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十、内斗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3176  |  更新时间:2019-04-23 21:24:59 全文阅读

***

  “博哥没事吧,”有人出声,像是秋燃。

  我没事啊,我很好,就是头晕,后槽牙有点松,我躺到在地,神志不清,听着他们说话的同时还伴着点耳鸣。

  “他这么躺着也不是个事儿啊,地上凉,”女魔头这句话让我听了个清楚,不禁心头一暖,女人如手足,兄弟如衣服,此话一点不错,不枉我那么关心你,如果不是神智不清身体不受控制,我险些感动的哭了出来。

  “那你说怎么办?”柱哥搭话。

  “要不…,要不咱们给他吊起来吧,这样起来他也伤不了人,”女魔头声音欢快。

   What the fu*k?

众人一阵沉默,好在兄弟们还存有底线,没人附和这个神经病,我宽慰着自己。

  哎!哎!我突然感觉身上有些轻,似乎升到了云里,飘在了空中,还他妈的打着转。

  你们五个大爷的!

  被他们气的一口气没上来,终于眼前一黑,昏了个彻底。

不知昏过去多久,耳鸣声还未散去,便听得身边传来一阵争论,我缓缓地睁开眼只见五人在身下围坐成一圈,神色激动争论不休,我扭了扭发酸的脖子,向那面墙的方向望去,还好,那幅邪门画作已让人用扯下的窗帘遮了个严严实实,崔警官尸身也依旧跪在原处如同一位虔诚的殉道者。画作诡异自不必说,这崔警官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竟能操控死尸为己所用,鬼知道他会不会在自己身上玩什么猫腻来个起尸什么的,我是教此人算计怕了,颇有些风声鹤唳。

  不过现在看来倒是我多虑了,人死如灯灭,任你生前风光无限,死后也免不了虫咬鼠噬,终归一抔尘土,想到自己数十年以后也会如他一般烟消云散竟徒生一股悲凉之气,为了这个曾经的敌人也为如今的自己。

想来是扭头的动作过大,身体不自主地在空中打起了圈圈,不错,这帮我最信任的兄弟到底还是信了女魔头的鬼话把我吊了起来,我严重怀疑这其中有公报私仇的成分,你们就是看不惯如我般风流倜傥之人。

  “博哥醒了,”秋燃所坐的位置正面对我,也第一时间发现我醒了过来。

  “还不把我放下来,你们是被僵尸挖了脑子吗,她的鬼话你们也信,”我有气无力地挣扎着,表达心中的不满。

  “等下,怎么证明你就是齐博,不是被什么乱七八糟的鬼东西上了身,”柱哥拦住已站起身的秋燃,猛地冲众人使了个眼色。

  “齐你个大头鬼,你个邢大脑壳坏的很,信不信我把你和隔壁班某娟的破事给你宣传宣传,从三国上学来的损招一点没浪费,都他妈用我身上了,回去我就给你书烧了,”听着这邢天柱还在用诈术诓我,合着刚才那一棍子我便气不打一处来。

  “卧槽,真是博哥,快,快,把人放下来,”柱哥等人忙去解系在衣柜把手上的绳子。

  “不许动,”赵叔猛然起身,一声大吼,神色说不出的慌乱。

  “妈的,姓赵的你别他妈给脸不要脸,老子有腿有脑子想去哪里想做什么不用你教,”信人也黑了脸,一双不大的眼中凶光毕露。秋燃柱哥也拥在信人左右,毕竟是自家弟兄,嘴上虽没表示可这三对一的态势却摆了出来,只留下个不知如何相劝的女魔头在原地干着急。

“我看谁敢动!”赵警官估计也是慌了神,右手一顺便将手枪抽了出来,枪口正对着秋燃,看来这兄弟三人中赵警官还是对秋燃最为忌惮,毕竟他都没把握对付的崔警官实打实的折在了秋燃手里,咔嗒一声,竟打开了枪机保险。

  刚醒过来的时候就听见他们在争吵些什么,开始我也只当是有些分歧,心中并没当回事,可万万没想到居然演化到需要兵戎相见的地步。

  “赵叔,你这是干什么!”我也来了怒气。

  “你闭嘴!”赵叔枪口瞬间指向我,“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也只问一遍,你如果不回答或者答不对…,”赵叔握枪的手不住的颤抖,血丝爬满双眼如同输红眼的赌徒,哑黑色的枪口看得我阵阵心惊。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面墙壁上画的是谁?”赵叔语气冰冷,刺的我脊背发凉。

  “一幅邪门画像啊,我哪里知道他是谁”被一把上了膛的手枪指着,我的大脑一阵宕机,说出的话也完全没了逻辑。

  “我在祠堂与你说过的,你还有最后一次说话的机会,”赵叔有些歇斯底里,我似乎听到了被手指所勾动的扳机机簧的嘎吱声。

  “是,是粗布日乃拉,这是藏地传来的邪物粗布日乃拉!”我脑中灵光一现,猛然想起赵叔在祠堂中的话:一副骷髅面孔,以折磨众生为乐,尤喜鲜血淋身。

  岂不正是此物!

  “放他下来吧,”赵叔长出一口气放下了枪口。

“哼!”柱哥三人冷哼一声也懒得再理会他,转身替我解着绳子。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闹成这个样子?”我站起身一边活动着发麻的手脚一边问道,我昏过去之前还好好的,一醒过来原本一个战线的战友们竟动上了刀枪,我实在是难以理解。

  沉默,长久的沉默,兄弟三人和赵叔冷漠对望,彼此不发一言,眼神不善,火药味甚至盖住了满墙的血腥气,呛的刺鼻。弄的我也很是尴尬,仿佛夹在婆媳间难以维系的男人。

  “汪妍你说,到底怎么回事?”我只好把头转向了女魔头,也是缓解着自己的尴尬。

  女魔头正在一旁暗暗着急,听到我发问好似打开了话匣子,兀自说个不停,听了一会我也明白了个大概,现在我便挑些紧要的说与各位一听。

  众人踏入屋中后便都被墙上这幅画所吸引,不过其他人只是驻足观看而我却一步步朝着走去,起初众人也没留意,心想我也不过是要走近看个清楚,可当我走到崔警官身边后却陡然跪下,反手拔出姓崔的插在身旁的匕首向着自己手腕处割去,从背后望去姿态竟与死去的崔警官如出一辙。

  信人与赵叔叔反应最快一个闪身就扑了过来,不过想来当时的我已经教这幅鬼画迷了心智,霎时间竟如同那疯婆子一般力大无穷,两位大汉竟也拿我不住,一抖膀子便将信人这150多斤的体格甩了出去径直砸在了墙上,赵叔更是教我一刀划在了脸上,鲜血登时便糊了半张脸,看起来煞是吓人。

 很快秋燃与柱哥也加入了战局,不过众人念着情分不愿下重手伤我,一时间五人倒也斗了个你来我往,旗鼓相当。最后还是女魔头抽冷子寻个机会近了身一口咬在我持刀的右手上才将我唤醒,之后柱哥又一记闷棍才最终将我擒住。

  按理说事情发展到这里众人本该长松一口气了,谁料刚刚将我捆缚吊起赵警官便首先发了难,一口咬定信人有问题,言语中措辞激烈,不是碍着秋燃柱哥在场估计便会直接出手将信人擒拿。

  信人何许人也?没理都要搅起二斤黄泥,什么时候受过这委屈,当即面色一黑,心中怒火直窜,上前两步就要动手,让柱哥秋燃好一顿拉扯才最终作罢。

  原来在信人被我甩开后赵叔也脸中一刀,就势退到了信人倒地位置查看着两人伤势,这一低头不要紧正巧发现墙角处一不起眼的地方似乎被人画了些什么,赵叔稳住心神定睛一看不由得大惊,这不正是痕检室中老王头身上的那个纹身吗,不过当时也由不得他细想,眼看着秋燃柱哥顶不住了他便又向我扑了过来。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后赵叔便又记起了这份类似鬼画符的印记,转身便去墙角处想瞧个仔细,不料竟再也寻不到了,难道是自己眼花了?赵叔半跪在地上用手摩挲着记忆中印记的位置,嗯?赵叔心头一颤,这块位置明显比周围的墙面多了份凹陷感,这是......图案被人刮掉了!墙角处稀稀拉拉的墙灰碎屑也验证了自己所想无误,于是才有了我刚醒来的那一幕。

  “那所有人都有嫌疑啊,你怎么一口咬定就是信人?”我沉声道。

  “你被迷了心智发了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你身上,你断然没有机会做这件事,这女娃一直缠在你身上也没有时间,那两个人我也不记得他们到过这里,他装作受了伤一直躺在这里,有足够的时间去毁掉这份标记,我问过他他说他并没有看见什么异常的东西,我一瞥眼就能看到的东西他没有理由看不见,他在撒谎,”赵叔情绪激动。

  “那动机呢?他家远在黑龙江,如果不是陪我过来他一辈子也不会踏足这个地方,这完全没有理由啊。”

  “怎么没有理由,如果这是某人自导自演的戏码那么一切就都说的过去了,”秋燃面色发寒。

  “你什么意思?”这回轮到赵叔叔有些发懵。

  “听不懂吗,还是不愿意听懂呢,一位警官以这种方式死在了刑警队长的家中,啧啧,无论如何您都难辞其咎吧,想罗织些莫须有的罪名找只替罪羊,呵,真是个好法子,”柱哥接过话头,握着棒子的手青筋毕现。

兄弟三人站成三角隐隐朝着赵队长逼去,赵叔也紧张起来,持枪的右手微微上抬,脸色涨红,矛盾已被彻底激化,一番激斗似乎不可避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