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肃三门斗兽场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5034  |  更新时间:2019-08-18 21:01:11 全文阅读

自此之后本就冷漠的华夫人心彻底冷了,也空了。她也和不法分子一样,劫杀倒卖做了各种黑市勾当,只是和那些逃犯劫匪不同的是她不是全为了利益,更多的是发泄心中的怒火和为了寻找女儿的踪迹。闯荡无法地带十几年来她成了无数人惧怕的噩梦,她弑杀,手段果决,用十数年打出赫赫威名定居在了肃三门。

人们都知道无法地带有个染血蔷薇,多少匪徒光听她的名字就吓掉了魂。如此时光如梭,十几年让她清秀的容颜变得风韵成熟,累积的财富已经够她挥霍一生,但女儿仍然没有半点消息。

这十几年来华夫人心中早就有了答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婴流落荒野生存下来的可能近乎为零,她只是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但十几年的心力交瘁她累了。于是她携部下买了一座古堡,定居在了肃三门。

正当华夫人决定就此孤独度过一生的时候,箐华出现了。当她看到箐华的脸,她仿佛见到了久违的女儿,箐华无论气质性格都跟她极为相像,让她早以晦暗的心亮起了一缕阳光。虽然她知道这一切不太可能,心中也极力否定这个想法,但还是抑制不住将自己对女儿的思念灌注在了箐华身上。

即使在后续的交流中,得知了箐华也有父母,母亲已经去世她和父亲居住在南陵国最偏远的小镇时,华夫人也没有心灰意冷,反而更把箐华当成是精神寄托,她想好

好跟这个女孩在一起,她甚至希望能在这女孩身上体会作为母亲的感觉。所以,为了这个能在她枯寂日子里给她带来生活寄托的女孩,华夫人可以用任何方法去守护她。

既然决定守护,华夫人就会用尽所有方法。十几年的戎马生活,她的种种手段让华夫人成了人人敬畏的商场老手,任何东西到了她手里都要衡量其价值。她当然知道箐华对李炎有意思,但在她看来李炎不是不适合箐华,而是不配。

一个没有灵力没有前途的男子怎么能托付终身?当然是不可以的。既然配不上那自然不会放心把箐华交给李炎,干脆让他到斗兽场去闯一闯,如果真有感悟那还好说,那还有挽回的余地,如果不能或者不幸死了的话也能断了箐华这条心。不管怎样华夫人的目的都会达到,她在意的是箐华而不是李炎,一个练偶师的生死在她弑杀多年的心中不会有任何动摇。

……

肃三门斗兽场,这座在肃三门屹立了不知多少年岁月的巨型建筑,每日都在上演着血肉搏杀。

“看啊,那个兽人不行了。”一名男子紧张关注着圆形广场中心。在那里一名蒙面男子正对一名受伤的兽人疯狂攻击,那名兽人全身多处受伤,绿色的血液不断流出发出一声不甘的悲吼。蒙面男子却没有一丝怜悯,长剑直接贯穿了兽人的咽喉。轰隆一声兽人高大的身躯倒在了血泊里。

场外响起了观众热烈的喝彩声。杀死兽人后蒙面男子抽回长剑若无其事地朝后台走去,仿佛刚才的杀戮是很自然的一件事,自然得不值一提。

“哎呀,这兽人竟然如此不经打,早知道赌蒙面人赢了。”

“这家伙好生猛,身法诡异啊,你们知不知道这蒙面人是谁家的奴隶?”

一场比赛结束了,有人输了赌资也有人博到了金钱,观众议论纷纷,极少部分人提到刚才击败兽人的蒙面人而其余人大都只是对赌资的议论,奴隶的生死不是他们关心的话题。他们关心的是胜败,关心的是自己是否赢钱。

“哇这里人好多啊。”李炎随着洪管事来到斗兽场外,老远就听到里头传来的阵阵喝彩声,马车靠近后李炎忍不住探出头去,看到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场景,李炎不禁惊叹这里的繁华,猜想这里应当会是肃三门最繁华的地方了吧。

“李炎,在这里鱼龙混杂,什么派别什么势力的人都有,一做错事分分钟惹祸上身。”洪管事被华夫人指派护送李炎来斗兽场,看到李炎像个孩子似的兴奋好奇看着窗外,他不由担心警告道,“你进去之后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和自己的对手战斗,打赢了就继续等下一场,其他事情一律不要理,有人搭讪你也不要理,闲事也莫管,懂么?”

洪管事一把将李炎的头从车窗外拉了回来,一副愤愤的样子像是长辈在教育不成器的小孩:“我说的话你可记住了?不要惹事,只要完成你的对战就可以了明白?”

“嗯嗯嗯。”李炎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他也是第一次看见洪管事愤怒的样子。被洪管事带着,两人下了马车一路朝斗兽场正门走去。有了刚才洪管事的警告李炎的眼神收敛了很多,没有东张西望专心跟在洪管事屁股后面,洪管事还不时回头跟他讲解一些在斗兽场要注意的事项和一些规矩等等。李炎应声点头,表示自己听进去了。

两人走到大门前突然转向,走到侧边一个小暗门前,洪管事向守在暗门的守卫说了两句那守卫就将门打开了,门的里面是一条通向地下的悠长通道。

“李炎你自己进去,我今天会在这里等你,具体事项我已经跟斗兽场的人沟通好了,进去你报自己的代号华焰就会有人接引你。祝你成功。”洪管事又交代了一句。

李炎重重点头朝洪管事微微躬身,不管洪管事是出于任务还是其他,一路上对自己孜孜不倦地教导都应该值得尊敬。

“去吧。”洪管事一甩手,背过头去不再看他。

李炎深吸一口气迈入幽幽的洞口,通道很深走着走着,渐渐的耳边观众的吵杂声也听不见了,他足足走了近半柱香时间才走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地下小世界。四面八方有十几条通道直接从外界通向这里,除了李炎外也有人通过通道从外界走下来这里,他们有衣衫褴褛的奴隶也有带着枷锁的兽人及其他妖兽。

地下世界内有房屋街道,所有通道的汇聚处是一个大型广场,大量士兵在广场上徘徊,李炎刚一出现就被一名士兵发现。那士兵走了过来严声盘问:“哪来的?”

“我,我是华焰。”李炎初到这种地方,场面阴深深的,一时间也被吓到了,忙报出自己的代号。

“到那边去。”士兵长枪在李炎后背一拍指着最中心那片广场道。李炎不敢反抗,因为他看到很多体型比他高大实力看起来比他强的人和妖兽都被士兵赶向中心广场。只见有些士兵直接对着从通道下来的人破口大骂,甚至拿起武器像赶牲畜一样把他们往广场里赶。李炎还看到有个奴隶脚上戴着锁铐走不快被一个士兵狠狠端了一脚扑倒在地上话都不敢说一句,难看着脸站起来继续走。李炎吸了一口凉气,原来他被拍一下后背已经是很轻的待遇了,当即不敢埋怨快步走到广场内。

广场中心早就坐着十几个人,有妖兽也有人类。李炎索性也挑个空地方一屁股坐下来。在坐坐着的人和兽都非常安静,大家都非常沉默,默不作声。整个广场能听到的只有不远处传来的士兵骂喝声。

不知过了多久,最上方的通道下来一行人,为首的男子奴隶模样身上衣衫破烂,胳膊上有好几处伤口。在他身后两名士兵扛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那满身是血的人双手无力向下垂着,随着士兵走动的步伐一摆一摆,看模

样早就没了气息只是一具尸体。

一下来,两名士兵就将那死掉的奴隶往边上一丢,就像丢垃圾一样,很快有带着擦布扫帚的下人摇着头上来把尸体拖了下去,清洗地上的血迹。

“好残忍。”坐在地上的奴隶们抬头看着这一幕,有些人有点坐不住了,这具尸体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接下来的下场。

李炎还能保持平静,经历了两次血腥考验的他还不至于被一具死尸吓破胆。

一名老者走了上来,对着坐在地上的奴隶们叫道:“棱铁,哮乌,上场!”

两名奴隶应声而起,由两名士兵带着从刚才那行人走下来的通道走了上去。

被带走了两个人,广场上又没了声息,除了远处传来的打骂声,中心广场仍是死一样的寂静。这种压抑的气氛下,李炎焦急等待,他都能听到自己不平稳的心跳,尽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李炎突有所想,暗道,这就是心灵的差距吗?唯有见多走得多才能对修行大道有所体悟,触类旁通说的应该就是这个吧?

结果只是大概半柱香时间,刚才上去的棱铁,哮乌就下来了。不过后者是被扶持着下来的,他的一条手臂空荡荡地露在人们视线中。结局很明显,哮乌输给了棱铁,虽不身死却失去了一条手臂。

老者又上来了,目光扫过坐在地上的众人又开始宣读他勾人夺命的宣言:“塔库,华焰上场!”

“到我了!”李炎即使早做了心里准备,心头还是一颠,起身时双脚明显软了几分力。“华夫人啊,这真的只是历练吗,可别要了我的命啊。”

李炎忐忑跟着一名士兵走向通道,他的对手塔库就跟在他身后,那是一只强壮的兽人,嘴角的尖牙长到了耳垂下,身上覆盖着厚重的铁甲,手上持着一柄战斧,声势和体型都非常骇人。和塔库比起来李炎就像一只瘦弱的小鸡,仿佛兽人一挥斧头就能将他拍扁。

斗兽场是一个外圆中空的圆形庞大建筑,观众们呈一个圆形坐在观看的座位上,这种设立很巧妙,出场的奴隶会在他们视野的露天场地对战,因为场地是一个圆所以每个观众都能看得很清楚。

李炎和塔库走上场,刺眼的阳光让李炎一时间睁不开眼。耳边都是场外观众窸窸窣窣的讨论声。李炎上场了,他虽然不是很怕,但联想到那些失败奴隶的下场他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

“这两个是谁,好面生是第一次见。谁家的奴隶?”

“不知道。”

观众席上出现了一批身材婀娜的女子,她们在一排排观众面前走过,双手捧着装金币用的铁瓮。“比赛要开始了,各位官人赶紧下注哦。”漂亮女子们悦耳的声音一路提醒观众。

“怎样?买谁?”很多人犹豫了,上场的奴隶太面生,他们一时间下不了判断。场外议论不停,被这些嘈杂声影响李炎心更不安定了,为了给自己定心他隔空挥出几拳,做了几下热身。有趣的是对面的塔库看到李炎热身也挥动了两手手里的斧子,铁斧刚猛有力舞起来呜呜生风,地上卷起了两道烟尘。这不动还好,李炎和塔库一动围观的观众立马察觉不对了。

“你注意到没有,那个小小的奴隶身上,好像没有灵力波动。”有人发现了惊天消息。

“是哦,一点灵力波动都感应不到,那是个废人!”

哗……

场外立即炸开了锅,他们想不到哪家这么愚蠢竟然派一个没有灵力的人上场,他们当中不乏有修行者一眼就能看出场中那魁梧的兽人不仅体型彪悍而且也有一定修为,境界绝对在气聚境上下。而另外一边,那个瘦小的年轻人就算有特殊的手段武技也不可能是一个气聚境兽人的对手。这场比赛简直是送钱的啊!

大批人毫不犹豫将钱丢在了美女手中捧着的瓮中,他们都下注买兽人赢。更有刚才输过一把的人将全身的家当都掏了出来压在了兽人身上,想一把翻本。

场外那些风云变幻李炎是不明白的,他只觉得自己耍了几下身手后立马就被无数双贪娄的眼睛给盯上了。第一排座位上站起来一名士兵,士兵挥起一面旗帜朝场内喊道:“开始!”

“开始了?”李炎还没反应过来。塔库也没动,或许是场内太吵了没听到士兵喊开始。

“去啊兽人!把他踩扁!”观众们呐喊起来,有人拿起地上的石子丟向塔库的大脑袋,催促他赶紧出手。

“吼……”塔库大吼一声,眼神愤怒地扫过观众席上的人们,转脸对着李炎大步冲了过去。

砰砰砰……

塔库小山岳般的身体奔跑起来大地都在震动。

“好强啊,这家伙先不说修为,就凭这肉身已经很强了。”李炎脚下的土地犹如地震,晃得他眼睛上上下下一下子就花了,只见一只大斧头残影瞬间到了面前,向着他脑袋怒劈而下。

“别云剑!”李炎手中一闪,别云剑出现在手心,立即两手握剑横立护住头顶。

噹!

巨斧撞上别云剑,塔库的斧头是斜着劈来的,巨大的冲击力将李炎整个人震飞了出去,在地上擦出去一条十几米的沟壑,翻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

“咳咳咳。”李炎吃了一大口尘,从尘埃中站起来。立马判断出塔库的实力绝对在气聚境五重以上,光是这一斧头劈就让他招架不住了,即使用别云剑挡住也被打出去十几米远。

“嗯?这货没事?”刚看到李炎被拍出去的观众本以为战斗结束了,心中正打起算盘收钱,没想到李炎却在尘埃中站了起来,看模样还不像受了伤的样子。

塔库的兽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很快他又奔了过来,巨斧划破空气比刚才更凶狠的一击打向刚站起的李炎。

“黑刀!”李炎当即判定和塔库硬拼是占不了便宜的,当即不再保留自己的杀手锏。

咻!

一尊通体黑色的人偶唐突挡在了李炎前面,塔库的斧头劈在了黑刀的长刀上,黑刀在空中转了一个圈跌落回地面,塔库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也因为强大的后坐力退后了好几步。

“那是!人偶?控偶师!”观众席上无数人站了起来,看着场中突然出现的黑色人偶,心中无比惊骇。多少观众本以为胜劵在握,当李炎被塔库拍飞的时候他们就以为赢定了,可李炎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给他们泼了一盘冷水,现在又多出一尊人偶来直接打击了他们的求胜心。

“这人是控偶师?怎么可能!这职业不是在全南陵国都罕见的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奴隶身份,看他的年纪……”观众们难以置信。

不得不说在坐的观众们所来至的势力太杂了,流通信息也多,没一会就有人知道了真相。有人把两个月前有人在奴隶市场拍卖了一名控偶师的事情说了出来,这消息一下子在人群中传开了。大家确认了李炎的来历,但同时也捏了一把汗,按传闻来说李炎是拥有气聚境九重的人偶,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的钱就可能收不回来了。本还以为能一把博回老本的人也傻眼了,搞不好连这最后一点资产也要赔进去了。

场上,塔库被震退出去,稳定了身形后看着黑刀如临大敌。他兽人的本能从黑刀的身上感受到了威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