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九十章 摆擂台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044  |  更新时间:2019-09-16 01:22:30 全文阅读

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剑冢弟子何止数百?算上那些名不见经传的杂役弟子,剑冢足有上千人口,此时都聚集在试剑坪附近,同仇敌忾层层包围试剑坪,堵着夜麟不放。

眼见夜麟犯了众怒,步苦有些担心,“晴姐姐,公子他会不会有事?”

姬晴揉着小丫头的脑袋安慰道:“别怕,你家公子本事很大,那些人伤不了他的。”

看向身边攥紧了昆吾刀一言不发的步迟,姬晴又道:“紧张什么?今天再怎么众怒难犯夜麟也用不到你一个小孩子上去助威,赶紧把刀收好,别想着上去添乱。”

步迟依言把刀收起,一边盯着试剑坪,一边想着心事。

离开剑峰前,夜麟曾私底下和步迟有过一段开诚布公的对话,谈及步苦,因而步迟特别上心。

白衫少年如是说:“未来有一天,苦儿可能会身陷比剑峰禁制更加危险的处境,不止李玉、石虎,以及整个龙门,甚至是我,都因为离得太远而无能为力,到那时,苦儿能求助的只有你这个哥哥,如果不靠‘他’,只是你自己,有把握保护妹妹吗?”

步迟虽然没有直接回答夜麟的问题,他的沉默代替他说出了答案——不能。

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太过弱小,那么“他”呢?

步迟不敢肯定,更不敢尝试,“他”的出现已经是最坏的结果,必须极力避免;而且包括步迟自己也不知道,是否那个“他”出现了就能把苦儿保护好。

如果不能?难道要步迟眼睁睁看着妹妹被伤害?

步迟绝不允许出现这个“如果”,所以在他稚嫩的双肩上,步迟不得不挑起某些沉重的东西,连着妹妹的份也一起由他承担。

毕竟他们早已经没了父母,除夜麟以外,步苦能依靠的只剩哥哥,而步迟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而已。

步迟紧了紧手中的刀,忽然道:“晴姐姐,剑冢里有没有什么练刀的法子?昆吾不是剑,我不能拿剑法来练刀吧?”

姬晴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剑法练刀是不太好。刀谱……藏经殿里面可能会有一些,等我帮你找找,但是你要做好刀谱不适合你的心理准备,因为那些刀谱基本是剑冢历代祖师外出除魔卫道从邪教败类身上掉落的遗物,旁门左道居多,怕你练了影响心性。”

步迟点点头,有些犯难,嘀咕道:“要不回头求师傅帮我在外面找几本回来?”

步苦怯生生道:“公子什么都会,哥哥我们找公子借一本来学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姬晴恍然,笑道:“我怎么忘了这茬,还在雍州的时候夜麟给了我一本书要我教你们来着,当时被我贴身收着,但是一直没去看。”

说着,姬晴从怀中取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才翻开看了两眼,顿时失笑:“原以为夜麟给的会是什么剑经?这分明是一本刀谱!好嘛,夜麟那家伙早料到了你以后会是个耍刀的,早早的就把刀谱给你备好了,刚好在你取得昆吾刀之后被我想起,转交到你手上。”

两兄妹对视一眼,各自震惊、雀跃。

步苦脸上多了两圈淡淡的红晕,显然有些激动,原来公子那么厉害,不仅能知道将来发生的事,还帮哥哥把路都铺好了。

步迟伸手接过小册子,才刚触及表面,小册子如有灵性,从册中跳出数十万个大小不一的金色字符仿佛自己长了双脚一般,围绕步迟翻飞跳跃,没多久,金字全部钻进步迟眉心消失不见,若不是步迟口中呢喃,它们便似从未出现在这世上。

步迟喃喃道:“殇…日……,殇日?”

姬晴也不清楚,坦言道:“这刀法我闻所未闻,想来夜麟给的不会差。”

步苦牵住哥哥手掌,语重心长道:“晴姐姐说得对,公子真心对我们,给的也一定是顶好顶好的东西,哥哥要努力修炼哦!”

步迟抬头望向姬晴,姬晴似是知道他心中所想,笑道:“去吧,安心练着,这里有我盯着,夜麟不会有什么问题。”

步苦犹豫片刻,也跟着步迟去修炼。

等到两兄妹离开,姬晴收回视线,转向试剑坪,上边有两个人。

夜麟和伯离。

姬晴皱起眉头,哪怕伯离突破到三境了,她还是讨厌这个人,与实力无关,只是心境使然。

伯离的心境乌烟瘴气,充斥着太多的名、利、权、势,虽然贪婪是人性,而且伯离藏得很好,但是姬晴仍旧看得见,看得真真切切。当然了,善良也会有些,更不堪的欲望也有,都在心灵深处,姬晴懒得去看。

反观同样站在试剑坪中央的夜麟,姬晴目光所及,夜麟的心境无比干净而又澄澈,他心里藏着的只是一束光,一束始于黑暗却照亮人间的光,很温暖,令人忍不住地多看几眼,越看越深、越看越多,然后情不自禁地陷在里面。

试剑坪上,伯离仗剑直言:“阁下既受师叔祖所邀,乃是剑冢贵客,又为何反过来欺压剑冢弟子,打伤我的师弟师妹们?”

夜麟摊开手肩佯装无奈,“这就要问问你们剑冢的待客之道了,是他们先欺负我这个客人,因为一个莫须有的谣言撵着我满山跑,我跑累了才出手教训的他们。”

“之后我坐等他们来挑战,他们若是不敢挑战大可以乖乖呆着装孙子,可他们偏偏上来了,既然技不如人,就怪不得我下手没轻没重。”

伯离道:“阁下身为客人却不自重,以言语轻薄师叔祖,污了师叔祖清白,师弟们气不过,自然要寻衅于你,怎料阁下竟然就这么舍了脸皮不要,寡义廉耻,仗着修为欺压我那些境界低微的师弟们。”

夜麟漫不经心道:“你若不服和我过招便是,咱们凭实力说是非。”

伯离冷笑道:“阁下之前便是这么欺负我那些师弟师妹的,把他们一个个打得重伤,现在又要故技重施将我打压,这等所作所为,如何对得起师叔祖邀请你来剑冢的一片盛情?”

夜麟撸起袖子欲往前冲,“废话少说,要打便打。”

伯离拔剑出鞘,怒道:“阁下欺我剑冢无人?!”

伯离一身气势骤然绽放,显露修为,四柄异芒长剑漂浮左右,乱转不息。

是三境无疑。

人群沸腾,爆发轰动——

“剑势凝实如物,大师兄真的跨入三境了!如此年轻的三境天才,前途不可限量!”

“看那四色剑芒!大师兄的剑势,青阳、朱明、白藏、玄英,是剑祖大人亲手铸造的四把神兵利器!”

“大师兄一定要把夜麟这个恶客好好修理一顿,替蓝师兄和钟师兄报仇啊!”

“还有吴师姐的下落。”

……

千钧一发之际,剑冢十位长老出面镇压,十位三境长老同时出手,声势浩荡,凭空架起一道无形剑阵如山落下,覆盖整个试剑坪,令刀戈不起。

张鹤龄大喝道:“放肆!都退下!”

等双方停下攻势,张鹤龄肃然道:“掌门说了,夜麟被怠慢是剑冢待客不周,由不得你们胡来;另外,夜麟欺压剑冢弟子也是夜麟的不对,希望夜麟能够给我剑冢一个面子,今日到此为止。”

这边,夜麟放下长剑,乐呵呵道:“掌门的面子我还是给的,今天就不和他们计较了。”

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此言一出怒怨沸腾,数千名剑冢弟子义愤填膺,纷纷扬言要提剑剁了夜麟。

夜麟倒也不惧,与之针锋相对,笑道:“不服?那就再来打过。”

张鹤龄又道:“此事双方皆有理,又双方都无理,尽管掌门不能偏颇哪一方,但是掌门吩咐了——矛盾必须调停,化干戈为玉帛。”

“趁着今日精英弟子们屠妖归来,而且大获全胜,死伤极少,本是一桩天大的喜事,不妨再来点节目助兴,为此,掌门愿意拿出一些丰厚的奖励,在剑冢摆下一个擂台,以夜麟为擂主,任何弟子皆可上台挑战,胜者得奖。”

“双方点到即止,夜麟必须以同境修为应战,剑冢弟子亦不可使出车轮战法,或是蓄意伤人,你们意下如何?”

夜麟扭扭手腕,满不在乎道:“我不介意啊,送上门来的宝贝为什么不要?”

伯离亦不会拒绝,能把夜麟打一顿出出心里那口恶气,再“失手”废掉他几条经脉断了他的前程,任谁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最重要的是姬晴的态度——

夜麟进剑冢到现在发生了那么多大事,姬晴肯定是知道的,从她并没有出面帮助夜麟,更没有阻拦夜麟和剑冢发生矛盾的反应来看,试探居多,想来姬晴也有考校夜麟实力的意思,只要自己能把夜麟打败,充当裁判的长老们青睐自己不说,姬晴至少也该多看自己两眼,他能借此接近剑祖,更能获得所有剑冢弟子、长老拥戴,他在剑冢的声望超过林清泓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说不定剑祖就在暗处看着,只要自己表现好了,日后成为姬晴夫婿、接任剑冢掌门便是定局。

何乐而不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