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三十二章 好热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176  |  更新时间:2019-07-15 18:23:13 全文阅读

南疆湿气重。除了毒瘴还有几层时常出现的雾弥漫不去,笼罩荆州大小青山无数。

只冒出一点儿尖来。

山腰是离雾层最近的地方,雾气在这里凝成水滴,落在叶上、地上,顺着覆满了地面和树干的青苔往低处滑落。

全部水滴集在一起,便有了水流,小水流、大水流,汇聚成溪,缓缓地流淌。

途经某个木屋。云烟缭绕,霓虹映彩。

木屋很大,隔开好几间,无一例外地陈列许多架子。

虿巫王心事重重,推门进入第一间,奇花异草琳琅满目,其中不乏世人从未见过的品种。

走过第二间,虫卵形形色色摆了整间,摆得井然有序,就像一块块名贵的珠宝美玉,明知那是虫卵,却绝不使人觉得恶心。

最终,巫王停步第三间,万蛊齐鸣。

虿巫王道:“乖!”

瞬间噤若寒蝉。

蛊虫们趴在瓮沿,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紧盯虿巫王,倍感期待。

当然也不是所有蛊虫都带眼睛,拍翅膀的、扭屁股的,殷切而又热烈。

如果长得像个球,那就蹦,蹦一眼看一眼,从来不觉得累。

犹胜望主归来的忠犬。

万物皆有灵,难能可贵的是被人发现。

只不过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这没什么好争,喜欢毛茸茸也好,喜欢滑溜溜也罢,莫要辜负便是。

虿巫王取出鹿尸剖析,蛊虫来往纷飞,有时采来一朵花,有时叼着一片叶,忙里忙外。

还有几只嘴馋耍赖,偷肉吃,被巫王屈指弹飞。

半日后,沉睡于野鹿尸体中的蛊虫成功激活,虿巫王心灰意懒,扼腕道:“血蛊!果真是你……国师有什么好,值得你甘心为他卖命?”

收拾行囊,向南而去。

离开前,巫王回首看了一眼。

木屋有第四间,他不想进,只怕不得不进。

……

十日期至,夜麟一行人离开望北城,购置蛊虫到此告一段落。

官道旁树高林茂,仅仅转了几个弯,望北城很快淡出视线。

倍感闷热,红筱不住地擦汗,问道:“公子,荆州这么大,我们要去哪儿?”

魏阳轻拂衣袖,一张符箓飘飞随行,释放凉意。

“多谢。”夜麟笑道:“虿巫王去哪我们就去哪,他是这次任务的关键,事后还能借他谈谈结盟的事,挺好。”

红筱道:“他要去哪公子又怎么知道?是十一又有消息了?”

夜麟摇头道:“没有,这个十一查不到。降神坛是明面上的门派势力,人多眼杂,十一要查什么并不难。现在我们要找的只是隐藏在暗处的一个巫王,行踪隐秘,十一无能为力。”

红筱疑惑道:“降神坛自己的人难道也不清楚?”

魏阳道:“荆州连同十万大山几乎与世隔绝,事事神秘,便是同一个分坛的人各不相识也是有的,要查基层简单,要查高层人物难如登天,除非……你能策反一位巫王或是神使。”

荆州与梁州争端持续已久,彼此渗透对敌侦查,因而魏阳也有几分心得。

夜麟道:“莫怕,马上就有人出来领路。魏阳,看你的了,此地空旷,教他们好好做人。”

林间忽然刮起大风,声声异响闯进魏阳感知范围。

魏阳道:“荆州刺客的轻功水平确实不高,动静这么大,还想杀到人?夜麟、红筱,你们说是吗。”

许久无人答应。

魏阳回头看见——

远处树后冒出两颗人头,夜麟竭力抿嘴不让自己笑出来,红筱呐喊道:“把他们通通干掉!”

似曾相识的一幕。

额头暴筋,魏阳嘴角抽搐,骂道:“浑蛋!”

原在林中暗处隐匿的十数位刺客现身施法,黑光、碧芒,还有如潮的蛇虫鼠蚁铺天盖地袭向魏阳。

无需掐诀,魏阳右手高举过头顶,猛然握住一缕阳光,继而燃起明黄火焰。

火焰撒向四周,眼见无物可燃竟仍熊熊燃烧,方圆七尺之内毒物莫敢靠近,恶咒遇火即散。

阳光长存林间,明黄火焰更似永不消止,往外围辐散开来,毒物连同巫师躲闪不及,转眼焚躯成烬。

火焰危及树木,夜麟伸长了脖子道:“年轻人怒气太重,要爱护花花草草,千万别放火烧山。”

青筋蔓延到脖颈,魏阳斥骂道:“用不着你说,我自己知道!”

振臂一握,烈火返回掌心,不至于烧了山林。脚下微动,魏阳移形换影,揪住夜麟衣领,提起,道:“你这厮得寸进尺,真当我是泥捏的?”

红筱捂嘴偷笑。

夜麟装作无辜模样,指着魏阳身后道:“还没完呢,今天要来好几拨,你悠着点哈。”

魏阳淬道:“你家财万贯引来贼人窥视,道爷好心帮你,要么闭上嘴巴,要么自己搞定。”

夜麟拍拍魏阳手掌,道:“有话好好说,何必动手动脚?回头我拿些法器补偿你就是。前面来的都是小贼,后面你就该小心了,别阴沟里翻船。”

魏阳眯眼看他,这货一肚子坏水就没消停过,道:“你不诓我?”

夜麟笑道:“咱们都是龙门的人,友爱互助,我又怎么会诓你。”

魏阳一愣,先前确实说过要加入龙门来着,遂放下夜麟,不太放心,再问道:“真不诓?”

夜麟理理衣衫,信誓旦旦道:“货真价实的高阶法器,交易多年,你还信不过我?”

红筱憋得脸色发白。

夜麟的商业信誉倒是不假。

魏阳半信半疑,直觉告诉他这事没那么简单,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小喽啰难成大器,魏阳打发了一波又一波,稍有些水平的也都被他实力劝退。

未曾翻起多大的浪花。

至于国师派的杀手,应该还在路上。

魏阳心头的危机感却愈发强烈,直到天昏地暗,手心阳火熄灭,抬眼望去。

那一轮明日,悄然没了。

取而代之的是庞大黑影如泰山压顶一般垂直坠落,魏阳飞身避开。

官道从中被毁,地面破碎深深塌陷,魏阳遭受气浪冲击,沿途砸断三里绿树。

夜麟和红筱恰好躲在大坑边缘一棵树后,未受波及。

红筱道:“九州各派正统不论大小皆按四个境界评定实力层级,荆州有巫师、巫尊、巫王、神使,对应梁州的道士、道长、真人、真君,瞧那大个子的气势,算神使吧?魏阳打得过么?”

夜麟道:“大个子神使早已死了多年,魏阳这个半步真君还是活的,这还打不过的话,我也不会请他来帮忙。”

红筱惊奇道:“死的!那它怎么还能动?”

夜麟道:“神使终身侍奉邪神,难免沾染许多邪灵,人虽死,躯壳仍在,可以用来附身。顺带一提,每具神使尸骸都不会被浪费,降神坛里藏着不少,这个是流落在外的。”

红筱恍然道:“哇,依公子所说,原来世间真有借尸还魂的手段?”

夜麟笑言:“都是小道,你且看着便是。”

巨人形高十丈肌肉虬结,肤色近墨坚硬如铁,耳鼻窍穴常有幽魂模样的邪灵出入,猩红双目朝这里瞧了几眼,没发现什么,又复远处锁定魏阳。

二人敛息手段非凡。

红筱低头看看手中匕首,叹道:“活神使好杀,死的我却不好下手。大块头着实不是我擅长对付的类型,死过一次的尸体又怎么会有致命伤?公子带魏阳来是对的。”

夜麟分析道:“如果不是境界差别太高,实力并不能决定成败,胜负受很多因素左右,一旦能力相克,浑身都可以是致命伤。”

红筱不由得担心道:“打起来动静那么大,有人看着呢,如此说来,魏阳的身份岂不是要暴露?还有他和龙门的关系也要公诸于众。”

夜麟摆开棋盘,撤去旧子落下新子,边道:“无妨,雷火之争由来已久,撕破脸是迟早的事,只要火系一脉留在梁州就逃不开被人当枪使的命运,荆州事毕我们再去一趟梁州,接人。”

红筱偷笑道:“啊哈,我知道了,公子是想挖墙脚!”

夜麟扶额道:“貌似最近你们对我有什么误解?火系一脉沉沦已有百年,日渐式微,偌大的奉天府连个火系真君都不剩。打压到现在修为最高的就是魏阳,实在太狠,说得好听叫半步真君,说不好听叫半成品。”

有道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试问同族同门又当如何?

一般的自相煎熬。

目光转向邪灵神使,几乎碾压魏阳,红筱道:“啧啧啧,公子你一把抓着他命脉,由不得他不听话,比这具死尸还要狠哩,人家只是追着他打,你却逼着他做。”

转念一想,叹道:“其实公子做的没错,世人总是如此,宁愿在沉默中步步走向消亡也不愿奋起反抗,就是,就是……”

白衫镶上黑边,不知情的人只道是换了件衣服。

仍是那件,本该无瑕胜雪。

夜麟眉眼低垂,这一次,褪不去。

接住话茬,道:“太残酷?曾想过柔和的法子,想过许多,但凡找得到半点可能,我会给他们留后路,没必要与雍州绑在一起随时面临倾覆……可惜时间不允许,我们没有回头路。”

凝视夜麟,面容微黯。

原来他也不好过。

红筱忽然觉得喘不过气来,仿佛有只无形的手将她心脏握住。

很难受。

少年肩上挑得已经够重了,太重了……

累得力疲神倦,勒得鲜血淋漓。

世间苦、人艰苦,活着,谁还没点难处?

迎面滚滚热浪将她思绪打断,林海上空,原有一轮太阳,此时却又多了一个,刺目耀眼。

红筱下意识道:“好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