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66.活抓疫鬼(5)
作者:伊三  |  字数:5151  |  更新时间:2020-06-12 00:25:19 全文阅读

赵百倚倒是很想集中精神,但是这风吹得他很舒服,清清凉凉的,让人昏昏欲睡。

尤其是对于赵百倚这类身心俱惫,全靠意志撑着身体机能活动的人来说,完全对上胃口。

哪知就在赵百倚即将再次陷入幻境之时,项楚士狠狠地拍了他小脑袋瓜子一巴掌,“小赵同学!”

“啊!”赵百倚抱紧自己的后脑勺,“你干什么?”

“别睡了,莫侵让你振作点!”

“那也用不着这么大力吧……”赵百倚摸着自己的脑袋嘟囔着,可算是醒了。

他环顾四周,树梢慢慢地把天色遮盖起来,树叶沙沙作响,看似密不透风,但是却把风和他们全都困在了树的包围之下。

“风好像越来越大了,哎……”赵百倚说道,眼睛仿佛被风吹进了什么沙尘,他揉揉眼,再睁开时隐约看到几道黑影从他们的四周跃过,就躲在树的后面,伺机而动。

向魏丝毫不慌,慢条斯理地竖起灵符,灵符轰然燃上木灵火,“木起,筑。”

只听地面晃了一下,赵百倚脚下一软,觉得自己腾空起来。

原本被树枝藤蔓覆盖住的地面,爆裂出巨大的树木。树木有的成长得天然的圆浑,有的修整得独到的方长,无根无枝,或横或竖,错落有致地搭建在一起,构成恢宏趣致的几何建筑,轰然从地底下升起来。

赵百倚脚下踩着的,是一条修整得完全没有斧凿刀刻的痕迹的长木,一头连接着高大的亭楼,一头转向另一条长木,在另一条长木的尽头,倒挂着另一座小亭楼。

大大小小的木制建筑漂浮在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像一个异度的积木世界。

赵百倚置身于其中,脑海里仿佛被蘑菇云轰地一炸,眼睛蓝光一闪,那栋鬼界荒漠里的石楼从眼睛的黑洞里扭曲旋转,给他一种身在石楼内部的空辽感。

向魏召唤出来的这个巨大的积木建筑,到处都是缝隙和缺口,却随时都可以重新填补、位移,变成一座新的积木拼图。

那座石楼,完全暴露的窗门里,有竖起的高梁,有交错的楼梯,有乱长的树木,也宛如一座石砌的积木房。

赵百倚内心震撼,眉头却越皱越紧。

莫侵身在其中,看着此情此景,似乎也猜到了冥冥之中的安排,呢喃道:“向魏……青河巷……”

向魏纹丝不动,地面上钻出一根笔直向上的垂木,将向魏送上半空,向魏轻便地一跳,会有漂浮的积木归来接送他。

待向魏站稳,几道灵符凭空出现在他身后,他捻起一张,燃起木灵火,随之往下一扔,底下立刻烧了起来,火光如同颠勺时炒起的火焰扑张上来,立即有方正长直的横木从同一高度聚集过来,如同榫卯般完美地契合在一起,将火焰隔绝在下方。

这个阵仗使得赵百倚所在的长木晃悠了一下,赵百倚忽然升到高空,本就被震撼着了,忽的被这么一下不,腿肚子一软,差点翻身倒了下去。

项楚士一把拽住赵百倚的领子,“小心点,摔到木头上也是疼的。”

赵百倚从外面往下一看,底下窜出来的火光也被陆续有来的积木块给堵上了,现在底下就是一个密封的火炉。

火炉里传出来微弱的呼喊声,不断有小鬼从火炉旁边拼命逃离。

项楚士也忍不住感叹,“这群小鬼也是没跑了,非要在这树林里头跟向魏对着干,这下可好,估计被木灵火烧得灰都不剩了。五行讲金木水火土,向魏祖上就是借着木行一道兴起的。”

赵百倚愣了愣,脑子里忽的照现出那栋石楼建筑,“这都是木头,木灵火不会烧上了吗?”

“木也是木灵树的木,控制好就行。”

“木灵树还能……这样用啊?”

“木灵火跟木灵树不也差不多吗,能用木灵火,木灵树倒也没多大难度。”

“……我一直以为向魏比较喜欢玩火。”

“这不,烧火的原料齐全了。”

赵百倚无言以对。

“站稳了。”向魏提醒他们,“这里的空间不是很稳,木会晃。”

然而赵百倚还没来得及站稳,底下的木头一旋,发出“咔咔”的声音,回炉被转出一个交错的角度,变成独立的大木盒。

向魏竖起两根手指,也不曾念咒,那火炉迅速重叠压扁,原本方正的火炉木盒瞬间被挤压成了两片缝隙也不留的板子,木灵火燃烧的火焰声不见了,小鬼们被烧灼的呼喊声也不见了。

那两块木板则重新分割成大小不一、长短各异的积木块,或以独立的个体漂浮着,或以单独的零件组合到别的建筑中去,各有去处。

小鬼们见向魏法力高深,自然是全都跑了。向魏也只是杀鸡儆猴,于是撤了法术。

赵百倚咻地落到地上,脚还是漂浮的。

他把手搭到项楚士肩膀上,隐隐有些作呕,“我感觉我坐了一部快速降落的电梯。”

项楚士吐槽他,“好在是安全落地了,没摔死你。”

向魏再次提醒他,“山林里魑魅魍魉都多,善于制造幻想,自己小心点。”

赵百倚也是叫苦不迭,“早知道就不进来了。”

项楚士笑笑,“这主要吧,是我们三个人当中,你看着就很好欺负。”

“不能吧,莫侵还在我身边呢。”

“那是莫侵厉害,又不是你厉害。”项楚士说道:“只要它们找着机会,莫侵也是很难察觉的。”

赵百倚叹气。

山林里坟墓众多,鬼魂多不胜数,且山林中遮天蔽日,阴气很重,除了鬼魂之外,还会有别的灵物魂魄,遇到像赵百倚这样难得进山来的三两个人,自然是要纠缠一番的。

向魏平时从不显山露水,天师的气息藏得很深,但是一看就不好惹;项楚士虽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文职神官,但是好歹是神官,鬼类一般不会招惹,但是赵百倚就不一样了,身边的鬼将或许厉害,但是趁虚而入一向难不倒鬼魂千奇百怪的手段。

赵百倚也看清事实了,自嘲说:“反正不管怎么看,我都是最弱的了。”

项楚士勉强安慰他,“那话也不是这么说,你看你身边哪个人物不厉害,哪样奇奇怪怪的阴物鬼怪拿出去不镇住场面,这也算一种本事。”

“或许我能当个小领导?”

“……拉拉队也行。”

“闭嘴吧项楚士!”

赵百倚和项楚士逗趣斗嘴之时,一道灵符飞回来了。

向魏说:“找到那个人了。”

“在哪?”

“一座坟前。”

向魏三人跟着那道灵符来到一座长满青草的坟前,坟头上的草皮有些歪了,项楚士走过去一扯,竟扯了下来,露出黑色的泥土,发出难闻的腐臭,捂着鼻子走开了。

“脚印在这里。”赵百倚绕到坟的后面去,发现了几个新踩的脚印。

脚印很深,通往一处暗深的小树林。

“但是……只有这里有脚印。”赵百倚四处看了看,觉得奇怪,“没有脚印显示她是从哪个方向来的,但是却有脚印显示她往哪里去了,她是想引我们过去?”

向魏率先走了过去,“走吧。”

项楚士紧随其后,但是赵百倚却驻足不前。

他心头有点不安,抬头看看天色,已经只剩下深蓝色了。他很想提醒向魏,他们应该出去了,但是前方向魏和项楚士已经不见人影了,只剩下两张燃着木灵火的灵符浮在空中等他。

“走吗?”身旁的莫侵问他。

“走吧。”赵百倚无奈地说道,又忽的发现,四周都被高大的树木遮盖,只有这座坟前能照到一些光亮,而且坟头上的草皮看上去像是为了掩饰什么而新披上去的,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最终还是转身回来,从地上捡了一根干树枝,草皮拨开一点,戳了戳黑泥,干树枝轻易地就被戳了进去,可见泥土非常松软。

距离清明才过了这么一段时间,而且四周看起来也不像是有修整拜祭过的痕迹,就算是下雨也不会让泥松软成这样。

“莫侵,你能把这个坟上的泥给弄开吗?”

“可以。”

莫侵答道,就要下水把坟推平,赵百倚急急喊停,“等等等等,莫侵,我先……我先拜拜。”

出于对坟主人的敬重和愧疚,赵百倚恭恭敬敬地站到坟前,端端正正地拜了三下,“那个……也不是您是先生还是太太,总之今日多有得罪,希望您不要介意,我日后定来拜祭您,以表歉意,得罪了得罪了。”

“来吧,莫侵。”

莫侵点点头,只使了点小法,轻而易举地将坟上的泥土和草皮全推到了一旁,说道:“这个坟,已经被挖开过了。”

赵百倚不置可否,凑过去往前一探,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项楚士气冲冲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小赵同学!”

赵百倚抚着心口转回来,“你干什么老吓我?”

项楚士和向魏原路返回,项楚士快步走过来,“你还说,走着走着人又不见了,以为你又被迷住了,下次先说一声嘛。还有你干嘛挖人家坟,这是对死者大不敬!”

“不是,不是我挖的。”

“莫侵挖的和你挖的有什么区别吗?”

“我是说,这早就被挖过了!”

“你不给上一两个月人家家里扫墓弄的?”

“你家扫墓挖坟啊?”

“你家扫墓就挖坟啊!”

“……我家那是特例。”赵百倚气绝,“能不能别管挖坟的事了!”

“咔——噔——砰。”

项楚士和赵百倚目瞪口呆。

项楚士把目光从那副被掀开了棺材盖的棺材移到棺材旁边站得端端正正且丝毫没有掀人棺材盖的愧疚和慌张的向魏。

“你是掀棺材盖掀上手了是吗?”项楚士调侃向魏,也不放过赵百倚,“你家赵老太爷培养出来的一把好手啊!”

“走开吧你。”赵百倚把项楚士往后边一推,往棺材下一看,棺材里空空荡荡,只剩下乱糟糟的一张薄布和令人反胃的潮湿味道。

“什么都没有啊。”项楚士重新靠了过来,“看这棺材有些年头了。”

“以土葬来说,何止有些年头啊。”

“这可不一定,还有很多地方就兴土葬的呢,火葬是国家提倡,但不是强制。”

“撩一下那里。”向魏指着薄布说,那里有一小块地方隆起,凹凸不平,很是突兀。

赵百倚那手上的树枝轻轻一戳,断定那是个硬邦邦的东西,接着一撩开,露出来一条初生小狗的尸体。

那小狗的手脚蜷缩在一起,浑身上下都是血迹斑斑,散发出难闻的腐臭味。

“为什么会有小狗死在这里啊?”赵百倚疑惑,“难道是有人故意把坟挖开,把小狗放进来的?”

“你学法医的,你觉得那小狗死了多久了?”项楚士捏紧鼻子问,拿过赵百倚手中的树枝给小狗把薄布盖上了。

赵百倚重新拿过项楚士手里的树枝,又把薄布撩开了,“看样子也就四五天,那棺材里头的尸体哪儿去了?”

“我觉得没有谁会故意为了埋一条小狗而故意把尸体搬出去的吧。”项楚士猜测。

向魏默默地驱动灵符,“我把它搬上来看看。”

赵百倚:“……不好吧?”

项楚士:“……不好吧?”

当小狗尸体被搬上来后,向魏立刻把接触过小狗尸体的灵符全都烧光殆尽了。

项楚士吐槽:“果然有洁癖的男人都很可怕,说烧就烧。”

赵百倚也很无语,“如果搬上来是要让我看的话,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意见呢?”

但是赵百倚还是乖乖地蹲了下来,拿树枝将小狗翻了过来,发现小狗肚皮上有被缝补过的痕迹。

向魏看了看,重点却在别处,“被咬了。”

此话一出,赵百倚立刻看到了小狗的脖子是有两个尖细的小孔,“吸血鬼咬的?”

项楚士眉头一皱,“吸血鬼是科学怪人吗,还是贤惠老母亲,临行密密缝?”

赵百倚叹气,“……你能不能闭会……哇啊!”

忽的一道蓝色的快影闪过,赵百倚惊呼一声,手忙脚乱地一把拽住项楚士,可偏偏赵百倚蹲在了棺材边上,脚下的泥土松软,他脚下一滑,硬生生地把俯身过来的项楚士给拽了过来,偏偏项楚士也是个不中用的,两个人双双跌倒进来棺材里头。

“哐当”一声,赵百倚背上撞得一疼,又被项楚士硬生生地撞了下来,他胸腔猛地被挤压扁碎,瞪大的双眼里看见疫鬼叼着那条小鬼的尸体从棺材上飞了过去。

向魏的黄符也紧随疫鬼其后,紧接着向魏一个轻松的跨步,跨过了棺材,也追了上去。

“莫,莫侵,咳……”赵百倚赶紧喊来莫侵,把项楚士推开,奈何棺材太小,没把项楚士推开,赵百倚还不小心磕撞到手肘。

“赶紧起来,项楚士!”

“正在起!”项楚士嚎他,“谁让你拽我!”

项楚士忙不迭地从棺材里爬出来,闻了闻身上的味道,差点要吐,“啊啊啊好丑,小赵同学你……”

赵百倚赶紧指着疫鬼和向魏跑去的方向,“我刚刚看到疫鬼叼着小狗往那边跑了,向魏已经追过去了!”

项楚士二话不说就追了过去,赵百倚松了一口气,可算是不用被项楚士唠叨了。

赵百倚拍拍身上的泥,忽然反应过来,“这不是尸臭的味道,反倒像是……”

“疫鬼的味道。”莫侵提示他。

赵百倚茅塞顿开,明亮地刚一抬头,只见莫侵一个漂亮的高扫腿,横过他的头顶,带出一阵飒风。

“嗷呜呜呜呜!”

那头被莫侵用腿扫开的疫鬼紧急刹车,呲牙咧嘴地再次冲锋过来。

莫侵一个瞬移,挡在赵百倚前面,跟莫侵缠打起来。

赵百倚见势躲远了些,想道,“不对啊,疫鬼不是叼着小狗跑那边去了吗?”

赵百倚疑惑地转过头去,刚要看向之前疫鬼的逃离方向,疫鬼的爪子猝不及防地抓了过来,赵百倚躲避不及,然而腰上一紧,他就被莫侵远程操控的白色烟绳给甩上半空。

赵百倚踉踉跄跄地着陆,一屁股跌进草丛里,却转瞬蹬着腿地爬了出来,大口喘气。

他喊莫侵,“莫侵,尸体在这儿。”

但是莫侵忙着和疫鬼打斗,只沉稳地回了他一句,“好。”

但是疫鬼却显得更加着急了,应付莫侵之时,凶狠的眼神始终不离开赵百倚。

赵百倚被盯得背脊骨一凉,忽的眼前似乎有一道亮光平平得刺过他的脑袋,他身后的树丛里响起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赵百倚转过头去看,借着灰蒙蒙的最后一丝光亮,树丛里一具高大的尸体如同僵尸一般,仿佛被隐形的威亚线给直直地拉了起来,直到今天的最后一丝亮色消失在那个紫黑色的但是沾着两行红色血迹的下巴处,那具尸体已经站定了,笔直地面对着瘫坐在地上的赵百倚。

赵百倚本想秉持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跟“僵尸”僵持住的,好给莫侵争取到时间来救他。

然而恐惧当头,“僵尸”在前,赵百倚听着身后莫侵和疫鬼的激烈打斗,他咬咬牙,一个利落的翻身,弓腿,蓄力,起跑,企图趁“僵尸”不备,迅速逃离。

然而“僵尸”随之一动,直直地扑着他倒了下来,刮动着树枝树叶齐齐作响。

赵百倚头皮发麻,只觉得更深的阴影正在一寸一寸地覆盖下来,“啊啊啊莫侵!”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