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三十三章 烈火焚灵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216  |  更新时间:2019-07-16 23:58:26 全文阅读

双日齐耀,但天却渐渐黑了。

魏阳掐诀引之,整个林海上空的光芒向他汇集,丝丝缕缕,直至白阳现世。

光芒笼罩下,魏阳恍若仙神,不过是轻轻地挥袖释意,蓦然落起一阵火雨,犹如世界末日。

飞禽惊散,走兽奔逃。

相形见绌,身高十丈的漆黑巨人反倒渺小无比,游离在它周身的邪灵被光芒灼伤,纷纷钻进巨人躯壳,露出体表皮肤。

原先粗看只是一片墨色,此时方才发觉有许多不知名的文字隐隐发光,呈现某种规律。

魏阳凝神远视,那些散发暗红色光芒的恶心东西不是单个存在,反而更像串状词条。

闪烁的频率越来越快,令人心生不安。

忽地,红芒潜隐,那些形似文字的符咒仿佛长了双脚,自主地脱离巨人体表,争先恐后向地面爬去,嵌入。

紧接着有无数邪灵低语之声悄然散开,弥漫在整座林海。

时而尖细、时而沙哑,蕴意生寒。

符文,还是咒语?

赶在火雨降临的前一刻,所有符咒连线、围圈,魏阳暗道:“不好!这是一方阵势!”

阻挡不及,大阵已然势成。

渊门开,恶鬼来,惊现邪灵百万!

巨人发出震天嘶吼:“杀——!”

漆黑云柱拔地而起,范围更要大过火雨。

流星般火球撞击黑色云团,两相消散。邪灵源源不绝,火雨却有力竭,魏阳换决施法,余下火雨倒灌飞回,随白阳内敛,最终凝聚在他指尖。

俯冲。

独自对峙百万邪灵,魏阳怡然不惧,凭借指尖白光撕裂云柱,势要贯穿首尾两端。

一指透过邪灵大军,魏阳点向巨人。

巨人挥拳相迎。

两者于近身处对敌厮杀,招招狠辣致命。

白光炽烈,魏阳腾挪身形,每每点到便能炸开一个血肉焦糊的缺口;

巨人虽为邪灵附体神智不存,生前精妙的肉搏功夫犹在,咫尺之间力沉万钧,打得空气激荡扩散。

缠斗中,魏阳逐渐落在下风。

死尸更比活人难缠,不知疼、不怕伤,肆无忌惮放手施为,魏阳几番受创只能借着远飞慢慢卸去力道。

环顾四周。

大阵依旧开启,邪灵大军遮天蔽日,甚至隔断阳光给养,魏阳愈发力穷。

远望巨人振臂引来万千邪灵凝聚成团,庞大无比的黑色云团转眼压缩成条,变细变长若一长矛。

继而举轻若重,巨人速度慢得出奇,弓身掷物,刚一脱手,黑色长矛却瞬间划破虚空,在魏阳身前爆开。

快到他反应不过来,只能正面硬扛。

法袍破裂,五脏六腑几乎震碎,七窍溢出许多鲜血,魏阳惨笑道:“这笔买卖亏得很,哪来的巫王?分明是个神使。要我下投名状早说,好歹让我有点准备,夜麟,你诓得我好苦!”咳出几口鲜血,直起身,手指巨人,接着道:“就凭你这么个死了不知道多久的尸体,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邪灵……”

三支长枪又到眼前,魏阳愣住,到嘴的豪言壮语来不及说。

他娘勒!这货怎么不等人把话说完?

远处,红筱捂脸,道:“公子,为什么总有人喜欢在打架的时候放狠话呢?”

夜麟微顿,思索许久,道:“可能他们有点……”

捻棋的指尖忽然松开,露出一个手势。

仿佛有人笑成驴叫——

言归正传,凭空出现漫天符箓,防御壁障一层又叠一层,黑矛攻势戛然而止。

烟尘散尽,魏阳一脸的生无可恋,肉痛,心更痛。

那是比真金白银还要值钱的符箓!

血丝布满瞳孔,魏阳怒火攻心,不再飘浮空中,反倒往地面落下。

抬脚,跺地。

震动伊始。

夜麟收拾棋盘,起身道:“我们去上面坐会。”

红筱询问道:“他要拿出真本事了么?”

夜麟颔首。

二人静坐云端,俯瞰大地揭开狰狞面孔。

雷法既然神州称雄,火术得以并列,又怎么可能会弱?除却阳炎,他还掌制着脚下流淌的深红炙焰!

魏阳喝道:“地火!”

山脉迸裂,林海成灰。巨柱从一座座“火山”顶部冲天而起,激流喷射之下,熔浆漫灌大地,邪灵阵势顷刻消散。

魏阳掐诀念咒,火山口红云升腾狂涌,静待细看,原是多到涩目的深红火鸦集群飞舞。

鸦群与邪灵大军形同水火,魏阳和邪灵神使亦如是。

只见魏阳踏浪奔袭,无需他动,脚下岩浆自主承载着他躲避巨人抛掷的黑矛。手中法术变化多端,时而火球连发,时而炎流缠绕。

唯有爆炸声一如既往,震耳欲聋。

形势倒向魏阳。

红筱不禁纳闷,道:“原来公子早就知道?”

夜麟疑惑:“知道什么?”

红筱抬抬下巴,道:“喏,打个架就能引发地形、天象变化,怎么说也是各州第四境界才能办到的事。像去年虿巫王、林清泓他们打那场好比过家家,还有一个叫什么弗为的,受气运加持当了回假真君,仍旧不如魏阳。”

夜麟这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解释道:“即便是同为真君也分三六九等,除了境界还有手段、阅历等诸多方面的因素,魏阳没有说谎,他确实是半步真君,只不过天分高些、基础好些。”

正说着,魏阳赶回来,恨不能揪住夜麟一顿毒打,狠狠道:“你可欠着我呢,别想赖账!抓住了,接下去怎么做?”

闻言,红筱低头俯视,熔浆已然固化,把巨人捆得结实,活像一个黑色的大茧,道:“牢归牢,就是有点丑。”

夜麟道:“等着就好。等你,等它,还有等人引路。”

魏阳自己从头到脚审视一遍,道:“惨是惨了点,没必要花太多时间疗伤。”

夜麟伸手虚点,问道:“松了没?”

魏阳愣愣道:“松……?好像松了……松了!!!”

犹如晴天霹雳。

困扰他多年的境界壁垒竟在今日松动,真君有望!

时不我待,魏阳就地盘坐,正欲潜心破境。

夜麟递来一个储物袋,上绣“烈火”二字,道:“没打算欠你什么,这是老道留下的药,帮你破境。”

心绪激荡,魏阳几乎拿不稳袋子,颤抖着解开绳索,取出丹药几颗。

状若朱丸,搁在掌心竟生炙意,甚至觉得滚烫。

果然是烈火丹!

魏阳视如珍宝,丝毫没有服用的意思,悄悄放进袋中、收进怀里,笑道:“就知道你小子做生意向来公道!”

红筱看得明白,这家伙财迷心窍!不禁鄙弃道:“破境那么重要的事,一辈子也没几次,你怎么还想着拿去换钱?真没志气。”

夜麟撑开随身携带的竹伞,轻掷。

竹伞无风自转,就这么悬浮在魏阳上空,慢慢淡化成虚无,没多久变成一层透明光圈,端坐圈中的人隐匿踪迹,六感难寻。

魏阳惊奇道:“乖乖,能遮破境异象,品秩挺高,至少也是法宝,值不少钱,你还有没?我买一把。”

夜麟一口回绝,道:“伞的主意就别打了,把你剁成几块称斤卖掉也不值这个价。”说罢领着红筱回到地面,怕魏阳再磨嘴皮子。

把破境磨黄了咋整?后面还用得上他。

余温尚存,有些烫脚,深坑处仍有岩浆流动,巨人就捆在那里。

依附在巨人体内的邪灵无法抵挡火焰灼烧,一点一点消散,巨人身躯也随之慢慢缩小,再过几日便能恢复正常体型。

挣扎欲逃的邪灵一张脸苦巴巴像个瘪橘子,还会叫,很是有趣,红筱玩心大动,拿匕首戳了戳,道:“今天动静不小,降神坛于情于理应该出面解决,公子要等的领路人过几天就该到了,可十万大山范围那么广,公子要找到合适的替死鬼谈何容易?”

夜麟瞩目南天,道:“十万大山,要说大,其实也不是很大,走得完。前段时间我在望北城大肆挥霍金银,虫师都往南去寻蛊,蛊虫基本来自同样的几个地方,剩下几处,要么是人迹罕至的禁地,要么是重重封锁的重地。”

不论禁地、重地,像这种南疆辛秘虫师必然隐而不宣。

于是夜麟另辟蹊径,买蛊。

对一个不懂蛊的人卖蛊赚钱,为了获利更多,虫师必然要向对方介绍自己所售蛊虫的种种特点、优势,当然不可避免地提到产地,诉说自己捕蛊如何如何不容易,以便提高价格。

几日下来,夜麟接待的虫师近万,足够一点一点拼凑出自己想要的答案,只待考证。

一语惊醒梦中人,红筱恍然道:“所以公子又去翻荆州卷宗?”

夜麟取出荆州堪舆图,细细翻看,道:“连累你们和我一起浪费时间看书,总算有点发现。南疆有几个地方特别静,有几个地方特别闹,我们避重就轻,慢慢探查。”

禁地凶险,人少意味着财富众多,漫山遍野的珍贵药材和毒虫猛兽等着亡命之徒前往采撷。有幸寻到,发财;不幸死了,是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隔三差五就会死几个人,卷宗多有记载。

重地隐秘,人多而且看守牢固,外人难以进入,要有不长眼的闯进去了,直接解决便是,又有谁能知道?

知晓各禁地、重地,再联系十一提供的几处降神坛驻点,一一排除,哪里藏着重大秘密、哪里住着荆州高层,不能碰的在哪、可以查的在哪,夜麟心里有数。

红筱刻意爬上一块巨石俯视他,怎么看怎么矮小,高山仰止的情绪却压不住,涩声道:“扣门砖有了,往哪扔也知道,公子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弄不明白红筱为什么要站那么高和他说话,夜麟心头忐忑,道:“坐山观虎斗,把斗败的收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