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六十三章 我已成仙,代天施罚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261  |  更新时间:2020-01-22 23:48:12 全文阅读

黑光、飓风通通散去,十万大山重归宁静。

魔王败血借机脱离雷火天地,与三头火蛟自成默契,一左一右包围神灵巨像。

万丈高的神灵巨像半身倾塌,不止披覆巨像外表的青雷盔甲支离破碎、缭绕腰间的黑火长绫彻底散去,生于巨像两肋的六只手臂也炸断了三只,灵气蒸腾飘散。

国师从神像胸口处缓缓上移,立足神像头顶,伸手捂在嘴边轻咳两声,面无表情盯着掌心血迹,忽然道:“我生于梁州,自小天赋不俗,更仰慕传说中的仙人,于是立志成仙,修炼不怠,迄今已有千余载,从凡人,到超脱,五道关卡,我亦平安度过五次生死大劫,即使是最后的天劫,我也渡了,本该就此羽化飞升,因为我已然是仙……瞧瞧我手上的青雷,名为‘天罡’,世上又有何人胆敢站着不动吃我一击‘天罡雷引’?五境,也不成。”

“这便是仙的力量,我可代天施罚,比肩神明,却被关在神州这个小小的弹丸之地,不仅没能跨界飞升,站在仙人应有的高度、领略那些仙人目光可及的风采,还要一天一天忍受神州浩土对我的剥削和毒害,仿佛要将我从神州辛苦搏来的修为全部掏回去它才甘心。”

“因为我既已成仙,就不再属于神州,天生便要受到神州无形的排斥和压迫,或者被神州天地逐渐同化成为一个属于神州的‘人’,这无异于生生将我逼上绝境。”

说着说着,国师开始面露狰狞,“无法离开神州,我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慢慢跌境,从仙人跌回超脱,再从五境跌回四境,甚至有可能是三境、二境,但我已经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活了千载,寿元无多,一旦跌境,我就只剩下老死这一条道路可走,我恨……”

“叫一个仙人老死?天大的笑话!这让我怎么甘心?什么霍乱神州?什么国贼当道?都是神州逼的!怨不得我。现在,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臣服于我,告诉我破开天门的方法,或是帮助我击败守陵人。”

火蛟、魔王虽然无动于衷,却也不敢趁机偷袭,因为国师气势反而节节攀升,更比之前强大。

眸中无蛟,目中无魔,穿着四爪龙袍的俊美青年身处万丈高度,回首望去,隔着万里,他仿佛能够看到那座隐藏在重重云海之后的禹王陵,还有那个高高在上的守陵人,不留半点情面,凭借九鼎之力把自己打回地面,将通天仙途生生折成一条断头路。

所以,他要败九州、破九鼎,集神州气运为己用,以期卷土重来,问鼎天门。

国师稍作停顿,等待两位对手答复,久久无人回应,只听他笑道:“怎么?不愿意臣服于我?是不相信我有这个能力?能走到现在的高度,我从来不做无把握的事情。让我想想,嗯,消生、败血、枯魂、骨戮,我说的没错吧?刚才被箭矢炸碎的叫枯魂,自爆伤我的是消生,还有底下那头骷髅架子,自然就是骨戮了,最弱的一位。之后就是你败血,妄想借我伤势施展血法,牵动我体内气机,令我被自身血液反噬而亡,对也不对?”

国师五指紧握,掌心涌起黑色火焰,燃尽鲜血,双手负后,道:“你大可以试试,在此之前,我会先把下面的骨戮打碎。”

魔王败血充斥着嗜杀欲念的双眼中首次出现慌乱情绪,震惊无比。

国师再指躁动不安的三头火蛟,道:“别着急,很快到你。闭关前,我曾大肆收索古籍文献,得知张宏政所言不虚,十万大山里确实封印着上古时期从天外入侵神州的邪魔余孽,也就是南疆家家户户供奉的三位邪神,还有底下那一位藏在幕后的,总共四位,既然你们三位都出来了,骨戮没理由过不了封印,过不了就说明这里面有蹊跷。”

国师讥笑道:“你们太弱了,拼死都无法重伤于我,三位五境魔王哪怕关押了近万年也不该这般孱弱,像是根本发挥不出实力,好比……远处那群降神坛的弱四境苍蝇,死则死矣,还要出来闹腾,真不让我省心,借尸还魂是我们道家修士玩剩下的,真亏得你们这群邪魔好意思拿出来现丑!由此我推断出,你们已是死物,所以能过越过封印,还活着的魔王只有骨戮一位,魂分三处,本体就在封印后面,只消我轻轻这么一拧,要他死,他便不能活。”

国师晃动手指,做苦思状,面向三头火蛟,笑道:“这会真的到你了。四大魔王名讳皆有记载,同时还提到了另一个名字,‘爻烈’,甚至更比四位邪魔令我在意,根据谱写古籍之人的记载,你比它们四位似乎更加使人畏惧,但是记载里面却没有后续部分,就此断篇,我很费解,费解归费解,要杀你,真不难。”

国师气势到达顶峰,神灵巨像恢复原先模样,黑绫青甲、三头六臂,体型不变但更加凝实,原先只是由雷火具现构成的万丈巨像,现在则像活生生的神祇一般,五官俱全,不怒自威。

头顶天罡华盖,脚下地煞似撵,雷火成缰、双龙御驾,仙人如卧如坐,巡守四海八荒,代天,施罚!

火蛟不复先前的震惊,相比大明国师,夜麟带给他的震撼更多,先前他分明看到就是夜麟从封印中抱出一个婴儿,于千钧一发之际耍弄了骨戮与大明国师,瞬间消失无踪,却又故意路过“火蛟遗骸”,有意让自己看到。既然这样,国师多说无益,爻烈仍旧倾向于知道一切真相的夜麟这边。

爻烈很忌惮那位白衫少年,只因他能让自己不知不觉中产生一种莫名的信任。

这很可怕,要知道让一个人信任自己有时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上许多,境界越高的人就越是如此。

因为人人自危,谁都不敢相信。

也正因为如此,爻烈愿意赌上一把。

念及当年,那个傻小子不也是有着这种莫名其妙的能力吗?让人不知不觉地愿意信任,愿意交托后背。

否则地位悬殊、力量云泥之别的两人又怎么可能成为朋友,生死契阔。

国师顾自言语:“哪怕发挥不出实力,你们终归是个五境,大可以堂而皇之地打破封印,不至于刚出现在神州之上就被围攻致死,何况今时不同往日,神州早已不是当年的神州。之所以待在封印底下那么多年都不出来,所以我很好奇,你们到底在密谋什么,如果是怎么破开天门,算上我一份,我也想要这个结果,如果只是联合起来对付我,那你们还是乖乖去死好了。”

……

万籁俱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