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九十二章 黄粱一梦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103  |  更新时间:2019-09-18 23:10:39 全文阅读

伯离是名副其实的三境,而且是强三,和张玄龄那种新晋三境不同,伯离有充分的时间适应这份修为,每一剑的力量都可以达到鼎盛,抛开个人品性不说,伯离确实当得起天才二字。

没有想象中的万剑当空,给夜麟造成麻烦的仅仅是四虚一实总计五把剑,青阳络雷、朱明炎热、白藏肃杀、玄英凛冽,还有一把伯离所持佩剑,名为“长虹”。

白衫少年身后跟着伯离,伯离拖着长长的五道异色剑光对夜麟紧追不放。

每当剑光临身,夜麟便以手中长剑挑开,然后接着逃遁。

名义上是逃遁,夜麟其实不如何狼狈,只是引着伯离在卷云台上空漫无目的地满天乱飞,让人看不懂他到底意欲何为。

岳挚见夜麟挡得轻易,好似对伯离的剑招了如指掌一般,每一次伯离出剑夜麟都能够十分精准地刺中剑光薄弱处,将至伯离攻势瓦解,遂问道:“小晴,你说夜麟真的不会使剑?”

姬晴“嗯”了一声,淡淡道:“我信他的,他说不会便是真的不会了。”

两人又看了一会,夜麟手中长剑使得十分灵活飘逸,犹如一名浸淫此道多年的剑术高手,虽然处于弱势,常与伯离呼唤招式,打得有来有往,用的也都是剑法。

岳挚没忍住,再问道:“这要不会使剑,天底下就没有会使剑的人了,小晴你确定他没骗你?”

姬晴抿着嘴,反问道:“师兄刚才看过,夜麟除了剑冢的几招剑法之外,可还用了哪些门派的绝学?”

岳挚一一数着:“最早用到大悲玄慈掌,是白龙寺绝学,然后是奉天府的火法,再然后有降神坛的蛊笛、武将祠的请神之术,包括夫子林的浩然正气也用了些……”

数着数着,岳挚忽然发现大明九州已过其六,另外三个,估计夜麟也会。

望着姬晴,岳挚不说话了。

姬晴点点头,“师兄猜得没错,夜麟的足迹曾经遍及九州,这些都是他亲眼见到过的,胡乱学了个十之七八,我们剑冢的剑法也不例外,都是现学的,算不上擅长。至于他到底擅长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可能……擅长偷师?”

岳挚神情凝重“只见过一遍就能拿来用,你是说……?”

姬晴嘴角微微翘起,“师兄你看着便是。”

卷云台上空,双方挥剑不断,夜麟的剑招愈发势穷,眼看着就要被逼入绝境。

伯离料知夜麟历经数场大战已经近强弩之末,撑不了多久,胜利早晚落入自己囊中,于是收了攻势,道:“若你诚心向我剑冢弟子道歉,之前发生的一切我可以既往不咎。”

只是下一刻,伯离的脸色就变得十分古怪,因为他在夜麟身边看到了凭空诞生的四轮剑日,为此他还刻意环视了一遍自己身侧。

都还在。

高台这边,若非岳挚心里有所准备,堂堂掌门就要变成伯离和弟子们一样的表情。

夜麟身边同样飘着四轮剑日,笑了笑:“谁说我要败了?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着,没完。”

夜麟运起金刚伏魔劲,在身后显化出一尊数丈高的金刚法相,凭虚而立。

同为三境,当日兖州高僧无有对敌虿巫王用的是哪般,夜麟现在背后显化的金刚佛陀便是哪般,唯一不同的是金刚手上有了武器,金刚生有四臂,分别握住放大了数倍的青阳、朱明、白藏、玄英四剑虚影。

平地起惊雷,“唵嘛呢叭咪吽”,还有最后那一声“喝!”,一重盖过一重,声势浩大,震得伯离心神失守。

四臂金刚执剑做笔,迅速挽出一幅宏图。

剑冢众长老弟子猛地惊醒,那是林清泓的招式!而且速度更快,威势更大。

春去。剑起生花,含苞朵朵飘在空中,宛如灯火流萤,缓缓靠近伯离,暗藏杀机。

伯离驾驭四色剑日轮转不停,斩碎所有靠近他的剑气花苞。

秋来,花苞炸裂,瓣落人间。

被他斩碎的剑气花苞并没有直接消失,卷云台上空下起阵阵花雨,无数道细小的花瓣中潜藏剑气、亦或是剑气凝聚成了花瓣,随风飘零,从各个角落袭向伯离。

因为凝聚了四剑虚影蕴含的力量,花瓣呈现四种不同的颜色,青、红、黄、白,代表雷、火、风、雪四种不同的剑意。

伯离尝试着以自己的四轮剑日同化这些花瓣,可惜,这需要不少时间,夜麟没给他机会。

春去秋来,内有夏藏。所有花瓣,重新聚拢于长剑之上,为这漫天的花雨,还有那花开一世的荣华,奏出绝响。

莲开四色,万般皆白的云海中忽地染上了一层别样绚丽的幻彩。上千人抬头仰望,共同目睹这一盛况。

如果没有那一道惊天剑光的话,他们几乎就要忘了伯离存在。

伯离没有束手待毙,身侧四轮剑日汇集在一起,最终化成一把横亘天际的金色巨剑,轻而易举地破开了莲花花瓣的包裹,伯离从剑气莲花中心脱离之际,一剑斩向夜麟。

巨剑无比锋利,所过之处如斫薄纸,金刚法相转眼两分,夜麟被抛飞出擂台。

没有再回来。

这一战打得很不容易,伯离从天空落下时就已经披头散发、受伤不轻,但他终究还是胜了。

伯离胜过的不只是夜麟,还有林清泓,因为夜麟使出的那几招剑法曾经独属于林清泓,虽是林清泓自创,但夜麟用得比林清泓还要更好一些。

凝望躺在远处生死不知的夜麟,伯离高高举起“长虹”,迎来人生中的又一次辉煌。

于他而言,这是史无前例的一次。

上千人摇旗呐喊,几乎整个剑冢的人都看着这里,见证他力挽狂澜,可想而知,日后他的威望将会到达一个怎样的层次。

伯离回身,将目光投向云间高台,那里有他梦寐以求的一切,名、利、权、势,离他离得那么近。

还有那个女人,正朝着这边笑。

伯离意气风发,回之以微笑,当然没忘了躬身向岳挚揖礼。

岳挚盯着夜麟看了有一会,夜麟本就遍体鳞伤,躺在地上还时不时抽抽两下,装得跟真的一样。

岳挚失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别的不说,你带回来这朋友真极品,没谁了。”

姬晴眨眨眼,“我原瞧不出来他还是个戏精。”

话刚说完,躺在地上的夜麟口中溢出不少“鲜血”,逼真到无以复加。

姬晴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容虽淡却极美,美得不可方物,以至于如果被谁不慎看了去,那人就要牢牢记着一辈子,再也忘不掉。

伯离即是如此,直直地、愣愣地看。

姬晴察觉到他的视线,皱着眉头,和夜麟中间隔了这么个令人讨厌的伯离,着实扫兴得很,索性偏过头不再看他。

此情此景落在伯离眼中不比小女儿的娇羞姿态差上多少,毕竟姬晴对待男子从来不假辞色,有这种反应无非是害羞了而已。

打铁还需趁热,伯离打定主意今日就去一趟澈心湖,做点什么。

一想到这个,伯离心情大好,如同天边刚刚露出半截身子的那轮朝阳,之前夜麟出现带来的所有的阴霾都因此消散不见,阳光明媚。

伯离甚至对夜麟多了几分感激之情。不能不谢谢夜麟竟然给自己创造了这么一个天大的好机会,让自己可以一夜之间扬名立万。

感激归感激,不影响他继续惺惺作态。

伯离向长老张鹤龄拜道:“夜麟虽然狂妄自大,到底是个天赋不错的可造之材,若不折在这里,日后必能大放异彩。弟子提议,放了夜麟,把他逐出剑冢即可,不必多加惩处,以此彰显我剑冢威名。”

张鹤龄老脸一抽,没好意思搭话,只是默默带走“伤重”的夜麟。

观战的剑冢弟子却不答应,夜麟犯下的罪行如此多,哪能轻易饶了?正要上前去拦,被伯离出手按住。

伯离安慰道:“只谈修为不论品性,夜麟是个好对手,是你们和我都可以一生当成对手的劲敌,留着他,希望师弟师妹们能够发愤图强,有朝一日靠自己一雪前耻,莫要因为追求一时痛快而误了大道。”

立刻就有弟子高声附和:“大师兄宅心仁厚,大师兄说的对!咱和夜麟不一样,要以德报怨。哪怕夜麟再怎么口出狂言,总不能让外人说我们剑冢不懂待客之道。”

还有弟子推波助澜,意在拔高伯离形象:“大师兄修为高深,手段高明,为我们剑冢的弟子们守住了荣誉,理应得道门派嘉奖,你们说对不对!”

人在风光时,一呼得百应,没多久,伯离顺势成为剑冢当下最年轻的一个长老,地位比林清泓这位掌门首徒更要高些。

清晨,伯离换上一身整洁干净的长老制服前往澈心湖拜会姬晴,才及百花谷谷口,遇到了负责传讯的侍剑小童。

伯离掏出一件不重不轻的礼物送给侍剑小童,笑问道:“这位小师弟,师叔祖可在里面?”

小童有点眼馋,但没收下伯离给的礼物,摇了摇头,道:“师叔祖刚才走啦,就在刚才,和夜麟一起走的。”

伯离似乎不太甘心接受这个答案,追问道:“走?他们去哪?”

小童老实答道:“好像说的是……?徐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