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三十一章 有人来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099  |  更新时间:2019-07-19 01:57:04 全文阅读

白天翻书,夜里睡觉,再抽空去买点蛊虫。

接连数日,三人往返于客栈、市集还有荆州府衙,几乎形成一种规律。

没人知道“殷梁”这位雍州来使在想些什么,魏阳、红筱更不知道夜麟在想些什么。

三人到来掀起的热浪渐渐被冲淡,仿佛无声融入,荆州民众渐渐习惯了他们的存在。

有心人窥视依旧。

从某天开始,望北城中流传着荆州知府受伤的消息,几日下来竟不露面一次,告病在家。

友人、同僚前去探望,皆言惨不忍睹。

不止伤,而且伤得很重。

南疆巫蛊非同寻常,千里之外杀人无痕,然而施展此类奇术的需要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媒介。

比如生辰八字。

又譬如说,随身物件。

红筱问道:“既然蛊术那么厉害,荆州知府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夜麟猜测道:“可能是下蛊的巫师察觉到了异常及时停止,也可能是荆州知府自身有些保命的手段,撑到巫师赶来救命。”

魏阳道:“不管怎样,他算是废了,我之前施法确认过。”

挥手在茶水中呈现影像,病榻上的荆州知府全身浮肿、四肢腐烂,能活下来不容易。

红筱啧啧称惨,道:“被自己请来的巫师弄残也算是他八辈子修来的霉运。”

魏阳插嘴:“不,八辈子霉运修来的是遇到夜麟。”

夜麟无奈道:“路是自己选的,若非他心术不正,那个玉佩不会将他置于此地。”

“遇到你,准没好事。”

屋外忽然响起声音,身形枯瘦的低矮“老者”笼罩着一层夜色推窗而入。

掀开斗篷,烛火照映出老者满脸刺青,环顾四周,只见奉天府魏阳也在,登时面色不善。

夜麟笑道:“等候你多时了,虿巫王,好久不见。”

虿巫王皮笑肉不笑,道:“宁愿我们永不相见。”

红筱拍手笑赞,道:“卖蛊的虫师进山寻蛊,炼蛊的巫王出山解蛊,公子好算计。”

虿巫王道:“你来荆州,大可不必弄得人尽皆知,弄得我很不方便。要我做什么?”

夜麟满上一杯茶递给巫王,道:“把事情弄大还有些别的用意,后面再说,你先帮我看看这是什么?”说罢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头腐烂近半的鹿尸。

虿巫王不经意地验查,神色逐渐凝重。

夜麟解释道:“赫连牧夏吃过这个,当时觉得不太对劲,也没吃生肉的习惯,我便拒绝了。后来事发,我又回去寻到它,只是发现里面多了些小东西,却不知是什么。念及荆州有用毒的行家,或许你能给我个答案。”

虿巫王目光不离鹿尸,剖开皮肉细细端详,道:“非毒,是蛊,具体是什么蛊我需要几天时间来确定。”

夜麟道:“那就有劳了。”

收起鹿尸,虿巫王重新消失于夜色中。

红筱戳戳魏阳手臂,道:“跟我说说,什么仇什么怨?看他一刻都不愿多待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俩有问题。”

魏阳暗自撤去法决,道:“梁州跟荆州的关系和扬州跟荆州没什么两样。”

红筱了然,道:“所以你们也势同水火?”

魏阳道:“和他本人没什么冲突,死在我手下的巫人倒不少。”转而面对夜麟,道:“我原以为世上没有你不知道的东西。”

拨弄未饮的茶水,碎渣浮起浑浊不清,唯观者明。

最终归于尘土。

夜麟拿它浇灌盆景,笑道:“血蛊?只有自己知道和不知道没差别。”

魏阳握紧拳头,道:“你断定他不会回来找你,更不会告诉你答案,对吗?”

夜麟道:“自己家的内鬼让他们自己处理,而我要做的只是揭开那层遮羞布。”

青筋暴起,魏阳掌心聚火指向夜麟,不顾红筱按在喉前的匕首,怒道:“为了达到目的,是否对待梁州你也会这样做?”

夜麟取出棋盘,淡定落子,道:“有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要想火系一脉重新沐浴阳光,你只能待在黑暗里肩扛所有罪恶。就当为了师弟师妹、师兄师侄,你没得选。”

终归没有下手,身化烈火,魏阳破空离去。

当夜,红筱久坐夜麟房中,默默地看,静静地想,倦了累了,就瞧他两眼。

赏心悦目。

以前被夜麟吸引,她说不上来原因,气质?容貌?能力?

通通不是。

现在她寻到了答案。

少年置身黑暗,创造光明。

红筱如是想道:可以的话,希望能给他一些温暖。

夜麟内心却不平静,红筱用这个眼神看他,让他有点慌。过往无数个长夜里,总有这么个人溜进他的房间。

企图,睡了他!

导致他不敢入眠。能力所限,夜麟此时能够设下的禁制对红筱来说几乎无效。

夜麟强笑道:“夜深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闻言,红筱嘴角抿起一点弧度,枕着手臂趴在桌子上缓缓闭目睡去。

她怎么还不走!

额上冒汗。

整个神州天下,能让夜麟毛骨悚然的,也就这么一个人,坐在他身边。

也不知是喜是忧。

……

荆州之东,姬晴白袍如雪,疾驰云中。

“利用完我还想撇开?你想得倒美!荆州我也要闯一闯。”

女子笑靥如花。

……

扬州剑冢,剑祖枯坐澈心湖边,手里是朱明碎片。

老头儿孤独寂寞,拿着碎片蹲在地上画圈,一笔接一笔,一圈又一圈,末了,声声哀叹。

“女大不中留。”

“唉,晴儿也到出嫁的年纪了,注定留不住。”

“去他娘的留不住!要让我知道是谁家崽子拱了我栽的白菜,第三条腿给你宰断!”

……

冀州南部,剑宗拄剑大河水面,剑气交叉似网,阻挡老蛟归路。月光洒落,剑宗面容重现人间。

敖靖海震惊道:“你竟然没死!”

极少与人谈话,剑宗声音略显沙哑:“你还活着,我岂会先行一步?”

老蛟怒极反笑,道:“今儿点背,什么阿猫阿狗都敢爬到老夫头上屙屎撒尿!单凭你就想杀我?做梦!”

“还有我,你看够吗?”厉人杰晃动枪尖如蜻蜓点在水,顷刻血染江河,有一樽宝鼎在侧。

鼎刻金戈铁马。

敖靖海阖目叹息:“吾命休矣。”

长枪破开夜空掼进蛟身,脊骨瞬间碎裂,老蛟动弹不得。

剑光乍起乍落,敖靖海身首分离。

还未开始战斗就已结束,除了鲜血与肉块随波逐流,被河里的精魅鬼怪夺食一空,敖靖海再也没有为这世间留下什么。

于此同时,东海蛟岛发出两声惊天动地的吼叫。

混世三蛟竟殁其一,敖拓海、敖镇海悲痛不已,相继出关,重掌蛟岛大权,集结十万“龙子龙孙”整军待发,隐有问罪雍州之意。

手握巨蛟内丹,厉人杰颇有不舍,道:“接下来欲往何处去?”

剑宗默然,八剑铮鸣意指厉人杰。

无奈,厉人杰抛还内丹。

剑宗才道:“这是国师要的东西,不怕死你就吞了。再往北还有几个人要杀,需要你协助。”

厉人杰笑道:“好说。国师有命不敢不从。我该怎么帮?”

剑宗道:“很简单,暂停北进,发兵支援雍州,突袭赫连氏。”

厉人杰道:“战线西移,然后釜底抽薪?”

剑宗颔首,再次消失,仿佛人间蒸发。

因为他本该是死人。

……

次日清晨,魏阳回到客栈,神情憔悴得不像个修真者。

夜麟食指竖在嘴前,轻声道:“嘘——!别把她吵醒。”

原来床上有个人,红筱犹在梦里。

蹑手蹑脚地走出屋外,关上房门,夜麟引魏阳下楼,替他点了一壶烈酒,道:“喝点,你会好受些。”

魏阳摇头道:“凭我现在的修为怎么会醉?”

下一宿棋,肚子又饿得飞快,菜肴摆满桌子,夜麟边吃边道:“酒不醉人人自醉,寻仙,修为固然重要,心境亦不可缺,仙么我见过几个,逍遥称意,你差远了。”

“逍遥,逍遥?”魏阳喃喃,似在呓语,道:“我辈修士在那凡夫俗子眼中何尝不是仙人,当真逍遥的又有几个?终日尔虞我诈、争权夺利,还不如乡下田垄间的一位凡夫俗子来得自在。求一世的仙,修一辈子的道,天路未开,同门师兄弟陈尸在侧,为的是什么?”

灌下烈酒,醉意果真涌上心头。

为何?

夜麟劝道:“道心不稳,这么下去你修为会崩。修仙意在返璞归真,纯任自然,过于脱离人世导致自身心智未满,如建百尺危楼,不仅摘不到星辰,反而因为居高望远,更容易迷失在名为权利和力量的漩涡里,最后重重摔在地上,万劫不复。”

魏阳醉眼朦胧,道:“我该怎么做?”

把酒倒进空碗,推到他面前。

夜麟笑道:“把曾经放下的东西重新拿起,回人间走一遭,不懂凡俗的人,又怎么可能成就超凡脱俗的仙?”

细细品味,浓烈的酸味和辣味充斥在魏阳心中,夜麟的话犹如他嘴里的酒,悄悄在那栋闭门的小木屋里开了一扇窗。

忽然,天边的云朵移开,有一缕阳光透过木窗照在桌上,折射刺眼,魏阳挪动身体避过。

换个视角,他恍惚看到了碗中的自己。

咦?这人是谁?长得真俊!要是笑起来就更俊了!

于是,魏阳笑了。

笑得像个孩子,简单快乐,比做神仙更美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