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七十九章 异类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020  |  更新时间:2020-01-23 03:45:49 全文阅读

剑峰峥嵘,壁立千仞,越往上走剑越少,剑气反而越盛。

这些强盛到几乎形成飓风的剑气带有截然不同的剑意表象——

远远望去,有巨树森森一木成林,有大泽汩汩暗藏杀机,或者厚重如山独僻沧海,令人叹为观止。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步迟靠近看时,却发现只有一把把生锈的铁剑插在地上巍然不动。

藏在剑峰的诸多名剑并不全是固定存在于一个位置,也有化身神州异兽、蛟龙猛虎在峰间流徙逃窜的奇妙剑器。

步迟见猎心喜,可惜才一靠近,那些无主自动的铁剑蓦然静止,如同寻常铁剑,没了半点灵性。

步迟伸手去握剑柄,那些剑器大多爱理不理,甚至还有些厌恶他,步迟虽然失落,倒不至于心生愤懑要夜麟把它们打烂,只能换过一把又一把。

步苦往往拎起长剑以后又偷偷放下,在哥哥没挑着心仪的佩剑之前,小丫头放弃任何一把剑器都不会觉得可惜。

即使那些剑器钟情于她。

以夜麟为中心,在方圆百丈的范围里不受剑气袭扰,步迟、步苦正到处寻找适合自己的佩剑,瞳渊则因为出身特别,几乎被所有剑器青睐。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集神性和魔性于一体的瞳渊潜力无限,是神州大地上任何有灵之物最理想的归宿。

没有之一。

九州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位足以引领时代的天才人物,位于神州四极的边疆苦地同样有着些许气运,南疆十万大山出了一个本不稀奇,奈何时运不济被骨戮选中,死得早了。

因而不谈其他,只说原先被魔王骨戮选中作为瞳渊容器的那位人族,修炼天赋是那上上之选,铁打的四境,超脱可期,堪比渊亭之流。

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有瞳渊在旁边,步迟哪能入得了那些宝剑的法眼,瞧不上他的何其多。

除此之外,瞳渊还看到了缠绕于步迟身上的因果恶业,玄之又玄,林清泓看不到,剑冢掌门、剑首、剑祖都看不到,瞳渊心里一清二楚。

力量孱弱不碍眼界高超。

瞳渊以心声问道:“步迟害人命,吃人肉,甚至曾经犯下弑母大罪,你明知那些正道人士留下的佩剑大多嫉恶如仇,根本不可能选择步迟,为什么还要带他上剑峰?若不是被你暗中泄露的气息所摄,步迟一旦上了剑峰就只有身首异处的下场,谈何取剑。”

夜麟没有立刻回答瞳渊的问题,望着步迟不停地握剑、放手,始终没能得到任何一把剑的认可。

步苦跟在后头,为他放弃所有触手可及的强大剑器,只因小丫头害怕自己先拿到剑会伤了哥哥的自尊。

如果步迟一直得不到认可,甚至因此一辈子都没有什么出息,步苦会不要这个哥哥吗?

不会的。

或是多年以后,若步苦远在云端,回头看时,她还会认这个一生只能在泥塘里打滚的哥哥吗?

认的。

无需任何理由,步苦愿意和哥哥一起待在泥塘里,这种依赖和力量强弱无关,非爱而不能解释。

念及此处,夜麟以心声回应道:“只谈结果,步迟当然不值得被原谅、被选择,所以你应该再看看过程。”

“步迟是罪徒,剑峰上也有异类,它才是我此行的目标。”

夜麟望向峰顶,那里有一样东西在等步迟,天上地下,只有他最合适,谁都不能比。

瞳渊也不行。

半日后,接近剑峰顶端的地方,插在山石间的长剑寥寥无几,但这里开始有了人影。

威武男子、艳丽妇人、睿智老者、淘气小童竟都不缺。

和剑峰的守护剑灵相似,他们也是剑灵,但要弱的多,纷纷对夜麟投以善意的笑。

他们不傻,相反还很聪明,剑峰的守护剑灵从不曾让那么多人一起上峰,夜麟拖家带口的领了三个小孩上来,能简单?

要么自己找死,要么话都别说,否则哪怕夜麟不计较,守护剑灵也有各种法子让他们生不如死。

等夜麟再走近些,一众人形剑灵惊讶地发现跟在夜麟身边的小丫头居然是天底下头等的剑胚,学剑天赋奇高,还要高过自己原先的主人,离开剑峰就在今日,不禁蠢蠢欲动想要上前。

然后它们又看到了更有潜力的瞳渊,欣喜欲狂。

若不是寻不到适合自己的主人,谁愿意死守在剑峰上枯等灵性,最终灵光消散归于凡铁?

可惜它们都被夜麟一一定住。

夜麟笑问道:“有没有你们想要的?”

瞳渊眼界太高,一直没有收取什么宝剑,摇头道:“这些我看不上,你问他们。”

步迟正要说话,忽然反应过来,似乎妹妹步苦也一直没有取剑。

依苦儿那种柔弱性子,怎么会挑挑捡捡,只要有剑器对她示好,她多半就直接选了。

心疼自己么?

步迟回身去看步苦,伸手轻揉妹妹脸颊,温柔道:“傻丫头,喜欢哪把剑就去挑吧,哥哥开心都来不及,怎么会难过呢?”

步苦低下头,声音极小:“不要。”

步迟宽慰道:“这些宝剑都好厉害的,我感觉得到,而且长得也不难看呢,苦儿为什么不要?”

环顾四周,步迟看得见那些人形剑灵眼中的殷切目光,它们希望步苦选它们。

步迟问道:“苦儿你看,它们都很喜欢你呢。”

“可是我不喜欢它们!”步苦抬起头,直视步迟,眼眶红红,泪水在里头打转。

她很少顶撞哥哥。

步迟却不会因此责怪打骂步苦,轻声道:“哭什么呢?哥哥又不会为这个骂你。”

抱着步苦,步迟向夜麟致歉:“让公子失望了,步迟和苦儿没能拿到这里的宝剑,辜负公子一片苦心,真的对不起。”

夜麟笑着没有说话。

步苦挣来哥哥怀抱,也向夜麟鞠躬道歉:“公子别怪哥哥,都是苦儿任性,连累了哥哥。”

夜麟挥袖一捞,把两兄妹揽到自己身前,先捏了捏苦儿脸颊,笑道:“不喜欢它们,是因为它们不喜欢你哥哥,对吗?”

步苦红着脸,嗫喏着说不出话来。

夜麟骈指一引,靠近剑峰顶部的某处飞来一柄雪白的带鞘长剑,呈现在步苦面前。

夜麟道:“这把剑至今没有使用者,更没有孕育出灵性,不会厌恶你哥哥的,而且等你以后用久了,它还会亲近你哥哥,你看可以吗?不喜欢的话我再放回去。”

捧起长剑宝贝似地贴着心口,长剑透着丝丝凉意,步苦满心欢喜,笑得极甜:“苦儿很喜欢,谢谢公子!”

远处,隐匿于虚空中的守护剑灵肉痛不已。

剑峰上没人用过的剑从来只有一把,年代并不久远,因为出自剑祖之手,是他亲自放在剑峰,留待有缘的杰出弟子来拿,怎料被夜麟一下摄来赠给一个小丫头?

守护剑灵现身,硬着头皮道:“阁下这样不合规矩,剑峰上没有帮别人取剑的道理。”

夜麟笑道:“前辈似乎忘了,我也在剑峰上,也可以取剑,那把剑是我取来的,归我,我把它送给步苦,合情合理,更合规矩。”

守护剑灵默然,躬身拜离。

不止离开此处,而且离开剑峰,去了别处。

夜麟再揉了揉步迟脑瓜子,道:“天无绝人之路,你怎么就能肯定找不到适合你的?”

手指山顶,夜麟道:“小时候那么苦,苦的快活不下去了你和苦儿都能熬过来,现在爬个山而已,怎么就受不了了?路在脚下,别轻言放弃,先走完再说。”

步迟由衷替妹妹高兴,夜麟一番言语又令他燃起斗志,抬起手臂抹了一把微微发酸的眼睛,发狠道:“步迟知错,公子看着,我一定会拿到属于自己的宝剑!”

夜麟失笑道:“谁和你说我带你上来一定是为了取剑了?”

步迟顿时愣住,脑瓜子转不过来:“那公子带我上来干啥?”

夜麟目露追忆之色:“剑冢不是只有剑,还有一把刀。”

瞳渊瞬间明白夜麟所指,震惊道:“你的目的竟然是它?”

夜麟点点头,笑问步迟:“神州最好的刀,没人握得住,你想不想试试?”

步迟满怀向往,斩钉截铁道:“这么厉害啊?不只是想,我一定要拿到它!”

步苦高高蹦起,欢呼雀跃。

瞳渊死死抓住夜麟胸口衣襟,神情凝重:“我想试试。”

夜麟没有拒绝。

……

剑灵因对夜麟无可奈何,离开剑峰向剑祖寻求帮助,说明原委,希望剑祖可以出手维护剑峰千年尊严。

剑祖有点烦。

手心手背都是肉,事情闹大的话,夜麟只能被驱逐出剑冢,到时候晴丫头那边又不好交代。

剑祖暂歇手中铁锤,淡淡道:“步苦是剑冢弟子,玄英送她也无妨,既然那个夜麟没做什么对剑冢不利的事,就由着他们闹腾去吧。”

剑灵再拜:“启禀剑祖,他们往峰顶去了。”

剑祖身形一闪即逝,紧接着铸剑谷上空出现一道四色剑虹,飞向位于剑冢西边的剑峰。

迎面撞上冲天而起的血色光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