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40.采云村里的雪绒花(3)
作者:伊三  |  字数:5322  |  更新时间:2020-05-16 22:38:30 全文阅读

“主人……”渊虚弱的声音从脚底下飘上来,可怜兮兮的。

但是赵百倚对于他的求救无能为力,甚至还想要落井下石。

但他还是有点良心的,问道:“你怎么样了?”

“它要死第二次了!”

雪绒的一袭红衣被灰色的沙砾覆盖上满满狼狈,披头散发的模样,扬起凶狠地扑向已经溃不成形的渊。

渊的紫气就散落在他脚旁,赵百倚唯恐被周身散发着杀气的雪绒波及,急忙喊停:“等等等等雪绒!渊快跑啊!”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赵百倚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沉着而温和:“低头。”

赵百倚下意识地照做,低头低得过于听话和用力,他甚至听到自己脖子脊椎咔咔作响。他同时也感觉到一阵厉风从他头顶横过去,细碎的发丝顺着风痕摇摆弯腰。

紧接着就是雪绒凭空飞了出去,重新摔回那堆土砾当中,扬起漫漫的灰尘。

赵百倚梗着脖子,把沉重的脑袋抬了起来,毫无意外地看见自己跟前站着的白色身形。

“莫侵!”赵百倚欣喜若狂,“我就知道是你!”

莫侵一如既往地沉默着,转过身来,轻转刀刃,将赵百倚身上的红绳子破开。

那断掉的红绳子掉进棺材里,变作了破烂的红色婚服外衣。

赵百倚迫不及待将自己的屁股从棺木板里拯救了出来,渊散作飘散的紫气,勉强汇聚成一团,暂时赖在赵百倚脚边,“主人……”

赵百倚还没顾得上他,莫侵一脚将渊踢开了。

此时阮娉婷从顶上的一个洞口飘了下来,“赵公子。”

赵百倚:“你怎么也来了?”

“赵公子说的哪里话,娉婷可是为了救赵公子,才不顾一切进来这座古墓里的。”

“你能有这么好心……”赵百倚指了指土堆的方向,“喏,你的好姐妹雪绒姑娘。”

阮娉婷其实目睹了一切,但她此时不想过去重塑她和雪绒的姐妹情,“雪绒姑娘生气起来好可怕,娉婷不敢。”

赵百倚无语。

“莫侵。”赵百倚特意往莫侵那儿挪了一步,心里顿时感到安定。“你怎么会找得到这里来,是向魏送你过来的吗?你没受伤吧?”

他担心着,莫侵是鬼,怕是也会像渊那样被木灵火所灼伤。

莫侵知道他心中所虑,说道:“无妨。”

“你早就到了吧,找了我很久吧,我早前还看见你的刀,但是就是不知道怎么找到你,糊里糊涂就出了墓,出了墓,渊又把我哄去了什么采云村,紧接着又遇到了阮娉婷,还被这个鬼新娘又拖回了这里。”赵百倚巴拉巴拉地跟莫侵说着他这段时间的遭遇,又问:“你一直在这墓里吗?我栽进那条黑色的通道的时候,好像还看见你来着,我还想提醒你,这墓里有……”

“嗷呜呜呜呜~”

“什么声音?”

赵百倚浑身发颤,低沉的哀嚎声似乎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给他一种好像地面、顶上和墙里都藏着无数部音响的感觉,让他想起来那面嵌着会动的白骨的墙。

莫侵倒是冷静,说道:“它们要出来了。”

“它们?是谁?”赵百倚问道,心里不禁有一丝失落的意味,又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但是莫侵不似渊般会故弄玄虚,也不像项楚士和向魏般有所顾忌,她说:“这里是古代吸血鬼王族的墓群。我们所处的这层是最顶层,是古代吸血鬼的叛军遗址啊,埋葬着数以万计的吸血鬼叛军,它们企图挣脱禁锢逃出来。”

“这里……真的是古代吸血鬼王族的墓群?”

赵百倚扭头看向这个声音的来源,发现有一抹浅淡的紫色粘附在他脚下。渊勉强恢复了他的形状,那双紫色眼睛,正审视着莫侵。

莫侵转过来看渊,虽然莫侵没有五官,但是赵百倚居然能想象得出莫侵用寡淡的眼神去审视渊的表情。

“你是残魅。”莫侵一眼就看出来渊的本体,“你能读心,也是你附在他的身上,影响他的心智的。”

“是的。我是古魅,因为一些缘故,被鬼门的木灵火烧得只剩下了这双眼睛了,但是蛊惑人心的本事,尤其是他那样简单的人心,一双眼睛也足矣了。”渊承认说。

赵百倚:……简单的?人心?是说他吗?!

莫侵冷言道:“离开他的身体,附在他身上,你会害了他的。”

“我知道分寸。他如今是人皮书的主人,我自然是不会害他的。更何况你方才已经跟我交过手了,我很弱,不是吗?我诱惑心智的能力确实很厉害,但在攻防方面,我肯定是忌惮你的,只要你震慑得住我,我一定不会对他轻举妄动的。”

莫侵听完,觉得有理,便不做声了。

“你刚才说,这里是吸血鬼王族的墓?”渊又重复问。

但莫侵还没来得及回答,赵百倚就发问了,“吸血鬼?不是西方的物种吗?”

还记得项楚士说过,抓外国的鬼魂还要引渡过去外国的“地府”,他一直以为,东西方的鬼神都是泾渭分明的,东方传统的佛祖、菩萨和玉帝,西方的宙斯、赫拉和上帝,现如今,东方的鬼界里却出现了西方吸血鬼的踪影,这不乱了套了吗?

小说都不敢这样写!

但他又认真想了想,中国古代不也有外国使臣到访,那人家吸血鬼到我们这边搞搞学术交流也是没有问题的嘛!

“无意”听完赵百倚的这一段奇思妙想,渊的一双眼睛,露出鄙夷的目光,但他还是说:“你这样想,倒也不是不对,只是,古籍记载,吸血鬼是被流放到这里的。”

“流放?”

“鬼界,原本就是容纳被流放的灵魂的地方,更何况吸血鬼,人不人,鬼不鬼,大多流浪在鬼界,说是流浪,不如说是被流放。”

“那这么说来,吸血鬼也是很可怜啊……”

“除了神佛,哪些不可怜?他们高高在上,俯视众生,而我们,连生存的权利都要祈求他们施舍。”

莫侵却说:“神佛道仙鬼怪,活法都是自己选的。”

这是莫侵难得的插话,赵百倚于是深深地记住了这句话。

就在他们执着于谈论神鬼之时,“嗷呜呜呜呜”的哀嚎声再次响起,比上一次的哀嚎声更长更响,把先前被撞倒的还残留半截挂在顶上的柱子都给震了下来,堪堪掉在雪绒上头,被阮娉婷及时拦截住,给扔开了,顺便再将被莫侵打得昏死过去的雪绒拖了出来。

阮娉婷深深担忧,“我们要不还是赶紧出去吧,娉婷在此处很是害怕。”

莫侵也说:“喊声的时间间隔更短了。”

赵百倚于是附议,“那我们快点出去吧。”

莫侵指向高处的一个洞口,说:“那是你们来时的方向,原路返回即可。”

“那你呢?”

“你们先走。”

赵百倚即刻记起来在黑门后面的幻境中莫侵的那句“先走”,心头忽然一沉,“那你呢,你要留在这里吗?”

莫侵默了片刻几秒,果断道出真相,“我受主公所托,负责看守这里,如今墓中有事,我要在这里解决干净。”

赵百倚目瞪口呆,即使他完全不懂其中的利害关系,但单单是“主公”两字,就足够他哑言。

莫侵,对她的主公,是绝对的听从。

“可是……就算你是鬼将,能打得过百万吸血鬼?”阮娉婷此时忍不住说道:“那边的那双眼睛可是说,这里的吸血鬼叛军都是古代最纯种,你受的伤到现在还没恢复完全,你不是打算誓死守在这里吧?”

“这是主公的命令,我已经擅离职守很久了,我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赵百倚不同意莫侵的决定,“但是反正你都已经擅离职守这么久了,再离这么一会儿也没什么所谓啊!”

“……”

“这‘所谓’可大了。”渊说道:“现如今人间存活下来的吸血鬼不多,要是这里的百万吸血鬼出来了,遭殃的,不止是鬼界。”

莫侵也说:“它们是叛军,原来的族群也不会接受它们,天界也无权干涉,我要把它们重新困在这里。”

“你想怎么做?”

莫侵说道:“这里是圆厅,上面一排的洞穴是出口,地上这排的洞口是鬼门,我要把这里的鬼门全部关上。”

赵百倚环顾四周,这里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少说也有五六十个洞口,“怎么关?你一个人要怎么做,我留下来帮你。”

莫侵拒绝说:“此事是我的职责范围,我应一力承担。且你并不擅长战斗,不宜留在此处。你又是活人之躯,不能在鬼界逗留,应当前往冥界地府,让鬼差带你回阳间。”

“可是我不能把你留在这里的。”赵百倚态度很坚决,一腔孤勇上头,也顾不上什么后果。

渊于是提议:“让那魅鬼带雪绒离开,我们留下来。”

阮娉婷和赵百倚非常同意这个安排。

“我觉得可以。”

“娉婷是小女子,见不惯打打杀杀的场面。”

莫侵本是不同意的赵百倚留下的,但是渊又故弄玄虚地说道:“他在这儿,这件事情更容易解决。”

“为什么这么说?”

“嗷呜呜呜呜~”

“嗷呜呜呜呜~”

伴随着阵阵哀嚎,整个圆厅地动山摇,有石子沙砾掉下来砸到头上,赵百倚脚下的地面开始晃荡、分裂。

这场毫无预兆的地震让阮娉婷大惊失色,惊愕地看着一条巨大的裂痕横在了她和赵百倚之间。

“赵公子!”

莫侵有意过去施以援手,但是大块的断石开始往下掉,漫天都是呛鼻糊人眼睛的烟沙,有发腥发臭的味道从裂缝里传出来。

阮娉婷抱紧了昏死过去的雪绒,尽量远离那条深深的裂缝。她紧接着要挥袖飞起来,可是雪绒显然成了她逃生的阻碍。

就在这时,“轰隆”一声,顶上一块大石头直直地往阮婷婷和雪绒砸下去。

莫侵眼疾手快,大刀一挥,利刃堪堪切进石头中心,将大石头一分为二,阮娉婷见机甩力,把那两块石头弹向两旁。

本以为逃过一劫,但没想到的是,石头坠地的那一刻,有如千斤重担撞进地面,把本就不算牢固的方寸之地给砸得粉碎。

“啊啊啊啊啊啊啊!”

阮婷婷就在那漫漫的烟沙当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尖叫声回荡在深深的裂缝中,顷刻被厚重的石块给砸了个安静。

“往这边走。”莫侵当下立断,带他们走进一个小洞口。

如同之前的经历一般,赵百倚一头栽进那个小洞口就两眼一抹黑,他耳边又响起来奇怪的对话声,但是对话的声音轻轻柔柔的,轻易地被外边的坍塌声覆盖了去。

“这边。”

赵百倚感觉到一只手腕上传来清凉的触觉,他猜想这是莫侵的温度,牵引这他往正确的方向走去。

他感觉自己七拐八绕地转了好几个圈,他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他听到“吱呀”一声,似乎是有一扇旧木门被推开了,闷热的空气迎头一棒,当面把人烘着了。

他们踏进黑暗拥挤的房间,或多或少隔绝了声音和晃动,这里像是一个极其稳定的异度空间,在亮起四五点烛光后,赵百倚发现这是一个只有乱七八糟的楼梯的毛坯房,细长细长的红蜡烛燃着微弱的火光,错乱且随意地粘在楼梯阶梯上。

房间里能闻到舒服的木香,经过许久的尘封更显得沉稳香郁。房里横七竖八地交叉着许多方向不同,长短不一的楼梯,让赵百倚想起重庆的立交桥,颇有盗梦空间的感觉。

但是空间的质感一点也不科幻,所有的楼梯都是木制的,能看见年轮的走向,说是古朴,倒也不为过。

“这里是?”

“这里是暗室,这里的楼梯可以通往各个棺室,是少主特意设计的。”莫侵说道:“少主在设计这座墓群的时候,不小心把各墓室的门设计成了死门,只进不出,所以另外造了这间暗室,用木灵树的树枝做的楼梯,是另一种形态的鬼门,只不过这间暗室的鬼门只限于这座墓群之中,不能出去。”

“这个墓群是少主设计的?”

渊总是对少主的事情格外关心。

“嗯。”

“少主跟这里到底有什么关系?”

“少主只是帮忙建造了这里。”莫侵说道:“但与其说是建造墓群,不如说是建造监狱。最上面关着叛军,下面困着王族,后来少主因为此事被焚尽木灵树。你熟读古籍,也曾窥探过我的记忆,你应该很清楚,不必再多问。”

莫侵话已至此,渊也只好暂时闭嘴。

赵百倚自听说少主的名号以来,虽然对这位大神丝毫没有兴趣,但从旁人对这位少主的仰慕和谈论之中,也大约能猜到大概剧情。

因为这时候,莫侵跟这位少主的关系昭然若揭,显然有很大的联系,赵百倚也很想打听个明白,但是莫侵的语气似乎不大友好,他不敢打扰,只是蔫蔫儿问一句:“现在我们要去哪?我是说,既然这里的楼梯是出不去外面的,而且阮娉婷和雪绒掉到下面去了,它们是鬼,应该不至于再死一遍,我们还是先把她们找回来吧。”

莫侵也正是这个打算,“它们应该是掉到下面一层去了,我们要快点找到它们,下面一层才是真正关押叛军的地方。”

莫侵这时已经站到一条往顶上旋转的楼梯旁边,示意说:“这里。”

“这是往上的楼梯。”赵百倚说。

莫侵指了指第一级阶梯,上面端端正正、明目张胆地画着一个往下的箭头,“往下”。

赵百倚晕了,调侃道:“这不会也是少主刻的吧?”

莫侵如实作答:“是。”

“……”

赵百倚走上楼梯,终究是忍不住问道:“其实……你们所说的少主,到底是谁啊,我能知道吗?”

渊安安静静地走在后边,漂亮的眼睛慢慢审视过每一个角落,把这个空间的格局深深地印刻进视线之内。

不知为何,赵百倚脚下的楼梯似乎永远也走不完最后一级,而此时因为他的好奇提问,气氛一下子变得安静而胶着。

赵百倚讪笑着,企图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嗯……是我不该问吗?哈哈,其实我也没想要……”

莫侵却忽然说道:“如今看来,少主只是阴间的一个神话人物。她被赋予了无边的法力,和崇高的品格,被奉为鬼界唯一的神明,受到很多人的崇拜。你尽管把她当做人间神话里哪吒、孙悟空一般的传奇,只是她全无功绩,也没有很多的善心,她的很多事迹被编造成好听的故事,蒙骗了好多人。”

赵百倚私以为这是莫侵在故意混淆视听,不想让他了解少主这个人。但再细想一层,这或许是莫侵给出他的最真诚的回答——她对少主的真正认识。然而赵百倚再认真回想了一遍,嗯?这种带着告诫意味的语气,感觉不像是说给他听的。

而此时,渊自爆了,质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被古籍和传说里的少主给蒙骗了吗?”

莫侵冷冷地说道:“故事写在那里,如何解读,都是见仁见智。”

“但是少主不是普通的神灵,她所拥有的能力,她座下的两位神使,还有一直庇护她的大祭司和阿修罗,无一不是这阴间各鬼,乃至是地府里道貌岸然的神官们都心之向往的。”渊理直气壮地说道,“你知道有多少人、多少鬼魂、多少神仙,耗尽时间和心力,都在寻找这座古墓,更别说是少主居住的木灵树石屋。”

听及此,莫侵止步,一语指出:“你也耗尽时间和心力吗?”

赵百倚此时察觉出一丝不对劲,他无比确认莫侵的那段话是指向渊的,同时也更因为莫侵的这句话而对渊产生了更深的怀疑。

莫侵此时说道:“你是故意将他带来这里的。”

这个“他”。

赵百倚自动对号入座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