仿佛瞬间转移,来无影去无踪,就像一只勾魂的鬼魅。李炎已经被这种遂不及防的身法搞得神经爆炸了,从比赛开始到现在他时时刻刻把精神提到最高,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就被勾了性命。

突然间李炎感到一股致命的威胁从他身后浮现,猛然回头一看刹影已经出现在他身后,手上泛着光芒的匕首直接朝他刺来,目标是李炎喉咙。

“啊——”李炎怒喝一声,也不闪避手中的别云剑朝刹影的小腹捅去。他很清楚,没了黑刀的保护他绝对不是面前这个神出鬼没刹影的对手,而且双方此时聚离这么近李炎没办法逃了,从一开始就不断受到刹影的威胁刺激,李炎的神经早就绷在了一起,现在刹影出手就直取他咽喉,根本是要他的命。既然对方有杀心,现在也躲不掉,李炎发狂了,完全不顾割向他咽喉的匕首,别云剑用尽所有力气刺向刹影的小腹。要死,那就一起!

李炎此时没有过多的时间思考,他知道自己躲不开了,也疯狂了。但是就在别云剑将要刺入刹影小腹,匕首立马要割破李炎喉咙要同归于尽的时候,异变突生。

刹影的身子消失了,出现在了十几米远开外。李炎出剑的姿势没止住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反观刹影握着匕首的手垂了下来。他刚才确实想将李炎一击必杀,但是最后关头李炎却发狂了,完全不顾生死要刺穿他的肚子,如果刚才刹影决定硬拼那李炎绝对先死,但他自己也会受重伤。而且这时候李炎那三具人偶已经朝这边赶来了,刹影不确定在他受伤后那三具人偶会不会当场把他砍成肉酱。

所以刹影犹豫了,综合以上两点,无论是以自己受伤为代价还是被那三具人偶复仇,拼一个李炎都不值得了。所以在最后电光火石间刹影选择了退去。

“喂,控偶师,你叫什么名字?”刹影收起了身上的气势,看样子似乎不想打了。

李炎连喘了两口粗气,死盯着刹影,黑刀和两具气聚境人偶也已经来到李炎身边。刚刚劫后余生李炎还心有余悸,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刹影停下不进攻了,还跟自己说话。

但李炎是一丝都不敢放松警惕,那个刹影可是差点要了他的小命,他心里早就把刹影当成真正的敌人了,现在刹影问他名字只会让他觉得厌恶。

“不回答我吗?”刹影又道,“没关系我会知道的。你的人偶很不错,你是个不错的对手,但是今天我的瞬移术用到极限了,没有瞬移术我也不是你的对手,我认输。”

“我认输!”刹影高举双手,看着观众席上的士兵喊道。

“什么?认输?”不仅场外的观众,包括那督场的士兵,以及李炎都觉得自己听错了。

“认输。”刹影又重复说了一句,举着手在场内游走起来让所有人看到他投降的样子。

观众席上沸腾了。

“这个刹影怎么敢认输,他不怕被自己的主人处决吗!”

“连他也不是那控偶师对手?那我们的筹码……”

观众们七嘴八舌,谩骂指责声不断。常规来说奴隶是不会主动投降的,因为这样做他的主人也会输钱,投降者不仅回去后可能面临主人的惩罚,在现场也会面临大众的怒火。

“混账东西,你身上毫发无损你投什么降!老子的钱都砸你身上了!你想就这样一走了之吗?”

“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

观众的骂声刹影如若未闻,他心里很有数,他的身法虽强但也不是无限使用的,刚才那一击是他最后的手段,没能击杀李炎他短时间内都不能使用瞬移。如果这时李炎指挥三具人偶攻击,那就轮到他必败了。败还好,最怕的是李炎将他杀了。所以他当机立断举手投降。

“这……”李炎有些无语,本还准备誓死一拼的,对方却投降了,一时间不知所措。

“喂,你!”场外的士兵朝李炎扬了扬小旗子,提醒到:“投降者你有权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伤口,或者留下他一只手脚也行。”

“留下一条手脚?”李炎提着别云剑朝刹影走去。

场外不少观众愤怒地朝李炎看来,期待他将这个害他们输钱的家伙的手砍下来。

“喂,这群赌徒的话你不会当真吧。他们只是一群看客而已,你不一定非要惩罚我。”看着眼神闪烁的李炎提刀走来,刹影开口道。

“不罚你?你刚才可是想杀我。”李炎看着刹影。

“我这不是认输了么。我承认刚开始时是想了结你,但这里的奴隶谁不是这样做的,想杀死对手有什么不对,这里的规矩就是这样。”刹影又道,“说真的你后面的表现让我刮目相看了,你是个好对手,是可以以后继续交手的对手。我主动认输是给我们以后再见面的一次机会,不然说真的,我就算不用瞬身术,拼起命来我也能用其他手段解决你。不信你真过来砍我手试试,我立马放弃投降重新开始比赛,看看谁更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