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一个比一个狠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5143  |  更新时间:2019-08-20 18:59:51 全文阅读

李炎脚步一顿,刹影跟他说的这些话看似很平淡,云淡风轻很是胸有成竹,倒不像说谎,或许他真的除了瞬身术外还有其他武学,足以秒杀他?

“放心吧,在这斗兽场内不近人情,但在外面人情还是有的。”刹影靠向李炎耳边,悄声道:“我是洪武门大头领的儿子,我是故意以奴隶的身份来历练我的瞬移术的,你今天不为难我日后就是我欠你人情。”

李炎一惊。洪武门他听洪管事说起过,还特地列为不能招惹的势力之一。没想到刹影是洪武门的人,而且还说是大首领的儿子。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从刹影身怀绝技面对落败也能这样从容不迫也就能说得过去了。

见李炎犹豫刹影又说道:“我的主人名义上其实就是我父亲,我认输回去他也不会说什么,你只要做做样子在我身上砍一下,受不受伤别人也不知道的。快点,我们聊的太久,观众们已经开始怀疑了,我保证以后在斗兽场遇到你不仅不会杀你,还会暗中帮你一下,这样总行了吧。还不下手?”

李炎眼中冷意一收,不知道这个刹影是不是真的洪武门首领儿子,不是还好,但如果是真的那就不得了了。李炎决定忍一回。

李炎别云剑几个挥舞,割破了刹影几片衣角,刹影想说李炎演技太烂了才割破几片衣角算哪门子事。但也没空教李炎演戏的技巧了,现在全场都是观众的怒火,就算他是洪武门首领儿子也不能太做作,刹影当即假叫一声捂着肩膀跌跌撞撞朝场外跑去,也不知道他在肩膀上涂了什么,只见那里他手掌捂住的地方竟然噼里啪啦滴出红色的液体来。

观众们看着刹影受伤流血艰难离去的样子,因为输钱而难受的心情也缓和了一些。李炎目视刹影走入通道口,对方临下去前还递给他一个眼神,好像在说下次再见的意思。

李炎没在场上多呆就回到了通道里,奇怪的是他一路下去并没有看到刹影,李炎只好又回到地下广场重新开始了等待。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等了好久李炎才又一次被点名。

这次出到场外天色已经黑了,场里场外都燃起了篝火。但前来观看的观众是只多不少,晚上这里更热闹了。

李炎庆幸的是这次的对手只是一个气辅境的人类奴隶,李炎不费吹灰之力就打倒了他,打完就走也不取那人性命。

重复式的,回到地下等待的李炎又等待了好几场比赛,直到最后老者上来说今天比赛全部结束了,让他们全部回去。

李炎奇怪,心想华夫人不是让他每天打十场吗,怎么打三场就撤了?

李炎跟在接连退去的奴隶后面出了角斗场,这些疑问他唯有回到地面再详细问洪管事。洪管事的马车一直停在会场外,他站在路口仰首观望,从出来的人群中发现了李炎才松了一口气。

“哎呀,李炎,我听手下说你在场内遇到了刹影那货。那家伙可是有名的暗杀星,我还以为你挂掉了。”洪管事一把将李炎从人群中拽了出来,把他带上马车焦急地说道。

李炎心头一暖,有人关心总是好的。或许洪管事只是出于华夫人的任务,但李炎任然心存感激。

“我也以为会完了。”李炎一五一十把斗兽场内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刹影的身份也没有隐瞒。

“什么?刹影是那家伙的儿子?藏得好深啊,据我所知他儿子在修炼某种秘术,难不成是故意隐藏身份来这里锻炼武技的?这件事我得禀告夫人。李炎你是怎么从刹影的暗杀术下存活下来的?”洪管事惊道。

李炎把自己后面拼死一博的事情告诉了洪管事,洪管事听得心头一跳,要是李炎第一天就在斗兽场死翘翘他绝对难辞其咎。“我要把今天的事向夫人禀告,但夫人的决定很难改变的,就算危险估计你也还得呆在这地方。不过我可以向夫人求情请她给你放松一点,李炎你有什么要求吗?比如你想要防身的宝物,我都可以向夫人请示,让她赐予你几件,好让你在竞技危险时保命。”

李炎摇摇头:“武器不需要,我有别云剑就行。洪管事你看能不能请夫人把我在府上造的六具人偶也给我带来。放心,就算我在场内死了,那些人偶都还是华府的财产。”

洪管事沉吟了一阵,沉声道:“我试试。”

……

离开斗兽场,结束了第一天的试练。李炎回到他制造人偶的小房子,大个子在院外观望,看到李炎后微笑着朝他走来。大个子和李炎一直相处两个来月,两人从没分开过,今天李炎突然不见了大个子担心的在院外一直等待。

李炎对这个大个子是越来越有好感,虽然他不说话,可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对于对惯了人偶死物的李炎来说,有活人在身边那感觉是不一样的。只是不知道这个同样没有灵力却战力强悍的人到底什么来历,还有他的名字李炎也不知道。

大个子看着李炎,好像在询问他今天去哪了。

“大个子,这世界终究还是实力最重要啊,没有实力就得去提升实力,不然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连自己的亲人朋友也再也见不到了。”李炎对大个子唏嘘说道,也不知道他听不听懂。

大个子没有说话,只是静静聆听着。“这个世界,优胜略汰,物竞天择。如果不是我会炼制人偶,失去灵力的我就没有任何价值了,但即使能炼制出气聚境人偶也不能满足华夫人的要求。我必须要有炼制更强人偶的本事,才能被人看重,才有可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或许是因为大个子不会说话,李炎更愿意向他倾吐心声。李炎从心底衍生出了一丝不屈,那是对命运的反抗,不甘现状的心。见识到了斗兽场的残酷,观众们欢呼喝彩,而奴隶们却没有人权,他们的生死残废都不会有人在意,只是沦为别人赌博的筹码,可悲地战斗。

权势,金钱,低贱,这种反差的对比此时深深地烙在了李炎的心,让他对生活的认识也发生了变化。但世界上若无了竞争,大家都无忧无虑,穿有衣食有肉,什么都上天赋予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生活不正是因为有了不公平,才有奋斗,有了竞争日子才奋发向上吗。这或许才是生活本该有的样子,可斗兽场的争斗太过残酷,生活没有罪,但李炎得想办法活下去。

李炎心底涌出一股决然,对未来的迷茫反而让他心生勇气。他不抱怨命运不公,选择了接纳现状,也有勇气敢面对未来。

“嗯嗯。”大个子没有开口,只是嗯嗯两声,表示同意。

李炎回到房间略做休息,洪管事就火急火燎跑了过来,开门就道:“李炎,华夫人答应你的要求了,你明天可以带着你的全部人偶去。但她要你仔细斟酌,要是有了这么多人偶保护,那你提升进步的空间就少了,她希望你只在危及的时刻用到它们。”

“我知道了。”李炎当然明白如果他实力太强横那就失去了历练的意义,他带去的人偶只会用来护身,没到必要时候是不会拿出来用的。

“那好,你好生休息。另外李炎,我要提醒你一件事。”洪管事表情凝重,“夫人答应了你的要求但也不是白答应的,夫人她从不妥协,你要得到就必定会有付出。”

“到底怎么了?洪管事。”李炎一脸疑惑模样。

“李炎,华夫人给你开道门,但是她要你必须感悟到人偶更高的境界才能回来,在这之前你只能一直窝在斗兽场里决斗。除非你造人偶水平有所提高,不然你就得一辈子呆在那地方了。”洪管事道。

“一辈子?”李炎心寒。别说一辈子,怕是再过一年他就得挂了。华夫人讲究物尽其用,但也不用做到这种地步吧,造不出气化境人偶令可让李炎窝在斗兽场一辈子。

“要一直决斗?直到领悟气化境为止?没有别的方法了吗?”李炎连问。

洪管事气势软了下来,怜悯道:“没错,除非你死了。或者领悟气化境,不然夫人不会罢休的。”

李炎低头,沉默了。洪管事摇头走出院子,叹息一声:“夫人对这孩子也太狠了啊。李炎你不知道,其实你今天之所以会遇到气聚境五重的兽人,以及遇到刹影这些全都是夫人暗中安排的,你以为多给你六具人偶,其实你以后遇到的挑战将会更大,远超出你想象啊……”

一夜过去,李炎早早起来吃了早饭,准备离开了,洪管事的马车已经在外头等着他。

“走了。”李炎朝大个子挥挥手。大个子也朝他一点了点头。洪管事正等在李炎院子外面,在他身后停着马车,以及矗立着六尊人偶。

看到李炎出来,洪管事长吸了口气道:“准备好了吗?”

“是的。”李炎从容一笑,没有了昨天的仿徨,神情自然。

“好。这里是你要的人偶,全收起来,到时候见机行事。”洪管事赞叹一声。

李炎把人偶尽皆收入乾坤袋,同洪管事同座,马车徐徐朝斗兽场驶去。一路上洪管事没有说话,只是偶尔侧头过去看看李炎,发现他仍然一脸从容就仿佛这时不是去决斗而是去逛街。

“希望出来时还能看到你这副表情。”洪管事心中一叹。

和昨天一样,洪管事送李炎到场门口就不再送了。李炎也向洪管事挥手告别,这让洪管事一阵的不适应,感觉自己这是在送别一名关系很好的熟人般。

地下世界还是那么压抑,奴隶们从各个通道口出来,士兵们无情地驱赶着他们。李炎的胆子大了,一路上的景象他放眼看着并没有回避,到了中心广场直接坐下,等待点名。

“刽子,李炎。”老者上来读到出场奴隶的名字。

“第一个就到我了。刽子是谁?”李炎下意识看向另外一个站起来的奴隶。那是一个面带轻纱,身穿一身劲装的女子。女子直接从李炎身边走过,只是斜了李炎一眼,在她眼中仿佛李炎已经是个死人了。

李炎本对刽子这种不屑并不太往心里去,可当他起身往通道口走时,他却从老者眼里看到了同样的眼神,就像他李炎在他眼中同样是一个死人了。

“这,这些人怎么都这么看我?莫非这个刽子是个狠角色?”李炎心头有些忐忑。他被两名士兵带着走在刽子后面,他这时倒是有时间观察刽子。从身形上看刽子大约二三十岁,一身身材被包裹在紧身衣中,使她的身材更加凹凸有致,臀部随着步伐有节奏地摆动,看得后面的李炎一阵火热。

“该死,你是观察对手实力的,怎么看起别人的屁股来了。”李炎心底里暗骂自己一声。但是光靠这样看实在看不出什么来,他现在有些后悔在马车上时没有多问洪管事一些情报,比如斗兽场内有那些人是狠角色,遇上谁要留意等等。毕竟现在这个叫刽子的女人对自己的不屑,以及别人看他如同死人的眼神让李炎很不自在。这些人就像还没打就已经判了自己死刑似的。

能让他们这么想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刽子很强。

李炎心里嘀咕着走出了场中,和刽子远远拉开距离站着。肃三门内有不少人是长期在斗兽场内逗留的,因为这里不仅能满足他们坐山观虎斗的战斗乐趣,还能享受赌博的刺激感。在李炎出来时不少人眼神闪烁,他们中大多数人昨天就是在这个小子身上输了钱,对李炎的印象不可谓不深。

当他们犹豫要买李炎胜的时候,另一道身影的出现立马使他们改变了主意。他们看到场内,李炎的对手是一名身穿劲装,面蒙轻纱身材火爆的女子,当即眼神就亮了。如果李炎给他们留下的印象颇深,那这名女子给他们所有人的印象则更深。

“那个女的是刽子,不会有错。她怎么来了?她不是退出竞技场了吗,怎么今天又出现了?”

观众们热议起来,一些老观众看着场内那道凹凸有致的身影,身子都忍不住颤抖起来了。每一个在斗兽场呆上了一些年月的人估计都不会忘了这个身影,还有她的名字,那就是刽子。

刽子的本名原本不叫刽子,但她两年前参赛以来一路踩着她的对手尸体前进,从默默无闻的新手成长为让观众敬畏,所有奴隶恐惧的存在。刽子的强大,无情,深深地植入人们内心。人们很记得,上一年因为刽子连胜了百场比赛,为了制衡她,斗兽场高层竟然安排了一场极其不公平的比赛,让刽子一个对阵当时的一百名奴隶。

对战结果让所有人惊骇,那联手的一百名奴隶竟然无一幸免的全部败倒在刽子手下,并被全部刽子屠杀殆尽,一个活口都没留下。那一天是个染血的夜晚,刽子屹立在尸体堆下,在她脚下是挑战她的一百名奴隶。她傲冷无情的身影深深刻在了当时的观众心里,放胆买她赢的观众因此还大发了一笔。也就是在这一战,蕙子被叫成了刽子。

但事后她遭到斗兽场禁赛,距离上一次血腥的成名战她已经半年多没再出现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刽子又出现了,连一些资深观众都没有收到她复出的消息。

“压,全压上刽子!”

“刽子必胜!”

哗啦啦的金币如水柱一样倾泻在美女手中瓮内。观众们一脸决然和自信,果断下注全买刽子。对于场里场外的变化李炎看在眼里,那些观众下完注后看向李炎的眼神仿佛都写着一个死字,李炎只觉得自己瞬间被整个场地抛弃了,无数怨念愤恨和诅咒从四面八方笼罩向他,李炎整个人被不安和压抑笼罩。

这种奇怪的气氛没持续太久,离场最近的士兵挥了挥小旗子喊道:“开始。”他喊这句话的时候都不敢把目光转向那个身材火爆的身影,只是辛灾落锅看了李炎一眼,就在刚才他私下把自己一个月的收入压了刽子一把。

李炎毫不犹豫召唤出黑刀和两具气聚境人偶,但没有立马攻击,他在原地严阵以待。想看看对方的手段。只见刽子从腰间取出两柄短刀,一身劲装将她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她走在空旷的场内是那么显眼。在李炎看来,她脸带轻纱,轻纱随风轻动,高挑的秀腿迈开长步一步步走来。如果她不是手里握着刀,这一幕应当是很值得欣赏的情景。

“刽子。”李炎自言自语一句,全身调整至备战状态。刽子的速度突然加快了,双臂张开两把短剑在日光下闪着寒光,她面对面就朝李炎冲了过去。

“一号,二号,上。”李炎指挥一声,两名气聚境人偶立即从他两侧窜飞出去。刽子身形不止,两具速度达到气聚境的人偶朝她逼近,她右手短刀朝空中一抛五指张开隔空推出一掌。

“砰!”“砰!”“砰!”“砰!”……

一连串撞击爆炸声响起,两具人偶还没靠近刽子身边,周围的天地灵气陡然爆炸,两名人偶瞬间陷入狂轰滥炸的乱流中。

秋兮如风
作者的话

分享一首诗:春风吹,山路重重飘渺何难回 柳絮飞,暗香阵阵枝头吐新蕾 细雨坠,烟水蒙蒙微醺谁人醉 思念幕幕别离人憔悴 念往昔,随风飘零无踪迹 回首你我曾经 在梦里仍纯净似琉璃 到如今重唱此曲已无你 莫叹息,我再舞一曲于你 空余忆, 月雨千丝万缕长相依 良辰美景多可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