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霄魇大王出手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5035  |  更新时间:2019-08-03 20:37:30 全文阅读

“快看,那是什么?”护栏边上的天子注意到,山上的兽人从山洞里拉出来一架炮台样的东西,身形较小的兽人站在上面正朝这边点起火焰。

“是炮台,他们要炮轰。”马上有天子反应过来。

轰!

前方的山头上轰飞过来一颗托着火焰尾巴的油弹,炮弹击中船底,火油溅射在船身上,燃烧起来。

咻咻咻……

一弹刚落,更多燃烧的火球便在空中拖过一条条长长的黑烟,轰击向天子们的战船。

“鼗尧,鈀倚,岶崖!”

面对形势突变,雷枭回头朝着后方叫了一声,夹着他灵力的声音向后方传递而去。他刚才叫的是天子里次他们一等的三个中等家族首领的名字。

后方,站在船头,桅杆,夹板上的鼗尧,鈀倚,岶崖三人看到前方处在剑戟炮弹轰炸中的雷家战船分别遥遥对视了一眼。

鼗尧有着一头厚重的金色头发,他站在船头位置拿起了他的金环大刀,对向下方的山岳。劲风吹动着他的金篷头发,远远望去仿佛丛林狮王,凌凌生威。那些飞来的兵器一靠近他身体两丈远便被覆盖在他身上的灵力波动格挡弹开,并爆裂开来,气聚境八重的修为威慑力十足。

“跟我来!”鼗尧纵身一跃,从船头跳了下去,一落到山地上便挥舞大刀,离他最近的两名兽人当即被砍成几段。

鼗尧落下后,船上除少部分人留下驾驶船只,其余的鼗家族人全部都跳下船去支援鼗尧。鼗族人战斗作风彪悍,落地便直冲兽人群而去,刚才还在投武器的兽人被疾冲过来的鼗族人冲倒,砍翻一片。

岶崖的手抚摸着剑柄,这把剑是他临行前父亲赠于他,希望他能在残酷的天子竞争中能存活下来回到族中去。岶崖看着手中剑,此刻,他要用这把剑来捍卫父亲对他的期望。

“崖哥。”身边的同族中人,都看向岶崖。

“哎~走吧。”一声无奈决然的叹息,岶崖仰首纵身一跃,跳下船去,身后的族人亦跟随而下。刹时间数百上千人同时跃下,连阳光都被遮蔽。

鈀倚伸手拦住欲要跳船的族人,那人满脸疑惑看向鈀倚道:“倚哥别人都下去了我们还不上吗?”鈀倚阴沉看了那人一眼道:“让岶崖和鼗尧的人下完了我们再去。我族中人不要冲在前面,听我吩咐。”

鈀倚身为一族首领,在族中备受敬仰,但在他心里他这个族领当得是憋屈的,在学院里行事都要瞻前顾后即使对下面的人他也勤加叮嘱,要他们少生事端,为的是不要得罪其他大家族势力。毕竟在学院里要想有说话的资格首先得有势力,正是因为自己族群势力弱才使得鈀倚做事无法随心所欲,甚至在首领的会议上也只能闷不吭声接受雷枭安排的作战计划。归根到底还是自己势力弱,如果自己的族人在这里死光了,那往后在学院里就更没地位了,所以鈀倚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现象发生。

直到鼗尧和岶崖两族的人全部下船,鈀倚才带人加入战场,不过鈀倚这一举动也没人在意,因为方才加入战场的人群实在太多,也没有人在意他们晚了一点下来。

山间中。打斗惨叫声响便山谷,整片山角已经乱成一片,惨叫声大都来自于兽人,毕竟他们可没有应天院的资源,几乎个个学员都是气辅境,一时间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天子们各显神通,兽人顿时死伤无数。

方才站在山上指挥兽人攻击的那名兽族指挥看到山下兽群尸横遍野,眼神冰冷走到一名兽族士兵身前提起一把长刀。

“快去通知大王,有敌人入侵。”

吩咐完,蒙焱托着长刀径直朝山下走去,刀锋沿路在地上滑砰出一条沟壑。

“人类敢闯我霄魇山,必须付出代价。”蒙焱腿下一蹬,他脚下的岩石被震得粉碎,他整个人借力朝厮杀的人群冲了过去。

“给我死!”

“嗯?”正在作战的几名鼗族天子突然感到一股凶悍的压迫感袭来,下一刻他们惊恐看到一个身穿战铠的魁梧兽人出现在他们面前,朝他们挥刀冲来。当这几名天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蒙焱直接一刀拦腰砍断了站在最前面的几名鼗族天子,又一掌将一个想要逃跑的天子拍得粉碎。

嗖!嗖!嗖!

看到族人被杀,恼怒的鼗族天子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愤怒的他们挥起武器扑向蒙焱。

“杀我族人,去死。”鼗族天子们眼中满布杀意。

“吼~”蒙焱大吼一声,长刀横空一斩,向他包围过来的鼗族天子尽皆跌落在地,一个个捂着伤口在地上凄厉翻滚,鲜血染红了地面。

“什么!”正在厮杀的鼗尧一见蒙焱出手便惊骇看出对方修为不低,绝对是气聚境。

“你们都让开。”鼗尧向正在围攻蒙焱的族人喝道。这些族人都是大都只是气辅境,这时哪怕再上去更多人也只是送死。

围攻的鼗族天子听到鼗尧的喝声,立马退开了去。

“小东西,看我把你撕碎喂秃鹰。”蒙焱往前一步,将在他脚下抽搐的一名鼗族天子踩死。

“混账!”鼗尧眼中杀意奔腾,冲向蒙焱。

两人交击一剑,鼗尧整个人倒飞出去。

“气聚境九重!”鼗尧大刀插入大地,稳住后退的身躯,血迹从他嘴角流淌而下,一交手他便惊骇地判定出蒙焱的修为水平。

鼗尧当机立断仰天大喝:“鈀倚,岶崖,快来助我!”

声音在山间回荡,这一叫鼗尧喊得足够大声,远处的鈀倚岶崖听到声音立马赶了过来。

“鼗兄,怎么回事?”鈀倚岶崖一来就询问鼗尧,他们心中已经做了糟糕的打算,因为能让气聚境八重的鼗尧求助定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只是三个气聚境八重?”蒙焱眼中不屑。

鼗尧擦去嘴角的血迹,郑重道:“那兽人是气聚境九重,很可能是九重巅峰。”

“九重,巅峰!”

鈀倚岶崖心中都是扑通一下,这可不是他们间随便一个人能单独解决的了。

“联手,使出所有本事做掉他!”鼗尧手中隐隐有着金光缭绕而出,这是他们家族的血脉能力,能在短时间内提升战斗力,但这种做法是会对自身血脉的产生损耗的,族中长老曾要求他不到万不得已不得使用血脉之力。

鈀倚岶崖两人见状,一咬牙两股不同的血脉气息从两人身上蔓延而出,此时此刻他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血脉之力?这些人到底是……”在三人引发血脉之力的同时,蒙焱脸色一变,他与生俱来敏锐的野兽本察觉到了危险。

在南陵国内势力众横交错,各族林立,但在人类中能够传承血脉之力的绝对是少数,经验告诉蒙焱对手来头不小。

山中的兽人忙于抵挡攻击,已经顾不得攻击天上的战船了,失去阻击的十二艘天子战船驶入了霄魇山腹地。除了最前排一艘船受创严重外,其余船只皆无大碍。在船开走的时候山下的鼗尧等人已经和蒙焱战成一团,打得十分焦灼。

蒙焱挥舞着大刀应付着三人来自不同方向的攻击,战斗之处山岩崩裂飞沙走石,普通天子们和其余兽人根本不敢靠近。

雷枭从船头遥遥往下看到鼗尧三个联手对付一个兽人却没能绝对压制对方,担忧道:“那个兽人首领实力不弱,再打下去恐怕他们三个会有损伤,旭恒你去帮帮他们。解决那兽人后回来和我们汇合。”

旭旭打了个没问题的手势,立即离去。

嘣嘣……

霄魇山腹地深处,一条藏匿在山岩间的战船内,一名身材魁梧的兽人踏着厚重的脚步踩在坚实的木板上。他满脸横肉扶着门槛从船舱里探出头来,暴虐的气息让守在门口的几名兽人一阵寒战。

“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类敢入我霄魇山,现在还竟然这么大胆,直冲我头上来了。”那浑厚的声音中怒意奔腾。

门口的兽人惊颠起来,他们知道霄魇大王每次发怒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吡屠。”那浑厚声音叫道。

“是,大王。”一名身着战甲的兽人上前,对着船舱里那尊高大身影应声道。他战甲的模样和先前的蒙焱一模一样,只是他手中拿着的武器是一柄流星锤。

“吡屠。”高大身影终于完全从船舱里走出来,他眼露凶光满脸凶煞,“你去对付地上的入侵者,天空中由我来解决他们,全部都得死。”

吡屠恭敬退去。霄魇大王抬起他浑噩的头颅,望着天空遮天蔽日驶来的战船,下令:“扬船,朝敌船直冲天上。”

“是!”

兽人们在夹板上奔走,不一会儿船身剧烈颤动,在达到气辅境修为的兽人灵力驱动下,霄魇大王所在的大船缓缓抬头,直指天空。

霄魇山的中心地带是一块大型空地,此时空地四周的山洞里源源不断有兽人从里面涌出。从天空上望去只见密密麻麻一片,数量决不在天子数量之下。雷枭等几个势力最前沿的天子首领仍然站在第一艘船船头,雷枭的注意力高度集中,正在试图通过气息寻找搜索霄魇大王位置的的他突然一阵心悸。他已经到达气聚境巅峰,已经触碰到下一个境界的门槛,对周围的灵力波动异常敏感,也就这时他很清晰感受到一股在他之上的威胁感在他的下方,抬头了。

“是他。”雷枭紧张看向四周。

轰……!!!

下方岩石炸裂开。一艘漆黑战船强行驶出洞穴,朝着天空飞升而来。

“啊,那是霄魇大王!”赫连婉琴立马认出飞驶上来的黑色战船,模样就和会议上图纸描绘的一模一样。

“来了。”凌墨惊道。这是他等首次面对传闻中的气化境高手,不免张乱。

只见在黑色战船船头,一个魁梧的身影手臂高举,在他手上握着一把鱼叉,身影突然挥手,那鱼叉化作流光飞向雷枭等人所在的第一艘船。鱼叉瞬间就逼近,速度之快沿途的空气尽被撕扯爆炸,刺耳呜鸣的风声在第一艘船上的每个天子耳边响起,修为差些的直接被震得耳膜生痛。

“挡住!”雷枭立马察觉到这招不可小觑,双手出现两道雷光,雷光迎向抵挡那鱼叉。

赫连婉琴,凌墨,枫天,吴湮几个也一齐发力抵挡。

砰!

数道攻势击在那鱼叉身上。那飞来的鱼叉遭到阻挡后扭曲变形,远远抛飞了出去。

“嗯?”失手的霄魇大王吃惊,“竟然挡下我的钢叉。”但他很快镇定下来,又抽出一柄叉子猛得向前抛去。

“又来了。”赫连婉琴等几人紧息,准备抵挡第二个鱼叉。

“等等!不是……”雷枭神情一动。“目标不是我们!”

呼啸着哀鸣狂风的鱼叉略过第一艘船,直接撞击在后面的一艘战船上。那艘船船身一震,船头直接炸裂开来,站在船头的天子当场毙命。

“船裂了!”

“快,当心……”被击中的那艘船木屑横飞,船身开裂,幸存的天子们从船上滚落,纷纷从船上坠下,有的则抓住趴扶在护栏桅杆上。

“竟然攻击后面!”

没有挡住攻击的赫连婉琴等人正惊怒。忽又闻两道和先前一样的呜鸣风声破空而来,目标又是他们身后的船只。

“不好,来不及了!”雷枭发现这鱼叉的速度根本不是他常态之下所能抵挡,尽管他事先已经做好心里准备,可没想到真正面对气化境时差距竟然那么大。

又是两声炸响。

这次船只是彻底被破坏了,被爆炸波及的天子捂着伤口惨叫着从船上滑轮,船只已经失去控制停止前进,在空中摇坠着。雷枭和船上的首领本想出手救援,但很快他们又已经自顾不暇,那霄魇大王抛出两叉子后踏船一跳,他身处的战船被他蹬出去几十米远,他自身如一道骤风降落在众天子首领面前。

咚!

霄魇大王降落在夹板上,整艘船船身一震,被巨大冲击力冲得倾斜。霄魇大王污浊邪恶的兽眼直视最前头的雷枭。

电光火石间雷枭双掌雷电环绕,同时大声喊道:“除了我们五个,没有达到气聚境九重的通通退下,弃船到山谷去!”

天子们毫不迟疑,纷纷跳船,顷刻间无数身影像瀑布一样朝山谷倾泄而下。

“怎么办,我们也跳吗?”最后面那艘船上临时凑在一起的散士天子们却犹豫了,平时他们在学院内零零散散的根本没人管,这时也不知道要不要听别人的命令。

“下面都是兽人士兵啊,数量比我们还多。”

“下面起码还是士兵,留在上面就是气化境,走吧!”一阵犹豫后终于有人做出决定。

“我们也跳。”李炎抓起箐华的手,后者被抓的同时身子一颠。

李炎又道:“我们拉在一起,别被冲散了。”

“好。”应昭,柳三目,小惠毫不迟疑手拉起手,在李炎说了一声跳后,五个人一齐跃下了船。

风在身边呼啸,李炎勉强半睁着眼睛,在他的下方早一步落下的天子们已经和底下的兽人交战了。底下飞来的箭弩从他脸颊察边而过,射段了他几根头发。有几个兽人正拉弓对着他们。

“没事看我的。”应昭空出的那只手对准底下那几名射箭的兽人,轻喝一声:“去。”

应昭手臂周围凭空显现数把透明空刃,空刃飞下找上了那几名兽人,贯穿了他们的身体。

“怎么样,我这浮空刃威力不错吧。可惜我现在只能凝练出几把来,要是到了大成那可是万刃朝天啊,厉害吧。”应昭得意道。

“下面都是兽人士兵啊,数量比我们还多。”

“下面起码还是士兵,留在上面就是气化境,走吧!”一阵犹豫后终于有人做出决定。

“我们也跳。”李炎抓起箐华的手,后者被抓的同时身子一颠。李炎看箐华像紧张又不似紧张的模样又道:“我们拉在一起,别被冲散了。”

“好。”应昭,柳三目,小惠毫不迟疑手拉起手。

“跳!”

在李炎说了一声跳后,五个人一齐跃下了船。

风在身边呼啸,李炎勉强半睁着眼睛,在他的下方早一步落下的天子们已经和底下的兽人交战了。底下飞来的箭弩从他脸颊察边而过,射段了他几根头发。

从高空看下去能看到有几个兽人正拉弓对着他们。

“没事看我的。”应昭空出的那只手对准底下那几名射箭的兽人,轻喝一声:“去。”

顿时应昭手臂周围凭空显现数把透明空刃,空刃飞下找上了那几名兽人,下一刻便贯穿了他们的身体。

“怎么样,我这浮空刃威力不错吧。可惜我现在只能凝练出几把来,要是到了大成那可是万刃朝天啊,厉害吧。哈哈哈!”应昭高兴吹嘘着。五人注意力全放在应昭身上听着他的的得意时,没料到撞落在一座小山丘上,全部人被撞了个脚翻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