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八十一章 稳赚不赔的买卖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252  |  更新时间:2019-09-07 00:14:14 全文阅读

封印被揭开,步迟跳入疯刀沉眠之地,惊醒了隐藏在疯刀刀身的九世恶灵,积压千年的疯刀戾气于这一刻冲上云霄。

天地色变。

没了夏禹剑剑意的压制,血色光柱刹那间染红整座剑峰。

剑祖身御四色剑光破空飞来,四剑相合成一巨剑,剑祖手握巨剑虚斩,血色光柱中央出现一道极细的彩色光线。

以光线过处为界限,光柱两分。

剑祖飞身靠近,右手镇压光柱令其不再上涌,左手托起一尊小鼎,将小鼎放在光柱截面上。

随着小鼎缓缓落下,落在剑峰顶端,血色光柱终被牢牢限制在剑峰山体中,不得寸举。

血色光柱没能破开剑峰罡气,异象也被剑祖掩藏,剑冢里只有寥寥无几的三五位察觉到剑峰有变,剑冢高层纷纷聚集在这里。

剑祖、剑首、掌门、姬晴、守护剑灵。

步苦小脸煞白,躲在夜麟身后不敢说话。

夜麟盘膝而坐,引袖轻拂身前地面,理出一片干净的空地,笑道:“有诸位在,我翻不起什么大浪,不妨先坐下来谈谈?”

剑祖、剑首应言坐下,剑冢掌门、姬晴、守护剑灵立侍左右。

双方相隔不足四尺,剑祖要取夜麟首级轻而易举,四色剑虹更是直接伸到了夜麟眉心处,只要夜麟敢有一丝不轨的举动,剑虹会一瞬间贯穿夜麟的头颅。

剑祖直奔主题,质问道:“你是何人,来剑冢的意图是什么?”

夜麟竖起一根手指,指尖向天,坦言道:“我从天上来,受越王之托,来此取刀,赠予有缘人。”

四色剑虹前推半分,夜麟眉心立刻出现一滴血珠。

剑祖道:“你只管接着说,信与不信我自有定论,至于你的命能不能保住,看我心情。”

夜麟掌心朝天,食指微屈,勾了勾。

镇压血色光柱的青铜小鼎貌合神离,一分为二,夜麟手中出现另一尊模样毫无差别的青铜小鼎,夜麟笑道:“扬州鼎,鼎身铭刻的是禹王开天,越王天纵奇才,只是观鼎就悟出了夏禹剑的一缕剑意,最后甚至铸出了一把夏禹剑。”

夜麟笑意玩味:“你们猜,他会把夏禹剑藏在哪里?”

众人瞳孔骤缩,剑祖怒喝道:“闭嘴!!!”

剑祖身后剑气狂涌,将剑冢掌门、姬晴连同守护剑灵推出剑峰峰顶,直到剑峰中上部的禁制之外。

剑意高垄起一方剑界,除了在场的人,剑界以外再不能听到、看到丝毫。

隔绝外界,剑祖眼睁睁看着夜麟伸手在扬州鼎中阵阵摸索,然后举重若轻,缓缓抽出一把两面分别铭刻了日月星辰和山川草木的三尺古剑。

通体亮银,神光闪闪。

除了夜麟,没人会在这时候还有心情欣赏它的美丽,只会觉得惊魂骇目。

不论姬晴如何详实述说夜麟的事迹,总比不过亲眼见识来得更有感触一些。

夜麟不能以寻常晚辈视之,剑祖终于在这一刻把夜麟当成同辈对待。

从古剑剑身溢出的一圈银白光芒轻轻荡过,停留夜麟眉心的四色剑虹凭空瓦解。

光芒掠过剑首身躯,这位佝偻老人剑心动荡不堪,几乎生出匍匐叩拜之念。

夏雨曾是神州的王,夏禹剑则代表着神州本身,蕴含神州的道,亦是万剑君主,似剑首这种毕生练剑的剑道高手,对夏禹剑散发出来的剑道威压感触最深。

把玩着手中仿造的“夏禹剑”,夜麟笑道:“愿意相信我了吗?正因为前辈你能用它,所以大明国师迟迟不敢对扬州下手,现在我也能用它,前辈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夜麟无意威胁前辈,只希望我们能好好谈谈。”

眼见剑祖、剑首两人没有表露出太多的抗拒,夜麟接着道:“镇压那把刀对剑冢来说有害无益,为了防止它爆发,前辈不仅需要时时看守,还得耗费大量修为替封印添补夏禹剑意,无异于在剑冢里藏了一个内患毒瘤。与其让它日后爆发危害剑冢,不如让人将其取出,妥善利用,步迟是你们剑冢掌门一脉的嫡传弟子,那把刀给他,很合适,不是吗?”

剑祖冷笑道:“步迟、步苦既然入了我剑冢,就是我剑冢的人,却和你们雍州龙门藕断丝连,没有废了他们、逐出门墙已是剑冢看在你们有恩于林清泓的份上才对两兄妹法外开恩,还敢妄想取刀?”

夜麟道:“今日之前,步迟、步苦从未加入过龙门,今日之后也当如此。他们与雍州的牵绊更多是因为我个人,而非龙门,非但龙门不会召他们回去,我更不会,前辈大可以放心。”

剑祖直言信不过夜麟。

夜麟将“夏禹剑”插回扬州鼎,双手奉上,笑道:“这好办,我愿意先给出一份诚意,龙门也愿意和剑冢缔结善缘,就看剑冢接不接受了。”

接过扬州鼎,剑祖并不会因此就信了夜麟,冷冷道:“你说说看。”

夜麟没来由提到了步迟、步苦两兄妹的师傅林清泓:“把林清泓留在三境近十年的阻碍是什么想必你们心里清楚,剑冢没有的东西我有,而且很多,别说龙门吞了整座蛟岛,李玉本身就是龙族,帮林清泓破境不难。相比之下,剑冢多一位前途远大的四境,少一把毫无用处却危险至极的疯刀,很合算,而且这把刀的使用者还是你们剑冢自己的弟子,无论如何,剑冢稳赚不赔。”

剑祖沉吟片刻,颔首道:“这只是其一,二呢?”

夜麟卖了个关子,笑道:“半月后,狼庭对剑冢的问罪责难,龙门会替剑冢一力扛下。”

剑首不解其意:“狼庭与我剑冢从无任何交集,谈何责难?”

剑祖则是直接把剑架到了夜麟脖子上,寒声道:“你搞的鬼?”

夜麟耸耸肩,无奈道:“这事真的和我无关,最近龙门接到消息,狼王耶律莨材被人刺杀,凶手是一位用剑高手,只身匹马闯进耶律氏祖地,将狼王砍得重伤不治,最后扬长而去。”

“要刺杀坐镇狼神山的狼王,修为至少也得和剑首前辈相仿,甚至略高,四境之上,五境相当,这样的剑道高手可不是路边的大白菜,龙门没有,神州天下只此剑冢一家。”

夜麟坦言道:“而且我本身不用剑,你们应该感觉得出来。”

至少这一点夜麟所言非虚,同为剑客的话某些细节注定无法掩盖,剑首看得出来,他反而有些好奇——夜麟用的兵器会是什么?

剑祖问道:“即便如此,这和剑冢有什么关系?”

夜麟苦笑道:“大明国师苦心积虑要对付雍州,设计令赫连关山之子赫连牧夏死在雍州北界,引重甲熊骑大举进犯;同时还让混世三蛟之一的敖靖海莫名其妙死在回蛟岛的路上,用意也是祸水及雍,想来狼王被刺杀同样是他的手笔,凶手用剑,狼庭自然把矛头对准扬州,非要剑冢给一个交代不可,否则就要发动战争。国师一借狼庭向雍州发难,再借狼王之死污蔑剑冢,一举两得。”

“神宗和国师沆瀣一气,只等狼庭大兵压境,不日就会下旨命剑冢派人北上,给狼庭一个说法,明面上是为了避免狼庭和大明发生战争,实际却是想把剑冢栋梁各个击破。”

剑祖嗤笑道:“大明九州各自为政,我凭什么北上?真要大兵压境也是你们北边的高个挡着。”

夜麟和剑祖针锋相对,笑道:“神宗和国师明明都是五境,为什么迟迟不联手收了九州?还不是怕你们背地里联合起来推翻大明。如果剑冢抗旨,朝廷就要兵讨,届时神宗御驾南征和国师联手屠了剑冢,把扬州收归囊中,名正言顺,其他七州又能说些什么?”

剑祖烦的不行,怒道:“那我便是派人去了又能如何?无非就是给个说法而已!”

夜麟坦言道:“万万不可。如果剑冢真的派人北上,还未到达草原,使者就会被国师暗杀。试问离了扬州,剑冢谁能挡得住国师出手?非是晚辈危言耸听,前辈也不能,一旦没有扬州鼎的帮助,哪怕国师身受重伤,前辈只有客死他乡而已。”

剑祖不说话了,生着闷气,仿佛把剑冢往死里算的不是大明国师,而是夜麟。

毕竟谁知道夜麟真的没有做手脚?

剑祖根本不会轻易相信夜麟的话,只不过夜麟一番言论确实令他无计可施,不禁担心被他一语成谶,如果国师真要这样设计迫害剑冢,剑冢又该怎么应对?

剑首背地里抹了一把冷汗,刚才他还想算计夜麟来着,夜麟城府那么深沉,国师的阴谋都能窥破,怎么可能被他那点小心思得逞……

怪不得反被夜麟踹了一脚。

人老成精也敌不过智极近妖。

夜麟轻笑道:“这事前辈不必挂怀,若有,龙门会帮着前辈摆平;若无,前辈只当没发生过这件糟心事,晚辈自当拿出另外的诚意,就当对前辈的损失做些补偿,这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

剑祖破天荒地有些憋屈,闷闷道:“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有什么损失?”

剑祖一伸手,从剑峰禁制之外摄来姬晴,说明原委,然后狠狠瞪了她一眼,道:“死丫头,人是你找来的,你们自己商量去!”

姬晴望了望夜麟,这家伙表面上淡定从容,其实心眼多得很,蔫坏蔫坏的,坑过自己不算,怎么连自己师傅都坑呢,顿时有些愤懑,蹲下道:“你干嘛啦?惹得我师傅不高兴,小心我削你!”

夜麟站起身,拍了拍灰尘,挤眉弄眼道:“没有的事,你看前辈面色红润,多高兴。”

姬晴被逗笑了。

面色红润不是乐的,分明是气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