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六十一章 爻烈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318  |  更新时间:2020-01-22 23:22:56 全文阅读

惊世大战仍在附近,时时爆发许多震耳欲聋的雷火轰鸣,然而不论地面如何动荡,熔浆始终不会漫出火湖的范围,就像男子,只要大阵还在一天,永远无法跨越雷池一步。

一个九州阵,镇压着两处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用心更险恶的是当初布阵的目的却是希望双方共死。

上古元年神州各族共拒天外邪魔,死伤无数,多少慷慨悲歌终于铸成了后世人的万代安宁,泽被苍生。

光明之下却有阴影,胜利背后掩藏了数之不尽的龌龊。

眼前之人就是其中的一个牺牲品。

男子一直被蒙在鼓里,无意中的发现令他心如死灰,无比愤怒。

一旦男子真的驾驭火湖将魔族尽数炼死,他就会骇然发现整个火湖为他提供的力量补给只是假象,他的修为远没有到达无穷无尽的地步,反而一直被消耗,如同涸泽而渔。

修为耗尽之后,他将不知不觉地开始消耗自身元气,元气与修为不同,虽然生来就有,却是定数,几乎无法补充。元气枯竭之时他便离死不远,任凭他再怎么修炼也弥补不回来,最终只能乖乖成为湖中枯骨。

心寒之余,男子苦心寻找离开的方法,奈何大阵根连九鼎,九鼎气连神州大地,凭借他和封印底下那些魔族根本无法同整个神州大地相抗衡。

阵法太过牢固,他始终不得其门而出。

破阵难,等待千年,大阵数次出现纰漏,直到今日,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瞳渊没在男子身上感受到重获自由的喜悦,四周仿佛弥漫着各种消极情绪,有追忆,痛恨,哀伤,迷茫,更多的是哀伤,他在追忆——

“请问阁下就是爻烈吗?你好,我姓夏,我叫夏雨,不是普通的雨哦,是流星雨!嘿嘿,你别笑我,我想和你做朋友来着。”

“小屁孩一边玩去,我怕不小心把你吃了。”

“呀!敢踢我,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多年后,夏雨实现了他年少时与朋友许下的承诺,爻烈终于认可夏雨成为自己的主人。

那是一场流星雨,于夜幕中陨落神州大地,点燃生的希望。

夏雨挥剑斩落诸天邪魔,迎向天外星空,为世间劈开了一线光明。

爻烈则在神州南端、地心火脉之上镇压魔族余孽,却再也没有等到主人回来。

光阴长河冲刷之下,历史时限模糊不堪,只有身为亲身经历过的他年年细数着星河日月变幻,才能切身体会到九千年后的今天,早已物非、人非。

红袍男子低声问道:“他死了,对吗?”

夜麟不说话,轻轻点头。

哪怕早已猜到了结果,男子仍是瞬间红了双眼,心神剧颤,而且身形几次摇晃不稳,最终跌坐湖边,面色凄然。

夜麟道:“他的牺牲没有白费,其实你一直都知道,天外邪魔根本挡不住的,不是吗?”

时隔多年,夜麟再一次喊出了他的名字。

“爻烈。”

红袍男子大震,嘴唇颤抖,道:“你……你怎么知道?你又是谁?”

夜麟有意略过这个问题,神情颇为凝重,道:“历史即将再一次上演,我希望……”

爻烈心绪激荡,吼道:“生灵涂炭与我又有什么关系!他们都该死!”

夜麟皱眉道:“浩劫将至,神州共主便会应运而生,九千年前,是他,九千年后,他的遗志又会落到谁的身上,难道你就不想替他做点什么?”

爻烈惨笑道:“哈哈哈哈!九千年前,神州各族本就在自相残杀,才会给天外邪魔入侵的机会,人间尚且不堪,九千年后的神州又能好到哪里?何处不是互相煎熬?”

“何况他既已死去,那便是真的死了,哪怕转世重生,没了记忆,依旧不是我的主人夏雨,我又何必再走一遭?”

苦劝无果,夜麟叹道:“难道你就不想最后再见他一面?”

红袍闪逝,爻烈瞬间站在夜麟身前,两者一在火湖,一在地面,四目相对。

爻烈颤声道:“他在哪?他在哪!”

夜麟手指远处,火湖正中最高的那樽神灵巨像,道:“他在哪暂且不管,一旦让大明国师得逞,打碎了天门,他将不复存在,如果你现在不把大明国师留在这里,你们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你大可以继续观战,那些人处在劣势,要不了多久就会尽数陨落,到时候你一人可能拦得住大明国师?”

爻烈握紧双拳,青筋跳动,道:“我凭什么信你?”

夜麟正色道:“我见过他。”

爻烈双目猩红,转身离去,一步踏起巨浪滔天,三头火蛟再次出现于火湖之上,重聚火湖熔浆凝成万丈火蛟,袭向那一具驾驭着黑火与青雷的神灵巨像。

直到这时,瞳渊才敢吱声,语气谄媚:“老神仙,您可真厉害,博古通今,三言两语就把他唬住了,心甘情愿为您效力。”

夜麟轻轻拧转瞳渊的小耳朵,道:“老神仙?是不是找打。”

瞳渊嗷嗷痛叫,求饶道:“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夜麟收手笑道:“逗你玩的,虽然我年龄不大,但是停止生长好一段时间了,是挺老的,看你不爽,找个借口揍你而已,毕竟以后机会不多了。”

“早知道刚才就不吭声了。”瞳渊眼神幽怨,泫然欲泣:“虐待婴儿,您就没点罪恶感吗?”

夜麟嘴角微微翘起,笑意玩味:“你也算婴儿?不小了吧。”

瞳渊满头大汗,不禁怀疑——难道自己的老底也被他知道了?没理由啊。

夜麟撑开伞,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挪步时说道:“就像这伞面,凡尘万物皆存脉络,你们自以为天衣无缝的事情其实有迹可循,而且我也都清楚,所以别想着玩什么花样,你得……”

“乖一点。”走在路上,夜麟低下头盯着瞳渊笑,虽然得很和蔼,却让他倍感惊悚。

瞳渊小心脏都快提到嗓子眼里头了,欲哭无泪:“我没有不乖啊,您说的我都听着呢!”

夜麟心情大好,憋屈了那么久总算有机会消遣一二,而且逗小孩确实很有意思,于是笑道:“走,我带你去更近处看看。”

正说着,某具魔王遗骸被神灵巨像用地煞火剑卸下一只臂膀,臂膀掉落湖面,刮起一阵飓风。

瞳渊喉咙里干巴巴的,涩声道:“别去了行不?我现在可弱了,真怕天上莫名其妙掉点什么东西下来把我砸死。”

夜麟抬起手,冷冷道:“你以为你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眼看夜麟的手一点一点靠近自己,瞳渊皱着脸差点哭出声。

最终只是被捏了捏鼻子。

夜麟笑道:“调皮。”

瞳渊几乎生无可恋,再这么下去,没被什么东西砸死之前,他要先被夜麟玩死了!

这位看着不到几个月大的“婴儿”突然有点后悔,为什么要生在这个世上,然后还遇到了夜麟这样的人。

命苦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