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39.采云村里的雪绒花(2)
作者:伊三  |  字数:5311  |  更新时间:2020-05-18 10:50:40 全文阅读

“我觉得事有蹊跷。”赵百倚说。

“我觉得你有蹊跷。”渊说。

赵百倚懒得深究,“那你觉得吧,反正我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能看见这些,说不定是你们鬼界的星星能催眠。”他开始发牢骚:“人皮书也找上我,乱七八糟的树啊房子啊星星啊也找上我,说我运气好吧,我又从来没中过奖。”

“……”渊提出来一个大胆的假设,“你总能记起来有关少主的事情,记忆中的画面也似乎与少主所在的年代相符,或许,你的前世与少主有莫大的联系。”

“无凭无据,你不要凭空捏造啊!”

“但是若是你前世是少主时代的人,那为何那鬼将并不认识你?”

“什么?跟莫侵有什么关系?”赵百倚一听到莫侵的名字就认真了起来,“是不是你偷看了莫侵的秘密?”

“是看了。”渊说道:“但你向来不屑于听,我便不告诉你了。”

赵百倚这回算是吃瘪了。

就在此时,赵百倚扭头,“那边是不是有点吵?”

赵百倚仔细听宴席那边,更加喧闹了些,不大像欢乐的气氛。

“砰——啊——”

“怎么回事?”

“跑了。”

“什么跑了?”

赵百倚糊里糊涂,猛地看见阮娉婷慌里慌张地飞了过来:“赵公子!我们快跑!”

“什么?”

赵百倚还没反应过来,阮娉婷已经拉着他往树丛里蹿了进去,“雪绒姑娘生气了,把宴席桌子都翻了。”

“你跟她说什么了?”

“赵公子怎么说的,娉婷就是怎么说的。”阮娉婷后悔不已,“娉婷要是早知道雪绒姑娘生气起来这么可怕,娉婷才不替赵公子作信鸽。”

渊说道:“雪绒因为脾气暴躁,才至今没有找到心中良人。”

“你怎么不早说!”

渊很无辜地说:“我早说让你俘获它的芳心。”

阮娉婷至今还未察觉渊的存在,以为赵百倚在斥责她,“赵公子为何对娉婷生气大喊!”

“我不是……啊!”

赵百倚被阮娉婷拖拽着跑,奈何阮娉婷是用飞的,毫不费力且快,赵百倚跑得气喘吁吁且慢,不消一会儿就被同样飞得飞快的雪绒追上了。

在那一刻,赵百倚只感觉到“上帝在我眼前遮住了帘”,一道晃眼的白光闪过,他眼前被一块红头巾盖住,失去视线,身体被猛地往后一翻转,他着急忙慌地甩手几摆,狼狈地把自己栽进了低树丛里。

“哎呦。”赵百倚叫唤一声,待他把头上的红头巾给掀开的时候,雪绒正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怒目圆睁,别有一种美丽。

但是此时赵百倚没有空去欣赏,他快快眨眼,恢复了视觉,小幅度地扭头看看四周,渊和阮娉婷不知所踪。

他默语:“渊?”

渊没回答他。

他孤立无援,决定先打感情牌,于是呵呵一尬笑,“嗨,雪绒姑娘。”

雪绒飘在半空中,红色的婚服上沾染了些酒渍菜痕,质问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这个……感情的事情,很难讲的……”

“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赵百倚一时嘴快,“但是人鬼殊途嘛,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还没死?”

雪绒疑惑,细细地观察起来。

此时的赵百倚没有渊在身边,身上纵然有鬼气依附,但是鬼魂自身的鬼气和被依附于身的鬼气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

更何况,雪绒在他身上看到了熟悉的气息。

“你没死,你身上的鬼气是紫色的……”

紫色?

赵百倚心想,坏了,渊是她妹妹的老公,她肯定能过认出来渊!

她对渊有成见,不会因此迁怒于他吧?

果不其然,雪绒现如今新仇加旧恨,爱情什么的都是过眼云烟,她已经不再顾及赵百倚了,从腰间扣出来一把小短刀,抵在赵百倚脖子上面,逼问他:“你跟柳渊是什么关系?”

赵百倚的脖子上传来寒气,眼睛低低地看着小短刀的刀柄,精致的雕纹,呈现出暗沉的色泽,这难道就是渊想要得到的短刀吗?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赵百倚矢口否认,心想,哦原来渊姓柳啊。

“紫色的古魅,从古至今都不常见。”雪绒说道:“它居然没死,居然还敢回来?快说,它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

雪绒特意要凶他,原本还想坚守一下朋友底线的赵百倚瞬间没有原则,“我真不知道,头巾一盖,他就不见了。”

“你是怪我盖住了你,让柳渊那个贱男人跑了?”雪绒愤怒地一甩袖。

“额,我不是这个意思……”赵百倚摆手否认,眼见雪绒因为甩袖子二把短刀挪开了,他脚下蓄力准备要起身逃跑。

“你把它给我找回来!”

赵百倚看准时机,猛地一翻身,脚下一蹬,幻想自己身轻如燕,健步如飞地逃离现场,却没想到脚下树藤纵横交错,胡乱地撩住他的脚踝,他猛地抬脚,在力的作用下,树藤把他绊倒在原地,他扎扎实实地摔了下去,所幸脸被树丛接着,只是稍微划伤了几道,渗出浅淡的血痕来。

“你还想跑!”雪绒紧紧掐住赵百倚的肩膀,把他掰了回来,“别以为你长得有几分入了我的眼,你就能得寸进尺了,我告诉你,我跟刘渊那个贱人势不两立,你跟它是一伙的,还不识好歹拒绝了我,我也不会放过你!”

雪绒说着说着,怒气越发不可收拾,原先束得高贵典雅的发髻开始散开,手上的力度也逐渐控制不住,重新把刀架到赵百倚的脸上,就着赵百倚脸上的一道伤痕轻轻地划开,伤上加伤。

赵百倚忍痛不吭声,雪绒难得赞识他,“你倒还有些骨气,比柳渊那贱男人好得多,我当年把它扔进鬼门里,它被木灵火烧得直求饶。我还以为它肯定要灰飞烟灭死定了,没想到它居然没有魂飞魄散,居然也还敢回来找我!来得好,我连我妹妹的帐,和它一起算!”

赵百倚听着,怎么不对啊?

渊不是说,是他自己执意要从鬼门逃出人间去找他的妻子的吗?怎么雪绒的说辞是她自己把渊扔进鬼门的?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赵百倚忽然想起来渊对他的评价:

“你一时想法很多,一时又戒心全无。”

“你很容易相信人,所以很容易错信人。”

难不成,我真的错信渊了?

“柳渊是古魅,善于蛊惑人心,编造故事 你莫不是被它哄骗至此,要拿我鬼门的钥匙?”

赵百倚已经迷糊了,“我,我不是,我没有!”

“好啊,你也是要来抢钥匙的!”雪绒怒发冲冠,捏紧手上的短刀,利刃再次划伤赵百倚,“是柳渊指使你以美色诱惑我,接近我,要从我身上抢走鬼门的钥匙,既然如此,你也不能活!”

“不不不,不是的,雪绒姑娘,我也是被渊骗了的。”赵百倚为自己求情,但此时他已经被雪绒拎着飞了起来。

他的脚被动地从树藤中强行拔了起来,脚踝上一圈红印,左脚的鞋子不慎掉落,脚尖在飞的过程中不断在树丛上摩擦发痛。

好不容易熬到飞停了,赵百倚终于缓了一口气,下一秒就被雪绒猛地扔到地上。

他的后背和后脑勺直直地撞到硬物,脑海里有重叠的画面出现,一个带着黑色面具的男人同样以他这样的姿势被撞击在墙上或什么地方,但是画面一闪而过,他瞬间感觉到双重的疼痛,有一种莫名的心头低郁的感受包裹着他。

他睁开眼,立即摸上自己的后脑勺,保护好自己的重要部位,心里很是不解,为什么鬼都喜欢扔人?为什么他每次被鬼扔的时候都要撞到后脑勺?

雪绒一把拎起赵百倚的衣领,毫不费力地把他拖拽进一个入口。

赵百倚双腿蹬在地上,回头看见一个四方形的入口越变越小,入口外密密麻麻的低树丛下有纵横交错的、能自行移动的诡异树藤。

随着离入口越来越远,入口处那一点点的光亮完全消失,赵百倚只能听到自己的裤子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赵百倚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渐渐因为被拎着领子而感到窒息,脑子开始空白。

他或许晕过去了,直到他在梦中梦见自己从高处跌落,他脚上踩空,猛地惊醒过来,眼前一片通白,紧接着他“砰”地一声掉到了一副棺材里横着身体,后背和大腿背面被棺材边硌得生疼。

雪绒脾气还没消,而且似乎正处于一种愈演愈烈的趋势,说道:“你不是要抢钥匙吗?好,我就如你所愿,我带你去鬼门,我开鬼门,把你扔进去,让木灵火把你烧成灰烬,铺到荒漠上去,没有人、没有鬼、没有鬼差,也没有神官会发现你!”

雪绒恐吓着赵百倚,拽下自己身上的一件外衣,那件外衣立即变成了一条长长的红绳子,把赵百倚紧紧地捆了起来。

但是赵百倚此时没有空去担心自己的处境,他环顾四周,抬头一看,发现自己正身处在前不久掉下来的墓穴。

他把视线定格在墓墙上的某一个洞口,并没有红蜡烛掉出来。他身下横躺着的棺材,也正是那副在他逃跑前晃动的棺材,只是,现在棺材里空无一物。当然了,现在多了一个他。

只是他很奇怪,雪绒说要待他去开鬼门,怎么就回到了这里,难道说,这里就是雪绒所持有的鬼门钥匙所能开启的鬼门所在地,那么按雪绒的说法,她是在这里把渊扔进鬼门里的,那么也就是说,渊是很早之前就来过这里,是知道这里的,那么之前为什么渊不告诉他?

细思极恐,赵百倚开始明白,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他始终是一颗棋子,他始终被蒙在鼓里,永远没有知情权。

但是就在赵百倚想心事的时候,雪绒却有一些慌乱,“怎么……有些不对劲?”

她原地转了一圈,大惊失色,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赵百倚。

赵百倚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还没开始辩解,雪绒转身就跑,往其中一个洞穴跑了进去,片刻,她慌里慌张地跑了出来,重新拽起赵百倚的衣领。

“是你,是你对不对,是你和柳渊故意设的局,想要引我来这里?”

“咳咳。”赵百倚呛了几声,很是后悔他为什么要穿有领子的衬衫,一拎他,就感觉要窒息了。

“快说,是不是你和柳渊合谋,柳渊在哪里,叫它出来!”

赵百倚也很无奈,说话也有气无力的,“我真的不知道它在哪里?”

赵百倚心想,这个雪绒疯起来还真是有够癫狂的,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得亏当时他没有见色起意答应什么,不然以后日子可就难过了。

雪绒愣在原地,背对着赵百倚,惊慌失措地环顾四周,企图努力恢复自己的理智。

赵百倚看着她孤立无援的背影,觉得她有点可怜,问她:“其实你在怕什么呢?是你把我带过来这里的,这里怎么了?”

“这里不一样了。”

赵百倚心想,也许是因为他和渊,还有莫侵先后来过这里的缘故。

“哪里不一样?”

“鬼门的感觉不一样了……”雪绒颤抖着手从腰间掏出来一样东西,紧紧握住。

但是赵百倚看不清楚,盲猜那就是鬼门的钥匙。

赵百倚心生疑惑,在青河巷时,他见向魏开鬼门就不需要钥匙,他和渊过鬼门时也没见要用钥匙,怎么这里的鬼门就需要钥匙了?

难道说从阴间到阳间和从阳间到阴间的程序是不一样的?

再有就是,这鬼门的钥匙是非常重要吗,这雪绒这么紧张。

但如果鬼门钥匙这么紧张,又为什么不统一交由阴间的神官或者什么厉害的人物掌管,而是交给这个小村子里的一个易燃易爆炸的情绪好比到达更年期阶段的女鬼保管。

他倒是很想见识一下这鬼门和鬼门钥匙长什么样了?

“这个鬼门很重要吗?”

“鬼门当然很重要!”雪绒捏紧拳头,瞪大眼睛地转过来,吼了赵百倚一句,“我们家族百年以来掌管这一扇鬼门钥匙,决不能出现任何闪失,万一出现纰漏,这里就会暴露了。”

“暴露什么?”

“暴露……”雪绒欲言又止,眼睛一眯,飞快地闪现在赵百倚面前,把他拉了起来,“柳渊指使你向我打听什么?”

赵百倚因为被雪绒拉了起来,总算是挺直了腰板,但是他整个屁股陷进了棺材里头,还正好卡在了破烂的棺材盖板里,动弹不得。

“我没打听什么,渊什么都没告诉我,也没指使我什么,我就是看你挺紧张的,就问问,问问。”

雪绒听完赵百倚的话,一下子就心软了,“你在关心我?”

赵百倚勉强答道:“……你非要这么想,也不是不行……”

“到底是不是?”雪绒瞬间凶狠起来。

赵百倚认怂认得很快,“是是是是是是!”

雪绒满眼柔情,“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好男人。”

“谢谢,谢谢。”赵百倚呵呵几声,心想你要是现在活着,奥斯卡小金人都不够你拿的。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这里有个情绪病病人!

“但是你是和柳渊一伙的。”

赵百倚轻松摆脱嫌疑,“我不是跟他一伙的,你看现在他不也没来找我。”

“是啊,柳渊那个贱人,爱妻也能抛弃,朋友也能出卖,你一定是被他欺骗了。”雪绒这才醒悟过来,柔情地抚上赵百倚的脸上,心疼不已,“我还把你伤成这样,柳渊真是该死!”

赵百倚看着眼前反复无常的雪绒,心里着实很害怕,弄伤他的明明就是你,怎么该死的就是渊了?

女鬼心,海底针,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你看,我和你都是被渊骗了的,我们都是受害者,你看……”赵百倚挣扎几下,“是不是能把我解开了?”

雪绒开始跟他谈条件,“我把你放出来了,你会对我如何?”

“我不会对你如何的。”赵百倚信誓旦旦地保证,心想,我只希望你不要对我如何就好了……

雪绒见他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干脆挑明了说:“我放了你,你要彻底跟柳渊断了关系,和我一起。”

赵百倚为难了,他跟渊有着人皮书这一层关系,他要是能断,他早就断了,“这个,我,我跟渊的关系吧,有点复杂……”

“你不愿意跟柳渊断了关系,就是说你不愿意跟我在一起!”雪绒瞬间又变得凶神恶煞,举起小短刀开始要挟赵百倚,“哦,我知道了,你现在还是人,定是柳渊抓住了你的把柄,没关系,我把你杀了,你变成了鬼,渊就再也威胁不到你了,我就能保护你了!”

“不是这样的,你冷静点!”赵百倚真是猜不透这个雪绒的脑回路,“咱们就不能有商有量的吗,别这么偏激嘛,我还不想死!”

但是雪绒一根筋,只会按自己的思路来办事,她握起短刀,对准赵百倚的心脏,狠然一插。

“啊等等!”

赵百倚惊呼,眼见短刀就要直穿他的心脏,但他屁股卡在棺木里动弹不得,根本躲闪不开。

就在这时,一道刺眼的紫光如同流星划过,冰凉的寒气快速掠过赵百倚正面。

“砰”地一声,那道紫色的流星精准无比地把红色的雪绒给撞飞出去,接连撞倒两根巨大的柱子,墓穴地动山摇般晃悠几下,安静了。

赵百倚惊愕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只听见几声瓦砾掉落的声音响起,倒下的柱子那里滚起浓浓的烟尘,一团紫气慢慢涌现出来,吞没了灰黄的烟尘,紧接着一抹殷红的影子站了起来,掐住那团紫烟,把紫烟扔了出来,正好滑倒到赵百倚悬在棺材边的双脚下。

赵百倚努力看清脚下的东西,惊讶之余还有些幸灾乐祸,“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