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九、佛国画卷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3151  |  更新时间:2019-04-22 22:42:53 全文阅读

“你自己瞅瞅你现在那样儿,脑袋都快包成个粽子了,这都什么节骨眼了,咱能不能实话实说,不吹牛逼了,”我有些哭笑不得。

  “秋燃......秋燃这次真没吹牛逼,今天得亏他了,”柱哥微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可不是吗,要不是他今天我俩真就交代了,”信人也醒了过来,一边说着一边揉着后脑勺,看来伤的不轻。

  “到底怎么回事?秋燃你别说话,柱哥你说。”

  “今天清晨时候我们几个在医院病房里还没起床,那个崔警官突然闯进来说你有杀害王婆子的嫌疑现已经被警方拘押起来了,需要我们去为你作证,我们一听这事哪敢耽误,忙爬起来随他上了车,谁知道给我们拉到了这么个地方,我下车一看就觉得不对,还没等问出口脑后便挨了一下,之后再醒过来你们就在眼前了。”柱哥似乎还没缓过劲来,断断续续道。

  “我也差不多,姓崔的突然出手打昏柱哥后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脑后也挨了一棍子,再缓过劲来就现在了,不过倒地之前我隐隐约约看到秋燃冲那姓崔的扑过去了,”信人目光涣散,估计还没从那一棍子缓过神。

  “什么叫隐隐约约,那是事实,今天要不是我挺身而出,你俩也就拉倒了,还有机会在这做实况转播,”秋燃急着补充。

  “别给你脸上贴点金你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你也就是运气好,要是那王八蛋先打得你,你一样得在这躺尸,”信人笑骂。

 “话是这么说,不过今天要没你我和信人都得撂在这,肉麻的话咱兄弟之间就不多说了,秋燃,今天我俩谢谢你了,”柱哥正色道。

  “哈哈,没事,要是我倒在这儿你俩也不能不管我不是,”秋燃摆摆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望着兄弟三人遍体鳞伤的身体,听着他们苦中作乐的笑语,让我不经意红了眼眶,人生在世得一知己足矣,而我却有三位,不禁暗叹老天待我不薄。如果不是因为担心我他们也不会被骗到这里,更不用说受这么重的伤,可三人依旧没有任何怨言,似乎这只是一件不得不做而又不值得称论的小事罢了。

  “闲话一会再聊,先带他们回医院把伤口处理了,不然感染了就麻烦了,”女魔头看我们聊起个没完,出声催促道。

  “现在还不行,我们要先去找那个姓崔的,10点之前必须找到,”赵队长语气坚定。

  “我们是从警局逃出来的,如果到时间还没找到他那么警方可能真的要通缉我们了,”我叹了口气解释道。

  “要找,必须要找,他妈的,这一棍子我必须还回去,”信人咬牙切齿。

  也对,以信人这混不吝的脾气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

  “找他是一定的,可是现在谁知道他在哪啊,”柱哥说。

  “这好办,他开走的那辆警车上有警局安装的GPS,我手机已经接入了警局内网,我现在就查一下他所在的位置,”赵叔掏出手机一边点点划划一边解释。

“找到了!什......什么?”赵叔由喜转惊。

  “怎么了?他在哪儿?”我急忙问道。

  “他...他在我家!”

“什么?在你家?”我不禁头皮发麻。

  “现在有人在家吗?”女魔头追问。

  “有,应该有,我老婆和我女儿,”赵叔语气颤抖猛地关闭了导航界面播出了一个号码,“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啪!手机陡然落地,赵叔疯了一样的冲上车,我们紧忙跟上,还是女孩子心细,汪妍还不忘捡起地上的手机。

  一路上星驰电走,连闯数个红灯,赵叔眉头紧皱,谁也料想不到这个崔警官能对她们做出些什么,此人不但心思细腻善于伪装还诡计频出手段狠辣,着实让人琢磨不透,他似乎在这场猫鼠游戏中独占了上帝视角,每每都能窥透我们的一切行动,仿佛我们只是他所编撰的舞台剧中的演员,一切都已在剧本中写好,不论开幕抑或结局。

  那么这次呢,这个智近乎妖的崔警官会想不到我们可以利用车中的定位追踪他吗,还是这次又不过是一个陷阱,一个为我们量身定做的圈套,一切的一切在真相未揭晓之前都是未知数,众人忧心忡忡,一路无话。

 伴着一阵刺耳的急停声,车子停在了一座老式居民楼前,我忙抓住赵叔右臂还未待我嘱咐一声便被甩开,他拔出手枪沿着楼梯向上奔去,众人担心他有危险也急忙跟上,不得不说赵叔的体能着实强于我们太多,前后差了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便再也见不到他的影子,只听得头上不断传来的咚咚脚步声。

  “到了,”秋燃低声说。这已是最顶层,再之上已没了阶梯,一扇门虚掩着,里面静的出奇。

   702

  我瞥了一眼门牌指示牌。

  “进来吧,你们...你们有些心里准备,”赵叔缓缓从里推开门,语气略显疲惫,如鹰般的眼神也有些黯淡。

  ***

  “这什么情况?”柱哥惊叫出声。

  血,还是血,红的刺眼,艳的绚丽,如泼墨画般晕染了整面墙壁,望之触目惊心。两根婴儿手臂粗细的红烛分立左右散着幽幽的光,崔警官跪在墙前,低头闭目,仿佛中世纪的异教徒在进行着某种暗黑弥撒,表情安详而坚毅。

  “妈的,现在才拜佛晚了点吧,”信人抡起椅子便向着崔警官背后砸去。

  “不用了,他已经死了,”赵叔一把攥住椅背,声音冰冷。

  死了?我心中微微一凛。

“他是自杀的,你们看,”女魔头上前翻开崔警官的手腕,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赫然映入众人眼中,“正常人的血液含量大约是体重的百分之七,也就差不多是五升左右,他的,他的都在这幅画上了,”女魔头顿了顿,“这幅佛像,”抬头望着墙面的俏脸上目色惊惧。

  “佛像?你们睁眼看清楚!”哗啦一声,紧闭着的窗帘被赵叔一把扯掉,洒进的阳光将原本昏暗的屋子映的通亮,墙上鲜血淋漓的画作也陡然清晰起来,一具高坐枯骨搭就的莲花台披着佛门袈裟的骷髅像赫然映入众人眼中,笔锋凌厉,狰狞绚丽,却又寥寥几画落笔细腻,我一瞬间看的有些呆了。

  这一定是出自神的手笔,那倾世的恢宏,倾世的壮丽,倾世的暴力,美到让人泫然欲泣,这怎能是卑贱的凡人可提得起的画笔,恍然间一阵金光袭来,佛像一只手臂破墙而出拢在我头上,带来阵阵暖意,仿佛佛陀重临世间,想必是诚心感天动地,我不禁喜极而泣,此生惟愿长跪于此,从此青灯古佛不问凡尘,我一步步向佛像走去,虔诚而坚毅。

  突然右臂一阵剧痛传来,身边的佛国画卷出现一丝裂纹,耳边也传来了叫喊声,随着裂纹越来越大,叫喊声也愈发清晰,痛感也越发真实,这,这是秋燃的声音!佛国画卷如落地的镜子般瞬间破碎,依旧是在这间屋子里,不过眼前的景象却让我大吃一惊。

  赵叔斜倚着墙壁大喘着粗气,脸颊上一道皮肉外翻的伤口令人触目惊心,还在向外泵着鲜血,秋燃信人两人分立左右一脸警惕,手中又抄起了家伙,女魔头......

“你能松口吗,”我有些无奈。女魔头如一条无骨蛇一般旋在我身上,一嘴银牙紧紧咬住我手腕,眼神凶狠,像极了一只护食的豹子。

  嗯?我向下顺势一望,不知何时右手中竟多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凹槽中血珠滚动,我不禁有些茫然。

  这匕首看着好生眼熟,我细一思量,这不正是崔警官在医院所亮出的那一把,我心头一惊,抬眼看着周围众人不难想象到刚刚这里发生过什么。

  “铛!”一声脆响,匕首陡然落地。

  “你们听我解释,”我有些尴尬又有些自责,看来这幅鬼画着实有些门道,会让人失了心智,若不是女魔头这一口让我清醒些鬼知道我还能做出些什么,现在再看这画便只觉得荒谬怪诞,血腥的令人作呕,之前恢弘壮丽的佛门画卷尽付了那黄粱一梦。

  “嘿嘿,你们听我解释,是这幅鬼画作的妖,我就是不小心着了道,这也算是我为大家以身犯险,试试这画的成色,防止你们再着了道嘛,”我前言不搭后语的胡乱解释着,不时的抬眼看着众人的表情,像个在老师面前低头承认错误的孩子。不过老师们似乎很紧张,三人虎视眈眈,还有一个吊在我身上死不松口,疼的我不停嘶气。

  四人的眼光并没有投向我或是我面前墙上这夺人心魄的鬼画,而......而是我的身后,眼神复杂,夹带着些期许还有些鼓励,似乎是怂恿熊孩子做恶时的熊家长。

 我心中缓缓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可一时竟也挑不出头绪。赵叔,秋燃,信人,还有赖在身上的女魔头,我眼神逐一扫过,心中默默盘算着哪里不对,柱哥呢?我心中猛然一惊,从我缓过神就再没见到。

  “别...!”我猛得转身,话音还未及落下便见身后一道身影腾空而起一棍子携风雷之势奔脸而来。

  完了!

  这是我倒地前脑海中浮现的最后一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