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恶战霄魇大王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5334  |  更新时间:2019-08-05 21:49:59 全文阅读

雷枭摸了摸身上那件被他藏在衣襟里的雷符,此时这是他最后的倚仗。虽说他们是围攻,但枫天,吴湮都已经失去战斗能力,实际上真正和霄魇大王战斗的只有他和赫连婉琴。另外的凌墨差距本来就大,还要兼身保护受伤的枫天和吴湮,凌墨更是连护身宝玉都碎了,赫连婉琴也把自己的法器,召唤品通通丢出,此时也已经穷驴技穷。如果再不击倒霄魇大王,恐怕他们真会一个个被收拾掉。‌

想到这里,雷枭不禁捏紧了胸口的雷符。在族中临行前一晚的情景又浮现于眼前

……

在雷家,雷家大院中。雷枭正在房中同侍童翻阅有关应天院的文献,不走心的侍童时而朝门外张望。忽然侍童叫起来:“少主,少主,有人来啦!”

雷枭立马透过门窗看到天空中雷光乍现,一道惊雷落在他门前的院子里,一个中年男子朝他行走过来。雷枭一眼就认出了来人,赶紧出门行礼。来人正是他的父亲,雷家族长雷天涯。

“父亲”雷枭看着他的父亲,忽然他发现他父亲的神态异常庄严,让雷枭很是疑惑,“父亲深夜到我这来所为何事……”

“枭儿,应天院的事想必你已经调查过,对它的认识应该比较清楚了。”雷天涯看着自己的儿子。“你虽然天赋出众,但你要面对的是身为天子残酷的宿命,在那里你唯有不断前进使自己变强方才有可能在接踵而至的残酷考验中走下去。你要经历的困难很可能是你不能想象的,以你一己之力绝对无法对抗这一切,你必须联合其他人的帮助,并且要保证自己的安全,还有我族中子弟的性命。”

雷枭重重点头。

雷天涯走近屋里,雷枭跟着进去,里面的侍童一看雷家家主亲临吓得赶紧退到墙角不敢说话。雷天涯继续说着:“我有几个兄弟,但在我们亲系的孩子中也唯有你出生在天选之日,我不知道对你来说是机缘还是劫难。但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不要出事。”雷天涯摊出手,顿时一道银色雷光弥漫了整个房间,雷枭惊讶地看着父亲手上的雷光,里面蕴含地威压使他感到胆寒。而一旁的侍童则被这突然出现的雷光吓得身体震抖,死死地捂住了眼睛。

待慢慢雷光收敛,呈现在雷枭眼中的是一枚精致的雷符,符中刻画着深奥古老的纹路,里面隐隐有着雷电闪烁,仅看着就觉得威能不可思议。雷天涯叹了一声,“这是我从宗祠里供养的雷符中取下的,你拿着它,在你必要时可以救你一命。”

“宗祠!”雷枭一惊。那可是族中禁地,听传里面供奉着雷家先祖留下的宝物,但他也只是有所耳闻,对里面的事情家族中都是保密的,只有族中长老和他的父亲才知道其中隐秘。而里面的东西更是族中珍宝,要动用非得经过长老们的商议不可。雷枭不敢想象家族为了他而调舍出一枚雷符。

见到自己儿子疑虑,雷天涯开门见山:“这道符是我自己拿的,雷符虽稀少但也不在乎少这一枚。你尽管拿去用,剩下的事父亲会操办好。”

雷枭一愣,接过雷符时感到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父亲在他眼中从来都是严厉的,自从他明事起他就被严厉要求,父亲的迫使下他无论什么事都得力求自己做到第一,逐渐他成为族中让人仰慕的天才,但他对于父亲的感情却越来越疏远,甚至认为他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只是为了应付自己的父亲。这个严酷,老用背影对着他的父亲慢慢早就淡出了他的心里。乃至于每次见到父亲的时候雷枭都像只是对待长辈一样,只会恭敬行礼。

但此时此刻,当雷天涯把家族视作珍宝的雷符偷来给自己时,雷枭重新看向了自己的父亲。这个平日里严情冷淡,只会严格要求自己的男人,让他有说不出的滋味。

……  

回忆淡去,雷枭神色复杂,取出了胸中雷符,雷符出现的一刻空气中的灵力仿佛都波动了一下。霄魇大王眼神一凝,修为到了他这境界对灵力波动是异常敏感。他看着雷枭手中那块还没有巴掌大的雷符,满是难以置信。“这些兔崽子,怎么这么多法宝,这这难不成是……”

霄魇大王的本能感应到不妙,不祥的预感瞬间充斥他的心头。

“绝对不能让他用这个东西!”轰霄魇大王所站的大地崩裂,他飞身一跃瞬间到达了雷枭面前,霄魇大王血红了眼,手中钢叉向着雷枭手掌猛刺而出。霄魇大王的全力一跃速度奇快,在雷枭那一刹那的愣神霄魇大王就以到了他跟前。

“不好!”雷枭想收回雷符,但晚了一步,雷符被霄魇大王的钢叉一劈削去了一半,雷枭勉强留住剩下的一半雷符跳到了远处。

“哈哈哈哈哈……”霄魇大王狂笑,面目中有着狰狞之色,“想用这符杀我,如今被我削去一半我看你怎么杀我,我就不信你还有第二道符!”

雷枭脸色难看但还依然镇定,这确实是他唯一一道雷符,如今虽被毁去一半,但他还能感受到符中蕴含的威能,即使这威能已经减半,也足够让他重拾信心。他相信他的宗族也相信父亲,令族中重视又让自己父亲去偷的,又岂会是凡物。

“还有得打。”雷枭判定。

“刷!”霄魇大王再次跳跃冲向雷枭,不知道为什么雷枭的不慌乱使得他警觉,他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抹除这个可能对他产生威胁的存在。

钢叉破风而来,雷枭调动雷电护身,身体划过一道闪电躲开了去,那钢叉轰的一声穿刺在地面上,整个地面炸出了一个深坑,看的雷枭一阵心惊。

“他是想直接杀了我!”雷枭暗惊,霄魇大王的出手速度显然比之前要略快一筹,很明显他是要下杀手不给自己用雷符的机会。

雷枭想唤其他人帮忙,可一见赫连婉琴凌墨等人,伤的伤累的累,他们连自己都自顾不暇,是不可能来帮他的忙了。

“怎么办!”雷枭极力躲闪着,心中越是着急,这样耗下去等到他灵力用尽时霄魇大王一叉子就能要了他的命。他也不想躲,但不躲不行,正面对抗自己完全不是对手。

远处观战的天子们脸色大变,他们最强的几位首领如今只剩下雷枭一人在战斗,却也处于很不利的劣势。要是雷枭战败恐怕再无人能和霄魇大王抗争,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那个雷族的不行了。”柳三目遥遥看着,露出担忧紧张之色,道,“如果他死了我们也完了!”

李炎深吸一口气,胸膛一个起伏忽然搬起旁边一尊兽人族的大炮。李炎吃力推动着炮口朝着船只坠落的方向一点点推移,喝道:“快来帮我!”

“李炎你这是要干什么?”柳三目被李炎的奇怪举动给愣住了。

“我来了。”应昭一个箭步冲过来,两手按在炮身上,李炎顿觉大炮推动起来轻松了许多,李炎看向应昭,两人目光对视没有多说,不知为什么应昭对李炎总是莫名的信任,就好像李炎干什么都是对的,隔空放屁也有道理。

炮口调整方位后李炎从脚到头钻进了炮孔里,对应昭道:“开炮。”

应昭在炮台上转了一圈,在大炮上摸摸看看,却无奈:“这个东西我不会用啊……”

“哎~”柳三目从倒下的兽人堆里拖出来一个没断气的兽人,他现在明白李炎要做什么了,以李炎的性子他明白是阻拦不了的了,作为朋友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帮他。因为李炎炮口对准的位置赫然是霄魇大王和雷枭战斗的方向。

柳三目拖那个兽人,将他拽到炮台前对他喝道:“用这个开炮,饶你一命!”

“是是……”那个兽人双手颤抖着按在炮身上,十分感激地叨念着按下炮身上一个开关。

砰!

一声巨响使得周围人注意到有人朝船骸那边开了一炮,纷纷举目望去,发现炮弹竟然是长形的物体,物体迅速变小飞向船骸所在之处。

“咻~~”一声呼啸声响起,正在追击的霄魇大王身体一顿,一眼就看穿远处一道身影飞扑而来。

“气辅境?!。”霄魇大王一惊,像是看到什么无比惊讶的事情似的,但马上又转过脸去,不屑地伸手对着飞来的身影朝空中一划,看都不看他。在他看来一个气辅境,根本无法伤他丝毫,不知道这个气辅境是脑子有病还是倒了霉,总之他这一挥手就足以将这个气辅境撕成碎片。霄魇大王对飞扑而来的李炎视之不顾,手上环绕起淡蓝色的锋芒覆盖了钢叉,朝躲避不及的雷枭刺去,霄魇大王眼中已经看到了雷枭的死状:“杀!”

“啊~~”突然霄魇大王脸上传来一阵刀割的剧痛,他猛然回手让雷枭躲开了去。逃过一击的雷枭只见李炎持剑突然冲来划破了霄魇大王半边脸,雷枭难以置信以霄魇大王的修为竟然有这种疏忽。

“啊~~怎么可能…你!”霄魇大王捂着鲜血淋漓的半边脸,他的一只眼睛也被划伤,眼睛里传来火辣辣的痛,凭他的感觉这只眼睛应该是被划破了,如果没瞎起码也要请人医治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再睁开来。他另一只好眼难以置信瞪着李炎,李炎手中的别云剑还滴着血液,霄魇大王又惊又怒。怒自己的眼睛被划破,同时也惊讶,他刚才那一下应该就已经抓死这个气辅境了,为什么他还能站在这里并且砍了自己一刀?

“李炎兄!”死里逃生的雷枭看向李炎时神情复杂。

“还你当初救我的人情。”李炎缓缓和霄魇大王拉开距离,他的腿刚才被炮管震了一下还有些抖,心中也不住有些忐忑。别云剑的锋利他很清楚,本来设想一刀砍下霄魇大王头颅却只刮伤了半边脸,让他明白这次面对的对手绝对不是之前那些蜥角兽能比的。

霄魇大王盯着李炎,愤怒使得他身上的实质化灵力都扭曲变形,无形地压力笼罩开来。李炎不由吞了一口唾沫。霄魇大王已经彻底恼怒,灵力毫不吝啬尽放而出,他所在的地面因为他的愤怒而颤抖,碎石漂浮在他脸前。

“好厉害!”李炎瞳孔一缩,在霄魇大王调动体内剩下的灵力时,李炎顿感一种窒息的压迫感朝他袭来,这种感觉从未在以前的对手中感受到过,犹如瞬间面对死亡的恐惧一般,让他内心不住一个哆嗦。

“死吧。”霄魇大王瞬间挥动钢叉融合那实体化的灵力。钢叉带着蓝色锋芒,直接刺向李炎,速度奇快瞬间便到李炎面前。

“啊!”李炎身体一转,贴着钢叉转了半圈避让开了来,但相比钢叉刺来的速度还是慢了一点,腹部的衣服被划破,肚子皮肤上被拉出一条血痕。李炎看着自己肚皮上的血口大惊,如果不是刚才霄魇大王释放灵力让他提高警觉,有所准备,这一钢叉或许就直接捅破他的肚子了。气聚境和气化境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李炎赶紧稳定身形,向后跳跃拉开距离。没等李炎躲远霄魇大王又到了面前。

“死。”霄魇大王狰狞的双眼牢牢锁定李炎。

“秋叶刀!”李炎一声大喝,别云剑横空斩出。下一刻,霄魇大王手中钢叉一甩,淡蓝色光芒一闪,还挥剑抵挡的李炎直接翻滚着跌落在地,一口鲜血吐出。

“好厉害!”李炎呆了,他最强杀招面对霄魇大王毫无招架之力。

“这小子竟能挡下我这一招?!他手上的剑遇到我的钢叉而不折断?”霄魇大王再一次惊讶,似乎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子也和那些名门子弟一样,宝物层出不穷。当即更不敢松懈了,直接朝李炎迫近而去。他明白,这些天子的变数实在太大了,必须迅速结束这场战斗。

李炎看着疾速而来的钢叉瞬间已经明白硬抗是不可能了,当即收起了别云剑,打不过干脆躲!

霄魇大王挥叉扎破空气,难听的呜咽风声响起,李炎只觉眼前一团淡蓝色锋芒迫近。

“闪!闪!”李炎心中猛然一声喝,脚一点地,身形一摆快速向一边侧身躲避开去。

“嗯?”本以为看到李炎死相的霄魇大王又一次刺空,惊讶之余疑惑更甚,“这些富族子弟不能小看了,不然今天还真可能阴沟里翻船。”

“不管你是哪一家,在你们家族地位多高,今天也得留下!”霄魇大王的狠劲被激起了,挥叉的速度又快了几分,接连刺出三叉子。

刷刷刷……

李炎的身躯奇异地扭摆,三叉都险而又险尽皆躲过。

“这是什么身法?”霄魇大王自认见多识广,对很多家族的有名身法即使不全知道也是略懂一二,但李炎展现出来的怪异身形他是丝毫看不懂,仿佛不像是在躲避他攻击的人,倒更像一只乱窜的野鸡,乱蹦的兔子。

“如果不是名门子弟,平常百姓怎会有这种奇异而实用的身法,莫非是某位隐士高人的弟子吗?”霄魇大王顿觉得心惊,在南京国每个出生名门的贵族子弟都不能小视,因为他们继承了家族的底蕴。某些有天赋的子弟很得家族的垂青,甚至会给他们各种护身法宝,传闻中有高手因为大意栽倒在这些法宝上的事情也没少发生。另外还有一种同样不能小看的,甚至比名门子弟更深不可测的存在,就是隐世高人的弟子,他们往往得高人传承,身负不可思议大神通秘法,面对他们稍有不慎气化境高手也有可能栽跟斗。

“一定要死!”霄魇大王攻击更猛,发狂进攻李炎的同时,使用传音术传音。距离霄魇山百里地远外的地区被另一名气化境兽人占据着,他是霄魇大王在这一带的盟友。

忽奎正在洞中享用美食忽闻空中传来一道熟悉的呼救声。“忽奎,快来救我……”

忽奎一顿,在这边境之地很多山头为了生存都会不自觉地结成联盟,好遇到危难时能相互照应,他和霄魇正是这两百里地的联盟。平时两个山头间首领用的都是传音术联系。

收到求救信息的忽奎脸色不便,低头泯了一口酒。旁边陪酒打扮得异常妖艳女子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嘿嘿一笑道:“大王,可有心事?”

忽奎露出邪笑,食指撩了一下那女子的下巴,起身朝洞外走去。

“我们这片区域几个大王虽时有争斗,但也不至于有谁和霄魇有大仇啊,莫非是人族派人前来报复?那也只能算霄魇倒霉了。”忽奎沉思着,霄魇大王既然向他求救那就一定是出了大事,说不定这件事连他也会搭进去,忽奎考虑的是到底该不该去救的问题。他和霄魇大王名义上是联盟,但大家心里都有数,大难临头终究会各自飞。

“咔嚓。”突然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响起,忽奎脚步一顿,取出腰间一块命石一看,惊道:“霄魇的命石裂了!莫非他真的遇到不测?是谁要他的命?如果不救他,要是他一死我在这一带也就孤立无援了。”忽奎大王思前想后,背后灵力环绕,化作一对淡蓝色翅膀朝天空飞去。援救霄魇大王或许会有风险,但不管怎样也应该先去看看再说,能救就救,不能救他再跑也不算损了道义。

霄魇山内,霄魇大王追逐着李炎狂追猛刺,奈何他一次次攻击都被李炎躲过,深感不妙的他不惜按裂了命石。这是他和忽奎结成联盟时交换的信物,如命石有损则说明事态的严重。霄魇大王攻击虽猛,但动作却没那么急躁了,一招一势中反而带着戏谑,因为他已经通知了盟友,等盟友一到这里所有天子都必死无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