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68.瘟疫(1)
作者:伊三  |  字数:5158  |  更新时间:2020-06-24 20:39:58 全文阅读

赵百倚被吊在半空中,借着灵符的光,他往下一看,看见底下全是猫猫狗狗的尸体,这个角落堆着,那个方向叠着,惨不忍睹。

“莫侵,快拉我上去。”

出了洞口之后,赵百倚迫不及待地要告诉他们底下的惨状,却见那条狗直扑项楚士。

项楚士还紧紧箍着那只疫鬼。

向魏及时御起灵符将项楚士团团围住,小狗猛地刹车一跃,跳过项楚士跑掉了。

疫鬼冲那条狗“嗷嗷”地叫唤,似乎是在欢呼。

“怎么回事?”赵百倚不解,“那条狗是跟它们一伙的吗?”

项楚士把疫鬼丢在灵符圈里,自己走了出来,“不知道啊,得问它们。”

夜黑风高,向魏转身去找有信号的地方打电话了。

顺便一提,项楚士耿耿于怀的向魏迟到的原因就是:向魏跟疫鬼打着打着,疫鬼跑了,他也不追,眼看天色暗了下来,就自己转悠着找信号给薛凯打电话报信,可把项楚士气得不行。

赵百倚和项楚士忍住恶心的感觉,将那具“僵尸”搬回了棺材里。

赵百倚担心,“要是这不是他的棺材怎么办?”

项楚士才不管,“这坟头魂魄都没有,估计是走得很安详,早投胎去了,没关系的,说不定他都重新活过一轮了,哪里还会管这些。退一万步讲,我可是给这副尸体重新找了一个栖身之所啊!”

赵百倚:“……”

做完这些,赵百倚和项楚士累得蹲在灵符的包围圈外边,转而皱紧眉头地研究这疫鬼嘴里“嗷嗷”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实在研究不出来了,项楚士又开始挑向魏的刺,“都怪向魏,让那条狗跑了。”

赵百倚:“……狗也不会说人话。”

“万一你家小十能听呢?它攀点亲带点故也算远方亲戚啊!”

“问题是我也没捎着小十出来啊!”

“在这里。”小十的声音在夜色弥漫的树林里响起。

赵百倚和项楚士悠悠地转过头去,“……”

小十乖巧地站在赵百倚身后微笑着,严格地执行着他笑不露齿的原则。

赵百倚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问:“你怎么在这儿?”

小十眼睛骨碌一转,“你叫我。”

“我……叫你了?”赵百倚回想了一下,“我就随口一提啊……”

“触发新技能啊小赵同学,你别说,这还挺方便。”项楚士倒是觉得这挺好玩,“怎么的,认你当主人的,随时随地都能远程召唤?”

“……这也行?”

“行了,行不行都行了。来来来,小十,能跟它们说上话吗?”

小十盯着疫鬼看了一会儿,疫鬼冲小十也“嗷”了几声。

小十扁扁嘴说:“不懂。”

“那行了,你回去吧。”项楚士随即下逐客令。

小十委屈地看看赵百倚。

赵百倚友好地笑笑,“小十你先回去吧,我晚上给你带宵夜。”

小十随即笑开了,点点头,就消失了。

刚把头转回来,赵百倚就受到六道齐刷刷的目光的仇视。

赵百倚太阳穴一抽疼,“干什么这样看着我?”

项楚士猜测,“是不是饿了?”

赵百倚:“那怎么办,又不能带着它们出去吃?”

项楚士摸摸下巴,“话说它们吃什么?”

此时向魏回来,风轻云淡地说道:“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薛凯说有十七个人疑似狂犬病发作,病人都是别墅附近的居民。”

“狂犬病!”赵百倚震惊,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脸上被疫鬼附身的猫抓伤的伤口,心里安慰自己,“我已经及时打过狂犬疫苗了。”

众所周知,狂犬病是一种死亡率极高的急性传染病。

“跑掉的那条狗!”项楚士突然想起来。

赵百倚当场被点醒,和项楚士同时看向了三只疫鬼。

三只疫鬼睁着眼睛,没有半点波澜,好像这就是它们意料之中的事情一样。

“肯定是它们搞出来的。”赵百倚说道,“那山洞底下全是猫猫狗狗的尸体,肯定也跟它们扯不开干系。”

“那现在怎么办?”项楚士问道:“都确诊了吗?”

“都送进医院了。”向魏说道:“但是病症有些奇怪,所以薛凯让我们过去看看。”

项楚士:“可是我们又不是医生……”

赵百倚:“那它们怎么办?”

向魏看看疫鬼,又看看项楚士。

项楚士领悟了一会儿,“你……不是想让我带它们回地府吧?”

“七爷不是这样吩咐的吗?”

“吩咐是这样吩咐,但是它一只都能从七爷手里跑掉,现在是三只啊,我怎么带回去?”

“那是你的事。”向魏无情地说道,叫上赵百倚和莫侵,还不忘让灵符抬上晕倒的女佣人,“我们走吧,薛凯派车过来接我们。”

项楚士:“……”

被独自丢下的项楚士看着灵符圈里龇牙咧嘴的三只疫鬼,吹着冷风,徒增悲凉。

项楚士叹了叹气,“好吧,你们今天有福了,让你们见识一下地府第一判助的大招。”

疫鬼们:???

赵百倚跟着向魏走下山时,忽的身后亮了一下,他一回头,那抹光亮就消失了,他担心地问:“项楚士一个人没问题的吧?”

向魏头也不回地说:“他是地府判助,比你想象得要厉害得多。”

赵百倚撇撇嘴,“倒是不怎么看得出来。”

向魏说道:“他是待罪之身,所以很少使用法力。因为做的是文职工作,也不喜欢动武。”

赵百倚问道:“待罪之身?其实项楚士到底是犯了什么错才被罚上来的啊?”

向魏顿了顿,说道:“你想知道,可以自己去问。”

赵百倚默默地想了想,“下次先。”

赵百倚和向魏下山后,绕到别墅前面,大鹏站在车子旁边打招呼,“向师傅,赵先生。”还看到了晕倒的女佣人,赶紧打开车门,“这是怎么了?这是打伤张哥的那个女佣人吗?”

此时女佣人是被赵百倚背着的,赵百倚已经快支持不住了,“快快快,别问了,快帮忙!”

大鹏搭手把女佣人放进车里,向魏抬头看了看三楼,挥了张灵符上去,没有任何发现,又飞了下来。

“有什么发现吗?”赵百倚问他。

“没有。”向魏说道,径直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大鹏也上车了,赵百倚看看后座的女佣人,坐到了她的旁边,还顺便检查了一下她的脖子,没有被咬的痕迹。

车上,赵百倚问起那些病人的情况,大鹏说他不知道。薛凯在医院盯着呢,还有好多医生和警察都派来每家每户地排查,具体情况还得到医院去看看。

赵百倚心中不安,不会是疫鬼真的在谋划一场瘟疫吧,空棺材里的幼狗尸体,山洞里死去的大量猫狗,从山洞里跳出来的跟疫鬼同伴而行的狗,狗逃掉之后爆发的多人狂犬病……这一切的一切,真的是疫鬼为了报复李旭冉和他而制造出来的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尸体上的两个尖牙洞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飞铙跟疫鬼勾结起来了?

赵百倚挠头,好烦。

来到第一院,急诊室里挤满了人,都是被怀疑患上了狂犬病的人。

典型的狂犬病发作有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前驱期,一般持续两到四天,经常伴有低热、倦怠、头痛、恶心等症状。百分之五十的病患会觉得全身不适,继而敏感不安,烦躁失眠,容易受到声音和光线等的刺激,并且觉得喉头有紧缩感,尤其是在愈合的伤口附近以及其神经支配区会产生痒、痛、类似于蚂蚁爬走等异样感觉。

第二阶段是兴奋期,表现为高度兴奋,恐惧不安,恐水、恐风,体温常升高。恐水是狂犬病的普遍特征,但不一定每例病患都会有这一特征。典型患者虽然感觉口渴但是却不敢轻易喝水,在听到水流声、看见水流时,严重者甚至在提及喝水时都会引起咽喉肌剧烈痉挛,再加上患者对声音、光线和风都极其敏感,所以患者经常会因为声带痉挛引起声嘶,说话吐词不清,严重发作时可出现全身肌肉阵发性抽搐。同时也因为因为呼吸肌痉挛,会导致患者呼吸困难,患者经常会出现流涎、多汗、心率加快,血压增高等交感神经功能激进的表现,这一个阶段,也叫狂躁期。

第三阶段是麻痹期,持续时间较短,一般是六到十八个小时。患者肌肉痉挛停止,进入全身弛缓性瘫痪,由狂躁状态进入安静状态,再由安静状态进入昏迷状态,最后因为呼吸循环衰竭而死。

赵百倚看着候诊室里坐满的病人,当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如果这么多的人都被确诊,那疫鬼害死的人可就太多了……

大鹏将他们带到一间办公室,敲敲门,“薛哥,他们过来了。”

薛凯点点头,招手让他们进来,介绍道:“冷医生,这是我的两位朋友,向魏,赵百倚,他们想清楚知道情况。这位是今晚值班的冷医生。”

赵百倚立刻就认出了他,是那天在电梯里见到的那位气质冷冽的医生,居然还姓冷,还真是人如其名。

冷医生一天之内看诊的病人多不胜数,倒是不记得跟赵百倚的匆匆一面,“我是今天值班的医生,我姓冷,你们好。”

冷医生只作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薛凯就迫不及待地说道,“我也是刚到,冷医生麻烦你讲讲现在是什么情况。”

冷医生直接进入了主题。

“目前有五位病人表现出狂犬病发作的狂躁病症,我们已经给他们打了镇定剂,安排做相关的检查和治疗,初步判断,是狂犬病。”

“另外也有很多病人表现出恐水、渴水等症状,不排除是狂犬病,但是还要进一步检查。”

“奇怪的是,表面看起来,他们是符合狂犬病的临床症状的,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是有表面伤口的,护士问过他们,他们也没有受到过任何动物袭击。”

“狂犬病是需要感染狂犬病病毒的动物伤人后传播给人的,但是这些病人不具备这个前提条件。”

“但是医院这边已经加派人手过来了,专业的防疫科医生正在回来,我们会尽快查清病源,以做好相应的治疗工作和防护工作的。”

“好,那就麻烦医生了。”薛凯沉重地点点头,“那我们先出去看看情况,有什么需要警方的,尽管吩咐。”

“好。”冷医生答。

薛凯等人走出办公室,但是赵百倚始终放心不下。

“医生?”走在最后的赵百倚在关门之际又探头进来,“那个……病人身上什么外伤都没有吗?额或者说,两个小洞?”

冷医生从电脑后边幽幽地抬起头来,清冷的眼睛细长细长的,看上去毫无感情,却好似意味深长。

他似乎认真地回想了一秒钟,才回答:“没有。”

赵百倚不知为何,竟觉得浑身凉凉的。他打了个寒颤,“那,那谢谢医生了,不打扰您了。”

那扇门被赵百倚紧紧地关上,又打了个寒颤。

薛凯问他:“你没事吧?”

赵百倚摇摇头,“可是冷气有点足。”

薛凯用手点了点自己的脸,“我是说你的脸。”

赵百倚恍然大悟,“啊啊我被猫抓伤了。”

薛凯大惊:“什么?”

赵百倚赶紧解释:“我昨天打疫苗了!”

“哦,吓死我了。”薛凯叹气,“你要不要再多做一下检查啊,有备无患啊!”

赵百倚翻翻白眼,“我好的很。”

话音刚落,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病患路过赵百倚。

那位病人四处动弹,嘴里塞着柔软布物,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凶狠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赵百倚。

直到那位病人被推进电梯里,赵百倚才稍微缓过劲儿来,问薛凯,“那不是狂犬病人吧?”

薛凯却说:“好像是。”

“你听清他嘴里说什么了吗?”

“没有。”

“砰!”

“吱吱吱——”

“啊啊啊——”

电梯里突然传来剧烈的撞击声,紧接着电梯掉落的滑轮声和尖叫声同时响起。

薛凯三人赶紧跑到电梯,发现电梯停在四楼。

“我和向魏上去。”

“我去找工具和消防。”

冷医生也打开门来看个究竟,赵百倚跑过他旁边,一股冷气从他的办公室里透出来,他看见正对门口的窗户大开,风灌进来的时候把窗帘翻飞起来,但是赵百倚隐约看见似乎有别的颜色的布料掠过窗帘,随风消失了。

“发生什么事了?”

冷医生那双清冷的眸子审视着他,声音也是淡漠的,好似他问这一句只是为了符合人情逻辑,而不是出于关心、担忧。

这个男人,手上干着济世为怀的神圣职业,眼里心里却好像从没有半分怜悯。

“额,没事,冷医生放心,电梯故障了,我们来处理就好。”

“辛苦了。”

他只简单地应和,就要关上门。

赵百倚也不知出于何种缘故,一手挡住了门。

冷医生同样是没有半分惊讶,甚至好像已经预见了这样的事情,他的眼神里不曾有过疑惑,轻轻松松地探看进赵百倚急促的心脏,只是平淡地问:“还有什么事吗?”

赵百倚眨眨眼,觉得眼睛刺痛,胸腔里有一股烦闷的气息,压住他的喉咙和声带。

直到向魏回来拍拍他的肩膀,“没事吧?”

赵百倚这才觉得死而复生般地喘起轻气,“没事。”

向魏和冷医生冷眼相看,却也不说话。

不一会儿,莫侵从佛珠里飘了出来,落到赵百倚身旁,两个骷髅眼睛纯如纯白、深如深渊,也死死地看着冷医生。

此时,电梯重重地滑出声音,赵百倚慌里慌张地一扭头,可向魏和冷医生依旧僵持着,丝毫不为所动。

赵百倚小声提醒,“向魏……”

向魏不说话,过了半会儿,冷医生淡漠地一扫眼,“如果人命比看我更重要,我可以请你进来。”

但是他像一尊百年的雕像般站在那里,完全没有打开门的意思,甚至扶着门把的手没有半分晃动,静止得仿佛那扇门坏死在他手上了。

“不必。”

向魏轻轻地吐出两个字,转身走了。

赵百倚刚一抬步要跟上向魏,身后的莫侵悠悠地说道:“我在这里看住他。”

看住他?

看住他干什么?

为什么要看住他?

赵百倚茫然地一回头,又听到身后向魏的悠悠飘远的一个字:“好。”

好?

哪里好?

为什么好?

这时薛凯带着维修人员赶来了,打断了赵百倚想要一探究竟的念头。

薛凯催促他们,“怎么还在这儿,救人要紧呐!”

赵百倚紧紧几步追上向魏,“怎么回事?看住他干什么?为什么要看住他?他有什么不对劲吗?你和莫侵发现了什么吗?”

“就是什么都没发现,才要看住。”

“他有什么古怪吗?”

“他看起来,不像人。”

向魏第一眼见他时,倒不曾察觉到他有什么异样。只是当向魏一背过身,他就觉得他被圈进了那个医生的视线范围之内,即使那个医生低头、侧眼,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内。

而这样的掌控,他藏得极深。

向魏与他对峙之时,尝试试探他的身份,但是却窥探不见他的半分虚实。

“不是人……”赵百倚喃喃自语,回想起那日电梯里初见冷医生,是因为追寻飞铙所致。

再加上近日两具尸体上的吸血鬼牙洞,赵百倚惶恐不安,却始终徘徊在真相的边缘。

这样的状态,让赵百倚感到无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