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67.活捉疫鬼(6)
作者:伊三  |  字数:5179  |  更新时间:2020-06-13 22:45:39 全文阅读

赵百倚震惊惶恐之际,只觉得后背之上有一阵凉风从尾龙骨直蹿上后脑,当预料之中的沉重压垮他的脊骨,他已经被直直倒下的“僵尸”扑倒了,膝盖跪到长刺的干树枝上。

他没顾得上疼,下意识地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脖子。

但是“僵尸”却迟迟没有下嘴,他身形一动,“僵尸”就往旁边倾倒下去了,“砰”地一声倒地,地上的干树枝“咔咔”作响。

赵百倚赶紧蹬开几步,惊魂不定。

他扭头看看莫侵和疫鬼打得不分伯仲,莫侵就是这一点不好,心地善良从不肯下死手,以至于疫鬼嚣张跋扈,冲赵百倚呲牙咧嘴,仿佛宣告了胜利。

现在还为时过早。

莫侵及时给疫鬼一个血的教训。

赵百倚再看那具“僵尸”,它如今安详地侧卧着,以地为席,以天为被,脖子上的两个小小尖洞撕裂着干燥的皮肤。

他眉头一皱,凑了过去,细细查看一番,发现这具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衣服底下的肚皮已经穿了,难闻的味道泄露出来,惊讶地说道:“这具尸体是死后被咬的,吸血鬼不至于从干得连血都不流动的尸体上吸血吧……”

“哇啊!”

项楚士的尖叫声从远处的树林里头传出来,打破了赵百倚的思绪。

他于百忙之中抽空扭头去探听声源的移动,项楚士喊着“救命”不断地跑近,带动一连串的树枝树叶晃动起来,此起彼伏,加上项楚士慌乱的紧急加速的脚步,一股紧张感袭击了赵百倚。

说时迟那时快,项楚士狼狈地从狭窄的小树丛里挤出一条路来,顶着被树枝撩拨乱的流浪汉发型率先冲出来,惊慌失措的目光定在和莫侵打斗的疫鬼身上,“怎么还有一只啊?”

项楚士猛地一回头,赵百倚就快快提醒他,“趴下项楚士!”

项楚士这时也看到那一道有如离弦之箭的暗光“咻”地刺穿万千枝叶障碍,即将命中他的眉心。

“莫侵!”赵百倚大喊。

莫侵心领神会,巧妙甩开疫鬼的同时将项楚士狠狠地放倒在地,那道箭光有如流星急飞,刹不住车地撞到了疫鬼身上。

赵百倚定睛一看,大惊失色,“怎么有两只疫鬼?”

项楚士扶着腰爬起来,“不止两只,向魏那还有一只呢。话说莫侵,下次动手记得先提醒一下,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赵百倚:“三只疫鬼?”

东汉王充所著《论衡·订鬼》中有记载,“《礼》曰:‘颛顼氏有三子,生而亡去,为疫鬼,一居江水,是为虐鬼;一居若水,是为魁舰鬼;一居人宫室区隅沤库,善惊人小儿,为小儿鬼。’”

疫鬼,传言是中国神话传说中古帝王颛顼氏的儿子季禺死后变的,经常出没在江河流域,栖居在人类群居的地方,擅长惊吓幼儿,同时传染瘟疫疾病,给人们带来灾难,也被称作虐鬼。

自古以来,因为疫鬼行踪隐秘,所以对疫鬼的身份多有猜测。

有的人认为,季禺死后化作三个分身:一是虐鬼,传播瘟疫疾病;二是魁舰鬼,擅长水性和隐蔽行踪;三是小儿鬼,喜欢惊吓小孩。

它们三鬼之中以虐鬼带来的瘟疫疾病最为致命苦痛,同时以虐鬼为首,所以将它们统称为疫鬼。

也有的人认为,疫鬼其实就是一只鬼,因为世人从未见过这三只疫鬼聚集在一起行凶作恶,传播瘟疫、惊吓小儿擅隐于水都是疫鬼的特性。

“嗷呜呜呜呜。”

两只疫鬼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小小的个头,张牙咧嘴彰显着自己的嚣张气焰。

它们浮在半空中,背对着背,一只疫鬼对付一个方向。

赵百倚眼睛咕噜一转,坏了,现在莫侵和项楚士在另一边,他是自己一个人!

坏了!

赵百倚脑子里绷着的一根弦骤然拉紧,他脚下一动,想要奔向大部队,可是疫鬼的速度比他更快,已经冲他飞了过来。

赵百倚被迫转身就跑,蒙头栽进茂密的树丛里,干枯的树枝藤蔓像无数只鬼手在不断地拉扯他、阻止他。

而莫侵在赵百倚转身逃跑的一瞬间也企图赶回赵百倚身边,但是却被速度更胜一筹的另一只疫鬼给拦住,抽不开身。

项楚士倒是没有疫鬼拦着,但是项楚士的战斗力可以说比赵百倚还弱,追上去慢吞吞的,追到了也于事无补。

赵百倚这头玩命地跑着,奔跑使得枝叶躁动,赵百倚仿佛只听到自己的混乱的呼吸声。

他跑累了,就紧急扒住一颗小树,转了一圈,定住了。

他的身后,没有疫鬼。

只有枝叶乱颤的树木。

“疫鬼呢?”

不是在追他的吗?

赵百倚茫然四顾,而此时树木因为他的安静而逐渐静止了下来,风故意避开这里,这里显得死寂。

“咔嚓。”踩到树枝的声音。

“项楚士?”赵百倚眼睛四处横扫,将目光定格在一棵大树后面,那颗大树后面不小心露出来半截衣服。“别闹了。”

大树后面,女佣人慢慢地歪出了一个脑袋来。

赵百倚谨慎地后退了两步,只因那女佣人的眼神是闪着阴暗的殷红色的,阴森地盯着他。

过了很久,女佣人也没有任何行动,还是幽幽地看着他。

赵百倚定住心神,问道;“你还好吗?你想要干什么?”

“她骗了我。”女佣人忽然说道,语气倒是像小孩子在告状。

“什么?”赵百倚一头雾水。

“是她跟我说,她讨厌她的大哥,讨厌她的家庭,我才帮她的。”

李旭冉!!!

“你是在说李家的事情吗?”

显然,疫鬼此时附在女佣人的身上,她的脸上露出来异样的表情。

“家人都是很麻烦的,我知道的,总是按照自己不知所谓的想法去要求儿女,我理解她,所以我帮她,但是她最后居然跟我翻脸。是我!是我帮了她!她不识好歹!我会让她死于瘟疫,痛苦地死去。”

“那个……你,你冷静一点,别冲动。”赵百倚安抚疫鬼,“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疫鬼斩钉截铁,转瞬又黯然神伤,“不管是父长,还是世人,都是这样嫌恶我……”

“额不是这样的……”

赵百倚从疫鬼语气中猜测,疫鬼或许生前受到过家长的委屈,企图安慰一下疫鬼。

哪知疫鬼凶狠地瞪他,记恨着那晚的事情,“你也是,你将我交给鬼差!”

赵百倚心头一震,忽然记起来自己是人皮书书主的这一个身份,不禁羞愧难当,“额,这件事情我可以……”

疫鬼不想听他多说,同样恶毒地诅咒他,“你也会死于瘟疫,痛苦地死去。”

“……”赵百倚倒是不觉得震惊惶恐,这幽幽怨怨的语气,听着怎么那么小媳妇儿呢。

但赵百倚完了,忽然灵机一动,敏感地问道;“你不会是打算做什么来报复我们吧?”

疫鬼会制造瘟疫,传播疾病,它刚刚又特别强调了瘟疫这件事,难道说疫鬼正在谋划一场瘟疫?

别墅三楼死者的死状,以及那具干瘪腐烂的“僵尸”尸体,还有空棺材里那副小狗尸体……

所有的画面一帧一帧地闪现在赵百倚脑海,他企图在这些事情当中找到联系点,虽然一无所获,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些事情跟疫鬼脱不了干系。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别墅里的那个老奶奶是你害死的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她自己总说,她年纪大了,无谓再麻烦子女,想尽早死了去,我帮她解脱而已。”

杀人凶手果然就是疫鬼!

“那她脖子上的牙洞印是怎么回事?”

疫鬼默了一下,说道:“你是人皮书的书主,我才勉强跟你说这么多,但是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会回答你,但是如果你……”

疫鬼话音未落,赵百倚不知为何忽然喊停,“等等等等!”

“砰!”

疫鬼尚且受到迷惑,短暂的停顿之后立刻警觉起来。

就在疫鬼猛然回头的一瞬间,它的后脖子猛地受到重重一击,疫鬼顿时被打了出来,滚到地上,快速地飞了起来。

项楚士赶紧把贴着一道灵符的棍子扔开,扶起晕倒的女佣人,连忙探了探她的鼻息才放心,“幸好没事,不然扣上谋害生人的罪名,撤职受罚都是轻的。”

“项楚士小心!”赵百倚提醒他,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其实赵百倚也有些烦躁,就差那么一点,或许他就可以从疫鬼嘴里套出话来了,结果被项楚士打了这么一棍子,疫鬼又变回不会说话的小东西了,他怎么问也是白费。

疫鬼此时显然很生气,一直扒拉着自己的后背和后脖子,凶神恶煞地盯着项楚士,嘴里发出“嗷呜呜呜呜”的低吼声。

此时项楚士小心翼翼地把女佣人搬到树上靠着,不情不愿地拿起那根贴着灵符的棍子。

这棍子有灵符的加持,烫手得很。项楚士虽是神官,但任职在地府,身体特质或多或少也是跟正道的东西犯冲。

但是还好,问题不大。

项楚士还挑衅疫鬼,“怎么的,打你一棍子不服气是吧?别以为我真怕你,要不是你一大家子身份摆在那儿,我早就解决你了!”

哪知疫鬼听完,更生气了,张大嘴巴,发出一声怒吼:“嗷!”

项楚士抓紧手中的棍子,意识到事态严重。

赵百倚也感觉到一丝不安,很明显,疫鬼已经误以为他是在故意拖延它,为了让项楚士一击即中。

而就在这时,赵百倚感觉到他的正前方,一左一右分别有两股强劲的力量正在飞速赶来。

“项楚士小心点!”赵百倚大概猜到了这声怒吼的意义,“它在叫其他两只!”

“还叫帮手?”项楚士很不屑,同时也有硬撑的成分,“我告诉你,你的帮手过来了,我的也就过来了!”

果不其然,莫侵首先追着一只赶来的疫鬼从林子里扑出来,如同深山老林里的一团白色妖雾,转瞬凝聚成人形。

但是赵百倚觉得更是飒气!

最后一只疫鬼也迅速蹿了出来,但是向魏却不见人影。

项楚士:“向魏呢?”

莫侵:“不知道。”

三只疫鬼被他们围困在中间,急不可耐,正好三对三,发起攻击,密麻的丛林里,瞬间于半空之中腾出一层蒸腾的薄气。

赵百倚和项楚士两个弱鸡级别的,首先互相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即刻跑向对方,有个依靠总比孤军奋战来得安全些,死也死得不那么凄惨孤苦。

那方疫鬼一号和莫侵打得不可开交,进则攻势迅猛,退则守卫得当,不分伯仲。

其实疫鬼不善打斗,但是疫鬼个头小巧,行动迅捷;而莫侵同时也是出手温吞,加上莫侵手上没件趁手的武器,两者都可以算是防守为主,难以分出胜负。

再看赵百倚和项楚士这边。

项楚士像拿着烫手山芋般把手中的棍子扔给赵百倚,“你是人皮书书主,想想怎么处理一下啊?”

赵百倚抓着棍子四处乱挥,“你是地府神官,就不能施点法术什么的救救急吗?再说了人皮书这事儿不是说交给你负责了吗?”

项楚士叫苦不迭地澄清,顺便推卸责任,“我是上人间受罚来的,你以为度假啊,法力早就被剥得七七八八了!而且我负责人皮书一事是被逼的,就算负责也是负责点琐碎,这事情主要看你好吧!”

“问题是我一只都搞不定,更不要说两只了!”

“向魏啊啊啊!”

项楚士和赵百倚这边乱嚎乱叫,两只疫鬼飘在一旁,看着赵百倚毫无章法地挥舞着棍子,小眼神里充满不屑,互相交耳一番,决定速战速决。

项楚士和赵百倚也小声交流,“它们好像在密谋什么?”

赵百倚:“它们的眼神就是想对我们赶尽杀绝啦,这么明目张胆还密谋?”

项楚士:“你快想想办法。”

赵百倚于是尝试跟疫鬼讲道理,“其实我们不一定是要打打杀杀的,坐下来好好谈谈也是可以的啊!”

疫鬼二号摸着自己的后脖颈嗷嗷地叫唤,赵百倚就知道这事儿没法私聊了,骂项楚士的同时顺便给了他一巴掌,“你看你,伤了和气不是!”

项楚士也十分温怂,立刻道歉,“是是是,这事情真是我做得不对,大家不熟悉嘛这不是,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你是人皮书的,人皮书是他的,那么大家就是一家人嘛,有什么……”

“嗷呜呜呜呜!”

又提到了“一家人”这个敏感词,此时疫鬼的突然暴躁正好印证了赵百倚的猜想。

赵百倚醒悟了,小声提醒项楚士,“你别提家人不家人的了,疫鬼很反感这个字眼!”

“你不早提醒我!”

“我哪里知道你每回都能说到这点上啊!”赵百倚也很冤枉,“平常说话没见你这么能点题。”

项楚士:“……”

“嗷嗷!”

疫鬼嚎叫两声,实在是等不及了,直冲他们撞来,尖锐的爪子在隐隐约约的初升月色下显得阴森恐怖。

赵百倚赶紧拎上项楚士往旁边一闪,三道破风的抓痕将一棵树的书皮给削破开来,切口利落。

项楚士:“哇,它下狠手啊!”

赵百倚:“你说因为谁!”

赵百倚吼他一声,重新抓起项楚士的手,要拉他躲开,结果被项楚士一把推开,一只疫鬼直直地把项楚士撞飞出去。

赵百倚被这么一推,脚下踉跄着退了好多步,忽的脚后跟一翻,赵百倚有种失重的感觉,但是转瞬之间,他的后背传上来四道软重的力量,一只狗踏着他的背跃了出来,跟疫鬼会合。

“这狗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赵百倚回头一看,他身后似乎有一个小山洞,隐藏在枯枝藤蔓之中,只露出一个小小的口子,黑暗的危险呼之欲出。

他差点就要摔进去了。

这时候,只见向魏慢悠悠地走了出来,身上绕着六七道燃火的灵符。

向魏将灵符都发散出去,灵符或高或低地漂浮在各个方向,照得视线都亮堂了。

两道灵符飞到赵百倚身后,向魏道:“小心后面。”

向魏说的是那个山洞。

话毕,向魏御动灵符有条不紊地追击疫鬼,花了不少时间将疫鬼困住。

却有一只疫鬼,在狗的扰乱之下逃出阵来,直冲赵百倚,想冲进山洞。

虽然局势大致已定,但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赵百倚是距离这只疫鬼最近且最容易拿下它的人。

“拦住它,小赵同学!”

眼见疫鬼就要飞进山洞,灵符已经迅速赶来,赵百倚只得用身体挡住洞口。

然而疫鬼冲劲很猛,赵百倚只好稍微偏过身体,在疫鬼飞过之时,一手拽住洞口外的树枝藤蔓,一手抓疫鬼,居然真的被他勾住疫鬼的一只脚,他紧紧拽住。

然而赵百倚身体前倾,脑袋就差那么一点就戳进洞口去了,再加上疫鬼挣扎动弹,一股蛮力将赵百倚往前拽了拽,赵百倚脚下一滑,栽进了山洞。

赵百倚在预料到自己可能就要摔下去后,急急转身,手臂一个用力,将疫鬼往山洞外奋力一扔。

疫鬼被扔了出来,撞破飞身前来搭救赵百倚的莫侵,直直地撞到项楚士胸腔上,把项楚士砸得直咳嗽。

莫侵飞身下来,灵符紧随其后,莫侵得以看清赵百倚的方位,将赵百倚一裹,拉住了赵百倚的手,将他吊在半空中。

“哇幸好你来得及时,莫侵,这要是摔下去……这,这什么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