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八、来电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3172  |  更新时间:2019-04-21 21:43:07 全文阅读

可不是吗,钢管和骨锤上都留有我们的指纹,打爆他的头颅也是不争的事实,更遑论我还溅了这一身的鲜血和脑浆。这,这正是一处行凶现场,处处都有着物证,而人证就更不缺了,不论一会是谁进来都会理所当然的将我们当作杀人凶手,好一条借刀杀人的毒计,好一份滴水不漏的心机。能用老王头的尸身除掉我们最好,即使失败也无妨,只不过是换成了法律武器,杀人的罪名一样也可致我二人于死地,我不禁从心底对此人生出一份浓浓的恐惧。

  老话讲人心胜鬼神,诚不欺我。

“也不能就这么干等着啊,这可真就遂了那王八蛋的愿了,”我心有不甘。

  “不然呢?还能怎么样,今天只要这门一开你我二人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赵叔倚在门后,一脸死灰。

  “那要是有人开门给咱们放出去,又不会乱说呢?”我盯着赵叔道。

  “你还认识这样的人?”赵叔猛然来了精神。

  “我认识个毛线?你不是这儿的刑警队长嘛,就没有几个特别靠得住的兄弟?”我被他这么一问哭笑不得道。

  “不行,这不是给他们也拉下了水,害了他们嘛,”赵叔连连摇头。

  “你把人叫过来给咱们开了门,咱们出门后就把他打昏,这样真要追问起来也和他没什么关系。”

  “这...,可咱们要是就这么跑了,那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弄不好还要被当做杀人犯通缉,”赵叔有些犹豫。

 “现在就说的清了?现在就没人当咱们是杀人犯了?你看看咱们俩现在这样子,就差脸上写着杀人犯三个字了。”

  “那就算咱们打昏了人,逃了出去,又能怎么样呢?有谁能信咱们说的话?”

  “现在是6点整,几点医院的人来取尸体?”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问。

  “上午10点,昨天下午是我签的字,不会错的,”赵叔笃定道。

  “那咱们还有四个小时,这四个小时咱们要抓到那个王八蛋,并尽可能收集他行凶的证据,有了他本人和证据在手一切就好说了。”

  “罢了,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赵叔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喂,门室吗,我是老赵,刚才来痕检室找份报告一不注意把自己锁里面了,你带好钥匙过来给我开个门,嗯,好,你快点,”赵叔挂了电话。

  “怎么样?”我急忙问道。

  “他马上过来,”赵叔看了看我,叹口气:“但愿你出的不是馊主意。”

  不多时,门口就传来了一阵仓促的脚步声,“赵队长,您在里面吗?”

  “是我,张自然真是麻烦你了,我这一个不注意门就关上了,”赵队长打着哈哈。

  “这个锁啊是人家崔警官昨个上午换上的,是磁感应的,您以后得注意了,这门不能掩着,一掩着没一会就自己关上了,进出您记着要带两幅钥匙,要我说费这个劲干嘛,还有小偷能进咱们局子里偷东西啊,您说是不是,”张自然一边开着门一边闲话。

 这话人家张自然是当笑话说的,可传到我们耳朵里却是没气了个半死,这个姓崔的对我们是真照顾,还特意为我俩换了个锁,还他妈的是磁感应的,你怎么不放个手雷呢,给我俩炸死得了呗,妈的,今天要是不给你点厉害尝尝你当小爷我是泥捏的呢,我脸色铁青,气的是浑身发抖。

  咔嗒一声,门开了,一个40岁左右的汉子探进了头,“赵队长,不好意思啊,您久等了,这......这位是?”这位叫张自然的正客套到一半,一眼望见了我表情有些吃惊。

  “得罪了,”赵队长并不解释,上前一步便是一手刀,正中这位张警官的颈部,还未等我反应过来,这位张警官就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知了。

  “他没事吧?”我出言问道。

  “没事,就是昏过去了,过不多久自己就醒了。”

  听赵队长说的轻松我也就放下了心。

  “这主意是你出的,你说接下来怎么办,”赵队长沉声问道。

  “回医院,去叫上我那几个兄弟,这事就靠咱俩干不成。”

  “他们可靠吗?”赵队长似乎害了疑心病,对谁都不十分信任。

  “百分百可靠,你就放心吧。”

  回医院的路上倒是平静的很,刚一进医院大门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是女魔头!

  “女魔头,啊不,汪妍护士,我那几个朋友住哪间病房?”

“嗯?他们不是去找你了吗?”女魔头睁着大眼睛一脸不解。

  “怎么回事?”赵叔也感觉不对插话道。

  “刚才那位崔警官又来了,说是你被公安扣下了,让他们三个帮忙去作证。”

  “什么?什么时候走的?”我一把抓住女魔头的胳膊急切问道。

  “走了有一会了,你这是怎么了?最近可总来警察找你,凌晨这个崔警官就来找过你一次了,你......你可不要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啊,”女魔头的话语中透着担心。

  “你看到他们往哪里走了吗?”赵叔忙问。

  “没有,他们开车走的,就是那种警车,”女魔头补充道。

  “警车?警车就好办了,”赵叔眼中精光一闪,似是有了主意。

  “怎么讲?”

  “我们分局的警车都装了卫星定位,只要他们上了车我们就能查到他们的位置。”

  “那还不快走?”我拉着赵叔叔便向门外跑去,刚跑了几步我陡然停下,思索片刻后回头问道:“你下班了吗?”

  “啊,我刚交班,”女魔头被我问的一愣。

  “那你和我们一起走,”我左手又拉上了女魔头,一行三人便朝着大门方向跑去,女魔头已经见过这崔警官两次了,按照这个人的心思缜密程度估计是不会放过她的,她在医院当班时人多不便下手,可是这下班后一个人就不好说了,说来也奇怪,这只不过是我们的第三次见面,可是,可是我这心里就是有些放不下她。

  嗡...嗡....,衣兜中一阵震动声传来,我习惯性的掏出一看,整个人霎时间便愣在了当场。

  来电显示:方秋然

  秋燃?

我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柱哥三人无疑是落入了姓崔的手中,这通电话的目的是炫耀还是来谈条件我不得而知,不过我希望是后者,至少可以证明柱哥他们还活着。

  如果真是来谈条件的,那么估计会以他们三人的性命来要挟我去警局自首,替他揽下所有罪名,不过不论是什么条件我都没有理由拒绝,此事因我而起,那么也应由我结束,不管结局是好是坏,都不要牵扯进别人。如果他真已害了我那兄弟三人的性命,那么我就算追他到天涯海角也要让他血债血偿。

  我深深的喘了口气,摁下手机免提:“喂...”

  “喂你个大头鬼,接个电话那么慢,你磨叽啥呢,”秋燃的破锣嗓音传了个清楚。

“秋......秋燃?你没死?”我惊喜异常。

  “死你妹死,你他妈就不能盼我点好,今天要是没有我,柱哥和信人怕是真要凉透了。”

  “你在哪呢?那个崔警官呢?”我急忙问道。

  “妈的,那个姓崔的好像疯了,他...他突然偷袭我们,”秋燃有些语无伦次。

  “现在他人呢?”

  “跑了,被我打跑了。”

  “那柱哥信人怎么样了?”我追问。

  “他俩被姓崔的敲晕了,都在这躺着呢,”秋燃喘口气道:“我也不知道我这是在哪儿,我给你微信上发个定位,你过来找我们。”

  “好,你自己多小心,别让那姓崔的杀个回马枪。”

  ***

  跟着导航在这不大的县城内一阵七拐八拐终于找到了秋燃留给我们的位置--一处位置偏僻的烂尾楼,刚下车便见一人立在门口,不是秋燃还能是谁。

  “秋燃,柱哥他们呢?”

  “里面呢,”秋燃脱了外套捂着脑后,似乎头上受了不轻的伤。

  “你怎么样?”

“博哥,你怎么得罪这姓崔的了,这一个不注意就下死手啊,你瞅这一警棍给我打得,”秋燃呲牙咧嘴。

  放下浸满血的外套,一道狰狞的伤口赫然映入眼中。

  “你别动,我给你看看,”汪妍上前查看着秋燃的伤势,“还好,没伤到骨头,我现在手里只有一卷绷带,先给你简单包扎下,一会回医院再给你处理,你忍着点。”

  “柱哥他们怎么样了?人呢?”我听到秋燃没事也就放下了心。

  “我给抬里面了,他俩里面地上躺着呢。”

  我和赵叔刚一进屋便看到柱哥和信人躺在水泥地板上人事不省,“还好,就是被姓崔的打昏了,估计是想用他们要挟你我,没下死手,”赵叔走过去探了探他二人鼻息。

  不多时,秋燃和女魔头也走了进来,我打眼一看不禁想笑,秋燃的脑袋被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活像个行走的粽子。

  “三个小伙子不错啊,这个姓崔的手头上有些东西,你们三个没折在他手中便是万幸,还能将他击退,真让我这个徒有虚名的刑警队长惭愧,我自认未必有这个本事,”赵队长由衷赞赏道。

  “啥?我们三个?就我一个好不好,他俩上来便叫那王八蛋一人一闷棍放倒了,要不是我临危不惧和他大战三百回合终叫他知难而退,现在他俩指不定被扔到哪条沟里了呢,”秋燃一句话将赵叔噎了个半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