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八十章 疯刀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071  |  更新时间:2019-09-06 15:22:40 全文阅读

剑峰是中空的。

千年前,从天而降的金色剑气将神州东岳压沉百丈,至此东岳之名易主,剑峰就只是剑峰。

剑峰被人从峰顶到峰脚一剑贯穿,相比高耸入云的万丈高峰,这道剑伤极小极小,仅仅方圆三尺而已。

无论剑冢历经几次动荡,剑峰受过多少冲击,这道伤口始终没能愈合,却也没有扩大半点。

因为它的两端各有一把剑和一把刀。

夜麟携步迟、步苦、瞳渊到达剑峰峰顶,然后一道宽及三尺的黑色圆洞出现在四人眼前,不断有雷光如柱,灌注其中。

顺着雷光向上,步迟和步苦看到了一点金光,他们视野可及的距离太有限。

瞳渊死死盯住那点金光,浑身颤抖。

一面刻着日月星辰,一面刻着山川草木,那把剑是烙印在魔族余孽灵魂深处的恐惧。

如果没有那个男人,神州早已沦为天外邪魔的附属地,何来兴衰万世、浮沉百朝?

永夜里,夏雨扬剑指天,大地上凭空架起一座金色虹桥,横跨天外。

斩落群魔,雨落神州。

流星雨为魔族的入侵画上了一道牢不可破的休止符。

万年后,魔婴瞳渊应运而生,禹王却不复存在。

瞳渊双手攥紧夜麟衣领,双眼通红:“你告诉我!夏雨早就已经死了,对不对?那把剑也跟着他一起在天外陨落了,是不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夜麟,你告诉我!”

俯瞰深不见底的三尺黑洞,夜麟揪住瞳渊脸颊掐了掐,留下两个红印,皱眉道:“冷静点,别吓着孩子。”

步迟、步苦确实吓得不轻,他们对瞳渊不甚了解,只不过因为夜麟抱着瞳渊,所以愿意亲近这个会说话的婴儿,哪能想到和谐只是表象,瞳渊和夜麟的关系似乎不是那么好。

夜麟缓缓道:“禹王和越王是存在于两个时代的人,他们会有交集,仅仅因为剑。”

夜麟伸手如摘星,金色光点飘落云端,离他越来越近,最终在他手中化成一把金色古剑,古剑没有实体,通体由金光凝成。

瞳渊怔怔道:“原来只是一道剑气么?”

夜麟随手将金色古剑递给步迟步苦兄妹俩把玩,淡淡道:“越王是天生的剑道奇才,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剑痴,夏禹剑的传说对他而言太过耀眼,是他志在必得的一把剑,于是他去了一趟天外……”

瞳渊失声道:“你说越王去过天外?!”

夜麟仔细打量脚边的三尺黑洞,暗藏其中的玄机纷纷在他眼中显化,点点头,道:“是,然后他又回来了,穷尽毕生之力造出另外一把夏禹剑,重现圣剑峥嵘。”

瞳渊沉声道:“所以他才能借夏禹剑镇压那把刀?”

答案似是而非。

夜麟摇头,“仅凭仿造的夏禹剑还不够,那把刀自愿被镇压。”

瞳渊愤怒不已,他宁愿夜麟在糊弄自己,而不是这般笃定地述说一件仿佛再平常不过的事。

夏禹剑是瞳渊的宿敌,他不能容忍自己之外的任何事物超过夏禹剑,包括那把被他视为囊中之物的魔刀。

于他而言,这是一种莫大的侮辱。

“不可能!夏禹剑代表神州意志,那把刀又算什么?根本没有抗衡夏禹剑的力量,一把魔刀而已,哪怕夏禹剑是仿造的,依然能够压得它抬不起头。”

夜麟摸清黑洞虚实,起身道:“你错了,刀不是魔物,用刀的人也没有入魔。只是疯了,这是一把疯刀。”

“疯刀生在神州,亦因神州崛起,但它独独不能属于神州,和夏禹剑相反,疯刀处在另一个极端,这把刀,逆道,神州不能留。”

瞳渊耳闻惊天语,无论如何不愿相信夜麟说的,但他脑海里竟然找不到哪怕一个可以反驳夜麟的理由。

同时,他又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顺着两条无故交织在一起的细线,瞳渊窥到了一丝真相。

在这一刻,瞳渊无比害怕夜麟,害怕近在咫尺的白衫少年。

夜麟的目光不只在神州,更在天外。

他要借步迟之手,破神州大道,斩天机万线。

瞳渊挣扎着从夜麟怀中掉落,狼狈摔在地上。

手指夜麟,瞳渊想说,但他害怕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夜麟眼神冷漠。

如果瞳渊真的说了什么,他会死。

从始至终,步迟没有离开过夜麟的棋局,自夜麟在雍州发现有步迟这么一个人开始,步迟就已经入局。

步迟杀人不眨眼,手染鲜血无数。

步迟烹食同族以果腹,肩挑罪恶累累。

步迟悖伦弑母,天理难容。

如果被这样一个孩子拿到了那把刀,当孩子成长起来那一天,神州人间发生的所有与他相关的事情都会蒙上一层迷雾,成为神州棋局上最大的一个变数。

那些在幕后操纵神州的人将会陷入完全的被动。

要帮神州脱离棋局,要救苍生万民于掌中,非神州自己不可,夜麟可以布局,但他不能亲手去做。

除了料敌先机,夜麟必须让某些棋子成长到除以跳出神州的地步,从而反过来掀翻整个棋局。

步迟至关重要,但是瞳渊根本不敢想象夜麟埋下的棋子还有多少。

瞳渊道心近乎崩溃,他也是!他一定也是!夜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夜麟太可怕,瞳渊被他牢牢抓在手里,要他生便生,要他死便死,即使夜麟要他比死更惨瞳渊也没有半点回转的余地。

瞳渊的处境不比当年被骨戮选中作为自己容器的那个南疆少年好到哪去。

如果可以,瞳渊宁愿自己已经死了,永生永世都不要遇到夜麟,他永远不能知道,夜麟到底看得有多远,城府到底有多深。

夜麟做的一切都有缘由,但是瞳渊猜不透夜麟的用意,夜麟带他离开十万大山,带他进剑冢,带他上剑峰……

仿佛置身暗无天日的深渊,他看不到未来,甚至没有未来,虽生犹死,是那不能拥有自由的提线木偶。

瞳渊陷入无穷无尽的恐惧。

回忆第一次和夜麟相遇那天,瞳渊学着那晚上夜麟在做的事。

他开始复盘,试着下棋,瞳渊想看清脉络,希望自己能有机会走出夜麟的阴影,哪怕只是百万分之一的机会。

不存在的棋盘虚空飘浮,分列数层,瞳渊凝视无数棋子,如望漫天星空。

棋盘太大,思虑太多,瞳渊每落下一子,他的七窍开始溢血,他的毛发变得灰白。

仅仅三子!三子而已!

三子为界,裂开一座瞳渊跨越不过的天堑。

心力交瘁的瞳渊试着落下第四子,然后他差点粉身碎骨。

棋局破碎,瞳渊神念崩溃,层层棋盘虚影划归为一。

瞳渊心如死灰,呆呆看着纵横于棋盘上的四十九道细线,他终于明白。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

瞳渊惨笑不已:“原来,你在和道博弈,步迟就是那个一。”

夜麟拎起瞳渊重新抱在怀里,淡淡道:“替你取名‘瞳渊’,是因为你越想看清楚就会越感到绝望,我早提醒过你,要乖,做好自己就行,别窥探我的想法,你偏不听,这次被大道反噬,受伤不轻,是你自己找的,不怪我。”

夜麟再道:“再说一次,我从来不把你们当成棋子,更不干涉你们的自由,你们在神州做的所有事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结果如何,甘苦自知,不用担心会被我算计。而且我忙得很,吃饱了撑的才来左右你的未来,你在怕什么?”

施法替他掩盖伤势,夜麟一个响指,剑峰峰顶的光阴长河重新恢复流动。

步迟步苦对刚才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夜麟揉着兄妹俩的小脑袋,下棋是真,喜欢他们也是真。

夜麟从来不是那种舍小留大的心性,更没有为了万人牺牲一人的想法。

神州要救,步迟步苦当然也要过上好日子。

还有就是——

瞳渊终究看的浅了,其实他只猜对了一半,步迟不是那个“一”,“一”另有其人,步迟是帮助“一”隐遁天机的人。

夜麟蹲下身,握住步迟肩头,轻声道:“小迟,这些年你过得很辛苦,如果让你重来一次,你还会选择这么做吗?”

没有马上回答夜麟的问题,步迟伸出手紧紧牵住步苦。

机缘就在眼前。

步苦身陷剑峰禁制那天,步迟如梦惊醒。

他忽然发现,如果自己没有力量,他还是不能保护妹妹。就像小时候那样,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把步苦带走。

他们要拿自己可爱的妹妹填饱肚子。

很是想了会,步迟道:“如果可以重来,我会多想想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别让苦儿担惊受怕,也不要害了别人。但是不管我找不找得到,苦儿是我妹妹,我一定要保护她!”

夜麟由衷笑道:“我们都有劣迹斑斑的过去,不要害怕面对它,多想想苦儿。”

步苦察觉到了什么,抱紧了步苦,抽泣道:“苦儿不能没有哥哥,哥哥一定要回来!”

步迟望向夜麟,夜麟轻轻点头。

步迟一步踏出,跳进三尺方圆的漆黑孔洞里,迅速下坠。

没有磕磕碰碰,没有落地成泥。

步迟以他的视角,跳进了另一个人的一生。

一切真的重新开始。

这一次,没有步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