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六十二章 败露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010  |  更新时间:2019-08-15 20:49:45 全文阅读

当爻烈拼尽全力时,整座火湖尽数归他掌握,湖面迅速沉降,几乎就要见底,与之相对,熔岩构成的火蛟巨像体型将更加庞大,甚至高过神灵巨像。

与生俱来的威压令诸怀、犀渠二老行动越发迟缓,不得不分心抵挡灵魂深处的强烈悸动,说到底他们只是寻常大妖,血脉远比不得几近化龙的三头火蛟,包括修为境界也要弱上许多,因而恐惧更甚。

此刻爻烈加入战局,四境修为越发的捉襟见肘,二老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便领着一众神使傀儡退居二线,布下阵势合击神灵巨像,辅助爻烈与三位魔王。

国师所驾驭的神灵巨像共有三头六臂,以一敌三犹据上风,冷笑道:“一群不成事的乌合之众,安敢设计欺我?”

偏头望向重新进入战场,再次与自己为敌的三头火蛟,又道:“老老实实装死不好吗?偏要赶着投胎,那好,我成全你。”

神灵巨像默然张口,道出国师心声,恍如真正的天神震怒,大地崩坏,整个十万大山被那遮蔽了万里星空的乌云笼罩,雷电疯狂肆虐。

梁州、荆州、扬州,三州之地,清晰可闻那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

荆州边界,三百降神坛徒众于此刻驻足,回望天地变色,吼声由南边的十万大山传来,远隔万里,却瞬间炸响耳畔,众人毛骨悚然。

恐惧的情绪开始滋生弥漫,谁也不知道,自家的后院到底烧起了多大的火,会不会烧到亲人、朋友。

为首的笙黎反手布下一道光幕,将三位巫王与外界隔离,虿巫王、毒王孟祸神情晦暗,凝视身边同样“面带恐惧”的血巫王,一言不发。

血巫王察觉不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涩声道:“你们,你们看我做什么?”

毒王孟祸心痛不已,道:“我们始终愿意相信你有你的苦衷,相信你的所作所为不会危及降神坛,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解决不了可以商量。当年降神坛与剑冢的战争才刚结束,为了保存实力传承血脉,坛里不得不牺牲复仇的意愿选择罢战言和,但是现在不一样,当年报不了的仇现在可以报。你被降神坛寒了心,投靠大明国师,我们不怨你,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为什么要伤害那些无辜的荆州百姓?是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让你心安理得伤害我们的同族?”

“扬州害了你儿子,与你不共戴天,我们愿意帮你报仇,于是派出这么一支队伍,更随时准备倾巢而出与他们开战,至死方休;你咒杀赫连牧夏挑拨雍州与狼庭,我们也认了,因为你是自家人,雍州是外人,你做什么我们都支持你,哪怕雍州来使问罪,威胁降神坛,我们甚至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可你看看那里!”孟祸抬手指向十万大山,双目血红,近乎咆哮:“那里是我们的祖地!是我们的血脉起源,更是我们要用生命捍卫的地方,竟然闯进了狼子野心的大明国师!你让我们还怎么相信,你的所作所为不会威胁到降神坛?直到今日,你睁开眼睛看看!大祸已起,难道你还要继续下去?”

血巫王既惊且怒,指着虿巫王道:“真的是你!你竟然出卖我!枉费我往日那么照顾你,与你称兄道弟,我拿命信你,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虿巫王转过身去,不愿再看这个曾经亦师亦友的伙伴,轻声道:“你被人利用却不自知,我们也都一直在等你悔悟,但你没有。”

血巫王正待辩驳,忽然一道金虹由东而来,止于四人身前,却是姬晴。

姬晴手中抓着一只血妖,瞥了眼千里之外的十万大山,心情不太愉快,因为某人还在那里,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有点愁。

其实愁死个人了都,好不容易说服他去扬州见自己师傅,万一不小心伤了怎么办?

姬晴神色冷漠,道:“妖兽大军于数日前潮起一般涌向扬州,又于今日潮落退回荆州地下巢穴,若不是我事先得到提示聚众拦截,扬州百姓必定死伤无数。此妖韧性极强,哪怕斩成几段也无法将其消灭,我们只得采取火攻、冰碎之法令其死无全尸,如此一来,根本无需你血巫王亲自毁尸灭迹。”

五指一曲,血妖瞬间被剑气切成微尘,姬晴再道:“数百名扬州剑客在荆扬交界处亮出剑刃,既能视之为剑冢挑衅,进而鼓动两州交战,更不怕惹得自己一身骚,哪怕降神坛事后知道隐情,以你们护短的习性多半捏着鼻子便也认了,不会过多追究于你。两州战乱依旧,双方只会加派更多的人手到此参战,大明国师再趁机潜入剑冢与降神坛中,图谋不轨,一举两得。”

见过死在姬晴手中的血妖,回想起先前虿巫王暗中呈上的那份资料,孟祸便有些心灰意冷。他岂会不知,血巫王为了培养这些妖兽,手上沾染了多少荆州同族的鲜血?

罪大恶极,罄竹难书。

笙黎蓦然开口,淡淡道:“血蝠,你还有什么话讲?”

既然事情已经败露,血巫王反而镇定许多,惨笑道:“事已至此我无话可说,恨只恨苍天无眼,没能让我手刃仇人,希望在我死后,国师大人能够替我报仇雪恨。”

褐眉红发的老者不再说话,合上双眼静待处决。

————

十万大山,神灵巨像叱咤风云。

左边双臂拉动长弓,张口吐出雷火为箭,弓如满月,箭指魔王“枯魂”;

右侧一手驱使法印从天而降,一手抛掷葫芦由低向高。法印为天引雷落盖地,葫芦为地则火涌欺天,青雷敕、黑火腾,生生将此间天地化成一座丹炉,既可融化万物,亦能炼那魔王“败血”;

居中神剑所向披靡,青黑剑芒指天天崩、指地地裂,劈开三头火蛟喷射的岩浆火柱只是片刻,饶是魔王“消生”一臂也在刚才被不慎斩落。

此外,国师所念即是居中神像所颂,出口道化三千,术法铺天盖地如雨一般打来,降神坛的一众四境难以承受这等攻势,已经折了近半的神使傀儡,诸、怀二老顾不得肉痛,只能竭尽全力抵御迎面飞来的诸多法术,且战且退。

骨戮魂御三魔,舍了“枯魂”魔躯不要,以命换伤,被雷火两箭射穿后整个炸得粉碎,换来一记灰白云柱砸在神灵巨像之上,国师神魂激荡,嘴角渗出丝丝鲜血,导致整座神灵巨像的移动出现了一丝迟缓。

已是独臂的魔王“消生”任凭附着于神灵巨像体表的黑火、青雷百般灼烧,死死抱住神灵巨像持剑之手,继而魔躯出现细密裂痕,由内而外迸发出强烈的黑色光芒。

三头火蛟没有趁机出手,反而迅速后撤。

见状,诸、怀二老岂能不明白魔王的用意?赶忙率领剩下的神使傀儡朝战圈边缘撤离。

爆炸如约而来,飓风掘地三丈,方圆千里寸草不生。

邪王浑身气血迟滞几乎就要窒息而亡,无奈只能选择放弃观战,拔出插入地面的双脚,随飓风一起飞离此地。

红筱也没有硬撑,驾驭飞舟往后退了一段不短的距离,但无碍观战,毕竟参战者无一不高达万丈,不管离得再远,只要不是像邪王与那些降神坛徒众一样被吹到了地平线的另一边,便依旧能够看得到战斗。

忽然,舟身一沉,多了个人。

魏阳连拍胸口,像是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心惊肉跳,感叹道:“幸亏我跑得快,不然这会死无全尸了都。”

没等红筱挖苦,舟身再一沉,人又多了一个半。

红筱细细看了一眼,惊喜道:“公子,是你回来啦?”

夜麟含笑点头。

魏阳目光锁定夜麟怀中婴儿,双眼瞪得滚圆,愣愣道:“你小子行啊!出门才几天,这就抱了个娃回来,是去年的情债?不然哪能这么快!”

夜麟怀里的瞳渊一愣神,这人嘴上怎么就没个把门的,什么都敢乱说?

抬头望向夜麟,瞳渊瞬间欲哭无泪。

瞧着夜麟的脸色一点一点变黑,瞳渊怕夜麟迁怒自己,怕得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恨不得先把那人的山羊胡子一根一根拔光,再拉出一大泡屎尿狠狠堵住他的嘴。

夜麟轻笑道:“回头找个时间,咱们好好谈谈人生、谈谈理想。”

魏阳心里有点犯嘀咕:难道真的说中了?

夜麟似能看透他心中所想,皮笑肉不笑道:“路上捡的,送给你了,要不要?”

魏阳连连摇头:“可拉倒吧你,我一个修道之人带什么孩子……咦,话说这孩子长得可真像你。”

此时,夜麟怀里突然传出一声尖叫。

尖叫过后,瞳渊满脸的泪水,望着魏阳,可怜兮兮道:“这位大老爷,算我求您,千万别再说了,真的,您看我还这么小,就当是发发慈悲,饶我一命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