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92.《向青河记》在哪里(6)
作者:伊三  |  字数:3147  |  更新时间:2020-07-09 23:38:58 全文阅读

“很……明显,七爷,我也不知道。”赵百倚讪笑着,暗暗把电话挂断了,问说:“七爷您……怎么也打听《向青河记》?”

谢必安眼一眯,阴森地笑着,“我不能打听吗?”

赵百倚瞬间头脑风暴,项楚士刚打电话来让他小心七爷,转头七爷就出没了,还直截了当地问他《向青河记》在哪里,这摆明了七爷的马甲掉了呀!

可是七爷为什么要打听《向青河记》,难道七爷真的如斯匀所说的心思深沉有大秘密,难道七爷就是传说中的幕后反派大boss?

“想什么呢?”谢必安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笑,不自觉地迈过来一步。

如梦初醒的赵百倚即刻后退了一步,双方防备且对峙着,气氛有些胶着。

莫侵却默默地挪到了赵百倚身前,赵百倚不解,“莫侵?”

莫侵道:“他有点奇怪。”

果然!

赵百倚顿时警钟大响,谨慎地躲到莫侵的身后,死死地盯着谢必安。

谢必安忽地歪一歪头,依然还是笑得阴森的那副模样,倒也不是说这神态不像七爷,只是任谁笑着配上了七爷那副白得如同抹了半缸子面粉的脸,看见的的人都得瘆得慌。

“莫侵,看准了,七爷真的不对劲?”

赵百倚谨慎地确认,毕竟这可是七爷,惹急了,对他自己可没有好处。

“嗯。”莫侵点头。

莫侵从未说过,自她第一次见过谢必安,虽然只是在李旭冉的家中匆匆一面,但她对谢必安身上的气息异常熟悉。

或许是因为身为鬼将天生的敏锐感觉,她能清晰地感知谢必安看似平和的笑脸之下暗涌着的杀机,仿佛跟她是同类。

但是现在眼前的谢必安,只是狡诈的一副空壳。

“小朋友。”谢必安故作高深地笑着,走近几步,“我很怀疑,你身边这位鬼将的忠心,你就不曾想过,若她真想真心护你周全,你又怎会多次深陷险境?”

他愣住。

说实话,赵百倚还真就没想过。

“你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赵百倚坚定地说,若是他怀疑过莫侵,就不会听信莫侵的片面之词在这里跟谢必安对峙着。

但是如果真的是错信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赵百倚心想也没有退路了,不如一错再错。

“呵呵呵呵呵。”谢必安笑着,笑声仿佛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样,“那好吧,无关紧要的事情,我们不谈。”

“如果你是想谈《向青河记》,我真的也不知道。”

“好烦。”谢必安说道,语气中无奈还带着一丝不屑,“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赵百倚仿佛被戳到了痛楚,却也无力反驳。

“人皮书你也不知道,《向青河记》你也不知道,这鬼将你也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什么事都参了一脚,全都搅和乱了。你以为这些麻烦事都是自己找上门来的吗,才不是,都是你自己招惹回来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赵百倚就差翻白眼了,我知不知道关你什么事啊八卦精!

“看吧,我就像是给对手带了个孩子。没教明白吧,你永远也跟不上我的思路,教明白了,你可就把我打败了。”

“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也没听明白你说的话。”赵百倚听了一顿糊涂话,心里也是很烦躁的,“但是如果你不想说,就不要讲一堆废话,你以为初二学生抒情小作文吗?或许我也不是很想知道。”

谢必安唇边一笑,最后这一句话,倒是有点阿修罗的感觉,如果语气再冷漠点,语调再缓重点,就更像了。

不过,终究不是。

“说是这么说,但是其实你心里偶尔也会想知道的吧。‘人皮书为什么就偏偏找上了我?为什么我对鬼界会那么熟悉?为什么阿修罗会愿意把修罗刀留给我?为什么所有的事情,突然发生又突然结束,而我在其中始终糊里糊涂的,自己搞不懂,也没有高人指点。哦当然了,高人很多,只是从不指点。’”

赵百倚震惊,“这,这这段话……”

“很耳熟是吗?”谢必安笑笑,“对啊,这就是你每天晚上睡觉前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答案的问题。”

“你是怎么知道的?”赵百倚惊恐万状,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名字,“是渊告诉你的。”

这是一个肯定句。

“这回倒是聪明了。”谢必安笑笑说,“不过别误会,当然柳渊它始终是你忠实的仆人,跟我是有些利益往来,不过这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我跟它没有任何瓜葛,你倒是可以放心。不过除此之外,我也还是好心提点你一句,虽然你很幸运,但你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渊是一颗棋子,你也是,我劝你最好是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免得陷得更深。”

“是吗?”赵百倚镇定下来,萌生了诈他的念头,“我也劝你最好是别自以为是,幻鬼。”

“幻鬼?你叫我幻鬼?”假谢必安皱了一下眉,且笑笑,“除了柳渊,没有人知道我叫幻鬼,柳渊果然还是本性不改,永远的两面派啊!”

赵百倚笑而不语,“在这一方面,你确实比不上渊,聪明的人,才知道择良木而栖。”

“良木?”假谢必安嗤之以鼻,“你还算不上。”

“你以为谁是良木?”赵百倚忽然重复念起了那句话,一字不差,“‘人皮书为什么就偏偏找上了我?为什么我对鬼界会那么熟悉?为什么阿修罗会愿意把修罗刀留给我?为什么所有的事情,突然发生又突然结束,而我在其中始终糊里糊涂的,自己搞不懂,也没有高人指点。哦当然了,高人很多,只是从不指点。’你真的觉得我没有高人指点吗?”

假谢必安不笑了,冷下脸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百倚学着谢必安的样子笑了笑,忽然发现谢必安的笑容真是致胜的法宝,尤其是在打心理战的时候,“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假扮谢必安的幻魔愣了一下,他还真的不知道!

幻魔心想,难道柳渊这个双面间谍知道了些什么,但是没有全部告诉他们这边,反而透露给了赵百倚?

不会说赵百倚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其实在扮猪吃老虎吧?

赵百倚看着假谢必安脸上阴晴不定的脸色,心中暗自得意,乘胜追击,“渊没有把全部事情都告诉你吧?”

假谢必安抬起头来,坦坦荡荡,“是没有,那又怎么样?别以为你笼络了柳渊,就以为自己知道这盘大局了?”

“重要的不是知道这盘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在这盘局里处在什么位置。”赵百倚说道:“作为一颗棋子,是不需要顾全大局的,但是作为下棋的人,每颗棋子都缺一不可,除非他已经赢了,但是现在,你们还没有赢吧。”

幻魔听着赵百倚这番信誓旦旦的发言,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却也嘴硬,“你不会是在套我的话吧,故意讲一些混淆视听的话,好让我代号入座?”

“如果你非要这么想,我是无所谓,反正现在《向青河记》不知所踪,人皮书是没多大用了,但是指不定派上什么用场,只要人皮书一天在我手里,我也还有底气,我是不介意当一根搅屎棍。”

嘴比脑快的赵百倚:呸,什么搅屎棍!

可幻魔一听人皮书,心里对赵百倚的话有了三分可信,忍不住说:“你手中的那本人皮书,到你手上的时候,就已经被赵开山撕掉大半了,留下来的都是些没用的东西,你以为能派得上什么用场?”

赵百倚心想,怎么又扯上我太爷爷了?

没事,不慌,稳住,我们能赢!

赵百倚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如果人皮书派不上用场,你也不用潜伏在我身边这么久吧?”

幻魔挑眉,“有了《向青河记》,即便是我杀了你……”

莫侵一听“杀”字,身形一动。

“别误会,当然了我只是在假设,倒也不必这么大的杀气……”

幻魔笑道,却一皱眉,这杀气怎么是从后面……

“七爷?!”

真正的谢必安揣着手走上楼来,看见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幻魔,笑了笑,“好大的胆子。”

屋里的温度瞬间低了下来,刚转过身来的幻魔这下知道杀气的真正来源了,转瞬变幻回甘霖的模样,毕恭毕敬,“七爷来了,真是冒犯了。”

谢必安瞧着,“我记得你。”

甘霖脸色一滞。

七爷却大发善心,“走吧。”

幻魔忙不迭地跑了。

赵百倚也不好阻止,“那,那个七爷……”

“嗯?”

“您是……”

“我怎么?我放走他了,你不乐意?”

“倒也不是……”

谢必安轻轻一笑,转瞬绕开莫侵,来到赵百倚跟前,“你很防备我啊?怕我还是假的?”

“不,不不是,是因为项楚士……”

“项楚士?”谢必安那张带笑的脸上出现疑惑。

“项楚士要我小心你,七爷!”赵百倚毫不犹豫地就出卖了项楚士。

“哦。”谢必安了然,“你是要小心点。”

“小……小心什么?”

“还人情。”

赵百倚木然,这项楚士怎么不说清楚,害得他都误会七爷了!

躺在牢里无聊打滚的项楚士急急起身打了个喷嚏,看着外面抢他手机的鬼差越想越气,同时也很同情赵百倚,“七爷找小赵同学还人情去了,这回小赵同学可要遭罪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