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九十一章 小心机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072  |  更新时间:2019-09-17 00:28:36 全文阅读

由于试剑坪过于狭窄,容不下上千剑冢弟子观战,擂台场地被换到了更加宽阔的卷云台。

卷云台原是剑峰主峰之外的一座山峰,被剑冢祖师爷越王以通天剑力毁了大半,又一剑削平顶端,做成这地阔千丈的石质高台,莫说千人,万人也可容纳得下,被用作弟子长老们御剑飞行的起剑之处,平时亦有弟子在此观剑练剑、演武比斗,因而作为擂台再合适不过。

手里抓着一个储物袋不住地往上抛,夜麟掂了掂,分量还不清,不着痕迹地往云端瞟了一眼。

岳挚这礼送得有点意思。

直到有剑冢弟子胜过他之前,袋子里所有的宝贝都是夜麟的,换言之,如果夜麟不想输,一袋子宝贝谁也拿不走。

反之,一旦哪位弟子胜过了夜麟,他就有资格任选一件储物袋里的宝贝,可以是剑器,可以是丹药,也可以是记载了玄妙剑法的秘籍、经书,别人无权干涉。

拿人的手软,夜麟当然得跟着意思意思。

夜麟扫视台下,目光锁定五人中年纪最长的一位老者,老者正朝着他笑,应该就是夜麟第一站的对手了。

老者缓缓走上擂台,躬身拜道:“老夫名为范暮,原是剑冢一名杂役弟子,练剑已有五十余年,始终未能凝聚剑心成为正式弟子,实是生平一大憾事,好在门内长老赏识,赏了我一个管事做做,今日有幸向前辈讨教几招,望前辈不吝赐教。”

夜麟道:“这就是你们商量出来的结果?派一个没有修为的人上来打第一场。”

不论对手何等修为,夜麟只能以同境修为对敌,也就是说,剑冢弟子一方派了个没有修为的范暮出场,夜麟也得以凡人身份与其比武。

范暮笑了笑:“正是。”

说着,范暮抽出后背铁剑,整个人气的势浑然一变,一道橙红光芒迅速爬上剑身,熠熠生辉。

夜麟凝神细看,那道光芒确是剑意无疑,范暮浸淫剑道五十年,虽然被天赋所限,一辈子生不出剑心,一身剑意却早已凝练得犹如实质,便是剑冢里一般的一境、二境弟子都略有不及,哪能以常人视之?

不是二境,胜似二境。

伴随张鹤龄一声令下,宣布打擂开始,擂台上即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范暮踩着自己千锤百炼的一套步法靠近夜麟,拔剑!

暮起从东来,斩夜向西去。橙红剑芒挑开一线光明,照亮夜麟腰间,要将他拦腰截断。

夜麟倾身侧卧,在将倒未倒之际,以手中铁剑剑尖刺向地面,支撑着自己没有倒下,险之又险地避过了范暮势大力沉的一招剑法。

带着橙红光芒的铁剑从脸颊上空掠过,离夜麟不过一寸距离,夜麟可以很直观地感受到铁剑上那股子炙热的剑意。

哪怕众生无望成为修行中人,范暮对于剑道的执着依然炙热无比,夜麟都要生出些许敬佩之意。

但也仅此而已。

弯屈的剑身又复笔直,夜麟借力弹开,躲过范暮从横变竖的倾力斩击,脚尖点向范暮胸口。

范暮不及收剑,横臂抵挡,被夜麟踢开了些许距离,没等他再次掩上,忽然听到了阵阵笛声。

范暮一生没离开过剑冢,不知道这笛声为何物,剑冢那些二境弟子却是无一不知的。

弟子们脸色难看无比,口中谩骂不断,若非擂台四周有长老布下的剑界屏障,他们已经闯进擂台范围,群起而攻。

悬浮半空的十位长老同样不太自然,夜麟手中的笛子很平凡,但他吹奏的曲子来自一个不平凡的地方。

降神坛,剑冢死敌。

这是南疆的笛声。

荆州巫人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此,哪怕自身本事不济,只是依靠这笛声,他们就能够驾驭无数蛊虫帮助自己对敌,蛊虫含有剧毒,且数量多不胜数,多少剑冢弟子含恨于此,就连掌门首徒林清泓也在去年雪落雍州之时被虿巫王借着蛊虫围攻,不慎重伤落败,要说不恨那是不可能的。

眼见夜麟周身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蛊虫,密密麻麻铺了半个擂台,范暮手中铁剑也不禁有些颤抖。

竹笛是寻常物,轻易可见,夜麟不是荆州虫师,蛊虫却从何而来?

答案是——买的。

早在荆州时,夜麟为了引来虿巫王,曾于望北城大肆购置蛊虫,封存在某些特制的容器中,塞进储物袋,一直带在身边,不曾想今日就派上了用场。

夜麟笑道:“好巧,我刚好带了点虫子在身边,还打不?”

活了半辈子,范暮几时见过这种场面?擂台上已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随便伸出一脚都要踩到不少虫子,浑身鸡皮疙瘩炸起。

范暮咽了咽口水,眼皮狂跳,犹自辩驳道:“你这样不合规矩!打擂台哪有你这样借助外物取胜的道理?”

夜麟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道:“首先,你没有修为,我也没用修为,用的只是一支寻常竹笛。其次,蛊虫于我就如同铁剑于你,算不上外物,会吹这曲子是我的本事,你可以不认同,我本无需你来认同,尽管用你一身的剑意试试这些蛊虫牙口利不利。”

范暮左右权衡之下,终究还是选择了弃权,纵然剑意加身杀力无穷,他没有修为不能做到自保,只要被蛊虫近身了就是落败的结果,而且听闻南疆蛊虫皆带剧毒,咬一口下场不会好到哪去。

夜麟获得了第一场战斗的胜利,也被张鹤龄要求不可以再使用蛊虫,毕竟用毒总被正道人士所不耻,见不得夜麟在剑冢里使用南疆蛊术。

夜麟本没打算靠着这些挑翻所有剑冢弟子,而且他对控虫之术不甚了解,对付没有修为的杂役弟子范暮还好,碰上其他有修为的精英弟子就要束手束脚,当时便答应了。

范暮退场,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一境的少年弟子,元齐锋。

第二位上场的本该是一位排名较为靠前的剑冢弟子,和钟余鸣同为剑冢七星之一,实力强大。

只是当伯离远远地看到了姬晴落座云台,与掌门岳挚同在一处观战时,他临时改了主意,换成元齐锋上场。

夜麟根本没搭理伯离那点幼稚的小心机,就算自己真的欺负元齐锋那个小辈,这一场赢得很不光彩,姬晴也不会因此讨厌自己半点。

不过这一场,夜麟没有赢,也没有输。

先是岳挚已经关照过,那一袋宝贝自然是给夜麟的,也希望借夜麟的手,把那些宝贝赠给剑冢有潜力的年轻小辈。

通过观察,夜麟发现元齐锋底子扎实,一手剑冢基本剑术可圈可点,为人、心性也还可以,就没怎么为难他,安排了一个势均力敌的场面出来。

结果是元齐锋赚了点便宜,虽然没能自己挑宝贝,仍是由长老张鹤龄从袋子里挑了一本夜麟用不上又最适合元齐锋的剑经给他。

一胜,一平,还有三场。

夜麟下一名对手是名列剑冢七星第三位的杨潜,还有另一层身份是剑冢已故大长老杨机的嫡孙,在剑冢里倍受长老们的关照,掌门岳挚也会偶尔指点几句,这样一个宝贝疙瘩,夜麟总不能把他打惨了。

夜麟有点烦,伯离这么多自以为聪明的小心机全使在夜麟身上,虽然没能算计到夜麟,但也确实狠狠恶心了他一把。

第三场战斗还是平局。

不能不平局,剑首那老头都亲自出面了,远远地暗示夜麟无数遍,护犊得令人发指,夜麟还能咋办?掏袋子,继续做那善财童子呗。

第四场,剑冢七星第二人,张玄龄,长老张鹤龄之孙,同在历练队伍中,只不过风头被大师兄伯离稳稳盖过,不是那么瞩目。

张玄龄比钟余鸣等人更早摸到了三境门槛,仅次于大师兄伯离,这次历练中,张玄龄几乎已经迈过那道关卡,只差一个小小的气机。

和夜麟的战斗就是气机。

仍是伯离耍的小心机,张玄龄上台的时候是二境修为,夜麟就只能用二境修为对敌,一旦张玄龄在战斗过程中破境,那就是以三境修为碾压二境的局势。

这算什么?恶心人呐!

结局是夜麟冒着被张玄龄一剑重伤的风险,硬扛了他倾尽全力使出的一记玄翎斩,抓住张玄龄力竭换招空档期间露出的小破绽,一拳将其打出擂台,拼了个“惨胜”。

剑冢两负两平,所有的希望都在接下来的第五场战斗。

最后,伯离在上千弟子的高昂呼声中闪亮登场,肩负所有剑冢弟子一雪前耻的希望,许胜不许败。

望着摇摇欲坠的夜麟,伯离召唤四色剑芒,笑问道:“你状态不是很好,要不要好好调息一番?我可以等你。”

不仅恶心,还很欠揍。

夜麟没搭理他,不动声色地朝天上某个角落眨了眨眼睛,在那里,有掌门岳挚,有剑冢小师叔姬晴。

不止岳挚拱手示意,姬晴这次也罕见地没站到夜麟这边,抿着嘴摇了摇头。尽管姬晴没笑出来,还是能感觉得出来她有些开心。

因为没有什么是比看着夜麟被恶心到更有趣的事情了。

夜麟翻了个白眼,好嘛,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输一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