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41.采云村里的雪绒花(4)
作者:伊三  |  字数:5345  |  更新时间:2020-05-17 23:19:49 全文阅读

“这是什么意思?”赵百倚走在最前面,他居高临下地站在最高的楼梯转过身来,俯视渊的眼神里难得有审视的锐利。

“我是故意带你来鬼界的。”渊坦然说道,但无非是相同意思的重复表达,“你一向知道我是别有用心的。”

赵百倚细想,渊一开始哄骗他的理由看似摆上台面,但是其实指向并不明确。

“你把话说清楚。”

“我说得很清楚,是你没认真听。”渊把黑锅甩到赵百倚身上,“我说过了吧,你很容易错信别人。”

赵百倚重新陷进迷糊里,他反复回想自青河巷遇见渊到现在发生的种种,原本被根植在深处的猜疑重新发芽,一发不可收拾。

渊能迅速而敏锐地察觉到赵百倚的第一变化,两个截然相反的说辞放在它和莫侵身上,它意识到已经很难再取得赵百倚的信任了,于是说道:“你本来不是我的本来目标,莫侵才是。但是相比起莫侵,你更容易控制些。”

“你控制我要做什么?”

“来这里。”

“这里?”

赵百倚不解,原本走在最后的莫侵飘飘然地飞到赵百倚前头,拉开一道门,门外透进来白昼般的耀眼光亮,看不真切。

莫侵示意他走进去,赵百倚暂时静观其变,刚踏进去半条腿,身后传来更加剧烈的震动,“轰隆”一声震得他脑袋发嗡。

“倒了。”渊轻轻地说道。

赵百倚猜是外面的圆厅塌了,他想问“那怎么办”,但是他鬼使神差地把另一条腿也抬进门去,眼睛因为曝光过度的白色而被迫闭上,脑袋里也变得白茫茫。

他的耳边又响起来两个男孩说话的声音。

“回来了哦。”

“处理完事就让他走吧。”

“不要对他那么凶啊。”

“他自己要走的,想回来就回来了?”

“呵呵呵呵。”

男孩轻轻地笑了起来,笑声同他说话的声音一样温润。

当笑声渐渐飘远了之后,赵百倚听到耳边传来莫侵的声音,“可以睁开眼。”

赵百倚听话地睁开眼,眯了好几下,才逐渐适应强烈的光线。

待他真的睁开眼时,登时被近在咫尺的一个透亮的雕塑给吓得跳开几步。

“喔哦。”赵百倚的视线被豁然拉开,颇有置身在辽阔大草原的孤独感觉,微弱的惊叹声懒懒地荡漾开。

只是这片“草原”,是水晶的。

这是一座水晶宫殿,华丽的程度比之前的毛坯房简直达到了质的N次方的飞跃。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开阔的视野,目光所及之处,望见的都是耀目灿烂的晶莹,视线容易错跌进重叠的景致当中,看久了倒有短暂的“雪盲”感觉。

对称排开的高挑柱子同样光亮通明,错落地雕刻着细巧的图案,因为过于透亮而看不真切全貌,但是却隐约照出他灰头土脸、血迹斑斑的样子。

他努力把目光聚焦在眼前,看见了那个原先把他吓得跳开的雕塑。他克制不住好奇地伸手摸摸,冰凉冰凉的。

那是一座蝙蝠造型的小雕塑,纹路细致入微,但因为材质是近乎透明的水晶,许多细节不被肉眼所见。

赵百倚大致看了一下,几乎每条柱子都有这样的小雕塑,高度一致,方向一致。它们跟柱子间隔一定的距离,没有支撑点,也没有吊丝线,很难想象它们是如何被固定的。

或许是它们中的某一只,凭空飞起的时候被里外灌进水晶,以某种诅咒被复制成永远不变的水晶工艺品。

这里的摆设极少,除了透明的水晶柱子和透明的水晶蝙蝠,还有透明的水晶吊灯,琉璃层层推开,垂吊着串串通体晶莹的饰品,看上去也是蝙蝠造型。

只是顶上水晶灯下的蝙蝠,是高低错落地吊着的,形态不一,各有生动。

再平视四周,水晶般亮丽的墙面上似乎也雕刻着浮雕,凹凸有致。密密麻麻的蝙蝠,张牙舞爪地嵌在上面,赵百倚离得远,看不清蝙蝠的龇牙咧嘴,也就单纯地以为这是宫殿主人对蝙蝠的特别偏爱。

“这里……”赵百倚轻轻感叹,惊羡的目光随着感慨声逐渐飘远,“好有钱吧……”

渊:“……”

渊提取到赵百倚的所见,对赵百倚的感概嗤之以鼻。

因为渊拥有最能抵达深处、探窥真相的一双眼睛,而此时,在它的视线范围内——

这里,并非是典雅华美的水晶宫殿,反倒是暗红血色的蝙蝠窝。

离开了华美而透明的水晶掩饰,所有的蝙蝠凶相毕露,甚至赵百倚跟前相隔不远的那只,用恐怖的红色眼睛,贪婪地盯着天真烂漫的赵百倚。

而赵百倚一无所知,饶有兴趣地用指尖戳戳那只蝙蝠。

蝙蝠看似无动于衷,但在赵百倚察觉不到的空间里,它狡诈的眼睛愈发暗红,泄露出嗜血的欲望。

莫侵提醒他,“不要乱动,它们都是活的。”

“哈?”赵百倚大吃一惊,手指咻地从蝙蝠牙齿上缩回来,指腹上的冰凉感被莫侵的这句温馨提示吓得扩散到整只手臂上,麻了好一会儿。

“它们的牙上也是有毒的。”

赵百倚扶着自己微微麻痹的左手捉急,“我手麻了,不会真中毒了吧,莫侵你怎么不早说?”

“它们被冥河水锁住了,毒性不深,很快会没事的。”

赵百倚这才稍微安心,不知死活地仍把小脑袋凑近了些细细看来,“它们居然是活的?这是怎么做到的?这外面的也不像液体啊,硬邦邦的。”

“裹住它们的是冥河水,弹性容易控制且不容易挣脱,用来限制它们的行动是最合适的。”

莫侵边说,边往里走,轻巧的脚步声清脆地响彻整个宫殿,悦耳但不尖锐。

赵百倚也跟了上去,脚下水晶里的倒影复制着他的一切行动,他开始对这座晃眼的透明水晶宫殿产生恐惧,“为什么要限制住它们?”

“它们嗜血,乱飞。”莫侵说道,“少主嫌吵。”

“……”

“这是少主把它们定住的?”

“是的。”

“为什么不杀死它们?”赵百倚一问出口,就觉得这个想法有点残忍,蝙蝠虽然携带细菌,但是跟人类井水不犯河水,没必要杀光,会破坏生物链的,于是改口说:“额……我是说,把它们赶出去也是可以的啊,这里不是少主建造的吗?”

“这里是吸血鬼墓,蝙蝠会不请自来。”莫侵说道:“少主也不堪其扰。”

“这样子……那我们现在去哪?”赵百倚回头看看那双跟在他后面的眼睛,“我们还要带着他去吗?”

渊说道:“我不会做什么的。”

莫侵倒是丝毫不介意,说道:“我们先找到阮娉婷它们掉到了何处,它无妨。”

“我不是不信你,莫侵,只是我不信他。”

渊揶揄他:“你的信任倒比人间的天气变得都快。”

鬼魂向来容易感知变化,尤其渊对世间万物的感应更加灵敏,天气的细微变化放大在渊眼里,是极其迅速的。

赵百倚纵容不知道渊的这个比喻的贴合性,但还是能明白渊在讥讽他。

“你反复无常的说辞也让我望尘莫及。”赵百倚回怼他,“这都是相互的,我们半斤八两。”

渊不置可否,倒对赵百倚有了新的认识。

他居然会顶嘴了,如此看来,倒不是那般的憨良。

有点意思了。

赵百倚和渊暂时冷战,气氛也就变得安静下来了,整间宫殿久久回荡着脚步声。

这宫殿确实也是有些大了,之前站在入口望里看,仿佛透视般消磨了视线里的距离。就在赵百倚想问何时才能走到头的时候,莫侵终于停步了。

他们来到一扇高大的水晶门前,顶天立地,高度几乎与宫殿高度持平。

其实如果不是莫侵带着他走,他还真是辨认不出来这是一扇门。他要细细查看,才能看见门上的蝙蝠造型雕纹,但是莫侵一伸手就能准确握住门把,一转一推,高门没有半点声响,看似很轻松地被推开了。

但是门被推开及一条缝的时候,莫侵顿住了,提醒道:“进去后,要小心跟着我。”

赵百倚点头,“嗯。”

就在此时,从门内传过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草丛里走过。

“它们可能在里面,要小声,里面还有别的东西。”

赵百倚点头。

他们至此走进第二扇门内。

第二扇门内,呈现出逐渐暗黑的层次。

赵百倚低头看看自己脚下的水晶,仍然还有那种晕眩的感觉。

他往莫侵身上看看,才逐渐适应莫侵那舒服的浑白色。

这是一个庭院,赵百倚姑且这样认为。

有一条长长的石路,石路的边缘砌起锐利的尖角,直直地延伸至深处。石路两旁,好似种植着草丛和鲜花,但是都蔫了。

这些,都是赵百倚通过水晶看到的。

这些景致或许是受到了上一个房间里的影响,或多或少表现出水晶的模样,但是随着越往里去,“水晶魔法”慢慢失效了。

赵百倚跟在莫侵后面,轻手轻脚地往里走。这里依然是很安静,但是有风的声音。赵百倚能感觉到风吹过他耳边的碎发,能听到风掠过青草的声音,但是风的味道就不怎么样了,是植物根部烂了发臭的味道。

就在赵百倚捏起鼻子的时候,他的耳朵瞬间变得灵活,即刻听见疑似阮娉婷的声音。

“赵公子~”

这个声音柔弱如丝,听上去比之前更虚弱了。但是此时他已经走到较为漆黑的地方了,四周看上去都是黑漆漆的,盯着一处看久了还会怀疑那黑色是旋转着的。

赵百倚即刻拉住莫侵说道,“我好像听到阮娉婷的声音。”

但他一说完话,巨大的回声响彻在他耳边。赵百倚心想,我说话这么大声吗?

糟了,莫侵说过,进来这里要小声点的。

就在这时,四周开始卷起风的漩涡,极速扇动翅膀的声音有如群起,有预谋地制造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的巨大吵声。

莫侵一时间也很难招架,亮出长刀,几下横扫。

赵百倚顿时闻到新鲜的血腥味,手背上似乎还溅到温热的血迹,把他吓得直把手往衣服上擦拭。

不一会儿,扑闪的翅膀声迅速靠近,连风也改变方向,直扑向赵百倚。

赵百倚连忙抬手护住头部和脸面,只听见“扑赫扑赫”的嘈杂声有如利剑般刺过来,无数尖利的东西向着他冲撞过来。

那是带着尖牙利嘴的飞禽,对赵百倚群起而攻之,不消一会儿就把赵百倚的头发纠得乱七八糟,身体各处都不能幸免,尤其裸露出来的脖子和手臂,被抓咬得体无完肤。

赵百倚猜是蝙蝠。

他纵然奋力甩脱,可是也于事无补。那些蝙蝠好像成千上万,就只盯着他一个人来咬了。

但是这也无可厚非,毕竟这里,确确实实只有赵百倚一个活人。活人有血有肉,自然成为蝙蝠们的众矢之的。

“莫侵!”赵百倚呼喊,他勉强睁开双眼,看到四面八方冲他飞过来的蝙蝠把他团团围住,那龇牙咧嘴的凶狠模样,给他弱小的心灵蒙上阴影。

他绝望地想着,我就算不被咬死,没有失血过多而死,也会因为细菌感染而死吧?

莫侵的招式大开大合,对付强劲的对手倒是不在话下,只是这无数的小东西,又全都缠在赵百倚身上,很难下手。

她于是散去人形,化作烟雾,从蝙蝠群的缝隙中钻溜过去,慢慢附裹上赵百倚。

赵百倚浑身上下被白色的烟雾包裹住,直到不留一丝缝隙的时候,轻薄的烟雾慢慢增色,变成浑然天成的乳白色,厚重的密度将蝙蝠群的攻击隔绝在外。

不得不说,对于赵百倚来说,这是最好的盾。

但是唯一的缺点是,莫侵用自己的身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替赵百倚抵挡了伤害。

但莫侵并未多说一句怨言,不曾喊过一声疼痛。

赵百倚如同被包裹在巨大的防护舱里,性命暂时安然无恙,但是他脸上、脖子上、手上,但凡能看见肉地地方都被划得惨不忍睹。

他嘶嘶地咬着牙关,粗略检查起自己的伤势。忽然他跟前的白色屏障上出现了一张脸,把他吓了一跳。

“啊,莫侵,你吓到我了。”

莫侵省略掉道歉,“我已经尽量隔绝掉了声音,安静一会儿,它们应该也会安静下来了。”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里面是蝙蝠窝的。”

“我也从没来过这里,我不是很清楚。”

“但是你不是在这儿待过很长时间吗?”

“是外面。”莫侵说道:“我不曾进来过。”

“这样子……渊呢,他没事吧?”

渊的声音忽然响在外面,“我没事。”

赵百倚心里很不平衡,“这些蝙蝠都不咬他的是吗?”

“它们是活物,你也是活物,鬼没有血可以给它们吸。”莫侵说。

“但是它们也是有毒的吗?我感觉我有点晕,全身上下也有点麻。”

“大约是。”莫侵说道,“待它们安静下来,我给你找药。”

“这里……还有药……”

赵百倚迷迷糊糊地说着,但是眼皮越来越沉,最终闭上了。

他好似做了一个梦,梦见那间水晶房间。

伴随着水晶门被推开,一条腿迈着大步子跨了进来,水晶地面倒影出来这是一袭黑衣的男人,手上拎着一个约有两层高的木箱子。

他大步走过水晶房间,来到这里。

这里的石路两旁亮着两排蜡烛,直溜地排列下去,还有好多小纸灯凌空飞着,在他推开门后,其中一盏小纸灯飞到他旁边,照亮他的黑色面具。

面具男只露出两双冷淡的眼睛,赵百倚好似在哪里见过,但他记不起来了。

面具男跨过那排蜡烛,走进草丛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引起一阵细微的翅膀扑闪的声音。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个女孩子生气的声音,“还吵!”

紧接着传来一个温润的男孩子声音安抚她:“回来了哦。”

另一个男生的声音略有不满,“处理完事就让他走吧。”

“不要对他那么凶啊。”

“他自己要走的,想回来就回来了?”

“呵呵呵呵。”温润的男声笑起来,开解说:“他去给少主拿药而已。”

“他一刀把这些东西砍了就完了,至于吗?”

女孩子说:“我花了好长时间抓回来的,才不要砍死。”

男孩子反驳她,“是我们在抓,你只是站得远远的指挥好吗,小少主?”

“哼。”女孩子听起来是个娇惯的主儿,也对这些蝙蝠有很大的不满,“等事情完了,我再让他回来处理掉这些东西,我才不要在我家旁边养这么多会咬人的蝙蝠。”

他内心毫无波澜地拎着箱子来到说话的三人跟前,女孩子懒懒地坐在地上,一个男孩儿亲近地半蹲半诡在她旁边,另一个男孩儿的背后长着半只巨大的翅膀,时不时地用树枝打落企图造反的蝙蝠,看到面具男来了,傲气地把脸别过去了。

但是赵百倚看不清楚那三个人的面容。从他们的对话中,他只能断定那个女孩儿是少主,或许她旁边的那两位是渊口中的她的两位神使。

那三个人还在讲话,但是声音变得很小,赵百倚眯起眼睛,竖起耳朵,企图更靠近一些。

他又在迷迷糊糊之中听见:“但是我并不知道药在哪里。”

他琢磨了好一会儿,这是莫侵的声音。

还有渊的声音,“我去找。”

哦,在商量着给他找药呢。

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放平,慢慢下移,躺在了有粗砺感的地面上。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看见逐渐飘散的白烟,眨巴眨巴几下眼睛又闭上了,耳边传来莫侵刻意压低的声音:“刀在你手边,我很快回来。”

莫侵讲话的声音原本就低缓,再压低了听,像枕边亲昵的耳语。

他很困,但是疲劳的脑子里,尽记挂着莫侵要离开的信息。

他挣扎这要起来,猛地一睁开眼,“莫侵!”

同一时间。

“赵公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