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天子首领对阵霄魇大王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5595  |  更新时间:2019-08-04 21:21:08 全文阅读

“哎呀呀呀。”应昭胖乎乎的身体从山丘上滚落下去,他站起来柔柔脸拍着身上的灰尘,看到其余人从灰尘中出来又道:“大家都没事吧。”

李炎和柳三目被灰尘呛到,咳了几声,箐华和小惠身上也染了一堆灰,正焦急察着脸上的灰。短暂失神后李炎环顾四周,他们已经身处战场中心,随时会遭到袭击,又提醒道:“大家靠在一起,千万别走散。”说完,李炎抬头望去,还留在战船上的只剩下五个人了,这五人便是他们天子中的最强五位首领和这里最大的敌人霄魇大王。

天子逃生的一慕看得霄魇大王顿时瞳孔一缩,他挥起手中握着的一只钢叉猛然直向雷枭刺去,张嘴里吐着一个字:“死!”

“不好,绝对不能被打中。”雷枭眼看万般重力的钢叉刺来。

“瞬雷。”雷枭一声轻喝,身形化作闪电,一闪间出现在船身侧面处。雷枭闪走的一刻,霄魇大王的钢叉就到了,雷枭原来站的位置被捅出了一个大窟窿。夹板被捅穿,裂纹从洞口蔓延至整个船面,整座战船都是一震。

霄魇大王一叉刺空,又抽出一支钢叉回过头来看着船上的五个天子首领,皱起眉头:“看你的身形,决不是一般修行者,倒像是雷家雷族中人,还有你们通通这般年纪又服装各异,难不成是那应天院的天子了?!”

众人微愣,这个霄魇大王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粗鲁,思维倒是细腻,竟然猜出他们的来历。

“除此之外怎么可能同一时间聚集这么多不同族群的年轻人,还敢直接抱着目标冲着我来。”霄魇大王眼中透着阴冷。“好啊,找到我头上来,我倒是要试下这名门天子的肉味。听说赫连家后裔是天蟒所化,也值得尝一尝了。”

“你!”赫连婉琴恼怒,身上蛇形虚影忽隐忽现。

“婉琴,我们一起出手。”雷枭叫住激动的赫连婉琴。“枫天,凌墨,摆困铢阵!”

雷枭,赫连婉琴,枫天,凌墨四人分散各站船边一个角,成一个正方形之势,双掌结印对朝着方形中央的霄魇大王。霄魇大王顿觉周围一阵变幻,以他为中心的一片区域突然朦胧起来,他看不清周围的一切,只能隐约听到有声音在耳边回荡。

“吴湮你去攻击,现在他实力受到压制,你去消耗他然后再换我们来。”

周围景色越来越模糊,近乎什么都看不见了。

“是阵法。”霄魇大王立即明白,自己被施法围在阵法当中,他环视着四周,“气聚境而已,困住我又能拿我怎样。”

霄魇大王勉强只能看到离自己最近的一小段距离,赫然发现自己的步伐竟然受到影响变得迟钝了。现在的他无法确认其他人的位置又身处朦胧中,愤怒的他吼起来,刺耳的吼声在阵中回荡,“只要我出了这阵,一定一个个宰光你们。”

“裂骨!”

霄魇大王身边的朦胧猛然消散了一团,只见在视线清晰的区域内一名白衣少女挥舞着巨剑朝他冲来。菱角不平的大剑直接对准他的头,狠狠砸来。

“哼。”一声不屑的怒哼。虽然霄魇大王实力受到压制,但一个气聚境巅峰都不是的小女孩敢直面冲击他,这让他觉得自己被小瞧了。顿时不顾体内被压制的灵力,强行调动灵力迎上去就是一叉子。霄魇大王这一叉子远没有刚才投抛炸船时的强劲威势,但仍然力道是十足,一叉对上了吴湮的剑,吴湮顿觉自己像是击打在了一座不可憾动的大山上,当即她两手一麻,不假思索地立马抽回剑,身体即暴退几米远。

霄魇大王不给她喘息的机会,挥叉就追上去,准备了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冒犯他的小鬼。

“湮骨,出来!”吴湮感到危险临近,内心沉喝一声,把自己的手在骨剑上划破,让人震愕的是,那骨剑似乎感受到流淌在剑身身上的血液异常兴奋,竟然乳吸起来,吴湮的双手立马抽干了血,肌肤变得惨白。

“停!快去!”吴湮吃力地喝道。那把骨剑仿佛听到她的召令,吸收掉吴湮血液的它仿佛有了生命,它朝吴湮晃摆一下剑尖立马对准霄魇大王爆射而去。

“什么?”霄魇大王看到一把剑竟朝自己飞来,错鄂之余恼羞成怒,一叉子就朝骨剑刺去。“咔哒……”在叉子击中骨剑的前一刻,骨剑身上的凌骨突然分裂,像长出刺猬身上的刺一样直接扎入了霄魇大王的手臂肌肉里。

“这……”霄魇大王死死看着变化扎入自己手臂的骨剑,他感觉到陷进他手臂上的骨刺正在他肉里延伸,似乎是想蔓延进他的心脏,那些菱角同时还在吸取他的血液。

“啊!这是什么手段!”霄魇大王爆喝,身上实体化的灵力涌现,抵抗着骨剑的侵入,因为强行调用灵力他的肌肤上都渗出了血迹。

被吸了血的吴湮变得非常族群,半跪在夹板上不断地虚咳。

“你回来吧,换我上。”赫连婉琴的声音在阵中响起。吴湮摇晃的身体没入了朦胧之中,在她原来的位置上出现了另一个身影,赫连婉琴。赫连婉琴朝身后看了看,她也被刚才吴湮展现出来的手段给震慑住了,吴湮那把菱骨剑实在太诡异了。

“嘭~”

菱骨剑被霄魇大王逼出了体外,长长的骨刺从霄魇大王身体中抽了出来,接着没入了朦胧之中,在空中带起一点鲜红。

霄魇大王发现即使自己调用实体化的灵力也只能压制这把骨剑并把剑逼出体外,却不能毁了它。按理来说,气聚境的小娃娃不应该有这种特异的武器,看着手臂上被菱骨剑刺穿的孔洞,霄魇大王顿时有些后怕,这时他才发现自己低估这群对手。霄魇大王心里七上八下:“如果刚才那女孩是气化境恐怕我现在得重伤,这些人绝对不是大家族里的普通子弟,难道是受到传承的宗族继承人?不会,不会,怎么可能同时出现的都是继承人。”

霄魇大王心里有些慌了。他手臂上的伤口正滴着血液,被大阵压制加上受伤,他现在能发挥的实力不足先前一半。

“死丑怪,你不是想吃蛇肉么,姑奶奶这里给你。”赫连婉琴一现身什么都不管,一个箭步朝霄魇大王冲去,拳掌如影笼罩向霄魇大王。气化境的威势虽然吓人,但出生名门旺族的赫连婉琴对气化境的畏惧心里并不深,在她的家族里气化境的长老就有不少,长年和家族高层的接触使她面对实力被压制又受伤的霄魇大王时没有一丝惧意。霄魇大王压制着体内翻涌的气血,强行调用灵力使他又一次受伤,他目光看着赫连婉琴,目光猛然一凝,五指怒张迎上了赫连婉琴的拳头。

砰砰砰砰砰……

“咦?”赫连婉琴一轮拳头被霄魇大王伸出的一个巴掌尽皆挡下,任她加速狂攻都只是让那只巴掌微微动摇,没有撼动到霄魇大王身体丝毫。赫连婉琴脸上都是错愕,随即恼羞成怒再次施展出更密集的拳影向霄魇大王砸去。

“哼!”霄魇大王瞄准了击来的拳头,巴掌反手一甩将赫连婉琴甩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我都气聚境九重了怎么差距还这么大……”赫连婉琴抓狂了,快步朝霄魇大王冲来,又换了几种攻击方式,拳脚如雨点一般倾泻在霄魇大王身上。这回霄魇大王没有躲开,而在他身上形成了一片淡蓝色的灵力护盾,将攻击尽皆挡下。任赫连婉琴怎么攻击,霄魇大王都只是眯着眼睛看着,身子一动不动。

“啊……一个境界的差距不可能那么大,一个境界怎么可能那么遥远!”赫连婉琴最后一次发力轰击在霄魇大王的护盾上,淡蓝色的护盾被打出了一道裂缝。她自己一步跃开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浑身大汗淋漓神色中漫是不甘。

“可以了,婉琴你回来吧。”大阵中响起枫天的喊声。赫连婉琴十分不甘地看了霄魇大王一眼,转身没入了朦胧中,紧接着在她原来的位置走出来一个穿火红色枫叶纹绣的清秀男子。

枫天额头上冒出一丝的冷汗,那个霄魇大王受了这么多攻击但却没有一丝要倒下的样子,反而面目越是狰狞,像是要吃掉他的样子,让枫天心头一寒。他的实力还要在赫连婉琴之下,赫连婉琴都耐他不何自己又能怎样?

“唯有尽量消耗一下他好了。”枫天这样打算着,毕竟轮到他上了也不得不上。

赫连婉琴走到船中一角处,这里是维持阵法的一个点,必须有人在这里维持阵法的运转,这也是为什么要轮流对抗霄魇大王的原因。操纵阵法的人视野不受影响,阵中的情况他们看的一清二楚,当所有人看到赫连婉琴疲惫地回来而霄魇大王毫发无损时都很惊疑,霄魇大王的强悍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如果所有人出场之后仍然没法解决霄魇大王那该怎么办?

枫天站出来就有些后悔了,暗道自己不该逞英雄主动换上来,他自己刚达到气聚境九重不久,面对一个气化境即使对方受了伤,但受伤归受伤境界摆在那里,如果一不留心还真可能会挂倒在这里了。

可既然站了出来就没有退路了,他只能战。

枫天微曲腰,双掌灵力流转,掌心处隐隐一枚火红色的叶子在掌心劳宫穴处流转。就在这时,原本蹲缩着身体的霄魇大王眼中寒芒一闪,腿一蹬朝前方跃去,那只大手像一把钢爪呼啸着划破空气对着枫天的脸狠狠抓去。枫天被吓到了,他本以为霄魇大王会继续采取防御没想到他竟然主动攻击,而且一上来就没留余地直接抓他的头,仿佛是要一击至他于死地。

霄魇大王眼中寒意更甚,他刚才不出手是因为体内灵力逆乱,借着被赫连婉琴进攻这点时间他恢复了部分体力,现在已经忍不住出手了。原本准备进攻的枫天赶紧双手推出,头往后一仰,挡下霄魇大王这一抓。

“哼。”爪对双掌对撞,撞击引得四周空气一震。噼啪一声,带着骨头断裂的声音,枫天远远抛飞出去重重砸落在夹板上,他的整条右臂都变了形,他强忍着没有嚎叫出来,但剧烈地痛苦使他面容变得扭曲,身体在夹板上翻滚。

霄魇大王几步上前一把抓起枫天双腿,在魁梧的霄魇大王面前枫天犹如小鸡,毫无反抗力地被抓起来狠狠砸在船板上。

“不好!枫天危险了。”看到枫天被霄魇大王抓住,维持阵法的众人都是心头一惊。如果不管,枫天被打死都有可能。必须得换人下去救,但此时根本腾不出人来换。众人看着,心中焦急。

“早听忽奎说过每隔十六年,你们应天院就到处挑地方,给你们这群天子做试炼之地。今年倒好啊竟然主动找到我霄魇头上了,你们真以为天赋异禀就能跨越和我之间的鸿沟?先送你下坟地!”霄魇大王叫嚣着抡起枫天朝地板砸去,每一次砸落都使船身巨震一次,砸落之后又提起来继续砸。枫天直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次又一次撞击跌落,胸中气血翻涌,当身体第五次被砸在地板上时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砰!

砰!

霄魇大王一次又一次将枫天抡起又砸下,每一次枫天的身体和船身撞击发出的撞击声都狠狠的敲在了其他首领的心头上。

前几次枫天的身体原本还吐血抽搐,但一翻狂砸下来后却不动了,像一个破皮袋抓在霄魇大王手里没有了动静。所有人看到急了,只见霄魇大王又一次抡起枫天狠猛往船板上一砸,船板被砸出一个大洞,枫天的半个身体陷入了洞里,整艘船都为之震动,裂纹爬满了船身。

咔嚓咔嚓……

船经过这番折腾终于承受不住,失去平衡往下方坠落下去,裂痕不断从船身蔓延,隐约有解体之势。

“解除阵法!”雷枭怒喝着冲了出来,霄魇大王顿觉周围的朦胧陡然消散,周围又恢复了清晰,看到了朝他冲来的雷枭。

“哼。”霄魇大王怒哼着提起一只脚就要朝露在夹板上的枫天半边身体踩去。

雷枭急了,这一脚要是踩下去估计不死也得残废。枫天和赫连婉琴几个从小和他交好,遇到事情也都对他为马是瞻。这次的作战计划也是他部署的,如果枫天死在这里雷枭会懊悔一辈子。

“耀雷掌!”雷枭速度迸发到极致身形如电,瞬间到达霄魇大王跟前朝他双眼一掌打去。霄魇大王眼前电光一闪,立觉眼前满是星星闪烁,什么都看不清了。

“混账!都是什么招数!”霄魇大王松开枫天,抬手护住眼睛,不停在眼眶上擦拭。雷枭顺势抱起枫天跳跃到一边的角落上,用手在枫天大动脉上探了探,发现还有气息才松了一口气。虽然受到重伤但还不至于死,以学院的诊治手段是绝对能恢复回来的,雷枭曾经亲眼看见手脚俱断的同伴被治好。

看着奄奄一息的枫天,雷枭看向霄魇大王眼中有着决然和怒意,明白今天是必定要在他霄魇山和我们众天子之间做个了断。

大阵被撤销其他人不约而同向雷枭靠拢过来,显然是把雷枭当成主心骨了,凌墨摸着震抖的扶把,有些惊忧道:“雷枭,船要坠了。”

“混账,混账,我要杀了你……”不远处的霄魇大王眼睛看不见正挥舞着臂爪到处乱抓,他附近的区域被他抓得千疮百孔。船身发出难以承受的吱吱声,众人明白战船支持不了多久就要散架了。

山谷中交战的天子们忽觉头顶昏暗,抬头一看吓了一跳,只见一艘插满剑矛的大船朝他们头顶坠落而来。天子和兽人们慌乱逃窜。

轰……!

战船砸落了下来,巨大的动静引起了整个战场的触目。顿时原本到处是人的山谷内突然空出一片空地来,空地上散落着船只残骸,清晰可见残骸上数道身影正在围攻一个体型高大的兽人。不少天子都惊愕地看向这一边。

只见船骸处,电火雷鸣,烈火焚天……天子首领们极力围攻着霄魇大王,招数尽出,战斗的场景让所有人都为之惊讶。

“李炎,霄魇大王和我们的头领打起来了。”同样注视这一境况的柳三目惊呼。在他身旁李炎正持着别云剑同样看着远处的交战,惊道:“那霄魇大王气化境果然可怕,众首领围攻也不落下风。”

“快看,凌家的那个不行了。”有人惊呼。霄魇大王一掌将凌墨击退,凌墨受这一掌前身上携带的玉佩陡然化作墨色境面挡在他身前,这一掌下凌墨只是被击退,但他从小佩戴的护身玉也被那一掌拍得粉碎。

凌墨心惊地凝望着碎落的墨玉,心中又痛又庆幸,那可是他娘至他出生时就给他佩戴的护身玉,今天倒帮他挡了一击,要不然以刚才霄魇大王的全力一掌,他非死不可。‌霄魇大王打碎了凌墨的玉佩,看着气喘吁吁的天子首领们,为了围攻他这些人可没留丝毫余力,上来就是各种招法朝他狂轰滥炸,抗住这些攻击的他也负了不少伤,虽然境界差他一等但是这群天子们各种法宝是层出不穷,很多明贵珍稀的法宝在这群人手里简直像是随手沾来一般,看得霄魇大王又气又怒,任他霄魇大王再强和这群富二代耗起来也要吃不少亏。就在刚才短短一会儿,霄魇大王就被召唤火焰的法盘炙烤过,被唤来的寒霜冰冻过,还被雷劈过……‌

霄魇大王的视力已经恢复,他扫视了眼周围,看着一片焦土的山谷,大量的兽人死尸,眼中涌动着愤怒。他虽然有大量兵士,但这些普通士兵大都只是肉身强悍,修炼到气辅境的只是很少一部分,面对个个都是气辅境的天子大军自然落得被屠杀的下场,他起先派出去的吡屠也被数名天子围攻艰难应付着。‌他久年盘踞霄魇山,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比地,经过多年积累才有了这诺大的地盘和众多手下,如今即使他赢了但遭到的损失也再难以挽回了。‌

“毁我山头。”霄魇大王看向众首领,目光阴冷,“其他人我会送他们上天,让他们去墓地里陪你们的始皇帝,而你们我会慢慢折磨你至死!”‌

众首领听着霄魇大王的怒吼心头都是一沉,均感受到了霄魇大王的阴冷杀意,他们不会怀疑对方真的想将他们折磨至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