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91.《向青河记》在哪里(5)
作者:伊三  |  字数:3145  |  更新时间:2020-07-07 23:42:59 全文阅读

赵百倚暗自庆幸甘霖没有暴露,他自己也懒得解释,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烦。

薛凯好不容易摸着了总闸,一打开灯,看到无从下脚的画面,真想转身就走。

“是幻魔把这里翻成这样的吗?”赵百倚弯下腰,把地上的两个抱枕捡起来扔回沙发,心里不禁有点担忧甘霖。

“什么换么?”薛凯扭头问道。

“额没什么,话说回来,第一院的那件事没问题吧?”赵百倚想起来上课那会儿前座女生开小差讨论第一院的事,这才想起来关心一下善后处理得怎么样了。

“第一院?哦,消息是压下来了,但是估计还得传一阵子。”薛凯叹气,“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媒体们捕风捉影,弄些哗众取宠的鬼故事来博眼球。”

“媒体?”赵百倚不解。

“是啊,其实就是一件小事,第一院的那栋旧楼因为是老建筑了,隔壁工地施工的时候大概是挖到什么线路管道,导致旧楼失火了而已,不过这样也好,第一院那边已经在加快拆除了,毕竟现在也算高危违章建筑了。”

赵百倚晃了晃神,“你,你不记得了吗?”

薛凯疑惑,“记得什么?”

赵百倚试探,“你记得我为什么住院吗?”

薛凯理所当然地答:“流感啊,不是吗?我记得你身体一直很差。”

赵百倚愣住,怎么薛凯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薛凯有些担心他,“冷医生说,那是个新型流感,新配制的疫苗还不是很成熟,我看你问的问题奇奇怪怪的,你不是有什么副作用吧?”

“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赵百倚摇摇头,转而换了个说法,眼神锁定薛凯,“那什么,只是很奇怪,一个流感而已,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警察在医院?”

薛凯像是忽然被点到了窍门,若有所思地默了一阵子,背过身去收拾柜子上的物件,“大概是……医院觉得局势有点不可控?毕竟是新发的流感,传播速度也很快。”

赵百倚确定薛凯遗失了一部分记忆,可能是冷医生或者吸血鬼的手段,并且他怀疑,这种“失忆”是全体性的,血疫发生期间的所有人的记忆或许都遭到了篡改和删减,以保证社会正常秩序的运转。

当然了,他自己除外。

或许,这对那些平凡人来说也是一种幸运。

为了避免薛凯胡思乱想,他立刻肯定,“是啊,多亏了你们,才能及时把病情控制住,没有传到医院外面去。”

薛凯闻言立刻转身回来,脸色和语气稍微开朗了些,“是啊,但是……我原本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些东西记得不太真切。”

“当警察的每天连轴转,难得下班放松了一下,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说的也是。”

薛凯没逮着项楚士,跟赵百倚闲聊了几句,接到警局的电话,马不停蹄地又赶回警局了,顺便把屋里的烂摊子丢给了赵百倚,临走前嘱咐他一定要尽快去交罚款,还把车钥匙给了他,让他把车领出来。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赵百倚站在二楼的窗钱,看着薛凯骑着他的重机车离开。

“基本上,所有接触过吸血鬼的人的记忆都清除了。”

“基本上?”

“你还记得。”

“为什么我是例外呢?”

“清除记忆必须是符合伦理常识的,你本就对这些事情熟悉,清除你的记忆是多此一举。像是薛凯,他接触过一定的鬼怪事件,如果他对自己的记忆起疑,他可能会重新想起来。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吸血鬼只存在电影或传说中,是虚构的,他们会自动把这些记忆错归为梦境、想象、自己看过的电影的变形。”

“吸血鬼的能力可以做到这些吗?那可是两栋医院大楼的病人和医生护士啊,还有警察。”

“冷医生可以。”

“他很厉害的吗?”赵百倚问道,但是他自然知道冷医生很厉害,但是他想知道具体怎么个厉害法。

于是莫侵说:“很厉害。”

好的,赵百倚服了。

“你好像很关心冷医生的事情?”

“谁?”

就在赵百倚打算放弃冷医生这个话题的时候,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他扭头一看,飞饶一副大佬的模样,撑开双臂搭在沙发上,一身黑衣飒爽英姿,翘着二郎腿地坐在一片狼藉之中。

赵百倚倒是很好奇他是怎么下脚走到沙发那儿去的,后来想想他会飞,“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刚。”飞饶摘下墨镜,友好地笑了笑。

“你来这里干什么?”赵百倚摆出戒备的架势。

“姓向的那个玩火的找我来的,但是我迟到了,他人呢?”

“他出远门了。”

“哦,那真是可惜。”飞饶淡然地说道,“那个判助呢?”

“回地府了。”

“那没办法了,不如我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你不知道?”飞饶重新戴上眼镜,“他让我找疫鬼的行踪。”

“你知道疫鬼在哪里?”赵百倚疑惑,“为什么向魏要找你帮他找疫鬼?”

赵百倚心想,我自己是书主都没想要找疫鬼,向魏倒也不像这么热心助友的人。

“他说他有一本书不见了,可能是疫鬼拿走了。”

!!!

“那天向魏说疫鬼来家里大闹,难道《向青河记》在那时候不见了?”赵百倚嘟囔着。

《向青河记》?

飞铙也暗自琢磨着,话说回来,青河巷……向家……他是在哪里听过吗?

“那疫鬼现在在哪?”

“疫鬼行踪不定,半小时前,是在你的学校。”

“那现在?”

“它们移动和很快,我不可能贴身跟着疫鬼,起码也要等它们停下来休息,才有准确的情报。”

赵百倚倒也认同这个说法,转而问他:“你为什么会帮向魏的忙?”

“我本来就不是坏人。”飞饶嘴角一勾,笑起来的模样在赵百倚看来就是个奸相。

赵百倚明显不信他的这套说辞。

飞饶笑了笑,说:“当然是因为我们之间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话说回来,那本书很重要的吗?”

“你不需要知道。”

“无所谓,我也不爱听秘密故事。”飞铙耸耸肩。

飞饶起身,却走向赵百倚,赵百倚及时往莫侵身边挪了一步。

“你想干什么?”赵百倚防备着,“大门右转下楼。”

“我听说过你的事情了,人皮书的书主。这样吧,免费告诉你一件事,人皮书可不止一本。”飞铙夹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新工作,有事可以联系我,互惠互利。”

“你知道人皮书?”赵百倚接过名片,还没问个明白,飞铙一抬脚就踩住窗台跳出去不见人影了。

赵百倚往名片上一看,XX物流,底下还有好多的小字,他没细看。

因为飞得快,所以去当快递员吗?

他怎么不加盟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呢?

赵百倚把名片揣回兜里,神思凝重,“他刚刚说人皮书不止一本,是什么意思?”

“你打个电话问他。”

“不要,他刚刚说一半留一半,摆明了吊我胃口。”

赵百倚倔强地否决了莫侵的提议,花了点时间把客厅收拾妥当。

当他往他曾经住过一两天的简陋小房间巡视着走进去,一打开灯就看到床垫上的几道抓痕,显然是疫鬼所为。

说实话,这间房也确实是没有什么东西好翻找的。

他如此想着,手却是下意识地拉开桌子的其中一个抽屉,里面空空如也。

赵百倚也说不准自己是什么情绪。

回老家那次,向魏把《向青河记》借给他,回来以后他是在这里过夜的,《向青河记》连着人皮书一起放在抽屉里,之后他也一直没有管过人皮书,更不用说《向青河记》了。

他一直以为《向青河记》早就回到向魏手里了,毕竟记忆中《向青河记》一直放在这里,而且那天是向魏亲手把人皮书和修罗刀还给他的,提起了疫鬼大闹的事情,但是丝毫没有提起《向青河记》的遗失……

赵百倚大概能猜到向魏不顾及《向青河记》的原因,无非是向魏自己并不多在意,但毕竟是家里传下来的,所以才雇了飞饶去找疫鬼。

但是现在,幻魔同时觊觎人皮书和《向青河记》。

人皮书倒还好说,赵百倚对于人皮书的态度就像是向魏对于《向青河记》的态度,可有可无,但是出于某些特殊原因,还是留在自己身边才比较好。

但是对赵百倚而言,《向青河记》是向魏家的东西,是朋友借给他的,却因为他的疏忽导致被疫鬼所偷,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得把《向青河记》找回来。

可是,《向青河记》到底在哪里啊?

“叮铃叮铃叮铃叮铃……”

铃声响起,打断赵百倚的思考,“喂,项楚士?”

“喂……”

“喂?你大点声。”

“喂……我这边是偷偷给你打的电话……”

“你说什么?我听不太清楚。”

项楚士刻意压低声音,讲话就跟蚊子嗡嗡声一样,赵百倚实在是听不清,还特意把听筒音量调到最高。

“你刚才说什么?”

项楚士在电话那头急不可耐,“小心七爷!”

“什么?”

“他说,让你小心七爷。”

赵百倚另一只耳朵边传来一股寒意,他战战兢兢地抬起头,和莫侵对视一眼,转头就是笑吟吟的七爷。

“嗨,七爷。”

“嗨,《向青河记》在哪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